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leding

7 Flips | 1 Magazine | 2 Likes | 1 Following | @leleding | Keep up with leleding on Flipboard, a place to see the stories, photos, and updates that matter to you. Flipboard creates a personalized magazine full of everything, from world news to life’s great moments. Download Flipboard for free and search for “leleding”

再见矿泉水瓶!英国3位学生发明可食用水包,引730万人围观模仿

拒绝不可降解的矿泉水瓶<p>这个“水容器”可以吃<p>本文经授权转载自艺非凡(ID:efifan)<p>专注做点东西,<p>至少对得起光阴。<p><b>可食用水包</b><p>眼看夏天就来了,<p>夏天最常见的一幅场景,<p>便是街上人手一瓶饮料或矿泉水,<p>虽然降暑解渴,<p>但喝完制造的塑料垃圾却非常不环保。<p>据统计,单单美国,<p><b>每年就要使用350亿个塑料瓶,</b><p>由此产生的塑料垃圾不言而喻。<p>更麻烦的是这样的塑料垃圾,<p>降解需要几百年不止。<p>为了环保,<p>除了减少购买饮料的次数,<p>随身携带保温瓶,<p>难道没有更好的办法吗?<p>3年前3名伦敦帝国学院的学生陷入了思考。<p>彼时这三人刚入学,<p>当他们提出要自制<p>“超环保甚至可以吃的水瓶”时,<p>不仅遭到周边同学的嘲讽,<p>几位教授也表示不太可能。<p>近百年来都没 …

你向往的大公司,正在一步一步毁掉你

该选择的是工作<p>而不是公司<p>本文经授权转载自麦子熟了(ID:maizi8090)<p>作者:黄海<p>求职时,通常会面临两种避不开的选择,即大公司还是小公司,有名气还是默默无闻?<p>其实,在漫长的职业生涯中,公司的“大”和“小”并不是核心问题,真正值钱和对你产生决定性帮助的,是能否让你傍上一技之长。<p>文 | 黄海 授权发布<p>当我还在Morgan Stanley时,经常会有一些学弟学妹问,刚毕业应该是去大金融机构,还是去一些小的Hedge Fund?<p>除开一些不靠谱的小机构之外,我都会鼓励我的学弟学妹们,如果手头有多个优质Offer的情况下,可以去追求一些Boutiques的好机会,只可惜,最终大多数都还是贪图安稳去了所 …

真正拥有 “情绪智力”的人生,简直赚翻了

Esther是一个小型团队的管理者,大家都很喜欢她。她亲切友好,彬彬有礼,又善解人意。她是解决问题的能手,习惯将挫折看作是机遇。她对工作十分投入,还能鼓励同事保持平静。有了这样一个容易相处的下属,她的上司感到很幸运,也常对Esther的高情绪智力(emotional intelligence,EI)赞赏不已。Esther自己也认为情绪智力是她的强项之一,也很欣慰自己在领导力发展过程中不必在这方面多花功夫。但奇怪的是,虽然Esther总是那么乐观,但她却开始觉得自己的事业已经停滞不前。她的表现未能达到公司的要求。她开始心想:“情绪智力也不过如此。”<p>Esther和她的上司所陷入的误区并不罕见:他们 …

为什么大多数领导都不称职,而且偏偏全是男性?

对于管理层女性明显偏少的现象,比较流行的原因有3个:<p>(1)她们没有这个能力;<p>(2)她们不感兴趣;<p>(3)即便是有兴趣、有能力,她们也无法打破玻璃屋顶,即无形的职业障碍。它基于带有偏见的陈规,阻止女性获取相关权力。<p>保守派和沙文主义者是第一个原因的拥护者;自由主义者和女权主义者则力挺第三个原因;两者之间的人群通常会认为是第二个原因。然而,会不会所有人都是在管中窥豹呢?<p>在我看来,管理层性别比例失衡的主要原因在于我们无法分辨信心和能力之间的区别。我们通常将信心满满误认为是能力的象征,因此才会认为男性比女性更适合做领导。换句话说,就领导力而言,男性相对于女性的唯一优势在于傲慢的外在表现——通常会披上魅力和 …

在前不久对《Vox》主编Ezra Klein的一次采访中,记者与作家Ta-Nehisi Coates提出,严肃的思考者和作者应当远离Twitter。<p>这并不是批评Twitter这种字数限制140字的社交媒体,更不是批评假新闻时代的社交媒体信息质量,而是号召大家远离噪音。<p>对Coates而言,要产生好创意和高质量作品,需要现代生活稀缺的东西:安静。<p>抱有这种想法的不止他一个人。作家JK罗琳、传记作者Walter Isaacson和心理学家卡尔·荣格都受过管理信息流、培养自身宁静状态的严格训练。Ray Dalio、Bill George、加利福尼亚州州长Jerry Brown和俄亥俄州国会议员Tim R …

每个人80%的压力,都源自身边的负能量人群

<b>过去10年,我们发现人类的大脑会受到情绪的感染。</b><p>情绪通过一张镜像神经元的无线网络进行传播,镜像神经元是我们大脑的一小部分,能够让我们有共情同理心,理解其他人的感受。<p>当你看到有人在打哈欠,镜像神经元就会被激活,于是你也会跟着打哈欠。坐在房间另一端的人如果有疲惫情绪,你的大脑也会作出回应。但是,能够传染的不仅仅是微笑和哈欠。我们还会像吸二手烟一样吸取其他人的消极情绪、压力和不安全感。<p>加利福尼亚大学的研究员霍华德·弗里德曼(Howard Friedman)和罗纳德·雷吉奥(Ronald Riggio)发现,如果你视野内有人感到焦虑并且表现力非常强,不论他是否说话,你都很有可能被这些负面情绪感染,而且 …

年轻的时候,做什么才不会浪费

最近去各个城市做读者见面会,见到很多年轻人,跟他们交流,无一例外地:焦虑、迷茫、没方向、一无所有、着急……<p>但,这些“月经式”问题,谁年轻的时候没痛过?<p><b>一、从学校到公司,这条路有多长</b><p>刚工作的时候,我比现在有个性多了:我老板是区域总监,在她下面的一位大区经理(我非常不喜欢的一个人)让我做一份数据表格。<p>实际上,每个大区经理都有自己的助理,但他说自己助理太辛苦,让我做。<p>结果我不服,直接发了一封邮件给他,抄送我老板,把我的岗位说明书发给那位大区经理,跟他说:在我的工作职责里面,没有一条是需要服务你的。<p>现在想想,当时老板真的挺宽容我的,因为这样一来,她会处于很尴尬的境地,那位大区经理会以为,我的行为是我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