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an Chan

9 Added | 1 Magazine | 2 Likes | @joanchan562 | Keep up with Joan Chan on Flipboard, a place to see the stories, photos, and updates that matter to you. Flipboard creates a personalized magazine full of everything, from world news to life’s great moments. Download Flipboard for free and search for “Joan Chan”

《老鷹想飛》:鷹版的《看見台灣》,從老鷹的角度目睹台灣荒謬的土地和環境問題

《老鷹想飛》(Fly, Kite Fly)值不值得看?非常值得看。<p>雖然我是研究鳥類遺傳和基因體的,但我沒有任何鳥類學田野經驗,這部電影值得大推,不是出自我的專業考量。<p>歷經了23年,《老鷹想飛》 沒有全都是高畫質畫面,有不少樸素的畫面。師大生科的林思民老師在臉書的貼文說道:「 這部電影,不只記錄了沈振中老師的23年,不只記錄了梁皆得導演的23年,也見證了每一個五年級、六年級賞鷹人共同經歷的23年。」<p>如果《看見台灣》是從人的角度來看見台灣的國土和環境問題,《老鷹想飛》就是鷹版的《看見台灣》,從老鷹的角度看到台灣嚴重、荒謬的土地和環境問題。<p>《老鷹想飛》由國內資深生態攝影大師梁皆得執導,著名生態藝術家 …

對自己的聽力很有自信嗎?幾個小實驗讓你不再相信自己的耳朵!

編按:<p>第一個實驗是關於視覺影響聽覺的實驗,首先我們先聽一個男子重複念一個單字,「BAR、BAR、BAR」,接著換個影片再聽這個男子念一個單字,咦?好像變成「FAR、FAR、FAR」,奇妙的是這兩個影片的聲音是一樣的唷!(大家可以回放看看)<p>是不是覺得很神奇呢!其實這是因為視覺影響了我們聽覺,兩個影片的男子發音時的嘴型不一樣,導致我們的聽覺產生了錯覺,而這個現象就稱為麥格克效應。<p>第二個實驗是聽覺影響視覺的例子,首先看著一張圖,它會閃過一個圓圈,同時有聲音會配合出現:「嗶、嗶」,大部分人都會覺得這個圓圈閃了兩次,但實際上只有一次。這是因為我們聽到了兩聲嗶嗶聲,所以視覺上產生了錯覺。<p>第三個實驗可以找朋 …

日本新安保學運與台灣太陽花,原來有著這些社會共通性

文:田畠真弓 [1](東華大學社會學系)<p>前言<p>1950年代到1960年代末期,日本的學生運動以反對與美國政府間的安保條約為主要訴求蓬勃發展。但之後左翼激進派學運團體的抬頭,他們的運動目標轉移到反對美國帝國主義與社會主義革命的達成,開始往組織封閉性與激進暴力革命的方向走,以減弱群眾動員的力量。將近45年,學生運動似乎無法扮演推動日本社會改革的角色,已失去它的影響力。<p>但到了今年,反新安保鬥爭激起很大爭論,日本學運有風雲再起的跡象[2]。2013年12月6日日本國會通過以保護與國家外交及安全保障有關的機密情報為主要目的之《特定秘密保護法》[3],學生於是成立學運團體「SEALDs」,由日本國內學者民眾 …

立委在「黨團協商」喬甚麼?為何被批為「密室協商」?帶你一次搞懂「黨團協商」爭議

文:劉珞亦<p><i>「時代力量天天在罵我什麼王柯體制、密室協商、垃圾立委,整天比國民黨還國民黨。」—柯建銘</i><p><i>「所有各黨團代表人、助理來參加,立法委員可以自由的參與、協商。行政單位的幕僚也都可以來接受諮詢參與,所有協商也都會有會議紀錄、錄音。…所以,所謂密室協商是一種誤傳。」-王金平</i><p>王金平和柯建銘分別為立法院藍綠的龍頭,經常進行黨團協商,因此被人批評「喬王、喬柯」,但到底黨團協商在喬甚麼?而為什麼又有這麼多人批評黨團協商淪為「密室協商」?<p>首先,到底何謂朝野黨團協商?<p>黨團協商是指當不同黨派立法委員對於法案缺乏共識時,由立法院長主持且各黨團派出兩位黨代表來進行協商,在一個月內直接討論及修改原先缺乏共識的法案,由 …

【影迷私房貨】高雄電影節與酷兒影展佳片:《牆破青春》、《烈陽摯愛》、《他好嗎?》、《回家》、《16公里長的夜》

高雄電影節與酷兒影展2015年10月23日同時起跑。兩造好片甚多,我姑且先看到啥就寫啥。先看了高雄電影節的3部劇情長片。德國語文造詣不錯的朋友說,德文本身沒有R的音,只好借用法語的R音。怪不得2015年台灣國際女性影展有部德語電影裡的人名遇到R就往「哈」、「黑」、「何」、「侯」、「胡」去音譯。我比照 …

在這需要新聞卻不該上新聞網站的時代,我取得新知的6種方法

文:Joe<p>在這個媒體崩壞,資訊來源越發不可靠的時代,我們到底該從甚麼途徑取得新知呢? 我思考這問題其實已經好多年了。 不敢說自己找到最終答案,但以下是我自己平時的做法。<p>在此也補充一下,這是我談資訊吸收的第三篇。 第一篇是探討媒體為何變成現在這樣:從局來看:媒體為何沒下限?明明人人大罵,為何不見改進? 第二篇則是探討網路新媒體有讓事情變得比較好嗎:從局來看:網路媒體是知識份子的救贖嗎?<p>我在前面兩篇談了我對媒體的現在以及將來走勢的悲劇推估,也談了所謂網路新媒體在現有商業模式下,對讀者的傷害可能大於價值。但我們還是需要新知、也還是需要新聞,可到底該怎麼取得呢?<p>我自己的原則是這幾點,分享給大家參考:<p>1 …

【放映開課】泰倫馬力克,及其未竟的哲學之路與影像詩(II):對海德格哲學的反思

​(續前文)​也許生命的無常在泰倫馬力克年輕時猛烈衝擊了他的人生,以致於天意難測的想法一直根植於他的心中——甚至《永生樹》中父親一角原本的卡司希斯萊傑(Heath Ledger)也在開拍之前過世,而泰倫另一個弟弟Chris也在《永生樹》後製剪接時因久病厭世而自殺。或許這樣的磨難也造就他對聖經〈約伯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