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万个我错了

13 Added | 2 Magazines | 13 Likes | 2 Following | @l2uovnb | Keep up with 十万个我错了 on Flipboard, a place to see the stories, photos, and updates that matter to you. Flipboard creates a personalized magazine full of everything, from world news to life’s great moments. Download Flipboard for free and search for “十万个我错了”

Alcest - 把现实带入仙境

Alcest 来自法国,成立于 2000 年,由乐队主脑、主唱兼吉他手 Neige 和鼓手 Winterhalter 组成。他们的音乐集诗意与黑暗为一体, 常常被贴上 black metal、shoegaze 或 Blackgaze(自赏黑)的标签,更被视为这些领域的翘楚。媒体甚至创造了一个独特的词 …

一夫一妻制也许不是唯一的真爱之路

利维坦按:以进化的角度而言,“广撒网多捞鱼”的求偶行为特征对于优良基因的传承有着极为重要的价值。其实仔细想想,对于异性的欲望并不会因为你跟另一个异性“在一起”而彻底消失——这是大部分人不想承认的,但却是大部分人都面临的难题——有时候并不是不想探头出红墙,而是怯于制度和观念所带来的威慑。<p>有些人铤而走险,只为软玉温香抱满怀。而本文提出了一个更为出彩的建议——多角性爱,你可以在主要伴侣的支持下博爱世人,前提是你必须支持伴侣也这么做。<p>在可以登陆月球、马上要上火星的现在,我们却还没搞懂到底什么是男女之情。<p>文/Drake Baer<p>译/杨睿<p>校对/石炜<p>原文/www.nymag.com/scienceofus/ …

集体虚假记忆:曼德拉效应的背后是什么?

利维坦按:我们人类的记忆并不十分可靠,这可以说是一个被大家普遍接受的事实。虚假与错误的记忆时常发生我们的日常生活中。我们记忆到底有多不可靠?在错误记忆形成时,大脑究竟发生了什么?<p>早在四年前,麻省理工学院理化学研究所—个神经回路遗传研究中心就已经成功地在小鼠身上制造了虚假记忆,虽然人不是小鼠,但从进化角度来说,哺乳类动物基本的记忆形成机制在远古时期便已成型,记忆都是在海马体中一个叫“齿状回”的区域形成的。<p>不过,抛开多宇宙什么的解释不谈,这种虚假记忆看似无害,但万一拥有这种记忆的人出庭作证,导致无辜者入狱可怎么办……<p>文/Caitlin Aamodt<p>译/礼物<p>校对/石炜<p>原文/aeon.co/ideas …

反同理心(共情)

利维坦按:所谓人类的“团结”,其实按照理查德·罗蒂的观点就是区分“<b>我们</b>”和“<b>他们</b>”——谁是“我们”?一个家庭?一个利益团体?还是同一种族?并不存在所谓大一统的人类团结,或者说,我们永远会对“他们”存在偏见,但关键问题是,你会对<b>谁</b>感同身受?会对<b>多少人</b>感同身受?<p>太多的人小时候接受“仇恨教育”洗脑,简单说也是区分“他们”(敌人),树立刻骨仇恨的世界观(比如盲目仇日)。这就如同文中所言的那样,“当有人教唆你去攻击异国人或是试图引起战争的时候,他们会给你讲一个非常悲伤的故事,故事中那些像你一样可怜的人们因为某种方式受到了伤害”,这也正是政治上常用的伎俩,其原因就在于当局者利用了人们的同理心。<p>当然,同情和 …

友好者生存:进化论的非暴力版本

利维坦按:“适者生存”(survival of the fittest)实际上是社会达尔文主义者赫伯特·斯宾塞提出来的,在达尔文《物种起源》中将其称为自然选择(既最适者生存)。对于进化论乃至之后的新达尔文主义的争议一直就没有断过,有来自生物复杂性的质疑,也有来自观察和证据的质疑,还有对进化随机性的质疑……虽然老师会经常提到进化论,但作为科学依据,却很少被写进教科书中。<p>看过《物种起源》的都知道,达尔文的确解释不了很多问题,他自己也说过,“如果有人能证明所有存在的器官不是由无数的、渐进的、微小的变化而来,我的理论就彻底崩溃了。”理论有漏洞实属正常,正是基于对漏洞的质疑,才会形成有益的补充——比如今 …

帐号已迁移

该公众号已迁移<p>该公众号已迁移至新的帐号,原帐号已回收。<br>若需访问原文章链接,请点击下方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