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蓝

1 Magazine | 1,858 Followers | @heilan | 黑蓝 著名当代文学机构

漫游:为陌生女孩拍人体写真丨初一(女)

<b>漫游:为陌生女孩拍摄人体写真</b><p>姓名:初一<p>年龄:23<p>性别:女<p>所在城市:杭州<p>专业/专长:摄影<p>漫游目的地:杭州、成都、西安、海口等<p>漫游时间:一年<p>漫游项目:为陌生女孩拍摄人体写真(已在武汉完成4组拍摄)<p>姓名:非(与初一同行)<p>年龄:23<p>性别:男<p>所在城市:杭州<p>专业/专长:诗歌、人物采访<p>漫游目的地:杭州、成都、西安、海口等<p>漫游时间:一年<p>漫游痕迹:写诗。与初一合作,采访每位模特并撰文。(已在北京、武汉完成十余组陌生人采访。在武汉与初一合作了4组采访)<p>可向微信号 <b>heilan8</b> 获取初一的联系方式<p>及该漫游项目参与方式<p>有意参与“黑蓝·漫游”者,请加微信heilan8<p>或把漫游信息、作品发至heilan@163.com<p><b>漫</b> …

你奶奶说一口流利的中文,但她学过语法吗丨高手聊学英语

黑蓝群主题分享不是每次都只讲文学<p>这次给大家讲讲学英语的技巧<p>英语学不好,可能是学校教错了<p>就像学中文几乎不用背语法一样<p>学英语也有很多理解误区<p>同时也有一些高效的方法<p>👇<p>主讲:武建勋<p>时间:6月23日(周六)晚9点<p>联系微信“heilan8”,入群<p>如果你有主题想在黑蓝分享<p>欢迎联系微信heilan8<p><b>已分享的主题</b><p><b>👇</b><p>32岁开始理解浪漫·济慈丨张虔<p>我为什么喜欢写未成年人丨生铁<p>活不下来的人常常更为人喜欢丨陈卫<p>等火车的人都是同一种表情丨张虔<p>《人间失格》的魅力与缺憾丨陈树泳<p>我最好的小说都是在旅馆里写完的丨生铁<p>他们用电影创造了文学难以描述的情绪丨不流<p>我从来没有流畅地写过一篇小说丨陈树泳<p>吉他真的不是一件廉价易学的乐器丨萧 …

我在黑暗中倾听丨济慈

明天晚上9点,黑蓝微信群里讲济慈<p>主讲:张虔<p>联系微信“heilan8”,入群<p>👇<p>主讲:张虔<p>时间:6月16日(周六)晚9点<p>联系微信“heilan8”,入群<p>下面读济慈诗歌<p>查良铮 译<p>👇<p><b>给我的兄弟们</b><p>济慈<p>小小的火苗从新添的煤里<p>欢跳着,它微弱的爆裂声音<p>爬过一片静寂,像冥冥的家神<p>在对这些友爱的灵魂低语。<p>当我,为了韵律,向星空觅探,<p>你的眼睛却带着诗意的迷醉<p>注释这本大书,它如此深邃,<p>常在向晚慰解我们的忧烦。<p>今天是你的生日,托姆,我<p>很高兴它过得和煦而静谧。<p>但愿我们一起度过很多<p>这样充满低语的黄昏,安详地<p>品尝这世界真正的欢乐,<p>直到上帝的声音把我们唤去。<p>1816年11月18日<p><b>漫长的冬季</b><p>济慈<p>漫长的冬季才尽,当浓雾<p>不再低压 …

漫游待访:组织公益课程

<b>漫游:深圳</b><p>姓名:阿北<p>年龄:17<p>性别:女<p>所在城市:深圳<p>专业/专长:法语 / 写作<p>希望见到的漫游者的专业:不限<p>希望见到漫游者的性别:不限<p>希望漫游者到来的时间:七八月份<p>希望漫游者一起完成的计划:一起组织开展面向小朋友的、有关法语及写作的公益兴趣课程及公益活动<p>黑蓝的漫游者如果在深圳,想与阿北一起完成计划的,可联系微信“heilan8”<p>有意参与“黑蓝·漫游”者,请加微信heilan8<p>或把漫游信息、作品发至heilan@163.com<p><b>漫 游</b><p>一份写作行动宣言<p>写作不再重要。<p>在一个生活方式和价值观裂变成语言已经失效的时代,写作不再重要。<p>生活重新跃至首位。<p>我们必须以我们的生活方式揭示我们的所思所想所为到底有何不同 …

32岁开始理解浪漫

主讲:张虔<p>时间:6月16日(周六)晚9点<p>联系微信“heilan8”,入群<p><b>黑蓝群主题分享</b><p>黑蓝群主题分享:黑蓝邀请嘉宾,在黑蓝微信群通过文字、图片、语音或视频等形式分享他的主题,主题包括:与阅读、写作、视觉艺术、电影、音乐或其他任何艺术领域相关的体会。在主讲分享的过程中,各位如果有问题可以随时提问,分享者会围绕你的话题继续讨论。<p>黑蓝群主题分享活动希望让更多的想法、思想、经历相互激活,让更多人获取更多经验和思考,解决更多困惑。有意愿分享的朋友请联系微信号heilan8。<p><b>参与方式</b><p>联系微信“heilan8”,入群。<p>由于“黑蓝生活”已有多个群满员,并且无法同时在多个群进行讲座,同时让需要该期主题分享的群友 …

漫游:四川→青海→甘肃→北京

<b>漫游:四川→青海→甘肃→北京</b><p>姓名:十五<p>年龄:21<p>性别:女<p>所在城市:深圳<p>专业/专长:视觉艺术/心理学<p>计划漫游目的地:四川→青海→甘肃→北京<p>计划漫游时间:20天<p>漫游期间是否会写日记或留下其他合作痕迹:日记、照片<p>黑蓝的朋友如果想结识十五,可联系微信“heilan8”<p><b>漫 游</b><p>一份写作行动宣言<p>写作不再重要。<p>在一个生活方式和价值观裂变成语言已经失效的时代,写作不再重要。<p>生活重新跃至首位。<p>我们必须以我们的生活方式揭示我们的所思所想所为到底有何不同、并且值得重视。<p>在此基础上,写作作为一个行动无疑仍旧重要。<p>首先我们必须热爱行走。行动。漫游。网络和图像已经将全人类连成粘稠的一片,我们必须离开族群,将一个个自我顽强地 …

摄影师:任曙林<p>黑更蓝按:情感萌发的时候,不懂得如何表达情感,也不知道去哪儿学,非常封闭、容易感到犯了过错。为自己的笨拙而懊悔,比懊悔要更复杂,当你知道如何巧妙地去处理情感的时候,事情早已不是最初的感受,人也不是最初的人。在这期间,女孩的相对早熟,也给了情感能力滞后的男孩相应的照顾。可能在更加普遍的情况下,在情感上,男性似乎更多地蒙受女性的照顾。<p>主讲:生铁<p>时间:6月9日(周六)晚9点<p>联系微信“heilan8”,入群<p><b>1989,莲</b><p>生 铁<p>我不得不从小虎队的那盒《逍遥游》磁带谈起。这是这个男孩组合的第一张正式专辑,磁带卡盒的封面上是三个男孩穿着白色西装的写真照片,三个人都是最佳角度和最佳状态,这么说吧, …

<b>漫游:香港、三亚</b><p>姓名:苏云逍<p>年龄:29<p>性别:男<p>所在城市:深圳<p>专业/专长:法律<p>计划漫游目的地:香港、三亚<p>计划漫游时间:2018年下半年<p>漫游期间是否会写日记或留下其他合作痕迹:是<p>黑蓝的朋友如果想结识苏云逍,可联系微信“heilan8”<p><b>漫 游</b><p>一份写作行动宣言<p>写作不再重要。<p>在一个生活方式和价值观裂变成语言已经失效的时代,写作不再重要。<p>生活重新跃至首位。<p>我们必须以我们的生活方式揭示我们的所思所想所为到底有何不同、并且值得重视。<p>在此基础上,写作作为一个行动无疑仍旧重要。<p>首先我们必须热爱行走。行动。漫游。网络和图像已经将全人类连成粘稠的一片,我们必须离开族群,将一个个自我顽强地散落到大地。这个时代的精神对抗 …

主讲:陈卫<p>时间:6月2日(周六)晚9点<p>加入黑蓝微信群,在公告栏取阅<p>《深松》修订版PDF<p><b>黑蓝群主题分享</b><p>黑蓝群主题分享:每周由一位主讲,在黑蓝微信群通过文字、图片、语音或视频等形式分享他的主题,主题可以包括:与阅读、写作、视觉艺术、电影、音乐或其他任何艺术领域相关的体会;一段奇特或重要的经历;某项专业技能的学习历程、遇到的困难、如何克服困难或者所获得的窍门;以及接下来的合作盼望。在他分享的过程中,各位如果有问题可以随时提问,分享者会围绕你的话题继续讨论。<p>黑蓝群主题分享活动希望让更多的想法、思想、经历相互激活,让更多人获取更多经验和思考,解决更多困惑。有意愿分享的朋友请联系微信号heilan8。<p><b>参与</b> …

《深松》<p>收录于陈卫2017年出版的短篇小说集《两只空气同时落球》<p>我们排了一个PDF文件,<p>(尺寸适合手机和Kindle)<p>这是最终的修订版,之前没有发过<p>有需要的朋友可以在<b>黑蓝生活群中取阅</b><p>关于这个小说的创作及背后的故事<p>本周末有群分享活动<p><b>入群请加微信 heilan8</b><p>点击主菜单“目录”,可查阅黑蓝作者作品<p>加微信好友<p>▼<p><b>heilan8</b><p>▲<p>了解更多黑蓝动态<p>投稿邮箱:heilan@163.com<p>回复关键词<p>▼<p><b>写作班</b><p>▲<p>获取“黑蓝·十年免费写作班”详情<p><b>(想加入黑蓝💊生活群请跟heilan8打声招呼)</b>

黑更蓝:张虔诗三首,选自《之夜集》。今晚黑蓝群张虔“火车主题分享”,进群请联系微信heilan8。

<b>之 夜</b><p>张 虔<p>疾驰的列车呈现了时间流逝的慢<p>这是一种带着显著速度的慢<p>是浑身漆黑的慢,是在突入<p>撞击、摩擦和碾压中<p>让人感到质量巨大的安静的慢<p>这也是为列车呈现着原野的慢<p>是让地球的转动更加清晰的慢<p>是偶然的慢并以<p>惊人的速度过滤着方向的慢<p>也是让人的欲望获得片刻休息的慢<p>同时这是一种泛着水声的慢<p>是只在黑暗中得以显现其黑的慢<p>也是正在死去的慢<p>在这种慢的四周,夜<p>好像一条静止的大船<p>无声地饲育着,宰杀列车的光线<p><b>之 夜</b><p>张 虔<p>鸟群嘶鸣着从火车急刹的轮子里飞出<p>钢铁让它感到自己是个疯子<p>欲望让它轻盈<p>它的尖叫是另一列火车在夜空疾驰<p>夜与河流比人类更清楚<p>它是擦风的机器,光的搬运工,也是鸟群的玩具<p>它见过少女们<p>最伤心的时候,在一列午夜的火车上<p>…

主讲:张虔<p>时间:5月26日(周六)晚9点<p><b>黑蓝群主题分享</b><p>黑蓝群主题分享:每周由一位主讲,在黑蓝微信群通过文字、图片、语音或视频等形式分享他的主题,主题可以包括:与阅读、写作、视觉艺术、电影、音乐或其他任何艺术领域相关的体会;一段奇特或重要的经历;某项专业技能的学习历程、遇到的困难、如何克服困难或者所获得的窍门;以及接下来的合作盼望。在他分享的过程中,各位如果有问题可以随时提问,分享者会围绕你的话题继续讨论。<p>黑蓝群主题分享活动希望让更多的想法、思想、经历相互激活,让更多人获取更多经验和思考,解决更多困惑。有意愿分享的朋友请联系微信号heilan8。<p><b>参与方式</b><p>联系微信“heilan8”,入群。<p>由于现在 …

黑更蓝:句子摘录自陈树泳的日记本。<p>没有经过思想和情感度化的艺术走向无病呻吟。<p>一件事情只要强调其“结果”,它就已经走向“商业”。<p>我的写作有一部分功能:为了驱赶脑子里的嗡嗡声。<p>一种“经过充分理解之后形成的语言”,让人天然地加以信任。<p>致命的思想是绝对的希望。<p>不要向李子索取樱桃的滋味。<p>我将教你那些离开我的方法。<p>人变成虫子并不令人震惊,人变成虫子而自不震惊,因而令人震惊。<p>不要满足于向人揭示这个世界的真相。<p>思想必须像赤裸的身体,外衣只会令它窒息。思想必须通风透气,否则它就溃烂、腐坏、发出臭气。<p>没有人应该为自己的出身而感到自卑,没有人应该为自己的处境而感到畏惧。<p>以前考虑出身和处境,今后,要取消对高低贵贱的疑 …

黑更蓝:《漫画葬礼》系烟囱最新作品,本文附陈树泳的评论;了解“漫画葬礼”的更多内容,请关注胡晓江漫画公众号“异常漫画研究中心”。<p>阅读顺序:从左向右→<p><b>漫画背景简介:</b><p>1,故事发生在香港,每年一度的香港动漫电玩节,漫画主角们照例收到了欧阳应霁老师的邀请,前往香港参展,在那里,每次都会有恳谈漫画的尽兴夜晚,但这次有点不一样。<p>2,四位主角分别是:唐彦(办葬礼那位),烟囱(吃薯片那位),胡晓江(长头发那位),猫跳高(喝啤酒那位)。<p>3,唐彦,烟囱,胡晓江,都是一本独立漫画集《Special Comix》系列的编辑,这本漫画集在2010年曾经获得一份殊荣,法国安古兰漫画节的另类漫画奖。这篇漫画的4位主角,同样 …

黑蓝

黑更蓝:本文摘自太宰治中篇小说《人间失格》的“序言”和“后记”。<p><b>本周六(5月19日)晚上9:00,</b><p>黑蓝群主题分享“《人间失格》的魅力与缺憾”,<p>主讲:陈树泳,<p>感兴趣的朋友可联系微信 <b>heilan8</b> 进群。<p><b>序</b><p>我曾经看见过那个男人的三张照片。<p>第一张,可以说是他幼年时代的相片,想必是在十岁前后拍下的。只见照片上这个男孩子被众多的女人簇拥着(看来,这些女人是他的姐姐、妹妹,抑或堂表姐、堂表妹),他站在庭院的水池畔,身穿粗条纹的裙裤,将脑袋向左倾斜了近三十度,脸上挂着煞是丑陋的笑容。丑陋?!殊不知即使感觉迟钝的人(即对美和丑漠不关心的人们)摆出一副冷淡而麻木的表情,不负责任地夸奖他是“一个怪可爱的孩子呐”, …

黑蓝

/<p><b>燕 帽</b><p>生 铁<p>她沿着小路急匆匆向这边走过来,暂时没有看到我。她缩在厚厚的像棉被一样的大衣里,两手交叉拢在胸前,微微缩着肩。棉袍下摆露出白色的护士裤和有点脏了的浅腰平底鞋。<p>她没有戴燕帽出来,但头发仍然整齐地在脑后梳成一个纂,这发型让女人的头显得又圆又小。因为工作时不能化妆,她的脸色发黄,露出很深的黑眼圈。一个护士在不工作的时候总是显得纤薄、萎靡和睡眠不足。<p>而我望着她,心反而更揪紧了,我好像望见了她裹在肥大衣服里面的瘦而温暖的身体。等到走近了我才意识到她其实早已看到我,只是没有表示出来,脚步也没有停,但嘴角和眉梢已有了细微的变化。<p>我跟在她后面,离她几步远。在进入私密空间之前的这个过程永远是尴尬的。<p>…

黑蓝

黑蓝微信群陆续举办的一个活动:“群友主题分享”,每个周六晚上我们将邀请一位群友,在黑蓝微信群通过文字、图片、语音或视频等各种形式分享他的故事,他是谁,他的专业/专长,所在的城市,一段奇特或重要的经历,学习的历程,遇到的困难,这些年如何克服困难努力探索,以及接下来的盼望和期待。在他分享的过程中,各位如果有问题可以随时提问,分享者会围绕你的话题继续讨论。<p>做这个活动我们是希望把更多有想法、有才华、有经历的朋友介绍给大家,让大家互相认识,甚至有所合作,获取更多经验,解决更多困惑。有意愿分享的朋友可以联系微信号heilan8。<p>已分享的主题<p>他们用电影创造了文学难以描述的情绪丨分享者·不流<p>我从来没有流畅地写 …

许知远,一个冒充知识分子的商人丨张虔

本文来自黑蓝怪谈实验小组<p>/<p><b>许知远,一个冒充知识分子的商人</b><p>张 虔<p>通过批评商业融入商业,利用反叛主流成为主流,这并不是多么高明和新鲜的变现技巧。更多引起注意的是,当代商业为它的从业者提供的自由度已经如此之大,以至于后者可以心安理得地沉浸于一种站在自我反面的幻觉。很难说这种幻觉里没有精心安排的自我催眠。一个声称“带着偏见看世界”的人,他的自我催眠不是固守在文化和知识的立场上不肯和这个商业时代对接,而是他已经融入得太好,却还要假装严肃地对自己说不。<p>从文化的层面看许知远,就失去了观察他的最佳角度。许知远是一个商人。像当年他批判过的韩寒精于贩卖“反叛”一样,许知远在商业上的敏锐,并不比韩寒差,他精准地捕获 …

文学不对历史负责丨陈树泳

本文来自黑蓝怪谈实验小组<p>/<p><b>文学不对历史负责</b><p>陈树泳<p>食指是在什么场合指责余秀华的,这一点非常重要。当他在某本新书的发布会上指责余秀华(们),就产生了一种瓜田李下令人头疼的苦恼,作为诗人的表达的力度遭到了削弱,并将表达之后引起的关注暗度陈仓地转移到对新书的宣传上,使思想成为商品的装饰和润滑剂。或许这种瓜田李下的苦恼,未必就不是发言的目的。这样说过分吗?过分和苛刻的感觉是因为这样的操作如今已成为了写作呈现方式的新伦理,王朔、陈丹青都这么做(过),而他们恰好代表着今天文化的一面,即表达必有商业目的,并推而广之地影响着更多的写作者,并被大众所接受。<p>与此相似的另一个问题,就是食指指责的“评论界”捧出余秀华是 …

他们用电影创造了文学难以描述的情绪丨分享者·不流

黑蓝微信群将陆续举办一个活动:“群友主题分享”,每个周六晚上我们将邀请一位群友,在黑蓝微信群通过文字、图片、语音或视频等各种形式分享他的故事,他是谁,他的专业/专长,所在的城市,一段奇特或重要的经历,学习的历程,遇到的困难,这些年如何克服困难努力探索,以及接下来的盼望和期待。在他分享的过程中,各位如果有问题可以随时提问,分享者会围绕你的话题继续讨论。<p>做这个活动我们是希望把更多有想法、有才华、有经历的朋友介绍给大家,让大家互相认识,甚至有所合作,获取更多经验,解决更多困惑 。有意愿分享的朋友可以联系微信号heilan8。<p>已分享的主题<p>我从来没有流畅地写过一篇小说丨分享者·陈树泳<p>吉他真的不是一件廉价 …

在拍电影之前,伯格曼是一位戏剧导演

本文来自黑蓝怪谈实验小组<p>附:讨论<p>/<p><b>《假面》:沉默、面具与镜像</b><p>把 噗<p>“我知道你不再开口是因为你厌倦了你扮演的所有角色,每一个角色你都能演得很完美。但是,让你自己变得愚蠢些,邋遢些,唠叨些,不是更好吗?难道你不认为你真能再好一点吗,要是你让自己成为你自己的话?”——《假面》<p>假面 Persona (1966)<p>导演: 英格玛·伯格曼<p>编剧: 英格玛·伯格曼<p>语言与表情<p>伊丽莎白不再说话了,她在区分真实与虚构时遇到了致命的障碍。是舞台生涯将她从现实生活中区隔出来,并久而久之,让她丧失了把捉真实的能力。原先在舞台通过语言和表情扮演另一个角色、充分获得非现实体验的举动如今陷于沉寂。语言如同肃立起一道屏障,将她迷失 …

这段床戏不该省

本文来自黑蓝怪谈实验小组<p>附:讨论<p>/<p><b>这段床戏不该省</b><p>陈 卫<p>先看《四月三周两天》的一个片段<p>我们之前聊过《四月三周两天》,它不错,在某一个语境里它无疑是一部好电影,这似乎是肯定的。不过从第一次看完,我心里就总觉得它有一些地方不够。除了整体一些还不清晰的问题,也存在某一些或某一个具体的问题。不过它作为好电影的身份会让人减省追究下去的念头。直到今天,你再次提到这个电影,我突然想起了那个问题所在。<p>那个“贝贝”医生要挟要和那两个女孩上床,但导演对那段“贝贝”医生和两个女孩的“床戏”都作了遮掩处理,尽管这遮掩已经是尽了力让人不感到刻意,但他这里的软弱让我感到惋惜。<p>这段床戏有千万个理由不该省。“伪纪录片”的拍摄手 …

我从来没有流畅地写过一篇小说丨分享者·陈树泳

黑蓝微信群将陆续举办一个活动:“群友主题分享”,每个周六晚上我们将邀请一位群友,在黑蓝微信群通过文字、图片、语音或视频等各种形式分享他的故事,他是谁,他的专业/专长,所在的城市,一段奇特或重要的经历,学习的历程,遇到的困难,这些年如何克服困难努力探索,以及接下来的盼望和期待。在他分享的过程中,各位如果有问题可以随时提问,分享者会围绕你的话题继续讨论。<p>做这个活动我们是希望把更多有想法、有才华、有经历的朋友介绍给大家,让大家互相认识,甚至有所合作,获取更多经验,解决更多困惑 。有意愿分享的朋友可以联系微信号heilan8。<p>点击主菜单“目录”,可查阅黑蓝作者作品<p>加微信好友<p>▼<p><b>heilan8</b><p>▲<p>了解更多黑 …

漫游:在云南走半年

<b>漫游:在云南走半年</b><p>姓名:白夜<p>年龄:27<p>性别:男<p>所在城市:曲靖陆良<p>专业/专长:写诗、绘画<p>漫游目的地:云南<p>漫游意愿:写诗、交谈<p>漫游时间:半年<p>白夜虽然在云南,但不意味着不可以在云南漫游,重要的是自己双脚的跨越,从已知的生活走向与陌生人实地的接触、共同讨论拟定漫游计划或结伴交谈的意外体验。<p>在云南或去云南的朋友如果想结识白夜,可联系微信“heilan8”。<p><b>漫 游</b><p>一份写作行动宣言<p>写作不再重要。<p>在一个生活方式和价值观裂变成语言已经失效的时代,写作不再重要。<p>生活重新跃至首位。<p>我们必须以我们的生活方式揭示我们的所思所想所为到底有何不同、并且值得重视。<p>在此基础上,写作作为一个行动无疑仍旧重要。<p>首先我们必须热爱行走 …

漫游:深圳→重庆:为你画一幅肖像

<b>漫游:深圳→重庆:为你画一幅肖像</b><p>姓名:阿猫<p>年龄:24<p>性别:女<p>所在城市:深圳<p>专业/专长:自由撰稿人<p>漫游目的地:重庆<p>漫游时间:4月或5月<p>深圳的阿猫计划4月或5月在重庆漫游,漫游期间合作事情:为你画一幅肖像。<p>对阿猫来说,女孩子更能够激发她的灵感。<p>在重庆的朋友如果想结识阿猫,可联系微信“heilan8”。阿猫自己做有公众号,有兴趣者请向“heilan8”索取了解。<p><b>漫 游</b><p>一份写作行动宣言<p>写作不再重要。<p>在一个生活方式和价值观裂变成语言已经失效的时代,写作不再重要。<p>生活重新跃至首位。<p>我们必须以我们的生活方式揭示我们的所思所想所为到底有何不同、并且值得重视。<p>在此基础上,写作作为一个行动无疑仍旧重要。<p>首先我们必 …

她要多少我就给多少丨生铁

黑蓝怪谈实验小组<p>“一幕” 系列<p>附:讨论<p>/<p><b>小 张</b><p>生 铁<p>那一年我正好十八岁,我的奶奶在那年春天患了脑出血,病情稳定后回到家,躺在床上不能动弹,需要人24小时陪护料理。我妈从医院的陪护人员中找来了小张,临时帮忙。<p>小张是个北方乡村姑娘,比我小两岁。瓜子脸,不难看,但人神经兮兮的。一个女孩子,走路有时却像个大摇大摆的拳击手。<p>正赶巧,有两周时间,我父母都要出差,家里就只留下了我、我奶奶还有小张——别担心,我和我奶虽然住在同一栋楼里,却是不同的单元。<p>那两周时间里首次显露出我不是一个合格的经理人。小张每天买菜和我报账,我从来都不细问。她要多少我就给多少。后来我妈出差回来,楼下的邻居告状,说那几天看到小张从菜市 …

陈卫·漫游:海口

<b>陈卫·漫游:海口</b><p>这几年陈卫将去一些地方写作,边走边写。<p>地图红色地名表示已走和下一个目的地,蓝色地名表示近期意向目的地。<p>上一站:北京→成都→临沂→南京→苏州→湖州→杭州→苏州<p>下一站:海口<p>需联系者,请加微信号:heilan8<p>为什么漫游?(点击蓝色字查阅)<p>点击主菜单“目录”,可查阅黑蓝作者作品<p>加微信好友<p>▼<p><b>heilan8</b><p>▲<p>了解更多黑蓝动态<p><b>(想加入黑蓝💊生活群请跟heilan8打声招呼)</b><p><i>▼</i>阅读原文购买,亚马逊今天最优惠

希望她们是拉拉

张虔短句<p>附:创作讨论<p>黑更蓝:未来黑蓝内容底下会有与本作品相关的写作讨论,能让大家了解更多作者的思考。<p>/<p><b>短 句</b><p>张 虔<p>灯光是当代的月光。<p>当代的月亮和故乡已经没有关系了;月亮脱离了故乡就开始变得淫亵。<p>现代化的一个结果是,太阳、月亮、星星和雨水,和红绿灯,隔离带、垃圾箱一样,都成了某种城市设施。<p>城市里的风有一股铁腥味儿。<p>风在原野上吹动一棵树,到了城市的街道上,它就不能去吹另一棵树,它要去吹一个女孩的裙子。<p>你拥有的社交软件越多,你和世界的关系越单调。<p>观念爆炸是时代空虚的标志。<p>焦虑是观念的产物,它已经深深损伤了这个时代的感受力。在当代我们既见不到雄健的艺术,也看不到真正的优美。<p>在观念中诞生的最强劲的艺术, …

主要是鱼不会叫(附讨论)

黑蓝怪谈实验小组<p>“一幕” 系列<p>附:创作讨论<p>黑更蓝:未来黑蓝内容底下会有与本作品相关的写作讨论,能让大家了解更多作者的思考。<p>/<p><b>鲫鱼之狂</b><p>陈树泳<p>就这么来一次?虽然这样想,但心里并不确定要用多大劲,才能把这条鲫鱼一次摔晕。刚刚在超市的水产摊让那个卖鱼的胖小伙子帮我杀一条鲫鱼时,我看到他从鱼缸里用网兜捞了一条,是活的没错,但当他拿鱼去称重的时候,鱼在袋子里却纹丝不动,我心里就有点怀疑,这条鱼是死的吗?以前他刮鱼鳞和掏鱼肠前,会先抓着鱼尾将鱼头在砧板上摔一下,这次他没有这么做,就哗哗地给鱼刮鳞剖腹,那条鲫鱼也没有痛苦挣扎,等到他将鱼冲洗干净放进一个新袋子递给我的时候,我接过来,看了看标签上的价格,也没看到 …

我还是去文了身(附讨论)

黑蓝怪谈实验小组<p>“一幕” 系列<p>附:创作讨论<p>黑更蓝:未来黑蓝内容底下会有与本作品相关的写作讨论,能让大家了解更多作者的思考。<p>/<p><b>文身师</b><p>生 铁<p>像北京这样密密麻麻的大城市,总有些意想不到的空白。东五环一个立交桥附近,有好大一片从街道上看不到的荒地。在那些盖着防尘网的荒地边有一条小路,它通向一排排平房。<p>我就站在这小路边等着老Y来接我。路边有一家看起来已经停业的小酒吧,边上是一个挂着XX racing招牌的不知道做什么用的铁门。<p>老Y就从这个铁门里走出来了,他穿着标志性的皮靴,裤子上挂着的黄铜裤链也还是两年前的那条。<p>进了铁门,才知道这里是一个哈雷摩托车改装铺子。里面两个看起来很普通的乡下师傅正在给一辆摩托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