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叶儿

151 Flips | 4 Magazines | 6 Following | @shayeet | 飞不过去那一片海,我心独舞这一漠沙。

花瓣

花瓣

花瓣

花瓣

关于外婆 李娟 - 终点书栈

外婆真讨厌。除夕大扫除,我们累得半死,她一点不帮忙,还尽添乱。嘴巴又特刻薄,你要是说她两句,她能把你冲死。<p>“外婆!刚扫了地,不要往地上吐瓜子壳!”<p>“咦,我吐我的,你扫你的。我往地上吐,又没往你脸上吐。”<p>“外婆!不要乱翻我的包!”<p>“这是你的啊?”<p>“当然是我的!”<p>“那它是长得像你还是跟着你姓?”<p>“……”<p>…

有所敬畏 周国平

2015-12-11<p>在这个世界上,有的人信神,有的人不信,由此而区分为有神论者和无神论者、宗教徒和俗人。不过,这个区分并非很重要。还有一个比这重要得多的区分,便是有的人相信神圣,有的人不相信,人由此而分出了高尚和卑鄙。<p>一个人可以不信神,但不可以不相信神圣。是否相信上帝、佛、真主或别的什么主宰宇宙的神 …

花瓣

花瓣

花瓣

花瓣

花瓣

花瓣

花瓣

花瓣

花瓣

花瓣

花瓣

花瓣

消逝的钟声 - 终点书栈

文/史铁生<p>站在台阶上张望那条小街的时候,我大约两岁多。<p>我记事早。我记事早的一个标记,是斯大林的死。有一天父亲把一个黑色镜框挂在墙上,奶奶抱着我走近看,说:斯大林死了。镜框中是一个陌生的老头儿,突出的特点是胡子都集中在上唇。在奶奶的琢州口音中,“斯”读三声。我心想,既如此还有什么好说,这个“大林”当然 …

不完满才是人生 - 终点书栈

生命中的琐碎时光 吴淡如 - 终点书栈

文/吴淡如<p>人总期待着发生一些不寻常的事,像猫眼,永远在等待捕抓猎物的那一刻;我们的心中,不知从哪儿学来一种惯性,仿佛,一定得把平静的空气搞得沸沸扬扬才有意思。<p>有时我觉得,我的心好像古代大宅院里住着的一些怕闲着没事干的妯娌,由于天下太平无事,深宅大院阴森森的空气闲得人发霉,于是想尽了办法要生风波,东打 …

悬崖上的一课 莫顿·亨特 - 终点书栈

文/莫顿·亨特<p>那是费城7月里一个闷热的日子,虽然时隔五十七年,可那种闷热我至今还能感觉得到。当时和我一起的五个小男孩,因为玩弹子游戏玩厌了,都想找些新的花样来玩。<p>“嗨!”内德说,“我们很久没有爬悬崖了。”<p>“我们现在就去爬吧!”有个孩子叫道。他们就朝一座悬崖飞跑而去。<p>我一时拿不定主意。虽然我很希望自己 …

樱桃 苏童 - 终点书栈

文/苏童<p>对于邮递员尹树来说,枫林路是一个特殊的投递区。枫林路其实是一条被树荫覆盖的坡道,坡很长也很陡,从大钟楼前骑车下坡,假如不用刹把花费两分钟便可以纵贯整条路区,但一般来说邮递员骑到枫林医院便可以原路折回了,这个路区被医院和医学院的高墙所占据,门窗寥寥,邮袋里的信和报纸几乎都是送往枫林医院的。<p>以前 …

河流的秘密 苏童 - 终点书栈

文/苏童<p>对于居住在河边的人们来说,河流是个秘密。<p>谁能有柔软之极雄壮之极的文笔为河流谱写四季歌?我一直喜欢阅读所有关于河流的诗文篇章,所有热爱河流、关注河流的心灵都是湿润的,有时候那样的心灵像一盏渔灯,它无法照亮岸边黑暗的天空,但是那团光与水为友,让人敬重。<p>赞美河流如何能消解河流与我们日益加剧的敌意和 …

又是一年春草绿 梁遇春 - 终点书栈

文/梁遇春<p>一年四季,我最怕的却是春天。夏的沉闷,秋的枯燥,冬的寂寞,我都能够忍受,有时还感到片刻的欣欢。灼热的阳光,惟悴的霜林,浓密的乌云,这些东西跟满目疮痍的人世是这么相称,真可算做这出永远演不完的悲剧的绝好背景。当个演员,同时又当个观客的我虽然心酸,看到这么美妙的艺术,有时也免不了陶然色喜,传出 …

诗人黄昏所见 赫尔曼·黑塞 - 终点书栈

文/赫尔曼·黑塞<p>南方的七月,火红的夕阳西沉,闪烁着玫瑰色光辉的山峰,飘浮在蓝色的夏日氤氲中。闷热的原野里,沉重的生命力澎湃,高大肥硕的玉米处处可见,多处谷物也已收成;乡间道路不但湿热,更弥漫着一股浓厚的尘土味,田园里则传来阵阵芳醇、熟透的百花香。绿荫下的大地封锁了日间的热气,村舍金黄色的山墙,在黄昏 …

外婆和鞋 席慕容 - 终点书栈

无事此静坐 汪曾祺 - 终点书栈

花瓣

花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