意外艺术

@yiwai698d | 轻松有趣懂艺术

▼<p>各位真爱好~编辑部最有好奇心的雪野小姐姐又出现了。<p>最近我发现,我周围的很多姑娘们都迷上了汉服。但是可能大家野生女汉子的属性太强,对那些枝枝蔓蔓花花草草的纹样没什么兴趣。知道我在研究中国艺术,纷纷跑来问我有没有什么大气的花纹可以推荐。<p>我二话不说,直接送上了这个——<p><b>十二章纹</b><p>绣十二章纹的汉代冕服<p>为啥推荐它呢,因为这十二章纹不简单,它可是蕴含了天地间最神秘强大的力量。<p>先来和大家说一说这十二章是个啥。<p>它其实是十二样东西。<p>日、月、星辰、龙,这四样都我们很熟悉。华虫,就是锦鸡。宗彝呢,是祭祀用的酒器,常常是一对,一个是老虎,一个是蜼(一种长尾猿猴)。粉米就是白米,吃的大米饭。黼(fǔ),就是斧头。黻(fú …

▼<p>嗨~你好,我是兜~<p>作为一个搞艺术的公司,其实我们也一直秉持要“由内而外”地搞艺术~在意外艺术内部,就有着<b>“一月一画”的主题桌面文化</b>。<p>根据每月设定的不同主题,有自主选择,或是HR小姐姐贴心配置的主题名画。比如“梵高生日会”的梵高作品,比如“落选者沙龙”(印象派落选)的印象派作品等等等等。<p>刚换下的主题,就是<b>“你最喜欢的一幅画”</b>。而我的这张,就来自弗里德里希——《雾海上的漫游者》,长这样:<p>▲ 办公桌的《雾海上的漫游者》<p>一张在我看来,说得上是<b>“背影杀”</b>的作品。你可能会想反驳,明明这是一张看不清正脸,都不知道颜值能有几分的背影,万一转头是个如花,那可怎么办?<p>别担心,今天还就带你看看,<b>弗里德里希的“背影</b> …

你好!我是毕减索,好久不见。<p>这是毕减索的第5篇文章。<p>前4篇,<p>我们聊过艺术始终伴随着人类的焦虑,<p>解释过毕加索为什么伟大?<p>克莱因蓝的禅宗观念,<p>还有那些眼泪的故事。<p>4篇如果深究起来,都在追寻一个东西:那些穿越时代洪流却能永恒的东西。<p>这些东西不见得会永恒,但至少穿越了不少的时间。<p>而最近,关于时间,成为了我新的焦虑。这个焦虑来自于飞机的晚点。<p>上周去北京出差,实际上找个地方闭关写东西,当然,一些因素影响,东西到现在还没写完。<p>但此行有很长的时间,都因为飞机晚点,在机场里度过。然后,在机场里不停地消磨时间,手机没电,手机充电。<p>我们的小胖编剧(少炫),有日常的时间焦虑,吃饭、公交、出租车一定要做点什么,看看比赛 …

▼<p>大家好,我叫养生熊。其实养生我不在行啦,这是我名字的谐音,就拿来当作笔名了。<p>▼<p>今天,我要跟你聊一幅叫《重屏会棋图》的画作,画家叫周文矩。<p>这幅画非常的神秘,以至于我将它称为中国画里的<p>“暗”“隐”之王<p>可能你从来没有听说过这样一幅画,画家似乎也不是特别出名。<p>其实不然!这幅图可是被选入《石渠宝籍》的历史名画,重要价值也不会逊色《千里江山图》《清明上河图》这类的大咖(在我的心里)。<p>在这个看似普普通通的画面上,这样一个单一的场景中,其实充满了各种各样的<b>暗示</b>和<b>隐喻</b>。(暗隐之王就是这样来的。)<p>▼<p>我们先从名字看起——《重屏会棋图》<p>会棋,很好理解,就是下棋嘛。那重屏是什么意思呢?<p>你可以看向画中,那几人的背后画了 …

意外艺术

▼<p>各位真爱好~<p>这还是我们第一次在办公室以外的地方给大家发送消息。因为2个小时以后,在北京77剧场,意外艺术“百城未来博物馆计划”发布会就要正式开始了~<p>前两天,我们发布了本次计划的序曲——意外艺术x著名音乐人陈伟伦共同打造的国宝之歌《我要唱一支歌给你》的MV。今天,这首歌在QQ音乐正式登陆啦~<p>要说这首歌的缘起,应该要从CCTV-9纪录频道《如果国宝会说话》第一季开始。<p>纪录片开播期间,意外和《如果国宝会说话》纪录片组联合打造了为国宝发声的“祖宗之歌”活动。没想到,我们居然收到了近300万字的解读评论。于是,我们邀请了著名音乐人陈伟伦,把你们和国宝的聊天记录汇集成了这首“国宝之歌”。(对了,偷偷告诉 …

意外艺术

你好,我是少炫<p>先见之明的父母希望我少炫耀一点<p>▼<p>今天是我们第二次见面,上次聊了《溪山行旅图》。<p>我说它是“中国画第一猛男”。这个观点得到不少朋友认同,如果恰好有你,我深感荣幸~鞠躬。<p>其实艺术是最“玄”的一门学科,它没有标准答案,但这恰好也是艺术最大魅力所在。<p>因为连艺术家也没办法在创作前,写一篇“万字”论文,清晰地说明自己想表达什么主题思想。(至少我自己画画时候是这样)<p>▲ 卢齐欧·封塔纳 的“刀痕画”<p>他们更多是把自己对生活的观察,或者某天上厕所时候的灵光一现,具象化地表现出来。<p>同时,因为这件艺术品,艺术家也没有准确定论。所以艺术品又很抽象。<p>抽象也有抽象的好。<p>它能给我们以无限的想象。<p>一万个人看同一件作 …

意外艺术

▼<p>你好~我是编剧狂野小分队的兜。<p>不知道你会不会和我一样,常常通过一个人写的字,来猜测,甚至认定这个人是个什么“样”的人。<p>比如,前几天看到hr小姐姐桌上的应聘表。<p>有的人,字写得很小很秀气,八九不离十,会是个害羞的女孩子;<p>有的人,字很工整,就跟打印出来的一样,估摸着大概会是个认真有谱的人;<p>有的人,字则非常地狂野,还夹带着各种写了错别字打的补丁,看样子是个大大咧咧,还有点粗心的人……(此处涉及个人信息,就不放图啦~)<p><b>这就是一个典型的,“字如其人”场景,把一个人写的字,当成门面担当,当做对那个人的第一印象。</b><p>看到这,你可能心里一慌,恨不得立马写个字,自我证明下。那个,我写的字也还好嘛。人呢,应该也不会差 …

意外艺术

▼<p>大家好,我是意公子~<p>不知道大家还记不记得,今年年初的时候,我们曾经发起过一个为国宝发声的活动:<p><b>祖宗之歌</b><p>每天,我们会在意外艺术小程序内上线一件文物,从国宝的角度提出一个问题,邀请大家来回答,从而让每个人都能与国宝对话。<p>短短一个多月的时间,我们就收到了近<b>300万字</b>的解读,约等于<b>四部</b>《红楼梦》。<p>我们答应过大家,会请来顶级制作人,把这些你们写给国宝的话谱成一首真正的“祖宗之歌”。<p>今天,就来和大家兑现诺言。<p>这首来自于你们与国宝的对话,由意外艺术x著名音乐人陈伟伦共同打造的——<p><b>《我要唱一支歌给你》MV</b><p><b>正式上线</b><p>▼<p>做“祖宗之歌”最初的想法,其实来源于很久之前一次去博物馆的经历。<p>那是我家的一座市级博物馆,节假 …

意外艺术

▼<p>你好~我是意外艺术不务正业的文化活动工作者-芦苇,向各位鞠躬。<p>大家可能会疑惑,最近意外艺术怎么了,总是有一些“不务正业”的人来分享,难道编辑小分队人员紧缺,需要全员补上了吗?<p>恰恰相反,他们摩拳擦掌,时刻准备一展身手;还有更多人则是静待时机,不时瞅准机会赶紧就来露个脸,比如我(害羞脸)~今天就杀出重围,在这里跟大家聊一聊<b>“伟大的落选者”,一个与印象派、与勇敢有关的故事。</b><p>我想这样跟大家介绍它:<p>1863年5月15日,一群倒霉蛋在官方展览上落选了,只被安慰性地敷衍,参加了另设的“落选者沙龙”。他们展览的每一件作品都被放肆嘲笑。<p>▲ 1863年,第一届“落选者沙龙” 在巴黎工业宫举行<p>这群所谓的“落选者, …

意外艺术

▼<p>你好,我是意外天团最容易饿的编辑,笔名饭醒了叫我(不许吐槽这个名字)。这是我在意外的第一篇文章。<p>▼<p>今天,我想跟大家聊一个非常“有趣”的东西——骷髅。<p>▼<p>我对骷髅最初的印象来自一部暴露年龄的电视剧——《少年包青天》,每次骷髅出镜的时候我都会捂上眼睛,然后从指缝里偷瞄屏幕里没有骷髅的部分……<p>来帝都后,因为经常逛博物馆的缘故,我看到了各种生物的骨骼,当然也包括骷髅。这才慢慢消除了对骷髅的恐惧感。<p>▲ 《一具燃烧着香烟的骷髅头》梵高<p>在中国传统的观念里,我们是不谈死亡的,所以代表死亡的骷髅在中国艺术中也非常少见,但是,在西方绘画中却不是这样——西方绘画中经常出现骷髅,并用它来表示虚无。<p>那么问题就来了——西 …

意外艺术

▼<p>哈喽,大噶好!我是意外天团第一追风少女,映月。初来乍到,请多关照。<p>▼<p><b>今天,</b>我想壮着胆子跟大家聊一下<b>“行为艺术”</b>这个话题。<p>为什么说<b>“壮着胆子”</b>呢?因为,在所有的艺术形式中,行为艺术恐怕是最招黑的一个了,听到行为艺术,很多人的第一反应就是:<p>行为艺术就是做奇奇怪怪的事情。<p><b>约瑟夫·博伊斯《如何向死兔子解释绘画》,1965年</b><p>搞行为艺术的都不爱穿衣服。<p><b>《为无名山增高一米》</b><p>行为艺术就是不穿衣服并且自残。<p>综上所述,行为艺术家都是疯子。<p><b>孵蛋期间,拒绝理论,以免打扰下一代。</b><p>这样的偏见,我听了都替行为艺术叫冤。<p>那么,今天,就让我,来带你参透行为艺术的秘密。<p>▼<p>谈论行为艺术,就不能不提<b>玛丽娜·阿布拉莫维奇。</b><p>被称为<b>“行</b> …

人世即是泪水之谷︱意外

▼<p>你好!我叫毕减索。<p>算起来,这是我的第四篇文章了,前三篇文章分别是:<p>《人类如何通过艺术解决焦虑和恐惧?》<p>《一条公式解释:毕加索为什么伟大?》<p>《他用这款蓝色蛊惑人心60年》<p>三篇文章中,有很多家伙来调戏毕减索(幸好没有生猴子什么的),其中有两条留言,让毕减索很受触动:<p><b>@阿琪阿🔮</b><p>热爱看展览,即使要穿越不同城市也喜欢独自一人。<b>偶尔和朋友一起,当我对着一幅画感动到热泪盈眶时,</b>总会被询问画的是什么,作者要表达啥。讲真我一腔思绪无从回答。有时候遇到投机的作品,像看到一面透明的镜子,能够偷窥到作者的情绪更能反射出自己的内心,我猜那种油然而生的共鸣就是交流感吧~感谢作者码这么多字,不说了我要去读《毕加索传》了 …

我们用滤镜,“杀死了自己” | 意外

▼<p>嗨,你好~我是编剧酷炫小分队的兜。<p>嗯,就长成图里这样。说起这张照片呢,还是前不久朋友聚会时拍的。<p>我们拍照时通常是这样的——<p>“你手长你在前面,”“记得磨皮~~”“要用哪个滤镜?”然后……半小时就这么过去了。等到找出公认最好看的那一张发上朋友圈,我们才算结束这趴。<p>经常是这么一轮过后,热菜变成了凉菜。大伙是筷子手机两手抓,看看都有谁点赞评论。<p>有时也觉着挺累,本来就难得聚到一块,抓紧时间聊天才是正事。可回头一想,不p好图就发朋友圈,似乎…好像…又…挺对不起自己的……<p><b>说起来其实还挺纠结矛盾的,</b><b>可</b><b>为什么总是控制不住自己p图的手呢?</b><p>这个问题,直到我上周重温了一部电影,我才得到答案。<p>关于这个答案和这部电影, …

中国画第一“猛男” | 意外

你好,我是少炫。<p>之前我们已经算认识,因为近期时常以两百斤的“胖炫”形象出现在你面前。<p>但对“胖”,我并不服气。<p>所以今天用了一个略显“骚情”的头像来为自己身材证明:只是有点“微微发福啦”。<p>▼<p>言归正传,之前有朋友问我说:炫,假如你天怒人怨,不幸只身流落荒岛。但是开恩,让你带件艺术品,你带哪一件?<p>我想都没想就给出答案:宋朝大画家范宽的《溪山行旅图》。<p>▲ 范宽 《溪山行旅图》<p>为什么呢?<p><b>因为每次我看到他,都会对生活有一个更清醒的认识,我会告诉自己,放宽心,没什么大不了。</b><p>这幅《溪山行旅图》大致分成两部分,画面底部往上三分之一的地方,有形态各异的石头,石间有流水,石缝中长着各类树木。<p>再往上,则是一座遮天蔽日的 …

《女子图鉴》这么多,哪一个才是你的剧本│意外

哈喽艾瑞巴蒂,我是意外的“伪名媛”祖闲。第一次初来乍到,请大家多给我点小心心哦~<p>▼<p>最近被小伙伴们各种安利《北京女子图鉴》,见面时打招呼的方式也从:吃了么你?变成了:你看《北京女子图鉴》了么?就连相隔几个省份的老闺蜜也会在微信闲谈时问我有没有看,发一些电视剧的截图问我:<b>在北京生活真的这么辛苦吗?</b>我没有回答他。<p>与最开始的《东京女子图鉴》相比较,两者之间更多的共鸣就是小镇姑娘经历了得到、失去、再得到的过程,展现都市女性在面对欲望、职场和生活是如何生存与进阶。<p>△《北京女子图鉴》宣传片<p>海明威曾在《流动的盛宴》中写道:巴黎永远没个完,每一个在巴黎住过的人的回忆与其他人的都不一样。我们总会回到那里,不管我们 …

请别让经典消失于我们这个时代丨意外

▼<p>大家好,我是意外天团第一戏精文案,弯弯。<p>最近下了班,喜欢回家翻一些老电影出来看。我尤其对90年代的香港电影情有独钟。<p>这个年代的许多经典作品,对于90后来说有着挥之不去的记忆。无论是影视还是音乐,放到现在也不会过时,甚至重温后还有新的体会。<p>而每当我打开视频软件,首页出来的各种最新影视作品,雷的我是外焦里嫩。让我不禁思考:<p><b>我们为什么放弃了对经典的追寻?</b><p>▼<p>要说如今对经典还有唯一一种追寻,大概就是翻拍经典。一个个打着致敬经典,重现记忆的名号,把大家能叫得上名字的经典都“翻”了个遍。关键是这种套路还挺吃香,观众也愿意为这些质量参差不一的作品买单,虽然褒贬不一,但至少都卖座。<p>▲ 《西游记》的改编电影数不 …

他用这款蓝色蛊惑人心60年│意外

▼<p>大家好!毕减索我又来了。<p>昨天雪野聊了黑色,今天我来聊蓝色。<p><b>这种蓝色和一个疯狂的艺术家有关。</b><p>有多疯狂呢?<p>他搞行为艺术,雇佣摄影师拍照,自己从二楼跳了下去,于是变成《坠入虚空》,长这样:<p>▲ 伊夫·克莱因 《坠入虚空》<p>他曾把一瓶蓝色涂料倒入海水中,并大声喊道:“ 大西洋比地中海蓝了! ”<p>他搞展览时,把画廊里的作品全部撤走,说自己卖的作品是无形的观念,要买就留下支票。<p>没想到真的有人买了,更没想到的是,他把买家带到河边,把买家付的钱丢进河里,还把支票给烧掉了;更更没想到的是,买家还一脸满足,恍然大悟地回去了。<p>看起来莫名其妙,又有些不可思议。<p><b>这个疯狂的人,就是克莱因,行为艺术这个艺术类别的创始人。</b><p><b>这种颜</b> …

讲真,黑色才是中国色 | 意外

▼<p>各位真爱好~这里是编辑部里最有好奇心的撒野担当,雪野。<p>最近我又在研究关于颜色的一些奇奇怪怪的事情。<p>先问大家一个问题,提到中国色你想到什么?<p>估计很多人都会脱口而出,红色。<p><b>其实,黑色才是“正儿八经”的中国色。</b><p>看一个颜色是否能成为一个国家的代表色,很重要的两个尺度,一个是时间,一个是精神内涵。<p>接下来,我就从这两个角度和大家说一说,为什么黑色能力战“中国红”,一跃而上成为“中国黑”。<p>▼<p><b>黑色,承包了文化源头的大佬</b><p>我们先从时间上来看看。红色确实很厉害,从周朝开始,汉唐宋明都推崇红色,古代历史上超级厉害的朝代都被它集齐了。<p>《历代帝王图》,红裤子红鞋,红色是绝对主角<p>虽然黑色没有红色的时间长,但胜在人家生的早 …

我们准备了三副眼镜,助你看到“人类的风景”| 意外

▼<p>晚上好,我是大橙子。诸位,好久不见呀。<p><b>大橙子</b><p>意外艺术主编<p>“意公子”背后的女人<p>在展开今天的话题前,先跟大家分享一个自己的故事。<p>我是2013年8月14号,加入意外艺术的,那时候意外艺术刚成立不久。在这之前,我是个传统媒体人,第一次做新媒体,也是作为一个艺术门外汉,第一次开始“搞”艺术。<p>时间过去了近5年,<p>从最开始的3个人,<p>人人都是内容,<p>到现在大内容团队,<p>我和我带领的内容小伙伴,<p>在意外艺术共写了1465篇微信推文,<p>4季共53集的《艺术很难吗》视频文稿,<p>这些艺术内容加起来有近3,036,000字,<p>大约相当于271本《新华字典》。<p>对,这是一个普通人,这几年跟艺术切实发生关系的故事。<p>在讲今天这个话题时,我 …

意外的前台小姐姐,画了张《富春山居图》 | 意外

▼<p>哈喽,初次见面,小哥哥,小姐姐们好呀!第一次向大家介绍自己,有点兴奋有点纠结~<p>本仙女小名苗苗,身兼意外行政助理和前台颜值担当。今天的开场,还是小胖编剧,因为最近我俩每天都得上演一出相亲相爱相杀互怼戏码。<p>▼<p>“胖炫,你怎么又把我进仓库的路堵住了?!赶紧把你的减肥工具挪开,我要进去拿东西了!”<p>“好的哦,仙女~”胖炫用极其娘的口吻回答着我。<p>我们这位小胖编剧的自行车从来都是直接停在仓库门口,严重影响我没隔多久就需要进仓库拿东西..........“哐当!”<p>这回估计是因为仓库堆了太多东西而变得狭小(胖炫肥胖)的原因。他移动自行车时,一不小心就和货架来了个亲密接触。瞬间货架上的东西散了一地,当时我想shi …

一条公式解释:毕加索为什么伟大?

▼<p>大家好,我是意外天团最帅气的编剧毕减索!<p>今天要跟大家聊聊毕加索。<p>聊之前,我想先分享下陈丹青在《木心文集》的后记里,写到的一小段话:<p>木心的异能,即在随时离题:他说卡夫卡苦命、肺痨、爱焚稿,该把林黛玉介绍给卡夫卡;他说西蒙种葡萄养写作,昔年陶潜要是不种菊花而改种葡萄,那该多好。<p>我喜欢木心的状态,他把卡夫卡、林黛玉、西蒙、陶渊明都当成了自己的朋友,是心灵与心灵之间的碰撞与交流,而不是当成小说或者历史中的某个人物,当成某个已经固化的标签和符号。<p><b>因为艺术家的艺术品,其实就是艺术家的心灵档案。</b><p>所以,我去看毕加索的心灵档案,比起他画了什么,我会更关心他在里面寄托了什么;比起他画的知识点,我更关心他心灵档案 …

比起近身肉搏的姿态,我更喜欢他蓄谋已久的冒犯

▼<p>hi ,大家好,我是意外艺术的好朋友单向街书店。<p>今天来这边,是想跟大家聊一聊“信念”这件事儿。<p>不知道各位有没有看过我们和腾讯新闻合作的访谈节目《十三邀》?<p>相信看过的人可能都会有疑问,在如此娱乐化的时代,做这档特立独行的节目,意义何在?<p>如果你追过《十三邀》全部的视频,依然没有答案,在《偏见:十三邀第一辑》出版之际,我们邀请著名专栏作家韩松落,屏蔽影像的干扰,透过文本,告诉你答案,很简单就是——信念。<p>▼<p>一开始,我先说点别的。<p>去年读过的小说里,让我琢磨了很久,也经常会想起来的,是石一枫的《心灵外史》。小说里的少年杨麦,有个没有血缘关系的大姨妈,大姨妈一直想要信点什么,也一直在找能让她信的东西,气功 …

“别人家的孩子,各有各的好。而你,是独一无二的。” | 意外

▼<p>你好,我是意公子。<p>今天早上起来发现自己上了新华社的头条,有点紧张。这个访谈视频讲的是我们创办意外艺术的经历,主题是<b>做自己</b>。<p>这个主题,是新华社的伙伴们听完了我们曲折的创业过程后,最大的一个感受。<p>做自己,其实很多时候是一句正确的废话。<p><b>但当你真的在人生中兜兜转转、迷茫无助的时候,你才会真的发现,“做自己”的力量,远远比你想得大得多。</b><p>▼<p><b>天下三大行书,全部是“做自己”</b><p>我们曾在《艺术很难吗》讲过三大行书。(点击查看《艺术很难吗》三大行书)<p>你会发现,它们竟然有一个不约而同的特质,就是:<b>都是草稿</b>。<p>草稿的意思是:<b>你在一个最松弛的状态下,最“自己”的状态下所写的东西。</b><p><b>我们来看“第一行书”的作者王羲之。他就是在最</b> …

每个人都是一座孤岛,吗? | 意外

▼<p>各位真爱好~我是编辑部里披着伪淑女皮的撒野担当,雪野。<p>不知道和我一样远离家乡,在城市生活打拼小伙伴是不是时常会有这样一种感觉,<b>孤独</b>。<p>可能是加班完后的深夜买一份关东煮回去的时候,可能是戴着耳机站在地铁里的某一瞬间,突然就会有一种空落落的孤独感。<p>很多时候,这种情绪都是模模糊糊转瞬即逝的,直到我看到这个人的画,才第一次感觉到自己的孤独被如此准确的表达了出来。<p>爱德华·霍普 《夜游者》(Nighthawks)(1942)<p>这个人,叫做爱德华·霍普(Edward Hopper)。<p><b>毫不夸张的说,他画出了一个时代的孤独。</b><p>▼<p>1882年的一个夏天,爱德华·霍普出生在美国纽约旁边的一个小镇。他好像天生身上就写着“孤 …

该内容已被发布者删除

你的影子是彩色的吗? | 意外

▼<p>大家好,我是意外天团第一戏精文案,弯弯。<p>平时在公司最大的爱好就是,拉P子小鲜肉跟我聊天。<p>一年前他还是意外的粉丝,后来因为会画画,会写作,长得还帅,便成了意外的专栏写手。<p>昨天中午,我们就“会画画的人有什么不同”,这件事展开了讨论。<p>期间他问我:你觉得影子是什么颜色的?<p>我说:黑色<p>他说:影子其实是彩色的。<p>......<p>后来的五分钟,他用一系列论证,让我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也对艺术究竟是怎么改变世界的,有了新的认识,于是今天想在这里分享给你们。<p>▼<p>“影子为什么是彩色的,因为光是彩色的。”P子边说边用电脑搜索,印象派。<p>“印象画派的画,全是靠研究光而创作的,你仔细研究他们的画就会发现,画里的影子是彩色的。”<p>“ …

清明节不妨聊聊“妖魔鬼怪”。如果觉得不正常,就当我说梦话好了 | 意外

▼<p>各位真爱好~我是编辑部里披着伪淑女皮的撒野担当,雪野。<p>鉴于毕减索同学已经耍完帅了,耍的好像还挺招人关注,所以这一次,我得赶紧把主场抢过来。<p>作为编辑部最有好奇心的小编,我最近在琢磨一些奇奇怪怪的事。<p><b>比如,妖魔鬼怪。</b><p>通常情况下,妖魔鬼怪这个词是不怎么招人待见的。也很少人知道妖魔鬼怪其实四种不同的“生物”。不过,不招人喜欢的这四种奇奇怪怪的东西,却承载起了我们中国文化中一个非常朴素的真理,那就是<b>“变化”</b>。<p><b>他们用各种奇奇怪怪的样子,告诉我们,其实,没有什么是永恒的。</b><p>▼<p><b>“妖魔鬼怪”第一变:</b><b>妖</b><p>我们先从妖魔鬼怪里打头的“妖”开始说起。<p>大家应该都看过《西游记》,对各种妖精应该都印象深刻。<p><b>这个妖,其实是道家的</b> …

人类如何通过艺术解决焦虑和恐惧? | 意外

▼<p>大家好!<p>我是意外天团最帅气的编剧,花名毕减索。<p>今天想和大家分享一个话题:<p><b>人类如何解决对未来的焦虑和恐惧?</b><p>之所以想分享这个话题,是因为前不久看了场别克出品的观念演出《对话·寓言 2047》。<p>我最受触动的,是这个演出围绕着“人与科技的关系将何去何从”,用了一系列行为艺术,呈现人类面对飞速发展的科技所产生的困惑。<p><b>里面没有任何故事情节,却有很多矛盾。</b><p>比如人类制造了巨大的“网”,但又会把自己“网住了”。<p>又比如人类发明了虚拟技术,却导致自己分不清自己是真是幻。<p>再比如人类推进了人工智能,又担心最终会被人工智能反操控。<p>这些矛盾,与其说困惑,不如说是<b>焦虑和恐惧</b>。<p>就像你焦虑,还花呗的日子要到了,但却不知道要还的 …

女人的脸,才是世上最精致的艺术品 | 意外

▼<p>我们今天去看艺术家的展览,经常会遇到这样的情况。<p>尽管我们拍了画,看了简介,甚至通读了艺术家各个阶段的人生履历,最后我们估计都不记得他。<p>而如果你真正想要认识一个艺术家,其实还有个好办法,那就是去看他们的<b>调色板</b>。<p><b>▼</b><p>对于艺术家而言,那些他生命中所有创作的色彩,其实都浓缩于那斑斓的调色板上。<p>那是他艺术开始的地方,有着画家的用色、调色习惯、甚至是个性风格<b>,浓缩了他一生艺术创作的精华。所谓,见板如见人。</b><p>比如印象派代表莫奈的调色板:<p>莫奈的调色板<p>上面遍布着黄色红色,还有许多我们平时在颜料盒里就能找到的颜色。<p>莫奈是这么说的,“选择颜色也是一种习惯,总之,我用白色、淡黄、朱红、茜草色、钴蓝,就是这些。”<p>而这,正 …

带着一束鸢尾,经过麦田、湖泊、森林,墓前告诉你10个故事 | 意外

▼<p>梵高生日会就要结束了。在我们和一百万人共同打造的全球首座线上梵高艺术馆中,很多人留下了自己的故事。<p>昨天晚上我去一个个翻故事馆里的故事,一张张查看他们发来的照片的时候,仍然被一些时刻感动到热泪盈眶。就会觉得说,我们还算作是小小的举动,居然可以给另一个人的人生带来这样的影响,碰触到这样深的内心。<p><b>然后就觉得这些故事好珍贵。</b><p>在这些一笔一笔敲出来的文字里,有人说了自己和梵高的那次特殊相遇。有人说了偶然看到的梵高作品给自己的人生所留下的痕迹。有人从中看到了自己的故事,有人回想起自己曾经追过的梦。<p><b>还有很多很多人,正在追逐那片“星空”的路途中。</b><p>这是属于“梵高们”的故事,这也是属于此刻正在看文章的你的故事。<p><b>有</b>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