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ddyzheng

15 Flips | 3 Magazines | 1 Like | 4 Following | @eddyzheng2017 | Keep up with eddyzheng on Flipboard, a place to see the stories, photos, and updates that matter to you. Flipboard creates a personalized magazine full of everything, from world news to life’s great moments. Download Flipboard for free and search for “eddyzheng”

这10家资金雄厚的创业公司在2017年倒下了,它们曾是资本眼中的“红人”-钛媒体官方网站

被忽视的AI人才培训,中国企业别输在战备阶段-钛媒体官方网站

最新一期《我是未来》抢先剧透,“未来医疗”有哪些落地场景和想象空间?-钛媒体官方网站

我们离埃隆·马斯克的脑机接口有多远?

NEUROTECHNOLOGY<p>Christopher Beeley<p><b>将我们的大脑与技术直接相连可能最终会是一个自然进程,人类自古以来一直通过技术来增强自身能力。</b><p>正如古希腊人梦想着可以冲上云霄一样,当今人类的希冀则是意识与机器的融合,以弥补肉体会死亡的缺憾。<p>通过脑机接口(BCI)技术将人类意识与人工智能、机器人或者其他人的意识相连,是否可以超越人类本身的局限性呢?<p>在过去的50年间,来自全球各大学实验室以及公司中的研究者们致力于实现这一愿景,并且已经取得了令人瞩目的进展。<p>最近,诸如Neuralink的创始人埃隆·马斯克(Elon Musk),Kernel联合创始人布莱恩·约翰逊(Bryan John …

神经现实

人工智能 ARTIFICIAL INTELLIGENCE<p>自省和想象如何帮助我们造出更好的机器人<p>Luca D'Urbino<p>RYOTA KANAI <b>NAUTILUS</b><p>人们常常问我,能达到人类智能水平的人工智能最终会有意识吗?我会这样回答:你想让它有意识吗?我认为这主要取决于机器是否会“觉醒”。<p>这么说可能很冒昧。意识让我们能够生动而直接地体验世界、体验自身。然而意识的机制,对神经科学来说还是未解之谜,甚至有人觉得它将永远无解——使用客观的科学方法来解释主观经验似乎绝无可能。但是在大约25年间,科学界已经将意识当做科学观察的目标,并取得了重大进展。<b>我们发现了和意识有关联的神经活动,并理解了何种行为任务需要</b> …

语言是寄生虫?普利策获奖作家科马克·麦卡锡试图解释无意识

评论 REVIEW<p>在其首次出版的非虚构作品中,科马克·麦卡锡提出了他对语言和无意识的全新见解。<p>NICK ROMEO | <b>THE NEW YORKER</b><p>上周,小说家科马克·麦卡锡(Cormac McCarthy)在著名科学杂志《<i>Nautilus》</i>上出版了生涯第一部纪实文学作品,一篇题为《凯库勒问题》的三千字科学小品。这篇文章充斥着许多引人遐想的细节:人喉解剖、麻醉状态下海豚的反应、科伊桑语中搭嘴音(吸气音)的起源,这些都指向一对难解的问题:为什么人类语言会源起于某物?语言与无意识又有怎样的联系?<p>五年前,受邀于《新闻周刊》杂志,我在圣塔菲研究所(Santa Fe Institute)采访了麦卡锡。圣塔 …

Neuralink与大脑的神奇未来 | 第六部分:大融合

未来 FUTURE<p>TIM URBAN | <b>WAIT BUT WHY</b><p>想象一个外星探险家正在探访一颗新的恒星,发现它拥有三颗行星,并且上面都有生命存在。其中一颗正巧处于公元前一千万年时地球的状态,一颗处于公元前五万年时的状态,另一颗则与 2017 年的地球相同。<p>探险家不是原始生命方面的专家,但依然盘旋在三颗行星附近,通过望远镜观察着每一颗行星。在行星一上,他看到了大片水面、大量树木、山脉以及少量生命的痕迹。他还发现了一群大象漫步在非洲大陆上,一群海豚在大洋表面反复跃起,以及其他一些零星的人散布在各处。<p>然后他转去观察行星二。人更多了,除此之外区别不大。他还注意到一个不同之处,星星点点的光芒不规则地散布 …

操控心灵的无形之手

行为科学 BEHAVIORAL SCIENCE<p>迈克尔·刘易斯的新书《抽丝剥茧》回顾了心理学家和诺贝尔奖获得者卡尼曼和特沃斯基之间的复杂友谊和卓越的学术合作,二者的研究成果为新行为科学奠定了基础。<p>Davide Bonazzi<p>TAMSIN SHAW | <b>THE NEW YORK REVIEW OF BOOKS</b><p>当今世界,行为科学无孔不入。社会心理学和行为经济学的研究铺天盖地,被(政府、企业、媒体)用来左右我们看到的新闻、购买的产品,并且被用于构建我们的文化和知识环境,影响我们在网络和现实中的人际关系网络。过去,人们遵循个人习惯、本能或者社会传统、规范来做出行动,而现在,人们往往会参考心理学、行为科学的 …

我们能够量化机器意识吗?

人工智能 ARTIFICIAL INTELLIGENCE<p>人工智能也许会赋予计算机自我意识。本文将告诉我们如何预测到这一前景。<p>Simon Prades<p>CHRISTOF KOCH & GIULIO TONONI | <b>IEEE SPECTRUM</b><p>想象在不远的将来,你拥有一个智能电话,这个电话与位于云端的个人数字助理(PDA)捆绑在一起。你为PDA设定了一个性感的女声,在你细碎零散的数字生活里,不论是电邮或社交媒体账号,还是日历、相簿和通讯录,她都能做到无孔不入。她比你的母亲、妻子、朋友,甚至你的心理医生更懂你。<p>她在英语交流上毫无障碍;在日常事务上与你无话不谈;她能迅速而准确得接梗。她的声音伴你安眠,也向 …

Neuralink与大脑的神奇未来 | 第五部分:巫师时代

未来 FUTURE<p>Richard Wilkinson<p>TIM URBAN | <b>WAIT BUT WHY</b><p>新兴的脑机接口行业是一场即将颠覆一切的革命的种子。但从很多方面来说,脑机接口的未来并不是才发生的新鲜事物。如果你后退一步,它看起来更像是一股持续已久的趋势的下一个重要章节。语言过了很久才发展出书写,书写又过了很久发展出印刷,这是华盛顿所在年代的情况。然后我们有了电,发展的步调从此大大加快。电话、收音机、电视、计算机。就那样,每个人的家都变得很神奇。然后电话成了无线的,接着又变成移动的。计算机从工作设备变成了我们都身在其中的一个数字世界。再然后,电话和计算机合二为一,成了一种万能设备,把家中的魔法转 …

Neuralink与大脑的神奇未来 | 第四部分:Neuralink的挑战

技术 TECHNOLOGY<p>TIM URBAN | <b>WAIT BUT WHY</b><p>鉴于我已经写过马斯克的公司中的两家——特斯拉和 SpaceX——我觉得我明白他的公式。这公式是这样的:<p>而他对于一家新公司最初的设想总是从右边开始,向左边推进。<p>他认定世界上某种特定的改变将提高人类拥有美好未来的可能性。他知道,大范围的世界性改变在整个世界——也就是人类全体——都为之努力的时候会最快发生。他还知道,人类只有被经济因素驱动,认为花费资源朝着这个目标进行创新是一项明智的商业决策时,才会朝着这个目标努力。<p>通常,在一个朝阳产业兴起之前,它就像是一堆木头,有生火所需的原料且万事俱备,但就是没有火柴。某种技术上的短板在阻碍 …

Neuralink与大脑的神奇未来·第三部分:脑机接口

神经科学 NEUROSCIENCE<p>Angelica Alzona/Gizmodo<p>TIM URBAN | <b>WAIT BUT WHY</b><p>让我们穿越到公元前 5 万年,然后在那里绑架一个人,并把他带回到 2017 年。<p>他叫做 Bok。Bok,我们非常感谢你和你的族人们发明了语言。<p>为了表达我们的感激,我们想向你好好展示一下,我们在你们的发明的基础上所创造的各种好东西。<p>好的,我们首先带 Bok 去坐飞机,然后去坐潜艇,接着到迪拜的哈利法塔的最顶层看看。我们给他展示望远镜、电视机和 iPhone。然后我们让他自己在网上随便逛逛。<p>好了,刚才过得很开心吧。Bok,你觉得怎样?<p>是的,我们看得出来你很惊讶。最后,我们向 …

Neuralink与大脑的神奇未来 | 第二部分:大脑

神经科学 NEUROSCIENCE<p>Emiliano Ponzi<p>TIM URBAN | <b>WAIT BUT WHY</b><p>在写这篇文章时,我想起了自己为什么喜欢下面这种长得好看又可爱的大脑:<p>因为真正的大脑长得很丑,一点都不可爱。人类真恶心。<p>但是在过去一个月里,我一直在谷歌图片中看着一张张黏糊糊、布满血丝的脑部图片,那简直就是地狱。现在你也要经历同样的体验,所以请做好心理准备。<p>现在我们先从最外层开始。我觉得生物学有一个优点是它有时也挺有条理的,而大脑也有一些条理分明的地方,首先是人类的头部构造就像是一个俄罗斯套娃。<p>你的头部最外层是头发,头发下面是头皮,然后你以为接下来就到颅骨了——但其实中间还有大概 19 层 …

Neuralink与大脑的神奇未来 | 第一部分:人类巨像

神经技术 NEUROTECHNOLOGY<p>TIM URBAN | <b>WAIT BUT WHY</b><p>上个月,我接到了一个电话。<p>好吧,可能这并不是他当时的原话。但是在听过埃隆·马斯克介绍完他正在创立的新公司以后,我感觉这就是他真正想做的事情。<p>在之前写关于特斯拉和 SpaceX 的文章时,我明白了有些公司是需要使用一种「缩放思维」才能完全理解的——放大至企业工程师正在处理的技术难题,缩小至我们人类正在面临的生存挑战;放大至当今世界的发展现状,缩小至我们一路走来的历史进程和我们即将走向的未来景象。<p>埃隆的新公司 Neuralink 当属此列,而且在首次听说这家公司的六周之后,我确信,它在未来的意义将远远超越特斯拉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