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变好看

7 Flips | 1 Magazine | 1 Like | @cinuo | Keep up with 想变好看 on Flipboard, a place to see the stories, photos, and updates that matter to you. Flipboard creates a personalized magazine full of everything, from world news to life’s great moments. Download Flipboard for free and search for “想变好看”

《欢乐颂2》前两集不太好看?但这10个良心细节不服不行!

LinkedIn

创业是一件特别需要勇气的事儿,不适合公主病甚至公主癌晚期患者。<p>员工可以撞一天和尚敲一天钟,但是创业者唯一的出路就是赢,一天到晚自己感动自己没用。<p><b>一、老板都是演技派</b><p>咪蒙老师在鼓动完实习生休学后,又炮制了一篇新爆文:【谁不是一边当老板,一边当孙子呢?】。<p><b>她写得甚是情真意切:创业者的宿命,就是活在恐惧、焦虑和孤独中。</b><p>我朋友圈快被刷屏了,没有精准人群的鸡汤绝不是好鸡汤。比如这篇文章就有特别精准的人群,创业者是最爱在朋友圈抒情的一群人,转发无非要表达两层内容:<p>哎呀我是个老板呀<p>哎呀其实宝宝心里苦啊<p><b>实力不行演技来凑,创业圈最爱讲故事,个个都是演琼瑶戏的一把好手。</b><p>还好我没老板,不然看见自己老板转这个,我都不好 …

全世界最令人心动的约会,只有伦敦能给你

不管多少电影和小说把巴黎塑造成“世界上最浪漫的城市”,说起浪漫,英吉利海峡对岸,巴黎的“死对头”——伦敦,始终占据着重要一席。<p>英国人的浪漫从来都和欧洲人不同,伦敦的浪漫也自然只有这座城市才能拥有。这里没有埃菲尔铁塔,但有身处其间就能感受到雄伟的大本钟;这里没有塞纳河,但有海德公园里安静美丽的九曲湖;这里没有花神咖啡馆,但有保证能让你喝到嗨的英式酒吧。<p>巴黎的浪漫带着点夜晚邂逅陌生人的危险与暧昧,而伦敦的浪漫则是安定而温柔的,如果你需要,它就会在那里。以下就是7个只有伦敦才能给你的最心动约会 ideas。<p>1<p>夏日露天电影院<p>最普通的约会就是去吃饭看电影了吧?如果在伦敦你还这么干可就太浪费这座城市了。如 …

张佳玮写字的地方

沿着昨天那篇,聊几句。<p>本篇不针对长期bodybuilder和运动习惯,只是说些普通人适用的基本常识。<p>许多人不太健身的人,自以为块头特别壮。许多姑娘还担心“会不会练出肌肉显得腿粗”。<p>然而对大多数普通人而言,那点块头,那点粗腿,许多并非肌肉,而是脂肪。<p>您以为是壮,其实就是……胖。<p>肌肉是实在的,脂肪是泡沫。等体脂率下去了,许多人会发现,覆盖在脂肪下面的身材,并没那么精壮。<p>肌肉是极难长的。精确地选择高蛋白饮食、控制碳水分量、每天睡好、遵循科学的训练计划,也未必能练出多少。<p>所以“不要练出太多肌肉”之类想法,实在是多虑。就像您随意到公园踢两脚足球,这辈子也未必变得成梅西。<p>一般体脂率高的,会乐意减脂。跑步啦 …

「万物简史」1861年春未遂的汉口战役:太平天国命运转折点_城市_好奇心日报

丢脸真有那么不可忍受吗?

我发现,有种人,迷之吸引我。<p><b>他们能把任何事都变得有趣,敢去做一些旁人看来很丢脸的事,即使被笑话,也能嬉皮笑脸地应对。</b><p>比如《余罪》里的张一山,撩起衣服拍肚皮儿,肆无忌惮抠脚丫,完全没有传统警察那种眉头深锁的正经样子。<p>电影或小说里面,伟光正的主角往往品之无味,卖萌耍贱的角色反而最吸引人,最能感受其饱满的性格与灵魂。<p>太多人想要主角光环,一举一动都小心翼翼,生怕破坏了完美形象。<p><b>但太重的偶像包袱,往往也是一种自我束缚。</b><p>如果怀着好玩的心态去“丢脸”,或许会收获别样的乐趣。<p><b>本文由Linkedin原创,作者李七七。</b><p><b>懂得“丢脸”的人</b><p><b>往往都很有趣</b><p>一说起丢脸,许多人都避犹不及。中国有句老话叫“人活脸,树活皮”,于是 …

怎样跟孩子谈“障碍”(残疾)

有些评论表示对文中列出的要点,特别是第1、2条有疑问,特此解释。感谢各位读者的反馈。<p>1. 评论表示不赞同“平静地使用准确、积极的语言描述障碍(例如,用轮椅行走,而不是“她的腿走不了路”)”<p>平静的态度给孩子树立了好榜样:人与人不一样是很正常的,不必大惊小怪。<p>积极的语言:人们使用什么样的字眼、词汇、句子、语气来描述障碍,深刻反映了社会怎样看待障碍、有障碍的人群以及人们怎样看待自己(Blaska, 1993; Froshl et al, 1984; Zola, 1993)。负面、消极的语言,不仅让被评论的有障碍人士受到伤害、感到自己不被接纳,而且很可能会形成无形的枷锁和障碍,阻碍有障碍人士平等地参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