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ed Feethoven

10 Flips | 1 Magazine | 5 Likes | @feethoven | Keep up with Fred Feethoven on Flipboard, a place to see the stories, photos, and updates that matter to you. Flipboard creates a personalized magazine full of everything, from world news to life’s great moments. Download Flipboard for free and search for “Fred Feethoven”

線上繳款 - 台灣之星TSTAR

一切都還是從夢開始吧!在我生活的都市,尤其是夏天的時候,白天我們看著街上盲目行動的人從身邊經過,彼此就像沒有任何連結卻接合緊密的齒輪那樣。作動時發出巨大因為炎熱而變得尖銳的聲響,隨著週期在同樣的地方有些許差異的相遇。到了夜晚,我們開始喜歡夜裡,寧靜,我們可以放下心來,提著接…

那天這裡來了颱風。這裡是很小的島,四面環海在一方卻延伸了無盡的大陸,高低氣壓的移動夾帶著大量的雨水與強勁的風。我們這裡很小。每次有這種大量的雨水或強風經過時,其實都只有一天兩天的過境。颱風對我來說是習以為常的。大雨強風在路地上的時間,街上普遍沒什麼人。可能只剩下必須在外頭工…

「我像是做了一輩子了。這件事,至少到目前為止,沒打算停止過。只是想著,我還能夠看到多少,或試著再做些什麼?!」

「我像是做了一輩子了。這件事,至少到目前為止,沒打算停止過。只是想著,我還能夠看到多少,或試著再做些什麼?!」<p>今年難得的大掃除,大約清出了1/3個家裡的東西。有些東西堆放了十年的時光甚至更久,依依不捨提著一袋一袋的垃圾出去。「這是很有趣的事情吧?」我指的是心態上的轉變。這十幾年來,我曾經把某些東西帶回來放在家裡,那些是我喜歡的東西,也許是每天使用的花瓶、烤麵包機,曾經在天氣很冷的某一年帶回家裡的皮毛外套,他們當時都放在這個家最顯眼的位置,直到被取代。我又將新的花瓶帶回來,「這件外套已經不流行了吧?」而每一年這些不流行的外套就這樣一件一件的被塞進儲藏室裡,直到今天,一袋一袋的被當成為了清出空間而扔掉的垃圾。<p>我們…曾經那是什麼樣的衝動,或者假想著什麼情況把他們帶回家裡呢?就像每天市場賣菜的阿姨,那些菜被他說的多好吃可口,就像看著最新潮的howard汽車在路上跑來跑去,「過去我從來不需要一台汽車的吧?」而一直到今天,我們想著要得到什麼的同時,也一定有個誰就這麼提著那樣東西在叫賣著,「對呀我想要擁有那樣東西」這是我們製造的問題與答案,如果你願意,你可以自己問問題,或者…至少知道怎麼解答。

身體酸痛就像我說的是一種隱喻。有很多事情當你不了解的時候,往往只好將其歸類成感覺、能量或者任何不無法具體化的形容。有很多我們不了解的事情我們的身體卻已經接受了,而這樣的情形當我們仔細回想與思考的時候,便不難體會到推測與思想的深奧。但有很多種情況我是無法思考的。好比說疲倦、憤…

kmagazinelovers:

f(x) Krystal - Elle Magazine August Issue ‘14<p>既不流汗,空氣也不骯髒。少女的泥漿摔角,對手是六隻雞。

mortalmofos:

Sally Paton by Sara Sani

ForTune - 7days (preview)

part3<p><b>「那你呢?你會是什麼樣子?」</b><p>「我會是怎樣的樣子 跟 我是這個樣子 是不是不太一樣?」<p><b>「 不太一樣吧?應該是完全不同的東西。你是什麼樣子聽起來就是當下的樣子,就像打招呼問的「你好嗎?、你吃飽了嗎?」不是想認真的想知道你生活的細節或者是不是真的吃了什麼….」</b><p>「所以 …

時間賬本 7/28 晴 烈日

pm 2:09<br>很公平的,在時間上我們擁有相同單位的數量,<p>沒有誰可以獲得比較多或比較少的時間。<p>與其去在金錢上去衡量你我獲得多少,<br>能夠累積多少,<br>倒不如,試著去計算,我們花費掉多少時間。<p>就像非關男孩,用時間來計算自己做過哪些事,<br>一天,有24個單位 60進位<p>pm 2:15

停下來看“作品”,試著與作品對話的過程,可能會超過原本這個作品所想表現的。我願意花很多時間來面對一個作品,但在花時間觀察之前,有時候,我必須先克服自己的障礙。

我願意花很多時間來面對一個作品,但在花時間觀察之前,有時候,我必須先克服自己的障礙。<p>面對自己的時候,我既透明又矛盾地會回憶起很多事情。建築這些回憶成為思想或者某個當下的判斷,隨著時間不曾停止,我們便累積了身為自己該有的外型。<p>你們說『那我是什麼外型呢?』<br>『要是我沒看過任何一部電影,沒聽過任何一首歌,從頭到腳很徹底地不藉由他人之手來表現自己。那個會是我原本的雛形,然而,現況不太可能是那樣。今天你們看到的我,從我身上找到了某些自己的部份,用你們的眼光帶走了我身上屬於你們的資訊,與被遺留下的,不屬於你們接收的資訊,這個時候,我在你心中的定義便只得到了扣除遺留下來的部份。在一個作品中,我們可以看到多少這樣的部份?那就會代表,<b>我們有多認識自己</b>。』<p>Patrician<br>Artist: Stephen Fr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