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lena

78 Flips | 1 Magazine | 1 Like | @helena2c0i | Keep up with helena on Flipboard, a place to see the stories, photos, and updates that matter to you. Flipboard creates a personalized magazine full of everything, from world news to life’s great moments. Download Flipboard for free and search for “helena”

酷炫动图(十五):壮观的“传播”

为什么在安静的环境下,你会听到不存在的声音?

本文作者:Bryan Gardiner<p>(月月 /译)你可能从未置身于真正安静的环境下,因为几乎不可能找到一个仍未被商业喷气机的轰鸣声或高速公路持续的车流声打破宁静的地方。无论你住在城市也好,在郊区也罢,甚至在蒙大拿的牧场,都或多或少地充斥着现代世界的声音。<p>实际上,这是件好事,因为在绝对安静甚至接近安静的环境下,人的大脑和耳朵的反应会非常怪异——怪到会使人产生很多种诡异怪奇的声音体验。这一现象的内在机制,也许能解释与特定精神疾病相关的幻听症状。<p>寻找全世界最静的地方<p>“声音无处不在,这是我们的常识”,《你为何会听到你听到的声音(Why You Hear What You Hear)》一书的作者埃里克 …

早期欧洲人的曾曾祖父母,可能就是尼安德特人

本文作者:小明.orinoco<p>尼安德特人与现代人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这是一个在古DNA研究领域火热了近20年的话题。其中,许多研究已经表明我们的祖先曾与尼安德特人进行过杂交,但是这些杂交现象都发生在什么时期一直令人困惑。<p>近日,发表在《自然》上的一项研究就捕捉到了其中一次杂交行为出现的时间——而在这一时间段,现代人刚刚出现在欧洲。来自中科院、哈佛医学院、马克斯普朗克学会等机构的研究者们对欧洲最早的现代人(生活在距今3.7万–4.2万年前)进行了古DNA分析,并惊讶地发现他的4-6代祖先中,竟然有一个尼安德特人[1]——也就是说最近的话,他的曾曾祖父母就是一位尼安德特人!<p>剪不断理还乱——尼安德特人 …

反驳谬论的黄金法则

接近绝对零度,分子会"死亡"吗?

18个月大的幼儿也能读懂你的坚忍

健康小助手:坚果和花生

那些被吃进去的益生菌

孩子发烧,物理降温并非首选

本文作者:小儿外科裴医生<p>近日,有媒体报道,东莞一对父母在两岁的儿子发热时使用工业酒精擦浴,导致孩子中毒身亡。而这则新闻所反映的问题,并不仅仅在于工业酒精。即使使用看起来“相对安全”的医用酒精或白酒,酒精擦浴依然可能导致孩子酒精中毒,“退烧首选物理降温”的观点也并不正确。<p>孩子发烧了,不少家长会选择给他擦个澡降温,或者用冰袋敷一敷头。物理降温常被认为是有效又安全的退烧方法,但事实上,它并没有人们想象得那么美好。许多权威专业机构都指出,物理降温并不应该作为退烧的首选方式,这是为什么呢?<p>缓解不适才是治疗目标<p>首先,发烧的治疗目标是要缓解症状、改善孩子的舒适度,而不是让体温“达标”。在很多情况下,孩子发烧 …

为什么同样是狗,脚趾的数量却不一样?

不知道各位狗粑粑狗麻麻有没有细心地数一数自己的宝贝一共有几个脚趾头呢?如果做一个调查的话,可能会有好几个答案呢!16个?18个?20个?甚至22 个??各位狗爸狗妈肯定会说了,我肯定没有数错啊~100以内的数还是能数的清的!是啊,那么为什么同样是狗,脚趾头的数量却会有不一样呢?<p>这就是悬趾在作怪了。本来呢,狗狗的祖先是有20个脚趾头的,每个爪子各5个。在进化的历史长河中,狗狗浮浮沉沉,就被洗掉了几个脚趾头。<p>现在的狗狗是每只爪子4个脚趾,一共16个脚趾着地的行走。大多数狗狗前肢除了着地的4个脚趾头外,还有1个悬空不着地的脚趾长在爪子的内侧上方,所以一只前肢有5个脚趾头。<p>大多数狗狗的一只后爪只有4个 …

研究新进展,靶向治疗ALS前景明朗

宇宙中存在一颗终年下“黑雪”的星球

世上最小螺旋结构可保护身份安全

这颗系外行星自带防晒层:可挡紫外线

道德推理水平与大脑灰质含量有关

道德推理水平与大脑灰质含量有关<p>来源 : 科学之家 发布时间 : 2015-06-09 17:42<p><i><br>图片说明:通过引入研究道德决策制定的新方法,神经学振兴了道德心理学。然而,到目前为止,还没有相关研究对与个体道德推理阶段相对应的大脑结构进行量化。图片来源:© decade3d / Fotolia</i><p>道德推理 …

美国天文学家发现土星新“环”

智商1000的超级人类何时会到来?

本文作者:Stephen Hsu<p>我一直认为冯·诺依曼(von Neumann)的大脑预示着他是另一个物种,一种在进化上超越人类的物种。<br>——诺贝尔奖得主汉斯·贝策(Hans A. Bethe)​<p>属于阿尔法阶层的儿童都穿着灰色的衣服。因为他们是如此聪明,他们工作也比我们努力。我十分庆幸我属于贝塔阶层,因为我不想那么努力的工作。而我们比伽马和德尔塔阶层的要好很多。伽马阶层很愚蠢。<br>——阿道夫·赫胥黎,《美丽新世界》<p>(译/曹凝萍)列夫·朗道(Lev Landau),诺奖获得者和苏联理论物理学派的开创人之一,曾用对数尺度来给物理学家排序,从1到5。第一等级的物理学家比第二级的影响力大十倍,以此类推。他谦虚 …

吃素的恐龙喂点草就得?你想得太简单了!

最新科学研究:天才与疯子仅一线之隔

笑点高低,也要看基因

本文作者:Alulull<p>听同样一则笑话,有的人能笑出腹肌,有的却一脸迷茫;看同样一部催泪大片,有的人能哭完一包纸巾,有的人则依旧谈笑风生。到底是什么造成了这样的差异?文化因素和个人经历可能并不是全部的答案。最近发表在《情绪》(Emotion)期刊上的一篇论文[1]表明,人们的情绪反应强度可能与基因有关。<p>5-羟色胺转运体<p>这种基因的差异与5-羟色胺有关。5-羟色胺是我们脑中的一种重要神经递质,而它的活跃又少不了一种名为5-HT转运体(serotonin transporter)的蛋白质的参与——后者能够回收神经突触释放的5-羟色胺,从而调节突触间隙中的神经递质浓度。本篇论文的主角便是编码这种蛋白的 …

研究人员发现大脑和免疫系统之间缺失的一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