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uan Wang

19 Flips | 1 Magazine | 2 Following | @ultraphenol | Keep up with Yuan Wang on Flipboard, a place to see the stories, photos, and updates that matter to you. Flipboard creates a personalized magazine full of everything, from world news to life’s great moments. Download Flipboard for free and search for “Yuan Wang”

姜醋的记忆

1“妈妈煮了很多姜醋,有空快回来吃”“还是老样子吗”“恩,还是老样子,晚了就把你那份也吃了”“你这亲哥”深夜十点,床头的手机屏幕突然亮起,老哥难得发来了一段WeChat,内容是如此挑逗。时至冬至,姜醋,俗称猪脚姜,是老家过节的佳肴。醋香唤醒冬日的味蕾,冬姜则可暖身驱寒,熟悉的味道似乎穿过冰冷的屏幕涌 …

论馒头的正确吃法 – 深夜谈吃

细水长流的豆汤饭

“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却有吃不完的菜。” 几天前无意间在胡歌版《射雕英雄传》里听到洪七公说起这句话,觉得很好。哪里都有生离死别,哪里又都很热闹。生活嘛,就是吃吃喝喝、玩玩闹闹,其他的一切都是边角料,别在意也留不住,敞开胃口吃好一顿饭最紧要。 让一颗滚烫的心去伤去痛去冷掉,又在一碗热汤里被捂热。前几日 …

烩菜里的烧肉,抢到了再说

我的父亲是一个不善言谈的人,但做的一手好菜,尤以家常烩菜最为拿手。他把平时对儿子女儿、孙女孙子的爱都融汇于一锅平淡无奇、食材丰富的烩菜之中。我家的烩菜,烧肉是必不可少的核心食材。清晨,父亲起个大早上早市买几斤有肥有瘦的五花猪肉,拿回家,去血水、猪毛。有时猪毛去不净,父亲就戴上老花镜,拿只小镊子,一根 …

油豆腐,怪你过份美丽

“我走过许多地方的路,行过许多地方的桥,看过许多次数的云,喝过许多种类的酒,却只爱过一个正当最好年龄的人。”这是沈从文写张兆和的,初读时觉得十分美好,被引用得多了就觉得失了美感,如同张爱玲那朵低到尘埃的花,开烂了。世人附会往往毁了许多的浪漫,连累着故事都被带坏,没了最原始的味道。所以总是警惕自己落入 …

冬天的早晨,从一碗胡辣汤开始

冬天,在滴水成冰的早晨出门,意识和身体都还在蜷缩着,尚未清醒。嘴里只有牙膏的凉意残存,口舌仍旧麻木。冷风不时袭来,让鼻子一阵发酸。脚步似乎要比大脑清醒,自动带你到路边或社区的熟悉的早餐店去。远远的,就看见店内还亮着灯火,雾气迷茫,人影憧憧。油光发亮的小店内,八宝粥鲜甜无比,冒着幸福的小泡;小米粥金黄 …

无处可寻的一味药

题目本来想就一个字,“药”,但又没那么大的能耐,鲁迅先生看到定会又引出一篇新文来。作罢后,想想叫无处可寻的一味药吧。在晋北地区,每至冬季,大多数母亲都会做同一件事,那就是烙穔(这个huang字怎么写,我不知道,只能取个音近的字来代替。)这是一件大工程,也是费时费力的一件事,忙碌一整天,一个冬天的食物 …

深夜谈吃,最难将息

“没有这盆‘麻婆豆腐拌饭’的春夜,最难将息。”晚上十点半,看到刷出来的这条微博以及配图上红通通油汪汪的麻婆豆腐拌饭,口腔中不由自主的开始分泌唾液,这该死的条件反射,这该死的最难将息体,还有这该死的老饕沈宏非。好吧,被这些该死的彻底打败,该如何安慰被勾引而出的馋虫呢?是磕俩鸡蛋煮碗面,还是跑趟小区门口 …

好在有过一碗四神汤

“小雯,都八点了还不走,又加班啊?”“哦……我手上还有点事。”“这都第几天了,你小心身体啊,外面雨可越来越大,一时半会儿停不了,你赶紧的!”“嗯,多谢思琪大小姐关心。对了,今晚不是有部门聚餐吗,不怕迟到啊。”“当!然!怕!你这没良心的居然不陪我去,都来了台湾还像个工作狂魔似的头都不抬……劝不住你,我 …

九月九,喝碗汤

在广州,煲汤是一件很寻常的事情,闲来无事就煲汤,兴致一来就煲汤。药材食材也是随处可见,菜市场总有几位娴熟的大妈,帮你搭配好各种煲汤的作料:淮山片、茯苓、玉竹、红枣、枸杞等等。但是对于喝着功夫茶长大的潮汕人,喝茶是寻常事,煲汤却是在过节的时候才荣登台面。潮汕人离不开水,茶水,汤水,粥水…<br>有客人来时,喝 …

生煎包:柴米油盐,温润如玉

‍‍今天在上海,采访结束,沿着窄窄的街道走出去买衣服。在商场见到常穿牌子的皮衣,是不羁的军装风,铆钉和肩章正合意,155码。店员不停说,运气真好,许多人来这个码都不合适,而且只有2.5折。这就是给那些总是问我为什么要减肥的人的答案,我希望我永远做好准备,当我遇到每一件我喜欢的东西,在有限的机会中,我 …

粥,家常的温馨情怀

闽南人喜爱喝汤吃粥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一家老小围坐在桌面,餐桌上有清脆的菜脯,煎得咸香的豆干,或者泛绿、沾着油光的时令鲜蔬,主角当仁不让属于带着白濛濛雾气、口感爽滑细腻的清粥,营造出一副舒心的家常光景。打我记事起,不分季节、不分场合,白粥在餐桌上有着居高不下的点击率.。在外求学务工谋生的子女,或者精 …

阿婆的鸭血粉丝汤

十年前路边的小吃还没这么全国开花,最多就是烧烤、米线、炒饭、臭豆腐、包子、水饺、炒面,虽然花样繁多,但还没有鸭血粉丝。我第一次吃鸭血粉丝是在中部的一座繁华城市,靠近某步行街的一个夜市上。夜市上人来人往,一个阿婆守着一辆简易的推车,不叫卖,只默默的忙活,前面排了一条很整齐的队伍。别人告诉我她是附近的阿 …

风靡美国的中国美食(组图)[1]

What comes to mind when we speak of cultural exports from China to the United States?<br>说起中国对美国的文化输出,你会想起什么?<p>Bruce Lee, the giant panda, or kung fu?<br>李小龙?大熊 …

卤饵丝、炒饵块与过桥米线

“我先做了一道长葱拌梅子,洒上柴鱼片;又用凉醋拌海带鲜虾;再以芥末细磨白萝卜给鱼丸添辣味;然后用橄榄油、蒜和少许的腊味香肠炒切丝的马铃薯。最后将小黄瓜切片,做了一道实时泡菜。我们一面喝着黑啤酒,一面吃着我做的小菜。啤酒没了就喝香槟,对着大海聊着。” ——村上春树《舞舞舞》 美好的故事,往往隐藏在美好 …

秋,又到了吃梨的季节

转眼已过了9月1号,中午午睡的时候发现天气燥热,太阳偏落的位置不对了,又到了秋,到了学生入学的季节,也到了新梨上市的季节。印象中,每年开学,妈妈都会去菜场买上我们当地最新鲜的水梨留给刚上学的我和姐姐下了课回家吃,梨是妈妈的最爱,妈妈最爱买梨,也最会买梨,作为一个贤惠持家的母亲,妈妈买的梨总是出自第一 …

东北乱炖可乱,生活不可乱

一方水土养一方人,一方人也塑造了一方的美食。东北的广袤土地,让在那里生活的人们都带着豪爽的气质,这种气质,把餐桌也装扮的毫不拘谨。三五好友相聚在一起,到东北菜馆只要三四个菜,就能够吃的热闹满足。大大的盘子端上来,菜定是要装到冒尖才能体现老板的热情洋溢。一道东北乱炖,向来都是菜单上的推荐菜之一。餐馆里 …

桂林人一日三餐的米粉

我的家在桂林,说到桂林,自然少不了米粉。任何一个桂林人,只要坐进店堂,顾不得矜持,“呼啦啦”风卷残云,连碗里的汤也要喝得精光。看到北京街头的“桂林米粉”,忍不住去尝了一下。想来碗卤菜粉,居然没有,很是失望。也许北方人更倾向于汤粉,不喜欢干捞,即使是吃卤菜粉也要加一大碗汤。Miss应是喜欢桂林的。盛夏 …

早晨的松花蛋,香味是怡人的

相信大部分人都知道广东人爱吃早茶,小时候曾在广州打滚的我,记忆里都是肠粉、炒牛河、皮蛋瘦肉粥、豆豉蒸排骨、蒸凤爪等等等等。当然,以上这些无疑都是我最爱吃的,而且都是每次必点的!广东,一个讲究吃的城市,这么一个美食之都,想找到合自己口味的一点也不难,除了童年时候对广州埋下深厚的感情,美食也是一个原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