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宿

@jiesu2017 | 最美民宿分享平台

包下一整个村庄,他说想要办一场稻田音乐会,就连裸心谷的设计师也忍不住出手了

——哇,你看那棵树,怎么长的像孔雀开屏?<p>——那你觉得这棵树应该叫什么?<p>——村上春树啊~<p><b>文末有秒杀福利</b><p>滚妹,你沿着富春江最美S210省道一路往南,过隧道,直到看见村口一棵如孔雀开屏的树,就到我们这了。<p>来之前,店长「很好心」地告知我路线。<p>但如此抽象的指路,对于路痴的我似乎是没用的,只默默记下了<b>「最美的路」</b>和<b>「门口的树」</b>。<p>一路上的富春江景色<p>果然店长没有骗我,一路上的美景,美得简直不像话!<p>窗外的富春江薄雾缥缈,一个半小时的车程,正好看完一幅流动的富春山居图。<p>位于金华浦江和杭州的分解边,过了隧道就到<p>过完富春江,车子钻进隧道,几百米的黑暗,像是电影中场休息的缓冲。<p>明明隧道这一头还是温柔缓缓的富春山居图,出 …

蓝宝书+红头文件,难怪这里的民宿一年营收超50亿

<b>2018年5月30日,浙江省旅游局发布了《浙江民宿蓝皮书》。</b><p><b>2018年6月12日,浙江省旅游局发布了《关于在旅游系统大力推进民宿产业发展的指导意见》。</b>嗯,就是一部红头文件。<p>自2017年10月11日浙江省开始实施《民宿基本要求与评价》(明确了民宿地方行业标准)之后,最近推出的蓝皮书和红头文件,是权威站台的民宿官方报告,也是基于大数据分析,给这个行业的温柔提示。<p>莫干山颐园<p><b>我知道你想问——</b><p><b>蓝皮书到底讲了啥?</b><p>七个章节,洋洋洒洒几万字,大量数据图表,《浙江民宿蓝皮书》讲述了<b>浙江民宿的发展概况、市场供需分析、发展的重点话题、发展趋势与展望,政策、法规与标准,2017年度重要事件等内容。</b><p>帮你总结了一下,主旨 …

重启人生的钥匙,三个雅痞大叔用一栋山里长出来的房子找到了

「老潘书记家怎么走?」<p>去余来的路上迷路了,一直开到山顶才得了村民指点,以老潘书记家为坐标掉头下山寻去。有意思的是,不管是年迈的婆婆还是戴着红领巾的孩子都晓得去处。<p>这是旅行中常有的意外,也因此把山上上下下看了仔细。<p>房子都不密,分散在山的各处。近的在路边上,主人家洒了把粮食在喂鸡;远的隐在林子里,影影绰绰。盘山路的转弯处视线好,<b>山峦有好看的弧线一层叠一层延伸到悠远的天边。</b><p><b>我以为这样的山景已经是无敌了,直到站在余来的窗前。</b><p>绿是铺面而来的,沙沙沙沙风摇着它,屋里的琴声得遇知音,两者越发欢快得旁若无人合奏起来。<p>云是棉花团,跟我一样懒,不怎么动弹,难怪那么胖;天是治愈的浅蓝,把远山也染成一样的颜色;太阳很 …

领跑40年,台湾民宿稳赢的秘密

赌球靠运气,这几天的经历让日渐贫穷的滚妹再次深刻了解了这个道理。<p><b>与其把时间精力用在渺茫的事情上,不如,我们学点真实有用的。</b><p>每个去过台湾的人,念念不忘的,不是日月潭不是阿里山,而是民宿。<p><b>台湾民宿的保鲜功力,似乎比时下女星还要厉害,40年来稳居东南亚文创旅游榜首——到底,它们赢在哪里?</b><p>【太长不看版】<p><b>~台湾游学</b><b>报名啦~</b><p><b>莫干山民宿学院 x 尚村学院</b><p><b>杭州市民宿行业协会</b><p><b>时间</b><p>7月22-28日<p>台北-新竹-苗栗-南投<p><b>田园社区营造+乡村全域旅游</b><p><b>解密台湾乡村商业活力</b><p><b>专业在地导师</b><p><b>实际案例分享</b><p><b>7</b><b>天6夜</b><p><b>聆听演讲、主题授课、深度参访</b><p><b>在地体验、分享交流、围炉夜话</b><p><b>了解台湾民宿在文化创意、生活美学、养老产业、</b><p><b>休闲农业、特色民宿上</b> …

把废弃山谷变童话仙境,迷得30国游客排队来度假,被100W网友围观五年,这对神仙眷侣究竟做了什么

五号山谷,是太阳升起的地方数过来的第五个山谷。<p>两公里的崎岖山路屏蔽了外界的喧嚣,它就这样成了一个独立的桃花源。<p>小时候的暑假,可以一天20个小时野在山林里。<p>拿一根细细的竹竿,做个简易的网,追着满蜻蜓、蝴蝶满山谷狂奔;<p>累了就靠在溪边喘会气,捧一口泉水往脸上泼,瞬间又充满了电……<p>张家界的野生猕猴<p>一别数十年,等我再次回到张家界的老家,才发现曾经的时光已经被高大的绿树,无尽的藤蔓所覆盖; 破败的老屋在凶猛的藤蔓野草面前,竟然显得有点可怜。<p>除了偶尔有几只大黄狗在田野里撒欢,以及几家老人屋顶上的炊烟,这似乎就是个废弃的村庄。<p><b>原来等人走了,大自然会重新把一切都变回原来的样子。</b><p>把当地特有的吊脚木楼悬在半山间,藏 …

雪山下,百年前的「瓦猫」重现江湖

世界杯的火热程度,刷刷朋友圈就知道了~<p>一向对足球不感兴趣,听了两牙之战,滚妹心里也是痒痒的。<p>「不畏挑战,天生要强。」<p>昨天,阿根廷与冰岛一役,踢平了。感觉梅西,运气差了那么一点。不过好强的人,都不怕挑战,比如池静。<p>这个小村子,在国外比国内还要出名。<p>全因一位外国人——洛克,从1922年开始,他在丽江待了27年,期间,为《美国国家地理》写过大量关于丽江的文章。<p>洛克说,「宁愿死在丽江,也不愿在病房里待着。」<p>很多人不知道的是,<b>洛克在丽江大部分的时间,其实是待在玉湖村</b>。<p>08年,结束奥组委的工作后,我第一次来丽江。<p>作为北方人,对江南的山山水水毫无抵抗力。<p>没错,我也喜欢上了丽江,尤其是玉湖村。<p><b>玉湖村,和大研古</b> …

乡村脱贫需要几步?学会这招就行

群山连绵,绿树茂密,山间流水淙淙,小溪里躺着好看的小石子,此情此景,你一定会想到江南。<p><b>想不到的是,山的那一边就是黄土高原。</b><p>秦汉咽喉,中国栈道之乡,「明修栈道暗度陈仓」典故发生之地;<p>森林覆盖率86%,绿色宝库,天然药库,天然牧草场2312.32公顷;<p>被私藏的天府之国,留侯张良归隐的地方……<p>说的都是这里——陕西<b>留坝</b>。<p>与江南不同的是,这里处于经济几乎辐射不到的区域,甚至游人也少来,当地人,过着生态但原始的生活。<p><b>好好的风水宝地,险成了一座孤岛。</b><p>故事听来有点耳熟——<p>多年前,松阳西坑村也如此般,2015年8月后,变成另一番模样:<p>云来了,躺在露台上发呆,钻进浴缸里快活;人也来了,大老远跑来,排队进村,就为看 …

两人一车一狗,用脚步在中国画下一颗心,有种爱情叫赖敏和丁一舟

滚妹写过很多在路上的故事:在路上相遇、相识、相爱,然后,王子与公主幸福地生活在风景里再盖一个房子……<p>当丁一舟遇到赖敏的时候,她身患绝症,而他身无长物。<p>「与其躺在病床上等死,倒不如走出去看看世界。」赖敏的话触动了从小暗恋她的丁一舟。<p>——「然后呢?」<p>然后丁一舟骑着单车,拉着轮椅上的赖敏,带上赖敏的大狗阿宝,两人、一车、一狗,开启了史上最倔强的穷游神州之旅。<p>——「是童话吗?!」<p>不,真人真事。<p><b>假如没有遇见你</b><p><b>我将会是在哪里?</b><p>2015年1月3日,新年刚过没两天,丁一舟就带着大狗阿宝,推着单车,拉着轮椅上的赖敏,背着50多斤重的行李,出发了。<p>除了换洗的衣物外,背包里还装着还有丁一舟的谋生(理发)工具。<p>网络上 …

爱上大6岁的姑娘,他把牛棚变成300㎡的别墅——然后呢?

4月初,沙溪素朴家的小猴和马哥发了条朋友圈,他们要开始长途旅行,想找人帮忙照看猫狗和店铺。<p>6月初,我去联系他们,哪想他们还在西藏。<p>「什么时候回家?」<p>「没有定时间。」对面小猴发来一个捂脸的表情。<p><b>我爱极了他们的潇洒。</b><p>马哥是小猴的媳妇,两个人养一只叫阿呆的狗和一条叫阿毛的猫,在沙溪开一家杂货铺,自己做手工,随心情卖着自己喜欢的东西。<p>每年闲时就出门,花几个月在路上,归来时可能带着从印度淘的很重的鼓,从伊朗带的水烟壶,从摩洛哥背回的地毯……用在家里或者放经营的杂货铺里卖。<p>他们的家也是一间不完全对外的民宿,只有一楼2间客房。<p><b>小猴开玩笑说是最炫民俗风。</b><p>建筑是白族的,一米厚的夯土墙凿开窗户就是最美的画,作画的 …

日本民宿变天了,买下京都一条街的薛蛮子后悔了吗?

2015年,国会提出「民宿立法」提案。<p>2016年,全面解禁民宿业的新草案颁布。<p>2017年,正式出台「住宅宿泊事业法」。<p>2018年3月15日,开启民宿许可申请。<p>2018年6月15日,法律正式实施。<p>历时三年,再过5个小时,6月15日,《日本民宿新法》就要正式施行了。<p>此时此刻,我不由想起那个在京都画了一个圈的长者……<p>2017年11月,薛蛮子高调宣布在日本买下一条街:<b>「坚决不做国内市场。」</b>并表示将在京都拿下120幢町屋。随后,他带着「蛮子民宿」在某平台上线募资,对外宣称一秒抢光400万。<p>薛蛮子给出了极高的承诺投资回报:<b>10个房间,按60%以上的入住率计算,在扣除各项费用后,年平均回报在10-13%。此</b> …

3-81岁,在这个海岛上都玩疯了

这个海岛,滚妹去过,还出过一档【滚妹玩给你看】栏目。<p>不过,遇见吴竹后,滚妹觉得,不行,得重新再玩一次~<p><b>—— 冲浪和潜水爱好者的天堂 ——</b><p>后海防洪堤<p>要说,三亚冲浪和潜水爱好者的天堂究竟在哪?<p>吴竹他们绝对有发言权。<p>中国首批ISA(国际冲浪协会)认证的国际冲浪教练,中国第一位职业冲浪运动员……一个个的相当专业~<p>后海村的冲浪文化<p>山海之间隐秘着一个宁静小渔村——后海村,又名滕海村。<p>正好在亚龙湾、海棠湾之间的半岛上,这里没什么建筑物,海面显得更加湛蓝~<p>也就成了冲浪和潜水爱好者的天堂!<p>滚妹内心忐忑,冲浪是不是有点危险?<p>冲浪是安全系数最高的极限运动,在保证冲浪装备可靠的前提下,运动损伤几乎为零。<p>听着吴竹一本正 …

是什么让民宿停业?

<i>来源:好奇心日报</i><p><i>作者:蒋亦凡</i><p>那些卖掉房子,逃离北上广,在大理洱海边开一间“面朝大海,春暖花开”客栈的人,可能不会开启全新人生旅程了——他们需要面对一个意外而苦涩的变化。<p>5 月 30 日,大理市政府宣布:将在洱海周边实施“湖滨缓冲带生态修复与湿地建设工程”,<b>洱海西部临湖 15 米内全拆,用于恢复湖滨带,数百家客栈和上千户居民将被迫搬迁,成为“生态移民”。</b><p><b>“我现在觉得他们就是不喜欢民宿。”</b>刘开源说,他认为大理政府对民宿/客栈行业的态度已经转变。<p>他曾是北京的一名 IT 工程师,2012 年,为了“过一种完全不同的生活,不再做机器里的一个齿轮”,他和妻子决定离开北京,在比较了丽江和大理之后选择了后者, …

从南京下马坊地铁口出来,走不过600米,就到了山·囿里。<p>没有比这600米更奇妙的路了吧,它是时光隧道吗?<p><b>一头是热气腾腾的市井,一头是安宁无人的山居。</b><p>山居里,苔藓和蒺藜自顾自绿得好看,蚂蚁爬上老槐树,植物和蔬菜在后园长出嫩芽,三两人在院里都不说话,只顾喝茶。<p><b>书里说仓山居士袁枚的「随园」也是这样的</b>,园中生长粮食、蔬菜、瓜果、树木,隐居自然又没有远离城市。<p>与主人陈春的初遇,她正摆弄着青梅,准备酿酒。<p>她有温柔的知性才气,洋溢着一种平淡生活的喜乐,好似没有什么不令她欢喜的。<p>想象中,她便应当是这样的。<p>只需看一眼她打理的菜园子,<b>那些薄荷和紫苏就会告诉来人,这里生活着怎样的人。</b><p>陈春给每间客房取草药的名字:青黛 …

有多少人,想拥有一栋别墅?(滚妹先举个爪~<p>一直以为,拥有一栋别墅,该是一件多么幸福的事儿~<p>直到遇见朱中哗,才知道,原来很多人买了别墅后,反而成了烦恼!<p>花好几千万买的别墅,全给保姆住了。<p>还得再花钱养护……<p>中国的别墅至少有50%-60%处于空置状态!<p>这个情况,我再清楚不过了 。<p>我是朱中哗,住墅中国的创始人。<p>2000年的时候,我刚毕业,在北京上的学,自然就想留在北京,留在这座梦想之都。<p>那时候的北京,充满机会,房价也只有6000多。十几年后再来回看,梦想却不禁变成了一种梦幻。<p>我的第一份工作就是住宅型房产,很多人都说我是处女座,事事追求完美。很快,自己成了优秀的销售团队管理者。<p>8年的时间,经济基础终于稳 …

这是莫干山第一家民宿,连设计都没有就敢开张?

陈俊朗被儿子的同学吓呆了。几碗面吞下去,孩子脸色苍白。<p>他直觉,“完蛋了,吃坏肚子了。”<p>没想到,那个吐到泛出眼泪的孩子,抬起头望着他,脸上全是笑容。<b>“陈爸,我从来没有吃过这么多东西。”</b><p>活了这么一把年纪,陈爸头回意识到世上真有吃不饱饭的小孩。混过黑道的陈俊朗,儿子的父亲陈俊朗,在那个瞬间,成了“陈爸”。<p>一个浪子,因为一个孩子金盆洗手,看似一个圆满结局,其实,这仅仅是个开始。<p>这个曾经的黑帮青年,为了2000个受原生家庭忽视的“黑孩子”造书屋,从此一发不可收拾。<p>“带着500万存款回台东,7、8年下来,户头只剩下47块。”<p>那个吃到吐的小朋友,成了孩子书屋的首批入驻者之一。<p>每天放学,大帮的孩子结伴来到台东 …

这是莫干山第一家民宿,连设计都没有就敢开张?

高考结束了,有人将考上心仪的大学,有人失意落榜,但谁也不知道未来会有多少变数。<p>甚至,我们无法预知下一秒会发生什么。<p>就像台湾的张哥,前一秒还在海的那边练习打靶,后一秒,却娶了海对岸的那位姑娘。<p>更不会想到,从小就被教育「君子远庖厨」的他,有一天,会戴上围裙,在厨房里为家人做饭,成了全职奶爸......<p><b>「太美了!接了你的单子来这里转一圈值了。」</b><p><b>「不加收你车费了!」</b><p><b>「这里是神仙住的地方吧!」</b><p>司机师傅发出了一连串的赞美,滚妹捂着钱包瑟瑟发抖,又为老板节省了开支(感人~<p>从杭州出发,驱车两小时,相见茶舍就到了。<p>暗中窥探的猫咪,摄影@Joe乔<p>对面的阿姨正剥着豆子,见有人来,笑脸相迎。<p>屋顶的猫咪,伸了一个大弧度 …

说实话,刚下车,我是不高兴的!<p><b>导航明明显示到了啊!</b><p>但是方圆百里,视线所及之处,哪里像有家民宿的样子哦!直到小哥哥打着遮阳伞在呼唤我们——哦,原来还有个小坡。<p>沿着百来米的坡往上走,左手是溪流,几尾小鱼躲避着我的眼神,慌慌张张往石缝里挤。<p>右手的岔路口,母鸡带着几只小鸡,边走边斜眼看我,我于是乖乖给她们让道~<p>竹林里的风是甜的,夏天的溪水是甜的,茶园里伸手可及的野莓是甜的……<p>在这里,找不到路,又有什么好气的呢?<p><b>文末有福利哦~</b><p>花了一块钱,「买」到了这么一个好妈妈,别人可能要羡慕死我了吧?<p>纪妈妈,母亲节快乐哟~<p>去那天正好是母亲节,刚坐下,就听到纪姐点开手机里一条甜甜的微信。<p>——纪姐,我想听「一块钱的故事」 …

——皇甫,我做了个梦,梦见我在桑吉尔多。<p>——桑吉尔多是哪里?<p>——梦里的地方吧!河边的薄雾朦朦胧胧,但是我知道她很美很美……<p>photo by 大力<p>那天我醒得很早,阳光明亮。<p>旅马的院子里,木头还是湿的,树叶新绿,没有一个熟人醒来,空气里还有昨晚的宿醉。<p>我跺着步子,拿起旁边的吉他,小心的哼出我梦里的曲子。<p>我在桑吉尔多/你在锡林郭勒/风一吹浅浅地望徙鸟飞过/我再次梦见了河水/像你在听我的歌/天上又飘着云朵/在低语着什么……<p>歌词就在嘴边生长,我就那么唱着。<p>皇甫滚过来一个啤酒瓶,半睡半醒的他眯着眼问我,浩子,你唱什么呢,真好听。<p><b>我说:</b><b>皇甫,等我们停止流浪,就去桑吉尔多~</b><p>我叫陈斐,亲近的人叫我陈浩,浩子。<p>皇 …

<b>5月底去的莫干山颐园,以为是最好的时候。</b>山下还有些小热,山上气候却正好。花期虽然已过,但几株月季开得正好。<p>傍晚五点的阳光,透过竹林的样子正好,透在斑驳的石墙、树干上,也正好。<p>远处有影影绰绰的人声,被山林层层过滤;木工别着收音机,此刻是一首古老的「军中绿花」。<p>在庭院中,只是静静站着,忽的一声,一只黄头白眉的鸟好似收到什么讯息,慌慌张张飞回到树梢。<p>01<p><b>Since 1930</b><p><b>1930年的颐园,墙体的石头被岁月磨得,一年比一年更有味道。</b><p>像《飘》中卫希礼住的「十二颗橡树庄园」,郝思嘉和白瑞德的第一次相遇的地方。<p>老式的木格子窗,重刷了白漆,还用着旧时的插梢;薄薄的白轻纱掩着,窗外一片透绿,隐约可见华厅的红碧 …

如果你有一栋小屋,最不可缺少的是什么?<p>要滚妹说,WiFi满格,手机、电脑在旁,拉稿、发票圈都不愁~<p>一个时时刻刻心系工作的认真滚妹!<p>工作其实可以是生活的一部分,要是我,一定得有开满鲜花的院子!<p>悠山客栈整个占地面积才560㎡,<p>前后院子就占了200㎡,<p>看来是很爱院子了。<p>一走到大门口,<p>就能看到许多花花草草。<p>大吴风草、喷雪花、鹰爪豆、羊绒草,<p>搭配驱蚊的薄荷。<p>门口还有一颗杏树,<p>听说3月花开的时候,<p>很多人误以为它是樱花树~<p>现在杏子都长满树枝了。<p>前后两处主院落里,<p>竟种了8款欧月:<p>黑吾德、红色龙沙、粉色龙沙宝石、<p>黄金庆典、大游行、伊甸园、自由精神……<p>要不是有人一一介绍,<p>滚妹真是分不清。<p>空间小点的地方,也不能空了 …

这几天,朋友圈除了晒娃、秀恩爱,还开始炫诗和远方了,大大的地图上,满满的征服感。<p>不好意思,滚妹又打败了99.99%的用户,对面这位卷哥也是。<p>我是为了滚床,偶尔为了美食犯规;他呢,纯粹是为了,吃。<p>滚妹你说,4个好友同游杭州:艺术家要访文创区,茶人要寻西湖龙井,旅行达人要吃农家饭,偷闲的商务人士,要找城市腹地的森林氧吧……怎么办?<p>三杯葡萄酒下肚,美食家开始变身段子手。<p>——找一个交汇点呗!<p>龙坞?<p>承包了西湖龙井75%的产量;<p>美院周围5公里内灵感最多的地方;<p>杭州城市腹地最大的森林氧吧;<p>中国第一个茶文化小镇;<p>龙坞,是继西湖、西溪湿地之后,杭州最后一个金名片。<p>你不知道?我知道。<p>这是生我养我的地方,我的朋友圈 …

「吱嘎」一声,<p>桑吉打开木桩围栏的篱笆,<p>穿过金黄的青稞麦浪,<p>说要带着牛羊穿过花海,<p>和稻草人唱歌。<p>图片源于网络<p>嘎旦骑着小马,<p>说要去雪山后的森林,<p>猎一只野兔。<p>@凌宵宫主人<p>山风吹过,<p>刚好屋顶的雪化成雨飘落,<p>阿妈已经煮好了暖呼呼的酥油茶。<p>我一路穿过花海,跟着放牧的桑吉,他在前面和大山对着歌唱。<p>我摸摸牛犊的头,问桑吉:<p>桑吉,你几岁了?<p>23<p>你每天都在做什么?<p>牧牛、放风景。<p>桑吉那被晒的黝黑的脸突然露出几颗大白牙,笑了。<p>我本来想问,23岁的你,有两个小孩是不是很累,看来是多余。<p>图片来源网络<p>连发现香格里拉的洛克也说:如果创世纪的作者在这里,一定会把她作为亚当、夏娃的伊甸园。<p>这里就是被无数人称为天堂的扎尕「gǎ」 …

快高考了,滚妹,应个景,做几道题玩玩儿?<p>1. 看下面一组图,能找到几个商机?<p>2. 假设淡旺季明显,如何彻底消除淡季?<p>3. 选择题,下面哪个山头发展潜力最大?<p>今天的男主角倒是不客气,早过了知识巅峰期的我,可以选择不回答这些超纲题吗?<p>他一层层剖析,一连几个「为什么」「怎么办」,已经把我问的七荤八素了。<p>嗬,可怕的温州人~<p>快说说,温州真的遍地是老板吗?<p>每个温州人都是吃着生意经长大的。人们说,「温州10个人中9个是老板,还有一个准备当老板」。<p>这话我觉得是有点夸张,不过,温州老板遍布世界,倒是真的。<p>我更想在老家洞头当老板,这里是浙江省的<b>「马尔代夫」</b>。<p>103个岛屿,259座岛礁,可海上看岛,岛上看海,每个岛 …

体验官「山舍」:

如果你还记得,曾经,滚妹逼着同事们在一天之内洗了10次澡。<p>那是一次严肃认真的洗护用品测评,为此,差点失去了好几位同事的友谊(这里自罚三杯)。<p>把自己的头皮和身体当成试验田,可真不是什么愉快的事。<p>可是洗澡这件事,关乎健康,关乎享受,真的很重要啊。<p>「滚妹,你试过,用茶洗澡吗?」<p>花了四年时间,走遍中国95%的茶产区;跟茶农、茶贩、茶科研人员都聊成了朋友;<b>一个月内飞行十八次,</b>拜访联合利华副总裁等无数日化行业大亨……<p>夏琛做出了一款『被外国人求代购』的洗浴用品。<b>不含硅油,不含甲基异噻唑啉酮(防腐剂),</b>是<b>黄裳最特别的地方</b>。<p>这样一个偏执狂,居然对我说,「其实,我不懂茶。」<p><b>有一片树叶想带你去旅行</b><p><b>扫描二维码领取『机</b> …

哇,这个窗花居然是描金的哎!<p>快来看,这白墙里面好像有东西……是壁画!<p>面前的燕姐,左手软毛刷,右手老木头,在废墟里一蹲就是两个小时……<p>我是不是误入了什么考古纪录片现场啊?<p>在家的时候,我连洗碗扫地都不爱干。大概真的是爱到深处,才会连「清洁工」也做得甘之如饴吧!<p>初相见时,是一个阳光正好的午后,一条仿佛被时光遗忘的小巷内。<p>繁茂炮杖花掩藏下的小门刚好开启,偏偏,我们恰好经过。<p>冥冥中的一瞬间,让偶然成为了必然,我遇到了这栋生命中最特别的房子。<p>翡翠大王张兰亭的故居<p>院墙上留有弹孔的痕迹,听说,曾有一颗炮弹落在园中,侥幸没有爆炸,在那段岁月中,也算是一个不小的传奇。<p>梁栋祥云异兽,门窗花格珍禽,几层木雕屋檐昭示着 …

时隔一年之后,《朗读者》又回来了。<p>在第二季第一期主题词为<b>「初心」</b>的节目里,滚妹对一位90后女孩徐卓记忆尤新。<p>看上去朴素,普通,相比起同期登上节目的姚明、贾平凹、宗庆后......她的名字显得不太起眼,但看完节目所有人都为之动容。<p>她叫徐卓,看上去腼腆文静,大学毕业后,徐卓放弃了很多人梦寐以求的保研机会,挥别都市,去往人迹罕至的扎龙湿地。坚定而决绝。<p><b>只为,终日与丹顶鹤为伴。</b><p>说起丹顶鹤,很多人第一脑海里浮现出来可能是齐白石的《仙鹤图》。<p>脖颈修长,一身素衣配红冠,洁净而矜持,丹顶鹤不只姿态优雅,还很“专情”,信奉一夫一妻制。<p>在古代,它是仅次于龙凤的一等文禽,威风八面的“一品鸟”,4年前,曾有300万中 …

黄山古宅的命运,一本书都记不完!<p>有的被圈起来保护,成为古宅界的superstar;<p>有的曾被捐赠到国外,摇身一变成「海归」;<p>有的还在大山深处飘摇,一到刮风下雨时,孤独跟「关节」一样疼……<p>那些记载着岁月的老建筑啊,可以活得比人久,又会因为缺少人气,而成废墟。<p>说到这里,吴畏的心像被什么东西扯了一下。<p>或许,可以为家乡做点什么……<p>滚妹,你说,杭州到黄山有多远?<p>高铁一个半小时……不对吗?<p>只隔着一个《富春山居图》的距离啊!<p>顺着富春江逆流而上,听乡音,唤作「新安江」的时候,离黄山就不远咯~<p>一进入黄山,就像走进活着的徽派建筑博物馆。<p>几乎家家都有马头墙,时不时还能从斑驳的墙壁上,看到岁月的痕迹。<p>早些年,拍戏的成龙 …

「你咋又来咧?」<p>「呦呵,我来了你不高兴吗?」男人说道。<p>这两夫妻,一个月上我这三趟,要是所有的客人都这样……<p>做梦。<p>「你来的太勤快了,这不是怕你以后不来了嘛。」<p>我叫王剑,龙王村「安吉山清水秀」民宿创始人,爱江,爱湖,但不会舞剑。<p><b>他们说我这就是「武林外传」,来到这,好像天大的事都烟消云散了。</b><p>这时,涛涛左手行李,右手鲜花,「吸呼吸呼」上来了。<p>涛涛是龙王村村民,刚来时在我这做保安,负责安全,算是「武林外传」里的捕快小六吧。<p>但与小六不同,<b>他除了一身正气,还特有本事。</b><p>山里面,什么配套都没有,我就想客人来这里,总不能只有一张床吧。<p>所以,除了50张慕思床,我们还决定自己建设生活系统,餐厅、咖啡厅、温泉、泳池、活 …

尖微空间电影酒店(上海江宁路地铁站店)

2014年,东方卫视出了一档新节目:《梦想改造家》,选了一些有居住困难的普通家庭,让设计师在限定的费用下进行改造。<p>43㎡爆改出6室1厅1厨1卫,俞挺39㎡的水塔之家,为渐冻患者打造的未来功能型空间……<p><b>改完一个,惊艳一个</b>,让很多人大呼:「我有老房子,谁来帮我设计改造?」<p>因《梦想改造家》而大火的青山周平<p>滚妹也经常在后台收到类似的消息:「我老家有房子,想改成民宿」。<p>今天,滚妹为大家准备了一档新节目:<b>《酒店业的梦想改造家》</b>,说一说酒店业的个体困难户,如何通过改造实现逆袭!<p>小旅馆的前世今生<p>乍一看这门面,还以为是哪座小城里的宾馆,是不是?<p>事实上呢,这间小旅馆,可是在寸土寸金的魔都!<p>上海人民广场旁,平望街4 …

15年,菁木突然火了,<b>他辞去世界五百强的工作,到家乡的山沟沟里建木工坊,现在又开了家民宿。</b><p>「离开世界五百强归隐乡村」在那时还是新鲜事,媒体们蜂拥而上产生了一篇篇10w+<p>菁木<p>那时逃离北上广不是热词,回归乡村还是新鲜事,新农人也是个新词汇。<p>那时流行的话是:<b>「等我们老了,一定要为自己而活,现在的我们要努力工作,好好攒钱。」</b><p>所以他的选择更显得匪夷所思和无法理解。<p>没人能明白他想干什么。<p>也许是城里混不下去了,所以回家种田?<p>在无法理解的人眼里,<b>他成了生活的失败者,大城市的淘汰者。</b><p>他只能笨拙的举陶渊明的例子,去阐述自己向往的生活。<p><b>有一个木屋,开满鲜花,看花开花落。</b><p>屋子里都是他亲手制作出来的物件,它们彼此呼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