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ellyfishfree

33 Added | 7 Magazines | 12 Likes | 7 Following | @jellyfishfree | Keep up with jellyfishfree on Flipboard, a place to see the stories, photos, and updates that matter to you. Flipboard creates a personalized magazine full of everything, from world news to life’s great moments. Download Flipboard for free and search for “jellyfishfree”

看看这些外交官,就知道为什么有些国家的人更守规矩了

仓廪实而知礼节之外,更多的“不守规矩”行为主要可能源于两方面的原因:不成文的社会规范和正式的制度约束。理论上说这两者应该都有影响,不过我们很难区分这两者:显然,不成文社会规范更完善的国家也会有更健全的正式制度约束,我们一般讨论的发达国家在这两方面平均而言都会做得比发展中国家更好。所以我们就很难说更多的“不守规矩”行为究竟是因为什么原因。也许两者都重要,也许只有一者是重要的,另一者只是恰好表现出了同步的变化而已。<p>要回答这个问题,我们最好找一群有类似文化背景的人,把他们分别放在不同的正式制度环境下,或者是着一群有不同文化背景的人,把他们放在类似的制度环境下,再去对比这些人“守规矩”的情况。<p>2007 …

不同种动物的寿命相差很多是由什么造成的? | 果壳网移动版

动物寿命的最关键因素,还是在于动物的基因本身,而编制基因的看不见之手是进化。动物要是老了,就不能再繁殖了,也就不能再传播基因了,所以衰老是不利的,为什么进化还允许衰老存在呢?<p>现在用于解释衰老的理论,是免疫学家梅达沃(Peter Medawar)提出的,一个基因,它对生殖有利或者不利很重要,它在什么时候表现出有利或不利的效果,也很重要。比如长牙的基因不会在婴儿刚出生时表现出来。<p>如果一个基因会让人类得一种致命的病,它在四岁时表达出来,就无法传到下一代,而同样的基因在七十岁的时候表达出来,因为其寄宿的身体,很可能已经繁殖了后代,就可以安然传递下去。致命遗传病在幼儿就发病很罕见,许多都是晚年发病,例如 …

不要说你不是“道德家”

本文作者:hcp4715<p>“我向来是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来推测中国人。”——鲁迅,《纪念刘和珍君》<p>似乎只有像鲁迅先生这样具有深刻洞察力的智者才会这样“客观”地看待人性。然而最近的研究表明,只要某人的行为造成了消极后果,那么大多数人都会推断他其实是恶意为之的。也就是说,行为结果影响了周围人对当事人行为意图的推断,耶鲁大学实验哲学家约书亚•诺博(Joshua Knobe)将之称为“副产品”效应(“side effect” effect),也有人将它称之为“诺博效应”(Knobe Effect)。<p>你认为你不是这样的?但假如你参与了诺博教授的的实验,很可能也会陷入对他人的道德审判。作为诺博教授的被试,你会阅 …

所谓相对轻松,『相对』的标准到底是什么?如果无法说清,答案必然会众说纷纭。<br>因此,要说清楚是否轻松,关键要看三个因素:<p><b>1. 是否有足够的动力</b><br>公司老板,或者创业公司的员工一般都非常忙碌:他们会自然而然地将工作带入生活中去;但是由于他们有足够的激励或兴趣作为动力,因此尽管忙碌,也会觉得很快乐。<br>事实上,人是真的有不同天赋和兴趣点的:如果很喜欢孩子,并且擅长带孩子,那么『全职爸妈』的角色定位会让这些父母找准自己的角色,从而觉得比之前不喜欢或者不擅长的工作相比,相对轻松。<b><br>2. 是否有足够的精力</b><br>孩子3岁以前,父母确实会非常累。在孩子2岁以前,衣、食、住、行、拉、睡、玩都需要照料人付出极为可观的精力、时间和金 …

已认证的个人

最近,“诺贝尔哥”郭英森在中国各大媒体和社交网络不断刷屏,支持以及反对郭英森的声音都有很多,有人希望尊重梦想,有人要求捍卫科学,还有人质疑营销炒作。在这个愉悦的周末,我们不讨论这些,我就跟大家说说我心目中的两位民科大神。<p>让我们从一种鱼开始说起。<p>这种鱼叫做虾虎鱼,在动物学上属于虾虎鱼科,再上一级的话属于鲈形目,跟鲈鱼和金枪鱼都是一个目的,算是远房亲戚。然而,跟体型庞大的金枪鱼相比,虾虎鱼体型要小得多,2000种虾虎鱼中,绝大部分只有几厘米长,是世界上最小的脊椎动物之一,广泛分布在除南北极以外的浅海区域,其中少数虾虎鱼还能在淡水中生活。<p>虾虎鱼大概长这模样。<p>在本月出版的生物顶级期刊Gene上,有这么 …

输入单词时忘记拼写?试试 OS X 系统的英文补全 | 一日一技 · Mac

奉旨作恶,罪不在我?

本文作者:性感的小脚脖<p>1961年的初春,耶路撒冷。一场轰动一时的审判正在进行,受审者是“纳粹刽子手”阿道夫·艾希曼(Adolf Elchmann),他也是二战中臭名昭著的“最终解决方案”的主要负责人。当庭审画面通过电视机跑进千家万户的客厅时,人们却失望地发现,艾希曼并不是个心理变态,他看上去就是个普通人,甚至在不少人眼里还是“亲和”“认真”的。面对控诉,艾希曼皆以“一切都是服从命令”辩护[1],在当时舆论普遍将“服从命令”视为艾希曼逃避责任的托词。<p>“一切都是服从命令。”成为艾希曼的辩护词。图片来源:remember.org<p>也是在这一年,一位实验观察者在亲临某次实验后,做了如下描述[2]:<p>我看到 …

【餐桌物种日历】3月1日 腰果

说到坚果,我们首先能想到的大抵都是松子、花生、大杏仁一类,它们的共同特征,顾名思义,就是外面那个坚硬的外壳。即便是壳厚得可以崩掉牙的坚果,诸如杏仁、榛子、夏威夷果它们,也会有带壳版本在贩售,不过,有一种坚果,我们从来就没有在超市里见过它的带壳版本。这种神秘的坚果,就是腰果(<i>Anacardium occidentale</i>)。<p><i>仔细回想一下,市面上见过的腰果是不是都长这样?图片:shutterstock.com</i><p>腰果的英文名“Cashew”的来源有很多传说,有一个流传很广的说法是,在很久之前的印度,人们会将腰果摆在沙滩上贩卖,“一枚硬币可以买到八个腰果”,而当时人们使用的硬币的名字是“Cashu”,所以 …

网络世界人人平等?科学研究可不这么看

本文作者:MyEmily<p>网络一直被人们视为不论出身、不论党派,人人平等的交流平台。但是乔治亚大学的一项研究表明,网上的讨论组也分等级,这和别的大型社会群体一致。<p>乔治亚大学格雷迪学院(UGA Grady College)的新闻与大众传媒助理教授伊泰·希梅尔博(Itai Himelboim)说:“大约2%的人发的帖吸引了小组里50%的回复。由此可见,即便我们的信息再多,也只有一小部分能真正吸引别人注意。”<p>希梅尔博的这一研究成果登载于最新一期的《传播研究》( <i>Communication Research</i> )杂志。这项研究在六年时间里调查了35个著名论坛上的新闻讨论小组对政治和哲学网络新闻的讨论,有20 …

半果控制中心:台式机和 New MacBook 的好伴侣

现代的电子设备在设计上一直在做减法,电脑减去了网线接口、减去了光驱。电子设备生产商替消费者做出砍掉这些非必要零部件的决定,在很大程度上方便了使用这些设备的消费者的日常生活。但凡事总有例外,某些时候,这种减法可能会造成使用的极其不便。这时,USB HUB 这类就应运而生了。<p>在什么都能智能化的当下,USB HUB 这类产品也有了智能版本。由创业公司半果科技推出的半果控制中心也是一款智能 USB HUB,不过它的功能早已经不止于普通的 HUB 了,它还具备了无线传输、音频增强等新特性。<p>设计<p>尺寸:110*110*24.5 毫米<br>重量:197 克<br>材质:T6061 铝合金<p>黑色拉丝金属,类三角锥机顶,拉丝工艺 …

宇宙将如何灭亡?从暗能量衰变到大撕裂

新浪科技讯 北京时间2月29日消息,据英国《每日邮报》报道,在空间的维度中,你可以向前也可以向后移动,但时间不同,时间是不可逆转的。<p>根据大爆炸理论,宇宙——也包括时间本身都有开端,但关于它们是否有结束,物理学家们则出现了意见分歧,而分歧更加严重的是,以什么方式结束?<p>相关的理论已经有很多,从暗能量的衰变到所谓的“大撕裂”(Big Rip)理论。在一次采访中,天体物理学家托马斯·基廷(Thomas Kitching)进行了解释。他同时也解释了为何时间是永恒向前的,以及宇宙膨胀对人类究竟意味着什么。<p>   <b>逆转时间</b><p>想象时间逆转。人们将越来越年轻,而不是逐渐衰老,但代价是他们将逐渐忘记他们所学过的任何知识 …

滩涂上的抹香鲸:巨兽搁浅,所为何故?

本文作者:瘦驼<p>情人节的清晨,阴,气温零下3℃。生活在江苏如东长沙镇的某位居民,在海边四五级的西北风卷起的浊浪里看到了一只暗色的怪兽。不久,在附近的小岛上,另一只怪兽被发现。<p>在江苏省南通市如东县搁浅的“怪兽”——抹香鲸。图片来源:CFP/chinadaily.com.cn<p>它们是真正的怪兽,一只半个篮球场那么长的抹香鲸(<i>Physeter macrocephalus</i>)。现在我们还不能确切地知道,在之前的那个黎明,它们的身体触到浅滩的时候是否还在挣扎着,用头顶的那一只鼻孔喧哗的喷气。如果是这样,这两头抹香鲸就会和之前那些搁浅的巨鲸一样失去水的支撑,身体被几十吨的体重压垮,最终衰竭。<p>深海的猎手<p>在终结前, …

梦想可以尊重,但瞎想不妨嘲弄

本文作者:松鼠老孙<p>我从没有想过,“引力波”会以这样的形式,第二次引爆“朋友圈”。一则视频在所谓“营销账号”的反复推动下,成为热点,5年前《非你莫属》的一位郭姓嘉宾因为在节目中提及“引力波”而备受同情,有人称之为“一个了不起的工人”,也有人要求“请你尊重别人的梦想”。然而,这位后来被某些人加冕以“诺贝尔”之名的“诺贝尔哥”真的是手持被忽视的伟大成果吗?“诺贝尔哥”的梦想真的是嘲讽的禁脔吗?<p>什么是民间科学家<p>在讨论中,很多人提到了“民科”,民科是什么?“民间科学家”。它指的是一些没有经过系统训练,也不在职业学术群体之内的研究者。在近现代科学还处于幼年时代的时候,确实有很多“民间科学家”做出过重要的成 …

Siri 终将登陆 Mac,你还在用它吗? | 极客早知道 2016 年 2 月 25 日 | 极客公园

<b>来源:9to5Mac</b><p>至今,Siri 已经集成到了 iPhone、iPad、iPod Touch、Apple Watch 以及 Apple TV4 等大多数苹果设备中,而在今年 6 月份的 WWDC 上,苹果也会将 Siri 加入到下一代 Mac 操作系统 OS X 10.12 中。<p>这次的消息依然来自 …

每日有趣GIF图:万能地形车设计似蜘蛛腿

好用or不好用,宜家那些让人又爱又恨的东西

有一次去拜访客户,对方办公室里沙发、茶几、茶壶都是宜家的,有点凌乱的我整理了一下思路,且不论啥北欧风、简约型的,给我一个总体感觉就是宜家的东西放在任何一个环境都没有违和感。宜家产品系列大约包含 9500 种产品,每年大约会推出 2000 …

除了「机械迷城」,他们还创作了在银河历险的「小王子」 | 极客公园

如今提起「机械迷城(Machinarium)」相信很多人都不会陌生,这款被形容为「Flash 游戏艺术性和游戏性巅峰之作」的经典,如今更被视为了独立游戏的优秀案例。其精致的画面、有趣的背景设定、用心的配乐,共同为玩家营造了一个有些荒凉、破败,但又格外安宁、恍如隔世的机械世界。<p>「机械迷城(Machin …

鱼只有7秒记忆吗?

本文作者:拟南芥<p><b>流言:</b> 在网络上,有一段话流传很广:“早在很久以前,有人告诉我:鱼的记忆只有7秒,7秒之后它就不会记得曾经的事情了,所有的一切又都会变成崭新的开始。所以,在那一方小小的鱼缸里面,它永远不会觉得无聊。”假如单纯地把这段话当作童话来看并没有什么问题,不过,也有很多人把它当成了科学事实。在很多问答网站上,都有问题询问这段话是否科学。[1][2]<p><b>真相:</b> 事实上,如果把“鱼的记忆有7秒”当成一个科学的结论,就会产生很多疑问。记忆能力可以被精确到秒吗?如果鱼的平均记忆有7秒,那么一些比较笨的鱼的记忆岂不是只有2、3秒?当这些“笨”鱼咬了一口食物以后,会不会瞬间忘记嘴里含着的东西是什么?<p>幸运 …

方舟子回应「诺贝尔哥」事件:初中都没学好的中国人非常多丨极客早知道 2016 年 2 月 24 日 | 极客公园

极客头条:方舟子回应「诺贝尔哥」事件:初中都没学好的中国人非常多<p><b>来源:方舟子博客</b><p>近来,一段《非我莫属》5 年前的老视频,把工人<b>郭英森</b>、主持人<b>张绍刚</b>、嘉宾<b>方舟子</b>先后送上话题榜。众多网友指责嘉宾和主持人屡次打断郭英森说话,称应尊重有梦想的人,「我们欠他一个道歉」。<p>这两天,方舟子在微博发表四千字长文回应了 …

悟空:我打死的确实是妖,为何师父还是不愿相信我?

随着《三打白骨精》的上映,师徒间最深重的误会,最虐心的关系,最伟大的悲歌——三打白骨精故事又映入了大家眼帘。也许在故事里、在小说、和狗血剧里,主角间的误会能让你乐在其中。所谓旁观者清,你会纠结为何误会双方能作到这个地步,为什么就是不愿意相信对方呢?但当你沦为当局者时,可能你也好不到哪里去,即便你和孙悟空一样,他们确实是妖,这是事实,为什么师父就是不愿相信我呢?这让友心人(微信号yosumn)想起了最近一项看似不相关的胖子和瘦子的研究,得到的结论就是,我们每个人眼中的事实真相,也许并不是真相。<b>对于胖子来说,路程确实更加遥远</b>美国科学发展协会(American Association of the …

大脑上的沟,挤挤就有了?

本文作者:Alulull<p>今天,我们来欣赏一下大脑。在下面的动图中,我们将看到一个“胎儿大脑”的发育过程:<p>原视频来自:Tallinen et al. 2016<p>看起来很神奇?不过,这其实不是真正的脑子,它只是一个凝胶做成的模型。研究者们将它放进有机溶剂中泡胀,完成了这次“大脑发育”的模拟。这是今年2月发表在《自然·物理》期刊上的一项研究成果[1],这个泡在溶剂中的模型脑子将帮助人们理解大脑沟回的形成过程(点击这里可以阅读论文全文)。它提示我们,大脑沟回或许是在皮层生长过程中自然而然地“挤”出来的。<p>大脑长出沟:生物调控,还是物理作用?<p>人类的大脑有着丰富的沟回褶皱,从演化的角度来看,大脑沟回意义非凡, …

从电磁波到引力波

2015年引力波的发现,无疑是自电磁波发现之后又一划时代的事件,也是理性思考与实验观测相结合的又一光辉典范。引力波有可能继电磁波之后成为一种通讯的新媒介,并最终走进我们的日常生活吗?让我们拭目以待。<p>1888年电磁波的发现,毋庸置疑是近代科学史上的一座里程碑。由法拉第开创、麦克斯韦建立的电磁场理论至此 …

科学人专访“猿猴博士”张鹏:懂了猴子,才能更懂人

本文作者:Calo<p>“食草木,饮涧泉,采山花,觅树果;与狼虫为伴,虎豹为群,獐鹿为友,猕猿为亲;夜宿石崖之下,朝游峰洞之中。”——《西游记》<p>上面这段话,说的是在花果山上悠然自得的美猴王。而告别傲来国,来到海南岛,依然有一个人做着“与猕猿为亲”的事情。每年,中山大学的人类学学者张鹏都会来到海南陵水县的猕猴自然保护区,研究那里的普通猕猴(<i>Macaca mulatta</i>)海南亚种。<p>在热带季风气候的把控之下,南湾猴岛的雨季炎热而降水丰沛。这天,张鹏刚刚接受完科学人的采访,就被雨淋了一身。奇怪的是,这“雨”势头不小,却只淋张鹏一人;雨水非但不凉,反倒带着温热……<p>张鹏抬头一看,哪见得着半朵乌云,只有一只猕猴蹲 …

又腰疼了,我该怎么办?

本文作者:二喵居士<p>在办公室里坐了一天,突然感觉一阵腰疼?你并不孤单。腰疼简直算是人类世界里最最常见的健康烦恼了,据说,80%的成年人都或多或少地经历过腰痛之苦。无论贫穷还是富有,无论从事体力还是脑力工作,无论你是小鲜肉还是老腊肉,疼痛都可能突然缠上你的腰。<p><b>太长不看版:</b><p>大部分腰疼并不是严重问题,它们通常能自行缓解。<br>• 也有些腰疼是特定疾病或外伤的症状,如果疼痛强烈、无法缓解,要及时就诊。<br>• 别一直躺着,其实运动更有助于预防腰疼。<br>• 挺直腰,保持好姿势。<p>为什么会腰疼?<p>大部分腰疼不是由什么严重的疾病或者损伤导致的,它们大多只是较轻的扭伤或者劳损。很多时候,我们甚至找不出导致腰疼确切的诱因。如果站立或者坐的时间太 …

深渊之鲸,光明之鲸:抹香鲸浮沉录

本文作者:Ent<p>“你这毁灭一切却无力征服的大鲸;我将与你搏斗到最后,我将从地狱之心挥叉刺向你⋯⋯”——亚哈舰长的最后遗言<p>1891年9月28日,纽约。一位不甚成功也不甚出名的作家因心脏病刚刚去世。纽约时报为他刊登了一篇简短的悼文,又在几天后再度提及,然而一篇拼错了他的名字,一篇拼错了他的作品。那个名字叫赫尔曼·梅维尔,那部作品叫《白鲸记》;这本当时销量惨淡、早已绝版的书,将在几十年后被大卫·赫伯特·劳伦斯称为“大海所曾书写的最伟大的作品”。<p>而毫无疑问,这部作品的核心是疯狂的捕鲸船船长亚哈,以及他的夙敌:一头名叫莫比·迪克的白化抹香鲸。必须是抹香鲸,没有其他的可能。航船水手视大海为道路,捕鲸人则视 …

【果壳网专访】郑晓廷: 我这个“民科”和他们不一样

本文作者:wuou<p>今年3月15日,《科学》杂志刊登了来自一篇来自中国的论文,第一作者是来自山东临沂大学和天宇博物馆的郑晓廷。这篇论文通过11件保存着后肢羽毛或皮肤结构的早期鸟类标本,揭示了早期鸟类的进化过程——始于四肢均有翅膀,到后来仅前肢有羽翼(果壳网的报道在这里)。仅仅过了3天,《自然》上发表了一篇论文,论文以3件罕见的保存了卵巢中滤泡的早期鸟类化石,揭示了早期鸟类虽然与恐龙和鳄鱼一样还使用两个卵巢和两条输卵管,但它们已然像现代鸟类一样,只保留了一个有效的卵巢和一条输卵管,其第一作者也为郑晓廷(果壳网的报道在这里)!<p>3天之内,在两个顶级刊物上连续以第一作者的身份发表论文,这在整个学术界都是 …

见到她才想结婚,娶了她从未后悔

文/杨绛<b>我与钟书</b>我第一次和钟书见面是在1932年3月,他身着青布大褂,戴一副老式眼镜,眉宇间蔚然而深秀。见面时,他的第一句话就是:“我没有订婚。”而我则紧张的回答:“我也没有男朋友。”于是便开始鸿雁往来,越写越勤,一天一封,以至于他放假就回家了。我难受了好多时。冷静下来,觉得不好,这是fall in …

研究结果到底是对是错?不如大家来赌一把

本文作者:Ed Yong<p>(Vicky W/编译)你读到一篇科学文章,查看结果,然后问自己:这是真的吗?它是否反映了事实,还是只是统计学上的偶然?这种批判分析文章的能力,约束着所有的科学领域,是同行评议程序的本质。当然,它比看起来要困难些。<p>考虑一下心理学。最近,几次重复经典教科书实验结果的尝试都以失败告终,同时,越来越多的人意识到,许多论文并非对假设的仔细检验,而是已被普遍接受的统计诡计炮制出,这一切都正让心理学领域蒙羞。我在八月报道过,弗吉尼亚大学的布莱恩·诺塞克(Brian Nosek)带领诸多同行试图重复一百项已发表的实验,但只有三分之一的实验结果与原结果一致;这足以说明问题。<p>那么问题来了 …

诊断肿瘤,鸽子也要来帮忙?

本文作者:芸香<p>在小小的“工作室”中,一只鸽子凝视着屏幕上粉紫色调的染色切片图像,这些图像来自患者病变的乳腺组织。在触屏的两边,分别显示着黄蓝两色的选择按钮——一边代表良性,一边代表恶性,此时,“鸽子医生”要作出它的判断。<p>正在观察病理切片图像的鸽子。图片来自:参考资料1<p>这样的一幕看起来有些荒诞:辨别组织切片本应该是训练有素的病理医生的工作才对,鸽子又能懂什么呢?不过,在最近发表的一项研究中[1],科学家们却真的一本正经地训练鸽子认起了肿瘤切片。他们对鸽子们进行了一系列病理切片和医学影像的鉴别训练。一开始,鸽子们判断切片的正确率只有50%(当然,这也就是随便瞎选的命中率),而在经过15天的训练之后 …

好奇心害死人?

尽管近年来对于“好奇心”的研究已经越来越多,但我们对好奇心仍然几乎一无所知。我们缺少关于好奇心的最基本的理论,包括它的基础、机制和目的。<p>人们说,好奇害死猫;同样,猴子也好不到哪儿去。<p>在今年早些时候的一项研究中,科学家们让猴子参与了一个赌博活动。这个赌博活动是通过电脑游戏的形式,让猴子选择获胜的选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