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座城

@nayizuocheng | 城市的角落里总有你爱听的故事

粤港丨百年老树杀人事件簿。

这是城君原创的第1115个城市故事<p>10年前的8月27日,香港。<p>庄颂贤和男朋友走在路上,<p>身边还有10多个行人。<p>突然一声爆裂巨响,<p>过百岁的古树一分为二,<p>裂开的树干正中庄颂贤的后脑勺。<p>她口耳渗血,双眼反白,<p>心外急救时,脉搏心跳都已没有。<p>庄颂贤,年仅19岁,出身医生世家,<p>本来再过几天,她就要入读港大商学院。<p>这棵突然倒下的刺桐树,<p>压断了她即将成为大学生的人生。<p>香港法庭开始了4个月的调查。<p>养护部门觉得自己没有工作疏忽,<p>古树的倒塌都是台风的错。<p>事发前1个月,<p>他们用声纳仪器检查过古树,<p>台风过后也派人巡查,<p>都没发现树干倾斜或断枝。<p>但有个教授坚持认为,<p>倒树的锅不能全甩在台风上。<p>香港大学教授詹志勇到事发现场,<p>仔细察 …

委内瑞拉 | 一百万买瓶水,两千万买只鸡,身家没过亿还真活不下去。

这是城君原创的第1114个城市故事<p>委内瑞拉的首都,<p>加拉加斯的贫民区里,<p>住着一个十六岁的女孩,<p>叫艾雅妮。<p>她从自己家的窗户,<p>目睹了一个女人被砍死的全过程。<p>“就是那里。”<p>女孩站在自己卧室的窗边,<p>指着家楼下的球场。<p>这里曾是孩子们玩耍的乐园,<p>现在成了街区里最危险的区域。<p>但艾雅妮一脸平静,<p>好像那只是电视里播放的,<p>和自己毫无相关的画面。<p>点击下方空白区域查看答案<p>暴力,血腥,慎点<p>▼<p>上学上班的路途中,<p>常能碰到盖着白布的尸体。<p>行人来去匆匆,<p>甚至都不会侧过头看一眼,<p>因为暴死街头的人太多了。<p>媒体都已经懒得报道,<p>今天又有哪些市民身亡。<p>等不到家人回来的,<p>大都自觉走到停尸房确认。<p>人口在30万以上的50个危险城市中,<p>凶杀案的平 …

活动 | 叮咚!你有一份来自城君的礼物还未查收。

在千篇一律的冰冷面具下,<p>城市里还有哪些鲜活面孔?<p>每天千篇一律的城市生活,<p>哪怕不能远走他乡,<p>是不是也能了解一段城市的隐秘往事?<p>也能收获来自某个陌生城市的一段灵感?<p>在每天原创的城市故事之外,<p>城君们的新玩法——“城市碎片”正式上线,<p>每天为大家奉上一张「城市碎片」:<p>它是维也纳郊外的松鼠,<p>为了喝一口晨露悄悄靠近了一朵花;<p>也是重庆的盐背父,<p>用自己的双肩抗起绵延千里的巴盐古道;<p>可能是屹立在大同千年的古城墙,<p>用沉默的姿态讲述岁月雕刻的沧桑;<p>也许是肯尼亚的孩童笑着奔跑在沙滩上,<p>仿佛忘记了贫困带来的忧伤;<p>亦或是在突尼斯清真寺里翩翩起舞的妇女,<p>用优美的舞姿播撒宁静与安详。<p>希望这些散落在遥远城市里的碎片,<p>能给你温暖, …

广州丨匠心?千万别被这些人骗了。

这是城君原创的第1113个城市故事<p>广州有日料吗?<p>策划这系列,初衷是为了满足口腹之欲。<p>曾吃遍岛国的编辑@RORO想在广州寻找曾经熟悉的口味。这些味道,有隐藏在闹市街角的北海道风雪,有隐藏在商场地下的福冈炸物……<p>饕餮食客寻味而来,两个城市的人,相遇于舌尖之上。<p>食物不仅仅是食物。我们更想试图了解,在美食之都羊城,这些远道而来的主厨,妥协了什么,又在坚持着什么。<p>前两期,我写了两家料理店,一间是北海道主厨的居酒屋(谁说广州无日料? 丨 第1话·居酒屋)一间是福冈师傅的天妇罗专门店(广州丨一家只卖“上火”食物的日料,能在“养生之城”活下去吗?)。并不是他们找到我,而是我主动去采访了他们。<p>有些小伙伴在后台留 …

北京 | 酒和故事我都不缺,只缺你。

中秋小假明天就要来了,想好去哪儿玩了吗?有人说,中秋中秋,不就是一家人聚在一起玩手机。好像现在无论过什么节,都只是换一个地方上网找快乐。那以前黑灯瞎火的,没手机的古人,都是怎么过的,怎么看起来比现在还会玩呢?<p>要说会玩,不得不服最会过日子的女人——《浮生六记》里的芸娘。她会在中秋夜提前寻好一个小凉亭,铺上毯子,备足茶水,甚至找来一叶扁舟自己驾船吹风。月影照湖心,夫妻二人幽静品茶赏月,“渐觉风生袖底,月到被心,俗虑尘怀,爽然顿释”。<p>古人的中秋夜,是真正意义上的休闲消遣。赏月活动大约始于风雅的魏晋时期,最初是文人兴起,到唐宋时已非常兴盛,扩展到了民间。一家人通常要欢聚一堂,除开赏月饮酒,宋朝时还有观 …

南京 | 鸡:谁吃了我的准生证?

这是城君原创的第1112个城市故事<p>提起美食,<p>众所周知南京人跟鸭子有仇,<p>却不知道,<p>南京人“吃鸡”更厉害。<p>有这么一种小吃,<p>曾被媒体评为全球十大恐怖美食,<p>但在南京人眼里,<p>却是司空见惯、遍地开花。<p>保证你吃过一次终生难忘。<p>不过,难忘的,<p>可能不是味道。<p>而是第一次拿起一个鸡蛋,<p>一打开,<p>就看到一只黏糊糊的小鸡,<p>歪着脑袋,眼珠子肿肿的,<p>吓得差点没把鸡蛋给扔出去。<p>内心满是弹幕:<p>实在太残忍太恐怖了!<p>而此时此刻,<p>南京朋友心里想的却只有一句:<p>“如果说残忍,<p>比不上把整只鸡杀了吃更残忍。”<p>旺鸡蛋,<p>其实就是没有孵出来的死鸡鸡蛋。<p>因为孵化温度或环境的不适,<p>鸡死蛋中。<p>而南京人爱吃的另一种美味“活珠子”,<p>则是健康的小鸡胚胎,<p>被人为 …

凤凰 | 最放松的旅行,无非就是睡得安心。

这个焦虑值钱的年代,你被兜售了多少?<p>中学生焦虑考试排名,大学生焦虑就业压力,家长焦虑课外补习,小白领焦虑房价上涨,管理层焦虑阶级固化,年轻女性焦虑晚婚不育,中年女性焦虑丈夫出轨,青年男性焦虑岳母要求,中年男性肾虚谢顶……<p>“生命十分宝贵,不应为了谋生而无意义地浪费掉;树林和溪流的世界是好的,而熙熙攘攘、街道纵横的城市世界则是坏的。”梭罗栖居在瓦尔登湖畔,发出这样的感慨。<p>如果你需要饭后的闲庭阔步,需要早晨的阳光薄雾,想要夜里的星空寥廓,需要在一个空灵的环境中深呼吸,需要在干净的床单上美美睡一觉。或许,凤凰会是一个好的答案。<p>凤凰这座城,如同沈从文笔下敏感纤细的少女翠翠一样,斑斓、有生气、善变。<p>夜幕渐 …

在这墙上,读懂5.7亿中国老百姓的苦与痛。

这是城君原创的第1111个城市故事<p>在中国,墙体标语几乎无处不在,有人说这也是一种“中国特色”。<p>城市的高速公路边,县镇的护栏电杆上,乡村的颓墙矮坝旁,大字标语代代相传。最初是“将革命进行到底”,后来是“结扎上环”“改革开放”,再到如今的押韵广告大全。<p>这些年来,这些标语不声不响地溜我们的记忆里。当我们办运动会、想团建口号时,类似“人人有责”“战无不胜”的标语字眼,就会一个个蹦出来。<p>这60年来,究竟那些墙体标语在跟我们说了些什么呢?<p>60年过去了,我们又不知不觉接受了什么呢?<p><b>墙上标语</b><p><b>最毒的咒诅和最美的承诺</b><p>墙体标语,一部看着就痛的中国近代历史。<p>改革开放前,墙上的标语几乎都跟革命政治挂钩。<p>上世纪30年代, …

那城体验 | 我准备了4个好地方,让你的中秋过得绝对不一样。

又到一年中秋,吃月饼、赏花灯,好像成了年复一年的例行公事。然而月饼吃多了会上火,月亮看来看去也还是同一个,更不用说永远人挤人的赏花灯、猜灯谜。你还在隔着人头努力看清谜题,旁边早就有人叽叽喳喳讨论起答案。中秋的乐趣,到底还剩多少真正有意思的?<p>作为最会玩的城市玩家,我们早就替你做好准备。一份最别致最雅趣的出行指南,涵盖<b>北京、西安、重庆、广州</b>四个城市的体验,给你安排上了!假期很短,要玩得尽兴才算不负良宵。<p>这份中秋限定宝典,不仅有适合全家欢的手作路线,还有让单身狗找到新乐子的探索路线,更别说情侣档必去的花前月下赏夜路线,总有你想pick的一款!<p><b>跟非遗传人画兔儿爷</b><p>老舍先生说,北平之秋就是人间天堂。而中秋 …

穆洛隆戈 | 别再给这里捐衣服了,你不想要的东西别自以为是同情。

这是城君原创的第1110个城市故事<p>非洲有一个村庄里,<p>孩子们没有人管,也没有人哄,<p>在地上哭累了,<p>就只能用自己沾满泥巴的手,<p>抹掉脏兮兮脸颊上的眼泪。<p>苍蝇在他周围飞来飞去,<p>而离他不足30厘米的地方,<p>就躺着一把破损的刀片。<p>“阿西河村没有垃圾桶,<p>这里本身,<p>就是一个巨大的垃圾桶。”<p>一位志愿者,<p>边捡起刀片和玻璃渣,<p>边对着这个小镇叹气。<p>放眼望去,<p>当地人口中的“家”,<p>高级点的,<p>是废铁皮和聚合板围成的棚屋,<p>更多的,<p>则直接用棍子将塑料袋撑起来。<p>谁能联想到阿西河村,<p>所在的穆洛隆戈小镇,<p>曾经被称作“非洲经济奇迹“。<p>这里的就业率,<p>曾经是肯尼亚其它小镇的几倍。<p>然而在九十年代末期,<p>借着救助非洲贫困的理由,<p>廉价甚至是免费的旧衣 …

这是创号3年来,最大的一件事。

这是城君原创的第1109个城市故事<p>城市,是用来挤的。你从一扇门挤上来,紧接着从另一扇门挤下去。<p>城市,是用来拼的。你在一张桌子前拼,吃饭时在另一张桌子前拼。<p>城市,是用来睡的。你在一座城里入睡,梦想着在另一座城里醒来。<p>实际上,城市还可以拿来玩,在自己的城市玩,在别人的城市玩。<p>城市,就是个傲娇的矛盾体。当人们看它是一堆钢筋水泥,它就板起脸来,用房价和收入的差距来吓唬人。<p>当人们用好奇心去靠近它,打量它的历史,触摸它的纹理,城市就敞露出自己的逗逼一面,向你掏心掏肺。<p>每一座城市都有这么一批人,和“城市”能玩到一块去。他们能够一秒卸下城市沉闷无聊的假面,瞬间解锁城市的时空密码。<p>他们是“城市玩家”。<p>每座城都有 …

日本丨台风天,做回欢乐的中二少年。

这是城君原创的第1108个城市故事<p>山竹临门,<p>广东人瑟瑟发抖,<p>听说这次强风力,<p>远超日本“飞燕”。<p>店铺都吓到停业,<p>我却还不知道周一,<p>会不会停工!<p>无助的南方人只能,<p>屯粮储水,胶带封窗,<p>朋友圈防风大赛硝烟弥漫。<p>深圳朋友家的阳台,可做示范模板。<p>番禺朋友傍晚去钱大妈采购时,眼前之凄惨。<p>部分广州朋友昨天已遭断电,<p>一场硬仗,来势汹汹。<p>听说,“飞燕”飞日本时,<p>岛国人民就受到了“送温暖”关怀。<p>史诗级的台风,<p>刮走了大阪人的屋顶,<p>掀翻了京都的古寺庙,<p>大船撞断了机场联络桥,<p>也吹断了几十万人的用电。<p>此次“飞燕”掀起的滔天巨浪,与日本名作《神奈川冲浪里》神似。<p>平时欢快跳脱的大阪人,<p>一下成了全国重灾区人民。<p>餐饮店纷纷献爱心,<p>…

北京 | 魏璎珞还是如懿?历史上的乾隆,其实最爱景泰蓝。

这是城君原创的第1107个城市故事<p>最近大热的两部清宫剧,<p>《延禧攻略》和《如懿传》,<p>争香斗艳,高潮不断。<p>只不过,<p>皇上还是那个乾隆,<p>乾隆最爱的妃子,<p>却怎么也对不上。<p>历史上的乾隆皇帝,<p>最爱哪个妃子不好说,<p>但乾隆一生的挚爱是景泰蓝,<p>这可是毋庸置疑的。<p>景泰蓝既不是人名,<p>也不是颜色的蓝,<p>而是一种起源于古波斯的传统工艺。<p>相传在唐宋时期,<p>经由丝绸之路传入中国。<p>那时候,景泰蓝有个骚气的原名,<p>叫“铜胎掐丝珐琅”。<p>顾名思义,就是在铜胎上,用细薄的金属丝掐出图案,再用不同颜色的珐琅釉彩填充,经过反复烧制、镀金、打磨而成。<p>看起来就是每块颜色都镶了金边。<p>珐琅分两种,一种是掐丝珐琅,另一种是画珐琅,就是用笔蘸取釉料直接在金 …

广州丨一家只卖“上火”食物的日料,能在“养生之城”活下去吗?

这是城君原创的第1106个城市故事<p><b>广州是否有日料 第2话·天妇罗</b><p>著名的美食家蔡澜在书里有这样一个片段:<p><i>“你在日本住了八年,后来又常去。你认为日本料理之中,最好吃的是什么?” 有人问。</i><p><i>“天妇罗(tenppura)。”我回答地斩钉截铁。</i><p>天妇罗是什么?<p>和寿司、鳗鱼饭并称为“江户三味”,但很奇怪,天妇罗一词竟源自葡萄牙语的Tempura。16世纪,由葡萄牙传教士带到日本。几个世纪过去,它在日本人手里变成了日料的代表之一,炸出了各种花样,常见的是虾,但各种鱼、蔬菜,甚至海胆都可以被“天妇罗”,甚至在早乙女哲哉的手上,还变为了艺术品,被世人追捧。<p>天妇罗之神——早乙女哲哉,专注天妇罗之道50多年。店铺“美川 …

如何区分麻辣烫、冒菜、串串?重点全在这儿!

以色列 | 他本是祖国的骄傲,却活成了“卖国贼”。

这是城君原创的第1105个城市故事<p>音乐厅里,<p>一个交响乐团正在演出。<p>舞台左方的一个小提琴手,<p>在停奏空隙抬头,<p>刚好与对面的大提琴手四目相对。<p>两人在眼神交接时有点躲闪,<p>急忙地望回指挥家,<p>演奏继续。<p>巴勒斯坦和以色列,<p>俩国的冲突长期占据国际新闻,<p>此刻,他们的乐手竟然同台演出。<p>这一切,<p>都归功于他们面前的指挥家——<p>丹尼尔·巴伦博伊姆。<p>这位出生于阿根廷,<p>长于以色列的犹太人,<p>是一个音乐奇才。<p>拥有钢琴和指挥台的两栖生涯,<p>能做到的人确实不少,<p>但像巴伦博伊姆那样,<p>做得如此完美和彻底的,<p>全世界少有。<p>他5岁学琴,<p>18岁步入世界级钢琴家行列,<p>20岁接触指挥后,<p>仅花了13年,<p>便成为了世界一流指挥家,<p>指挥过几乎所有世界顶级乐团 …

广州 | 给《大话西游》配乐的人,周六约你见面!

<b>一点「拙见」</b><p>苦海翻起爱恨<p>在世间难逃避命运<p>相亲竟不可接近<p>或我应该相信是缘分<p>··· ···<p><b>01 从前</b><p>第一次看「大话西游之大圣娶亲」,我当时正处在一个位数存在的年纪。<p>CCTV电影频道的某个暑假下午档,外婆家里21寸的老彩电上播着的香港电影,里面演着关于西游记的故事和我以往看过的都不相同,那个孙悟空特别帅气,那个孙悟空居然会谈恋爱。<p>多年以后,偶然看过个导演刘镇伟的采访短片,他说「孙悟空那么反叛的一个角色,被一座五指山压了五百年,面对要么被压要么取经的选择,它怎么会那么听话陪唐僧取经?」所以「它肯定想出来,然后,杀了唐僧」。我便瞬间明白了,为什么他镜头里不是那个无往不胜的齐天大圣孙悟空,而是那个转世的凡 …

纽约丨9·11纪念碑上的2983个名字,背后隐藏着不寻常的意义……

这是城君原创的第1104个城市故事<p>17年前,迈克尔亲眼目睹了这场灾难,<p>但他不知道,纽约这座城市,<p>会因为他,而发生巨大的改变。<p>那年的9月11日,<p>迈克尔站在自家的屋顶,<p>看着第二架飞机越过哈德逊河,<p>一头扎进了世贸中心南塔。<p>全程目睹了“9·11”的他,<p>直到隔天的凌晨两三点都无法入眠。<p>迈克尔从小跟着外交官父亲,<p>从一座城市迁徙到另一座城市,<p>1999年第三次回到纽约,才安顿下来,<p>但心中始终认为自己是个“外来者”。<p>直到那天晚上,<p>他拿着蜡烛,走进悼念的人群中,<p>绕着华盛顿广场,走了一圈又一圈。<p>“在那个凌晨的华盛顿广场,<p>我第一次感觉到自己是一个纽约人。<p>我和这座城市、这个国家的关系改变了。<p>当时34岁的迈克尔,<p>是一位年 …

美国 | 活在监狱里的小动物,征服了最凶狠的纹身大汉。

这是城君原创的第1103个城市故事<p>提起监狱,<p>人们总会想起穷凶恶极的罪犯,<p>尤其是美国的监狱,<p>暴力事件总是层出不穷。<p>在佛罗里达州,<p>有一所门罗县监狱,<p>一直以来,<p>都是关押重刑犯的理想之地。<p>被判终身监禁的囚犯,<p>恶作剧不断,臭名昭著。<p>但是,这一切黑暗传闻,<p>却因一群鸭子,画风突变。<p>这还要从24年前说起。<p>在监狱的旁边,<p>有一条马路,繁忙无比。<p>生长在附近的鸭子,成群结队,<p>总是在来回乱跑中,<p>被车撞死,数量骤减。<p>当时,监狱里值班的狱警们,<p>不忍心看着这群小可爱丧命,<p>就在监狱里围了一片空地,<p>挖成了池塘,<p>还专门设了篱笆,<p>以防鸭子们“越狱”,<p>再次跑回到马路上寻死。<p>后来,有一家动物保护组织得知此事,<p>将一匹受伤的马儿也送到监狱里 …

巴厘岛 | 在这个静音模式的村子里,能动手就别说话。

这是城君原创的第1102个城市故事<p>在遥远的巴厘岛北部,<p>有一个奇特的村落Bengkala。<p>里面的村民,<p>可能前一秒还在骂骂咧咧,<p>突然间又嘴巴紧闭,<p>开始比起手语,<p>仿佛一秒开启静音模式。<p>这个3000人的村子里,<p>有44位听障者。<p>这是不正常的,<p>它的比例是其他地方的15倍之多。<p>因为这种现象,<p>通常只发生在万分之一的婴儿中。<p>多年来,村民们相信,<p>高失聪率源自一个诅咒:<p>两个拥有魔法的人,<p>在村子里起了争执,<p>互相诅咒对方会耳聋。<p>从那时起,<p>这里便被诅咒所笼罩。<p>实际上,这是一个基因搞的鬼。<p>至今,当地的手语普及率高达80%,<p>无论村民的听力是否正常,<p>都能无障碍沟通。<p>一旦穿过刻有村名的石牌,<p>便进入了手语的世界。<p>从村头走到村尾,<p>偶 …

顺德丨那些终身不嫁的女子,可能是顺德厨艺最高超的人。

这是城君原创的第1101个城市故事<p>“如果择日要我嫁,<p>我就去跳池塘。<p>我不会游泳,<p>必死无疑。”<p>在60多年前的广东,<p>遭遇父母逼婚,<p>年轻女子只有两条路:<p>当时,未婚女子都会梳长辫,<p>出嫁时,女性长辈要为其梳头,<p>将长发盘成髻。<p>那些追寻身心自主的女子,<p>不愿屈服“父母之命,媒妁之言”,<p>就自行把长发挽成髻,立誓终身不嫁。<p>整个过程,如办喜事一般,<p>女子梳妆打扮,宴请宾客。<p>只是,<p>自梳长发,<p>意味着独身立命。<p>20世纪初,广东顺德。<p>许多自梳女到缫丝厂打工,<p>赚钱养活自己,维持一家老小。<p>她们算是中国最早的一批工厂女工。<p>后来全球经济萧条,国际丝价下降,<p>工厂接连倒闭,女工陆续失业。<p>尝过经济独立的滋味,<p>自梳女们大多不愿走回头路。<p>于是, …

苏州 | 为了吃这一口鸡头米,我足足等了300天。

这是城君原创的第1100个城市故事<p>八月立秋甫过,<p>贪鲜的苏州人开始蠢蠢欲动,<p>冲着的,是一碗甜糯的鸡头米。<p>鸡头米,又称为芡实,<p>是一种春种秋熟的水生作物。<p>大江南北的地沼、湖泊都有种植,<p>但以苏州地产最为出名。<p>它娇贵可口,是苏州时令里的水仙子,<p>尽管名字没有半点“仙子”的柔美感。<p>苏州水八仙,又称水八鲜。<p>芡实有南北芡之分。<p>北芡皮色呈浅啡色,口感厚实,<p>常晒作干货出售。<p>相比之下,<p>南芡就不能这么“粗生粗养”,<p>得快采快煮快食。<p>鸡头米颗粒浑圆饱满,外观莹润柔香,入口香甜弹糯。<p>鸡头米四月种下,<p>八月开始收获。<p>从上市到下市,中间只卖60天。<p>一旦过了十月,<p>再有心的人也得不到这样的鲜品款待。<p>夏秋之间,<p>鸡头米摊位就是苏州的一道风 …

谁说广州无日料? 丨 第1话·居酒屋

这是城君原创的第1099个城市故事<p>-----------<p>广州有日料吗?<p>策划这个系列,初衷完全是为了满足口腹之欲。<p>曾吃遍岛国的编辑@RORO想在广州寻找曾经熟悉的口味。这些味道,有隐藏在闹市街角的北海道风雪,有隐藏在商场地下的福冈炸物……<p>饕餮食客寻味而来,两个城市的人,相遇于舌尖之上。<p>食物不仅仅是食物。我们更想试图了解,在美食之都羊城,这些远道而来的主厨,妥协了什么,又在坚持着什么。<p>-----------<p>广州,车水马龙的龙口西,一间店名「みち」(“道”)的日料店,在这里静静开了五年。<p>字小,很容易从门口过而不知。店铺全名是“道·北海道料理”,因为山本主厨来自札幌。<p>五年前,他接受中国合伙人的邀请,只 …

澳大利亚 | 猫猫那么可爱,为什么要杀它们?

这是城君原创的第1098个城市故事<p>澳洲人口总量有2400万,<p>和他们朝夕相处的,<p>大概有2000万只野猫。<p>这里的人猫比例接近1:1<p>乍一听根本就是猫奴的天堂,<p>好像每一个人随便伸手,<p>就可以开始幸福的撸猫生活。<p>谁也没想到澳洲的猫,<p>看似软萌的皮囊下,<p>却有着异常凶狠的性格。<p>身在澳洲,<p>你不仅要防范高大如人的袋鼠,<p>避开脚下巨大无比的蜘蛛,<p>别忘了澳洲野猫,<p>也是你要小心的对象。<p>如果它盯着你,<p>眼神绝对不会是善意的。<p>这些我们认知以外的猫,<p>是在1788年跟随殖民者,<p>踏上澳洲大陆的。<p>之后的200多年,<p>很久以来,<p>澳大利亚超高的物种灭绝率,<p>一直是个谜题。<p>既然生态环境没有问题,<p>人类的过度捕杀也不存在,<p>以全球的标准看,<p>这里本该是野 …

网上找不到的城市攻略,即将上线。

这是城君原创的第1097个城市故事<p>1<p>-----<p>城市是“隐形”的。<p>生活越便利,我们越不喜欢出门。每天奔波于家和公司之间,日常活动圈也基本局限在半径1公里之内。<p>一到假期,我们又绞尽脑汁,做上一份完美的攻略,带上积攒了一年的工资,走得一次比一次远,寻找那所谓的远方。<p>于是,在日常活动圈和远方之间,就有这样一大片“隐形”的城市空间,我们选择性地视而不见。这些地方,明明在我们轻而易举可到达的范围内,却成为了我们记忆里“看不见的城市”。<p>而我一直坚信,在每一座城市千篇一律的表象下,那些“看不见”的城市元素——人与人的相遇、人与城市的性感关系,才是塑造一座城市性格的关键,才是作为城市动物的美妙之处。<p>在龙导尾,我 …

德国 | 70年前的那些历史污点,至今还留在地上。

这是城君原创的第1096个城市故事<p>德国汉堡,周末早上。<p>“咚,咚咚,咚咚”。<p>一位老人单膝跪在人行道上,<p>他一手撑着地,另一手握着铁锤,<p>使劲将魔方大小的石块嵌入路面。<p>石块镶有一个黄铜片,用德文写着:<p>“这里曾经住着<p>罗莎·罗特曼兹<p>1922年出生<p>1938年被遣送至波兰兹邦申<p>被杀于奥斯维辛”。<p>比起普通路面,<p>黄铜石块多出了几页纸的高度。<p>它的名字是,绊脚石。<p>就是为了刻意绊你一下,<p>让你在一个不经意的周末早晨,<p>弯下腰去细读那些名字。<p>这一个个人,<p>都曾生活在所在的社区里,<p>却在纳粹德国时期,<p>被谋杀、驱逐,或者被逼自杀。<p>如今,在德国和欧洲的22个国家,<p>铺设有6万7千块绊脚石,<p>组成世界上规模最大的非集中式纪念碑。<p>在28年前,<p>…

喀麦隆 | 这家医院会飞。

这是城君原创的第1095个城市故事<p>空旷的庭院和红色小单车;<p>无人的街道和生锈的滑板;<p>简易游乐场和孤单的棒球棍……<p>这是一则45秒的公益广告。<p>在最后的字幕出现之前,<p>没有人猜得准它的主题。<p>画面里没有人物,<p>也没有台词。<p>直到最后两句字幕出现:<p>“If you can’t see,<p>it’s hard to play.”<p>(如果你看不见,就享受不到游戏的乐趣。)<p>这就是非洲失明儿童的日常。<p>安静、孤独又有点悲伤的画面,<p>在此刻,突然被赋予了意义。<p>这则呼吁关注非洲失明人群的广告,<p>来自一家全球性慈善组织:<p>国际奥比斯。<p>它成立于1982年,<p>这是个会飞的慈善组织,<p>因为他们有全球第一家飞机医院。<p>飞机上有必须的手术仪器、药品,<p>还能够 …

城市改名,就能改命吗?

这是城君原创的第1094个城市故事<p>城市魔方 04<p>-------------<p>网络上有个段子,说三国人物穿越到现代,<p>都得这样自我介绍:<p>“我是包头(九原)的吕布。”<p>“我是石家庄(常山)的赵云。”<p>“我是保定(幽州)的张飞。”<p>“我是临沂(琅琊)的诸葛亮。”<p>城市改名,向来是吐槽的比称赞多。但城市改名后的命运,却不是一句简单的吐槽就能下定论的事儿。<p>中国文化素来讲究“正名”,所谓名不正则言不顺,言不顺则事不成。仿佛一个好名字是自带魔力的,可以达到事半功倍的效果。<p>这不,1994年,湖南省大庸市凭借辖区内的张家界国家森林公园,举世罕见的石英砂岩峰林自然风光,更名为张家界市,大打旅游招牌,建机场 、通火车,赚了个盆 …

8月书单 | 一位用尽毕生精力,专业Diss美国城市建设的老太太。

想必每个人的小时候都有过这样的经历,父母会叮嘱你不要去到某个特定的范围玩耍,或者是放学路上要结伴而行,以免遇到危险,又或者总有那么一两条竭尽全力都要避开的小路。<p>我们会觉得这些问题都是可以通过主观行为,将可能发生的伤害值降到最低,但有一位老太太却在旁敲侧击的告诉我们,或许只需要改变客观条件,就可以将产生这些问题的源头铲除。<p>例如,在某一个街区上有种类繁多的商铺,商铺的老板们自然而然的就会成为监督者,往来的行人也是参与者,而两侧住宅面对街区的窗户,也让里面的住户自发的成为这个街区的观察者。这些人都在无形中维护了街道上的安全。在这种无形的监督下,尤其是对儿童和青少年的行为,以及外来陌生人可能造成的不确 …

兰州丨大一新生刚到校门,就哭着想退学。

这是城君原创的第1093个城市故事<p>知乎有问:<p>“上学就像去流放,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p>首赞回答:<p>“这简直是兰大学生的专属问题。”<p>眼看着又到了开学季,<p>第一批00后即将喜提大学生活。<p>到兰州大学报道的新生里,<p>有的人却高兴不起来。<p>从东部考过去的新生,<p>看到校门的那一刻,<p>有人忍不住泪洒当场:<p>太荒了!荒得超乎想象!<p>这个三面环山的地方,<p>是兰州大学榆中校区,<p>地处兰州东部的夏官营镇,<p>学生戏称为“夏大”或“村儿里”。<p>距离市区47公里,<p>是北京中关村到回龙观的两倍多。<p>村儿里人不用担心挤不进地铁,<p>因为这里压根儿就没有。<p>方圆十里,<p>KTV电影院购物中心,<p>一样都没有。<p>去逛街看电影听音乐会,<p>学生得坐1个多小时的校巴,<p>从村儿里进城。<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