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球研究所

@xqyjs | 一群国家地理控,专注于探索极致的自然风光

中国人为什么偏爱江南?【2.0版】

<b>一群国家地理控,专注于探索极致风光↑</b><p><b>江河湖海的盛宴</b><p>文 | 星球研究所<p>本文所有署名摄影师作品<p>均由著作权人授权发表<p>现代地理学家多依据地貌<p>划分中国的地理单元<p>论高原,有青藏高原、黄土高原等<p>论平原,有华北平原、东北平原等<p>古人则更喜欢从文化同质性着手、辅以山川形便<p>构建出许许多多充满文化蕴味的地理区划<p>如<b>江南</b>、<b>塞北</b>、<b>中原、关中、河西、西域</b><p>(部分古代地理分区,标注@刘昊冰/星球研究所)<p><b>▼</b><p>只是这些古代区域名称<p>有的已经被历史遗忘、不为现代人所用<p>如西域、塞北<p>有的则从人人争相攀附的神坛上跌落<p>变成一个普普通通的区域名称<p>如中原、关中<p>唯有“<b>江南</b>”在经历千年起伏之后<p>仍能让大部分中国人心生向往<p>此处的江南<p>并非字面意义上长江以南的所 …

闲来无事,古人都在江南干啥?

<b>- 1 -</b><p>353年江南的春<p>天朗气清,惠风和畅<p>三月初三这天<p>王羲之与谢安、孙绰等若干好友<p>来到绍兴城西南的兰渚山下一座古典园林内一同欢度上巳(sì)节<p>他们坐而论道,谈玄说理,寄情山水,追求一种高雅的生命情趣<p>顺便再喝点小酒,行个酒令<p>这可不是一般的行酒令:<p>众人围坐在园林内弯弯曲曲的小溪旁,将酒杯浮于水面上顺流而下,酒杯飘至拐弯处,在谁的面前打转或停下,谁就要按照事先讲好的条件即兴表演一番,如不能满足,就得罚酒<p>王羲之他们的规则,是作诗<p>不过这天来的41个人里,只有26人作了37首诗<p>众人随即决定把这些诗汇集成册<p>并强烈要求王羲之为其作序<p>后来的故事大家都知道了<p>微醺飘然的王羲之大笔一挥写下经典名篇<p>——《兰亭集序》<p>文 …

在野外如何预测天气?

如今各种各样的户外活动已经受到了越来越多的人喜欢,但这可不是想来就能来的,要考虑身体素质,考虑装备,还要考虑天气情况。天公作美时,犹如自带buff加成,如果天气突变对野外活动开展一定是个阻碍,甚至可能威胁生命。<p>这样看来出发之前了解天气变化趋势和能在短期内预测天气就显得格外重要了,那么在野外如何预测天气呢?<p>1⃣️提前看天气预报<p>mountain-forecast.com上南迦巴瓦7782米的天气预报<p>提前看好天气预报好像是种最“笨拙”,却相对保险的方法。<p>目前,我国的24小时晴雨预报准确率平均为87.2%,而3~7日的预报也具有较高的参考性,可以在进行户外活动之前查询好天气状况再出发。<p>登山徒步等需要长 …

禽兽啊,可可西里

<b>一群国家地理控,专注于探索极致风光↑</b><p><b>中国最伟大的荒野</b><p>文 | 星球研究所<p>本文由长江源园区国家公园可可西里管理处<p>与星球研究所联合制作<p>所有摄影作品均由著作权人授权发表<p>自从智人踏上这片土地<p>我们对中国大地的改造便开始了<p>持续4-6万年<p>的人口繁衍<p>村落、城池拔地而起<p>持续1万年<p>的农牧垦殖<p>耕地、家畜遍布四方<p>持续100年<p>的现代工业狂飙突进<p>公路、铁路通达天下<p>然而<p>我们创造了文明<p>文明却消灭了荒野<p>(中国人类足迹指数地图,通过城市建设、土地利用、道路分布、夜晚灯光等多个指标衡量人类对环境的影响,颜色越红表明影响越大,数据源自@ Wildlife Conservation Society/Columbia University …

如何建设一个新美国?

<b>一群国家地理控,专注于探索极致风光↑</b><p><b>山姆大叔也疯狂</b><p>文 | 星球研究所<p>本文由 <b>懂你英语</b> 特约制作<p>让我们换个角度了解美国<p>1863年11月19日<p>埋葬了数千名内战士兵遗骸的<p>美国葛底斯堡国家公墓举行揭幕仪式<p>在主讲人长达两小时的冗长讲演结束之后<p>美利坚合众国第16任总统<p><b>林肯</b><p>作为“次要嘉宾”走到众人面前<p>他的演说只有短短的两分钟<p>现场的人们甚至还没有来得及调动情绪<p>演说便已经结束了<p>(红色箭头所指为林肯,右边是他的保镖,摄影师@David Bachrach)<p><b>▼</b><p>这便是后来被誉为<p>美国历史上最伟大演说之一的<p><b>“葛底斯堡演说”</b><p>(语出自林肯《葛底斯堡演说》,“民有、民治、民享”为孙中山翻译)<p><b>▼</b><p><i>“民有、民治、民享的政府将永远不会从地</i> …

来,我们讨论一下这个星球

<b>星球研究所又有新职位放出</b><p><b>你,要一起来吗?</b><p><b>▼</b><p><i>1</i><p>如果你是下列专业硕士以上学历<p>(地理/地质/生物/考古/历史/艺术/天文)<p>并有足够的学术论文或科普文章证明自己<p>这个可以影响数百万人的事业<p>非常适合你<p><b>职位</b><p>星球研究员<p><b>职责</b><p>中国、世界及至全宇宙的专题研究及写作<p><b>要求</b><p>须有与相关文字作品可供参考<p>审美好,这条比较虚,但我们能知道<p>有地图制作能力更佳<p>极其热爱人类、热爱地球<p><b>待遇</b><p>8K-30K+期权<p><i>2</i><p>如果你是视频剪辑师<p>并有过纪录片相关经验<p>这个可以提升数百万人视觉体验的事业<p>非常适合你<p><b>职位</b><p>星球视频研究员<p><b>职责</b><p>制作、发掘世界上最顶级的视频作品<p><b>要求</b><p>本人须有优异的视频作品<p>对纪录片的工作流程非常了解<p>熟练掌握视频剪辑工具<p>有较强沟通与组织能力<p>极其 …

伊犁:遥远西部的一个角落?【2.0版】

<b>一群国家地理控,专注于探索极致风光↑</b><p><b>重拾西域雄心</b><p>文 | 星球研究所<p>本文所有署名摄影师作品<p>均由著作权人授权发表<p>今日新疆地域广大<p>一条天山横亘中央<p>塔里木盆地、准噶尔盆地分立两侧<p>昆仑山、阿尔泰山南北夹峙<p>首府<b>乌鲁木齐</b>居中辖制<p>(新疆地形图,制图@星球研究所,底图源自@Steffen Hammer/123RF)<p><b>▼</b><p>然而在历史上<p>尤其清代的鼎盛时期<p>全疆的中心并非乌鲁木齐<p>而是一个“遥远的地方”<p><b>伊犁</b><p>说它遥远<p>是因为它与“遥远”一词同时出现的频率极高<p>作家<b>王蒙</b>曾于文革期间“下放”伊犁10余年<p>在回到北京之后<p>他回忆起伊犁的往事<p>文章的开头便是<p>(语出自散文《新疆的歌》)<p><b>▼</b><p><i>“在遥远的伊犁······”</i><p>以演唱新疆歌曲闻名的歌手<b>刀郎</b><p>也在 …

进击的辣椒

文丨丁宥希<p>哥伦布把辣椒从新大陆带回西班牙的时候,一定没有想到,这种“比胡椒好,产量很大,当地人觉得很下饭”的农作物,会在此后的几百年间迅速风靡全球。<p>还有一种红辣椒,比胡椒好,产量很大,在伊斯帕尼奥拉(海地)岛每年所产可装满50大船。他们不管吃什么都要放它,否则便吃不下去,据说它还有益于健康......<p>——哥伦布的日记<p>辣椒在1493年到达西班牙,1548年传至英国,16世纪下半叶传遍欧洲,同期经西班牙人、葡萄牙人传入印度、日本,16世纪末辣椒由秘鲁经墨西哥来到中国,同时由于壬辰倭乱辣椒从日本传入朝鲜,17世纪才传至东南亚各国。<p>辣椒在世界传播路线简图,具体路线尚存争议<p>底图来源:国家测绘地理信息局<p>标 …

什么是成都?

<b>一群</b><b>国家地理控,专注于探索极致风光↑</b><p><b>烟火人间3000年</b><p>文 | 星球研究所<p>所有署名摄影师作品<p>均由著作权人授权发表<p>没有多少人能有机会看到成都的全貌<p>这个城市面积广大<p>且时常笼罩在雾气烟霾之中<p>(2014年8月晨雾中的成都,左侧为339电视塔,摄影师@李珩)<p><b>▼</b><p>在成都工作的江西籍摄影师<b>嘉楠</b><p>决心用最“笨拙”的方法捕捉机会<p>他连续3年每天早晨6点<p>登上成都东侧的<b>龙泉山</b><p>静候云开雾散<p>(龙泉山位置示意图,是观看成都全貌的最佳地点之一,绿色区域为现在的成都市域;制图@朱亚琳/星球研究所,底图源自@Mapbox)<p><b>▼</b><p>2017年6月5日清晨<p>天气前所未有的晴好<p>嘉楠抓住机会一连拍摄32张照片<p>最终拼接出了一幅真正的成都全景图<p>之所以称之 …

贡嘎

<b>一群</b><b>国家地理控,专注于探索极致风光↑</b><p>贡嘎<p>主峰海拔7556米<p>四川省与横断山脉的最高峰<p>人称<b>“蜀山之王”</b><p>周围更有数十座5000米、6000米的角峰<p>冰川发育十分广泛<p>今天星球研究所就以一支视频<p>来为大家呈现贡嘎的壮美<p>(请点击后,将手机横屏观看)<p><b>▼</b><p>摄影师<b>姜曦</b>简介<p>独立摄影师、航拍摄影师、纪录片摄影师<p>在过去的几年中<p>他和他的团队多次到贡嘎<p>从不同方位进行大量延时摄影、航拍<p>P.S. 星球研究所长期征集风光摄影、视频佳作,请点击菜单栏投稿:研究所-签约摄影师<p><b>... The</b> <b>End</b> <b>...</b><p>点击探索全球极致风光<p>永别了人类 | 美国大好河山 | 地球霸主 | 英国之美<p>贝加尔湖 | 哇,冰川 | 别了,卡西尼 | 风流南极<p>点击探索 …

<b>一群</b><b>国家地理控,专注于探索极致风光↑</b><p><b>此时此刻</b><p>文 | 星球研究所<p>此时此刻万家团圆<p>特重发此文,祝大家阖家欢乐<p>中国<p>山脉展布、江河纵横<p>这是一片广袤的土地<p>可以容纳面积高达<p>317万平方千米<p>的山地<p>也可以容纳长度超过<p>150万千米<p>的河流<p>还可以容纳<p>数万年来在这片土地上繁衍出的<p>200亿中国人<p>我们的祖先、父母、爱人、孩子<p>无一不在这里迎来新生<p>无一不在这里归于尘土<p>生生死死、悲悲喜喜<p>(据美国学者Carl Haub估算,地球有史以来总计诞生过1080亿个智人,我们根据现在中国人口占世界人口的比例推算得出:中国有史以来共诞生过200亿人口,该数据并非准确数据,谨供参考;下图为中国3D版地形图,制图@Anton Balazh/1 …

在我之前没有人真的知道地球。

我们从未像今天这样了解地球。<p>从远古的时代起,我们的祖先就已经开始思考自己身在何处,思考天地的由来。<p>世界的“无穷无尽”给了古人们无限的想象,他们相信盘古开辟了天地,相信大洪水和诺亚的方舟,他们相信天圆地方,相信地球是世界的中心......<p>随着大冒险家们不断开拓,科学技术不断进步,人类终于摸清地球的样子,可以说在此之前没有人真的知道地球。<p>然而人类又开始为了看到地球上各种宏伟壮烈的景观,想方设法上天入地;还为了更好的追逐,给山川湖海命名、排名、以人类的眼光挑选世间极致风光。<p>于是,我们认识到世界最高峰是珠穆朗玛峰,世界最深处是马里亚纳海沟,世界上面积最大的湖泊是里海......<p>那么除此之外,还有哪些“ …

14亿中国人的回家路

<b>一群</b><b>国家地理控,专注于探索极致风光↑</b><p><b>通往中国的四面八方</b><p>文 | 星球研究所<p>本文由 <b>大疆“御”Mavic Air</b>特约制作<p>所有署名摄影师作品均由著作权人授权发表<p>地球上最壮观的人类大迁徙已经上演<p>40天内<p>将有大约<p>30亿人次<p>通过各种方式<p>回到他们在中国四面八方的家<p>与亲人短暂团聚之后便再次踏上返程<p>开启又一年的忙忙碌碌<p>(春运一般是指节前15天及节后25天,共计40天;2017年中国春运出行总计29.8亿人次;下图为2014年2月2日正月初三的人口迁徙路线图,数据源自@百度地图春运出行大数据)<p><b>▼</b><p>这期间运送人次最多的出行通道<p>不是航空,不是铁路<p>而是在中国分布最为广泛、通达能力最强的<p>公路<p>这是一个连接中国各个角落的超级公路 …

星球研究所被中国科协、人民日报社评为“十大科普自媒体”

各位星球居民:<p>大家好!<p>我们最近领了一份奖状。在<b>中国科协、人民日报社</b>主办的“典赞·2017科普中国”活动中,星球研究所被评为:十大科普自媒体<b>。</b>是大家的喜爱与支持,才让我们获此殊荣,在此感谢每一位读者朋友。<p>回顾过去的一年,有越来越多的地理爱好者,和星球研究所一道探索极致风光:<p>我们登上世界最高峰<p>体会勇气、突破、生命的奥义<p><b>▼</b><p>登上珠峰,你将会看到什么?<p>11月19日<p>你会看到一切,因为你面临的是死亡<p>我们深入荒漠腹地<p>探寻深埋在楼兰5000年秘密<p><b>▼</b><p>罗布泊有什么?<p>10月25日<p>楼兰生死5000年<p>我们去往贝加尔湖<p>看前人的眼界与今夕的情怀<p><b>▼</b><p>与中国分离近300年,贝加尔湖为何令人念念不忘?<p>01月25日<p>无关坚船利炮,无关城 …

什么是福建?

<b>一群</b><b>国家地理控,专注于探索极致风光↑</b><p><b>开拓者传奇</b><p>文 | 星球研究所<p>本文由 <b>福特探险者</b>特约制作<p>所有署名摄影师作品均由著作权人授权发表<p>1700年前<p>一个史无前例的乱世<p>西晋八王之乱、永嘉之乱<p>使得原本繁华的中原彻底沦为战场<p>中原汉族被迫向江南大规模迁徙<p>史称“衣冠南渡”<p>然而<p>流离失所的记忆尚未消散<p>江南就也变得无法立足<p>王敦之乱、苏峻之乱、孙恩之乱、侯景之乱<p>接二连三的战火在江南燃起<p>(语出自南北朝庾信《哀江南赋》)<p><b>▼</b><p><i>“大盗移国,</i><i>金陵瓦解······旅舍无烟,巢禽无树”</i><p>苦难的人们只能继续逃往下一站<p><b>福建</b><p>但问题是<p>福建就一定会是乐土吗?<p>(现今福建位置示意图,地图源自@国家林业局;福建早期移民,包括八姓入闽,学界争议较多,比较可 …

与中国分离近300年,贝加尔湖为何令人念念不忘?【2.0版】

<b>一群国家地理控,专注于探索极致风光↑</b><p><b>无关坚船利炮</b><p><b>无关城下之盟</b><p>文 | 星球研究所<p>本文所有署名摄影师作品<p>均由著作权人授权发表<p>如果你生活在17-18世纪亚欧大陆的内陆<p>一定会发现两大新兴势力正同时崛起于大陆两端<p>沙皇俄国的骑兵从西方翻过乌拉尔山<p>一路向东攻城掠地、呼啸而来<p>东方的满洲八旗挥师西指、降服蒙古诸部<p>曾经横扫整个大陆的中亚、北亚游牧民族<p>遭到东西夹击、全无闪避腾挪之地<p>他们只能择一归顺,绝无第三选项<p>奠定今日亚欧内陆版图的历史大幕开启了<p>沙俄与大清最终在东、中、西三线全面碰撞<p>今天中国人念念不忘的故土<b>贝加尔湖</b><p>便位于碰撞的中心<p>谁,最终可以拥有它呢?<p>(制图@朱亚琳/星球研究所,底图源自@Google)<p><b>▼</b><p>我们需要先 …

Wow!全是山

<b>一群</b><b>国家地理控,专注于探索极致风光↑</b><p><b>中国极致风光最密集的山脉</b><p>文 | 星球研究所<p>本文由 <b>一汽-大众 C-TREK蔚领</b>特约制作<p>所有署名摄影师作品均由著作权人授权发表<p>我们翻越天山南北、我们奔向喜马拉雅<p>我们游弋南海岛礁、我们驰骋内蒙戈壁<p>有史以来<p>中国人从未像今天这般<p>可以如此大跨度地饱览祖国河山<p>这是一个追逐美景的黄金时代<p>然而若论中国极致风光最密集之处<p>也许不是天山,不是喜马拉雅<p>也并非南海、内蒙<p>而是位于中国西南部、青藏高原东缘的<p><b>横断山脉</b><p>(制图@Anton Balazh/123RF,标注@星球研究所)<p><b>▼</b><p>它是中国人最晚认知的大型山脉<p>直到1900-1901年<p>清末地理学家<b>邹代钧</b><p>才在一份地理讲义中首次提到它的名字<p>(语出自 …

秦岭淮河有什么特别?为何能分割中国?【2.0版】

<b>一群</b><b>国家地理控,专注于探索极致风光↑</b><p><b>中国人的南北意识</b><p>文 | 星球研究所<p>本文所有署名摄影师作品<p>均由著作权人授权发表<p>不少国家的国民会把本国划分为南方、北方<p>并将自己按格填空或归于南方人,或自视北方人<p>例如意大利、德国以及150年前的美国<p>两情欢悦时南方嘲笑北方,或者北方揶揄南方<p>不但无伤大雅,反而增添不少乐趣<p>若是实在相看两厌<p>则极有可能一拍两散、大打出手<p>对于这种国民心理我们称其为<p>“<b>南北意识</b>”<p>上述国家南北方的界线多数由历史习惯形成<p>并不存在显著的天然地理分界<p>但中国是个例外<p>一条横亘东西的<b>秦岭山脉</b><p>再加上七大水系之一的<b>淮河</b><p>天然形成了中国东部的南北地理分界线(带)<p>(制图@风沉郁/星球研究所,底图源自@Michael S …

我们需要学霸

<b>各位学霸</b><p><b>星球研究所需要你</b><p><b>▼</b><p><i>1</i><p>如果你是下列专业硕士以上学历<p>(地理/地质/生物/考古/历史/艺术/天文)<p>并有足够的学术论文或科普文章证明自己<p>这个可以影响数百万人的事业<p>非常适合你<p><b>职位</b><p>星球研究员<p><b>职责</b><p>中国、世界及至全宇宙的专题研究及写作<p><b>要求</b><p>须有与相关文字作品可供参考<p>审美好,这条比较虚,但我们能知道<p>有地图制作能力更佳<p>极其热爱人类、热爱地球<p><b>待遇</b><p>8K-30K+期权<p><i>2</i><p>如果你是风光摄影师<p>并掌握系统的摄影理论<p>这个可以提升数百万人审美的事业<p>非常适合你<p><b>职位</b><p>星球摄影研究员<p><b>职责</b><p>发现世界上最顶级的风光摄影作品<p><b>要求</b><p>本人须有风光摄影作品<p>对中国及世界风光摄影的经典作品、摄影师非常了解<p>熟练掌握图片处理工具<p>有较强沟通与组织能力<p>极其热爱 …

你有一套新年姿势待解锁

本文图片与文字均由海南航空提供<p>对于这个星球上的每一个物种而言<p>未来,永远是个未知数<p>那么,在2018的第一天<p>又要以怎样的姿势来迎接未来的变数?<p>世界上仅存的野马<b>普氏野马</b><p>慵懒地躺着草地上<p>悠闲地迎接新年或许更能表达出祖辈传统<p>和普世野马抱着同一想法的物种还不少<p>譬如来自北极的原住民——<b>北极熊</b><p>作为世界上最大的肉食动物<p>北极熊生命中约2/3的时间处于“静止”状态<p>如睡觉、躺着休息或守候猎物<p>所以,在冰川上睡懒觉迎接2018<p>无疑是最符合它们生活习性的迎新姿势<p>当然<p>并不是所有物种都喜欢这种“赖床迎新”的方式<p>相较于野生动物而言<p>动物园里的动物们更追求仪式感<p>正如人类喜欢的迎新仪式<p>例如每一年迎新烟火、集体倒数等<p>伦敦动物园里的动物每 …

2018,一定会发生的事。

<b>一群</b><b>国家地理控,专注于探索极致风光↑</b><p><b>确定的世界</b><p><b>不确定的你</b><p>文 | 星球研究所<p>2017年刚刚逝去<p>无论众生如何喧嚣<p>无论你经历过多少悲喜<p>2018年的太阳都会照常升起<p>世界稳健运转,平静如昨<p>因为这是一个充满确定性的世界<p>诸多大事已定<p><i>1</i><p>宇宙<p>地球围绕太阳公转<p>公转一周即为一年<p>今天<p>即是一年之始<p>亦是一周公转之始<p>(地球公转3D示意图,截取自《How Earth Moves》,原视频制作@Vsauce/thecuriositybox.com)<p><b>▼</b><p>公转之路并不平坦<p>太阳系内流浪的慧星<p>"喜欢"沿途抛洒碎石、冰块<p>(2011年12月彗星Lovejoy冲过太阳风的景象,慧尾抛洒出大量物质,图片源自@NASA)<p><b>▼</b><p>2018年8月12日前后<p>…

这就是200亿中国人的家园

<b>一群</b><b>国家地理控,专注于探索极致风光↑</b><p><b>开枝散叶6万年</b><p>文 | 星球研究所<p>本文所有署名摄影师作品<p>均由著作权人授权发表<p>中国<p>山脉展布、江河纵横<p>这是一片广袤的土地<p>可以容纳面积高达<p>317万平方千米<p>的山地<p>也可以容纳长度超过<p>150万千米<p>的河流<p>还可以容纳<p>数万年来在这片土地上繁衍出的<p>200亿中国人<p>我们的祖先、父母、爱人、孩子<p>无一不在这里迎来新生<p>无一不在这里归于尘土<p>生生死死、悲悲喜喜<p>(据美国学者Carl Haub估算,地球有史以来总计诞生过1080亿个智人,我们根据现在中国人口占世界人口的比例推算得出:中国有史以来共诞生过200亿人口,该数据并非准确数据,谨供参考;下图为中国3D版地形图,制图@Anton Balaz …

我是谁?我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

或许你在小时候也曾思考过这些终极哲学问题:<p><b>我是谁?我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b><p>然而这种问题不是随着年龄增长就能解决的,不过好在到了科学技术飞速发展的今日,我们可以尝试从其他角度回答这个问题,比如了解我们的DNA组成。<p>话说旅行网站Momondo制作过一个视频叫《DNA之旅》,曾在全球引起了轰动。主创邀请67个来自世界各地的志愿者参与了一个DNA测试。<p>在实验开始之前,每个人都先回答了<b>“你来自哪里”</b> <b>“你最讨厌哪个国家的人”</b>。 比如,这个叫Jay的哥们说他来自英国...最不喜欢和一板一眼的德国人相处。<p>而这个姐们觉得自己国家的人就是最好的(骄傲脸)…“你懂的,这就是事实”<p>接下来每个人都做了一个基因测试,通过 …

甘肃从哪里来?将往何处去?【2.0版】

<b>↑</b> <b>一群国家地理控,专注于探索极致风光</b><p><b>愈多元愈美丽</b><p>文 | 星球研究所<p>本文所有摄影作品<p>均经著作权人授权使用<p>很多人的印象中<p>甘肃是一个偏远的西部省份<p>有着大片干旱的土地、漫天的风沙<p>以及荒凉肃杀的边关<p>从中国的行政区划图上看<p>它似乎正在努力向西方延伸<p>渐渐远离东方腹地<p>(地图源自@国家林业局)<p><b>▼</b><p>除此之外<p>你一定还有一个印象<p>就是所有关于甘肃的旅行指南都会浓墨重彩地介绍<p>如何才能吃到一碗正宗的兰州牛肉面<p>从1915年回族人马保子制作出第一碗面算起<p>兰州牛肉面不过刚刚百年<p>推荐牛肉面的文章却早已经浩如烟海<p>相比之下<p>能深入全面解读甘肃的文章则寥寥无几<p>因为从庞杂的信息中梳理脉络并深入思考是非常困难的<p>但不加思考的惯性思维<p>以及制作不加思考 …

都是森林惹的祸

<b>一群国家地理控,专注于探索极致风光↑</b><p><b>走向大兴安岭</b><p>文 | 星球研究所<p>人们提到喜马拉雅山脉<p>会想到珠穆朗玛、南迦巴瓦<p>提到秦岭山脉<p>会想到太白山、终南山、华山<p>但是对于同样人尽皆知的<b>大兴安岭</b>山脉<p>却无法说出它任意一个山峰的名字<p>这只能怪大兴安岭的山峰<p>完全无法博人眼球<p>它山势低缓,多数山峰海拔不足1500米<p>这点高度即便在中国东部也不算出众<p>更何况它山体浑圆,毫无险峻之姿<p>远远望去,有若一排土丘、山包<p>可谓丢尽“山界”脸面<p>(请将手机横屏观看,大兴安岭摩天岭,是少数海拔超过1500米的山峰之一,山形也非常平缓,摄影师@杨孝)<p><b>▼</b><p>既无珠峰之高大,亦无华山之险峻<p>如何才能在“山界”立足?<p>大兴安岭只能祭出它的法宝<p>森林<p>另一方面<p>中国山地 …

登上珠峰,你会看到什么?| 一周年纪念版

<b></b><b>一群国家地理控,专注于探索极致风光↑</b><p><b>你会看到一切</b><p><b>因为你面临的是死亡</b><p>文 | 星球研究所<p>一年前星球研究所曾刊发此文,传播广泛<p>现在全面更新,以资纪念<p>并衷心感谢一年来各位读者的陪伴<p>99%的人都不会去攀登珠峰<p>人性对极高山有一种天生的恐惧<p>所以这篇文章不准备告诉你如何登顶<p>那些技巧大部分人都用不上<p>星球研究所只想为大家展示<p>当海拔不断上升<p>你看到的世界会发生什么样的变化<p>一个你在城市中完全无法体会的世界<p>一个只有0.00007%的人类经历过的世界<p>(请将手机横屏观看,1953年-2017年共约8000人次登顶珠峰,去重后人数预计在5000人左右,占当今世界70多亿人口的千万分之七;原图制作@Paul Devaney,星球 …

你,应该来星球研究所

<b>职位①</b><p>星球研究员<p><b>职责</b><p>中国、世界及至全宇宙的专题研究及写作<p><b>要求</b><p>须有与相关文字作品可供参考<p>审美好,这条比较虚,但我们能知道<p>有地图制作能力更佳<p>极其热爱人类、热爱地球<p>须有下列任一专业背景,硕士以上优先<p>地理/地质/生物/考古/历史/艺术<p><b>待遇</b><p>8K-20K+期权<p>可议,主要看能力、团队匹配感<p><b>职位②</b><p>星球摄影研究员<p><b>职责</b><p>研究世界上最顶级的风光摄影作品<p><b>要求</b><p>本人须有风光摄影作品<p>对中国及世界风光摄影的经典作品、摄影师非常了解<p>熟练掌握图片处理工具<p>有较强沟通与组织能力<p>极其热爱人类、热爱地球<p><b>待遇</b><p>6K-12K+期权<p><b>职位③</b><p>星球商务<p><b>职责</b><p>商业产品设计、商业合作洽谈、广告策划<p><b>要求</b><p>须有广告策划或城市推广的经验<p>须有基本地理知识储备<p>有旅游商业 …

不要成为“劣质”的95%

在知乎搜索关键词“英语”可以看到非常多话题,其中有:英语、英语学习、英语语法、英语翻译、英语自学、商务英语......<p>到底有多少?就是拿着手机拇指滑动页面八、九次随意浏览,也不能翻完。<p>其中仅仅“英语”一个话题,就有1734528人关注,包含大概6.2w的问题,里面不乏这几种困惑:<p>每天坚持英语学习为什么还是学不好?<p>怎样才能从英语很糟糕的人变成英语很厉害的人?<p>学习英语的最系统方法是什么?<p>他们(甚至包括我们)是不愿意学好英语吗?并不是,大家深知学好英语的益处:<p>在中国,英语流利能给个人带来多少额外的收益?<p>学习英语给你带来了哪些机会?<p>英语好,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p>以上这些困难困惑,恐怕都是没有掌握好学习英 …

姑娘,你好漂亮

<b>一群国家地理控,专注于探索极致风光↑</b><p><b>冰与岩之歌</b><p>文 | 星球研究所<p>本文照片均由摄影师授权星球研究所使用<p>请勿盗用,违者必究<p>青藏高原与四川盆地的挤压碰撞<p>在四川西部形成了广袤的高原和连绵的山脉<p>包括沙鲁里山脉、大雪山脉、邛崃山脉<p>以及岷山山脉、松潘高原等等<p>我们将其统称为<p><b>川西高原</b><p>(邛崃,音qióng lái;下图为川西高原示意图,地图制作@Anton Balazh/123RF,星球研究所标注)<p><b>▼</b><p>这里高山与峡谷毗连<p>清泉与激流交汇<p>是中国极致风光最密集的区域之一<p>从水色甲天下的<b>九寨黄龙</b><p>到国宝大熊猫栖息的<b>卧龙自然保护区</b><p>从人间净土<b>稻城亚丁</b><p>到巍峨的横断山脉最高峰<b>贡嘎山</b><p>一众炙手可热的明星风景都在此扎堆聚集<p>(川西高原主要景点 …

罗布泊有什么?

<b>一群国家地理控,专注于探索极致风光↑</b><p><b>楼兰生死5000年</b><p>文 | 星球研究所<p>本文应 <b>通用雪佛兰品牌</b> 特约制作<p>部分考古图片可能会引发不适<p>请将周围灯光调亮后阅读<p>1972年7月23日<p>美国地球资源卫星<b>Landsat 1</b>发射升空<p>它逐一扫描地球表面<p>两年时间便覆盖了75%的面积<p>这是人类历史上第一次以如此宏观而“高清”的视角<p>观察我们所居住的星球<p>许多鲜为人知的神秘角落也被一一展现<p>中国西部的一只“大耳朵”尤其引人瞩目<p>它长约60千米,宽30千米<p>明暗相间的半环状线条<p>一圈一圈地向中心收拢<p>形如“<b>地球之耳</b>”<p>人们既不知其所为何物<p>亦不知其由谁人造就<p>只知其所在之地名为<p><b>罗布泊</b><p>(1960年代CORONA卫星也曾拍摄到地球之耳,但画面不够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