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aves White

63 Flips | 7 Magazines | 21 Likes | 3 Following | @leaves0622 | Keep up with Leaves White on Flipboard, a place to see the stories, photos, and updates that matter to you. Flipboard creates a personalized magazine full of everything, from world news to life’s great moments. Download Flipboard for free and search for “Leaves White”

关于有机农业

一分钟看出你缺少那种维生素_健康快讯_中医资讯_亚太中医

【论文故事】我们为什么会不记得小时候的事?

本文作者:Paradoxian<p>新记忆的形成有赖于脑部新神经元的生长,然而一项最新的研究表明,新神经元的生长也会促进旧记忆的清除——新的神经元越是生长,过去的记忆就越容易被遗忘。这项发现于今天发表在《科学》杂志上。果壳网就此对此文通讯作者之一、多伦多大学医学研究所的研究人员保罗·弗兰克兰(Paul Frankland)进行了专访。<p>“(过去的研究)典型结果是,神经发生(neurogenesis)水平的降低会阻碍新记忆的形成,”谈及这项研究,弗兰克兰向果壳网介绍道,“我们关键的发现在于,记忆习得之后,神经发生水平的增加确实能够导致遗忘。”<p>“目前已经知道,成年的大脑有两个区域仍然有神经发生,海马体就是 …

中国科学家破解DNA包装过程关键结构

本文作者:Paradoxian<p>真核生物中,包含遗传信息的DNA会在组蛋白的帮助下层层折叠,最终成为染色体。但染色质的装配过程中,仍有不少细节并没有得到很好的阐述。近日,中国科学院生物物理所的研究员们借助先进的冷冻电镜和染色体体外重建技术,率先以11Å(1Å=0.1nm)的高分辨率获得了染色质装配过程中的一个重要结构——30nm染色质的高清晰三维结构。《科学》杂志在4月25日刊登了这一激动人心的成果[1]。<p>在多年钻研冷冻电镜技术的朱平研究员和长期研究30nm染色质表观遗传调控的李国红研究员协力带领下,生物物理所的研究者最终揭开了它三维结构的神秘面纱,一扫困扰生物学家30余年的阴云。在研究者“看” …

【一周新闻速览】手机一秒钟变显微镜!

【论文故事】穷人家的孩子端粒短?

回顾:X椒,辣么的爱你到底为什么

主嘉宾:史军(科学松鼠会成员、果壳阅读策划人、《植物学家的锅略大于银河系》作者)<p>嘉 宾:顾有容,Ent<p>主持人:庄小哥<p>主 办:科学松鼠会 果壳阅读<p>时 间:2014年3月22日(周六)下午14:00—16:00<p>地 点:中国科学计算机研究所(北京海淀区中关村科学院南路6号)<p>“辣椒,花椒,胡椒”,这些让人又辣又爱的食物,不仅出现在我们的饭碗里,也常出没在人们的话语间。<p>春光大好的周六下午,谈谈这样美好的话题,主持人庄小哥是位江西妹子,上来就谈起自己的嗜辣经历,从小在学校以【吃辣王】的美名远洋,还有同学专门拿来特级辣椒来挑战,众人纷纷败下阵来,只有小哥从头吃到尾,津津有味。即使是被逼着喂中药的情况下,依然 …

转基因杨树:打造更易处理的生物能源

本文作者:昀皓<p>在过去的一个世纪,人类对化石燃料的开发和利用极大地推动了社会的发展。但由于面临能源需求持续增长、原油价格不断上涨以及化石燃料的使用导致的全球温室效应等重大问题,开发可再生、可持续的生物能源迫在眉睫。<p>在遇到能源危机和提出生物能源利用的概念以前,人类使用植物纤维素已有上万年的历史了,我们使用它制作衣物、制造纸张和饲养牲畜。现在,科学家再次将目光聚集在纤维素上——这种自然界中含量最多的多糖有望为解决能源问题贡献力量。日前,一项由威斯康星大学麦迪逊分校生物化学系教授约翰·拉尔夫(John Ralph)负责的研究,在利用转基因技术改造原料植物,使之更易于投入生产方面有了重大突破。研究论文4 …

痘痘细菌:一边折磨人,一边恋上葡萄藤?

练出来的才是最强大脑

三问“有机食品”

“杀不死”的水熊虫是何方神圣?

本文作者:Ent<p>(文/Matt Simon)1933年,<p>纽约一家地下酒吧的主人和他的三个小伙伴决心踏上一条毫无新意的犯罪之路:为酒吧里最大的酒鬼麦克·马罗伊( Mike Malloy)买三份人寿保险,然后干掉他。<p>首先,他们给他灌了分量惊人的白酒,发现光靠酒精不管用,所以开始下毒。麦克毫不介意。接下来是腐烂沙丁鱼、玻璃碴和金属屑三明治。据说麦克很喜欢这一组合。然后他们把麦克丢进雪堆里、在他身上浇冷水。麦克岿然不动。然后他们开一辆出租车碾了过去,只是弄断了他的胳膊。最后他们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成功了——让麦克喝得烂醉如泥,拿一根管子通到他的喉咙里,灌了他一肚子煤气。<p>恐怕没几个人能比“瓷实麦克”更结 …

宇宙背景微光中寻获引力波印迹!

原来智能手表可以更美的

我们吐槽智能手表丑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目前市面上的智能手表无论是造型还是质感上比当年小学生戴的电子表好不了太多。当智能手表的外观还达不到目前手表的基本水平的时候,智能手表就很难在大众圈子里流行起来。<p>曾经就有网友在《智能手表为什么都这么丑》的文章里评论:<p>“为什么智能手表都这么丑?——朋友在旁边说,没有人问‘为什么手表都这么丑’。手表的美,在于它传递出人类最高工艺水准的机械构造及质感,‘智能’为手表增加了不必要的累赘和干扰。”<p>所以,让智能手表回归手表形态这项基本的要求在一帮工程师思维的厂商里仍显得如此之难,是时候让设计师来拯救这一切了。<p>Gábor Balogh 是来自匈牙利的自由设计师,和我们许多 …

潜入深渊,寻求救命新药

业界告急:磁铁快要不够用了!

骨质疏松:青年埋祸,老年遭殃

本文作者:游识猷<p><b>在你读完这句话的三秒内,世上又多了一个因骨质疏松而骨折的人。</b><p>骨折疏松是种不受欢迎的流行,它来时静默,后果却令人惊心。若把所有壮年人的骨密度分布概率绘成一张图,68%的壮年人骨密度会落在平均值附近的一个范围内,这个范围就是“正负一个标准差”。检查骨密度时的T值,其单位就是“标准差”。当你的骨密度T值低于-1,代表86%的壮年人骨密度比你高,你已属于“低骨密度人群”。当T值低于-2.5,代表98%的壮年人人骨密度比你高,“骨质疏松”这个名号你已当之无愧,而你的骨质比起自己最高峰时,已至少减少了25%。<p>随着年龄的增加,人体骨骼内的钙质流失,骨质疏松也会导致人体骨骼形态也会发生变化。<p>骨 …

智能照亮生活:飞利浦 hue 智能照明评测

Google 以 32 亿美元巨额收购 Nest,有人开始用手机掌控家具和门锁,智能家居这个概念离我们渐近。谈起这个话题,可能我们优先想到像智能冰箱、微波炉、电视这样的大件货。有没有想过将智能武装到牙齿,例如在一颗灯泡上?<p>今天爱范儿评测的飞利浦 hue,就是去年在欧美的一款明星级智能照明系统。不过在使用前我在疑惑,一款能远程控制的变色灯,有多智能?而答案,我们一同往下发掘。<p>包装 & 内容<p>当将 hue 拿在手上时会给人眼前一亮的感觉,仿佛飞利浦一向给人传统的形象也随之烟消云散:谁说 “灯泡” 不能包装得逼格满满?hue 绝对是一款潮货。包装的趣点在盒子右侧的圆滚轮上。拨动滚轮,中央灯泡的颜色是会 …

最新细胞打印技术使细胞存活率接近100%

有机薄膜晶体管稳定性新模型诞生,助力柔性电子产品开发

众筹获得15.8万加元,积木电脑控件Palette革新被键盘和鼠标霸占的人机交互时代

万物通灵:植物互联网

为什么珠链能“反重力”?

科学家利用强压造出了可以按需培养的干细胞

一般来说,在实验室里制造干细胞是一个很复杂的过程,而且要是没有外来 DNA 帮助的话,往往很难达到理想的效果。不过从今往后,这种情况可能会得到改善。来自美国布莱根妇女医院(Brigham and Women's Hospital)和日本理化学研究所(RIKEN)的科学家们日前研究出了一项新的技术。他们将成熟细胞置于强压环境之中(比如说缺氧),凡是能挺过这一关的细胞之后都会变成类似胚胎干细胞那样的设备。之后研究者只要在合适的环境中对其进行培养,就能造出自己需要的东西了。不过目前距离人体实验还有一段时日,如果顺利的话,为每个病人提供专属的干细胞疗法也不是没有可能啊。<p>经由:Engadget、Phys …

Mark One 是一台拿碳素纤维当材料的 3D 打印机,售价 5,000 美元(视频)

3D 打印机市场如今十分热闹,三天两头就有新产品问世。那既然如此,就更要求厂商拿出些特别的卖点,这样才能让自己的东西更容易被人记住。而 Gregory Mark 最新打造的 Mark One 就具备了这样的条件,它采用了碳素纤维作为打印材料,做出的物体强度远比塑料、橡胶等来得更高(更别提巧克力了...)。<p>在 Mark 看来,Mark One 适合打印类似工具、替换零件或是家用固定设备这样的东西,当然,你想用它来做玩具也是没什么问题的。不过相对来说,碳素纤维并没有那么容易入手,所以 Mark One 同时也支持玻璃纤维、尼龙和聚乳酸打印。发售信息方面,从三月开始 Mark One 就会开放预售, …

模拟鸟类停栖机制的四轴飞行器

当我们谈“互联网思维”时,我们在谈些什么?

你有多想做,你的自制力就有多强!

对于人的眼睛,Google 孜孜以求

检测血糖一直是痛苦的事情,要看着那个小针扎破自己的手,然后将血放在血糖仪上测量。其实,扎那一下未必有多痛苦,但在扎之前所承受的心理挣扎,才是让人痛苦的。结果是,医生很难收集糖尿病病人的血糖记录。<p>其实,科学家们早已开发出其它方法来测量血糖,不必让人那么痛苦,其中一个方法就是通过人的眼泪来检测。但这也存在困难,人的眼泪可能比人血更难采集。最近,Google 打算解决测量血糖难的问题。<p>在官方博客上,Google 公布了一个新设想,他们打算结合微型化的无线新品以及血糖监测传感器,制造出智能隐形眼镜。由于隐形眼镜佩戴时贴着人类的眼球,因此通过隐形眼镜来检测眼泪里的血糖数值不是离谱的想法。<p>而通过这种方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