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 Hang Ho

22 Flips | 7 Magazines | 4 Likes | 1 Following | @chihangho583 | Keep up with Chi Hang Ho on Flipboard, a place to see the stories, photos, and updates that matter to you. Flipboard creates a personalized magazine full of everything, from world news to life’s great moments. Download Flipboard for free and search for “Chi Hang Ho”

人越大時間過得越快,生活喺香港更快 | 輔仁文誌

殖民戰爭勢滅港 革命起義衛吾土 | 輔仁文誌

文/司徒克明<p>中共發動殖民戰爭,香港瀕臨滅族。倘若港人戰敗,勢必失去生計、職業、自由、以至身份與尊嚴。當殖民獨裁統治成為事實,香港人就有革命的權利。面對滅族危機,香港人須磨礪心志,枕戈待旦,中共外強中乾,港人要見機行事,革命脫共自立,莫再幻想「建設民主中國」。香港手握中共的金融命脈,中共亟需香港融資以保經濟和社會穩定,無法承受在港開槍鎮壓的經濟崩潰。故此港人革命,無須軍火,只需掙脫「和理非」心障,癱瘓社會運作,以金融中心的脆弱秩序為要脅,誓不退讓,便可見勝利曙光。香港現既處於戰爭狀態,失陷阿修羅道,當以正義之師,討伐無義之輩。孔子謂君子有智仁勇三達德,見義勇為,以武抗暴,既秉承儒門之教,也符合西 …

勿忘青春,勿忘初「衝」 | 輔仁文誌

只講階級,不見帝國;拒用暴力,消費革命——馬克思:香港「左膠」背叛了左翼 | 輔仁文誌

分化台港關係:中共的坑渠油統戰術 | 輔仁文誌

梁文道才是不折不扣的賣港賊 | 輔仁文誌

「啟動佔中」喎 | 輔仁文誌

從「白馬之盟」到自貿區:中央與地方之爭 | 輔仁文誌

零售業持續萎縮,香港經濟該何去何從? | 輔仁文誌

James Pang 攝<p>早前有關應否削減自由行限額的爭議,很大程度上來自於預期對香港經濟造成的重大衝擊;根據獨立經濟學者林本利的報告及網誌,削減兩成限額對零售業及其他相關行業,以至國民生產總值(GDP)造成的傷害有可能超越另一學者關焯照所指的四百億港元。<p>在此請先容許我反駁林博士《蘋論:回應對零售業報告的一些批評》中一些謬誤。第一,對於「每日大量港人北上消費,為何沒有聲音說港人搶奪深圳人民的生活必需品,必須限制港人北上自由行?」這滑稽的類比,我必須指出根據政府統計處於2012年發表的《二零一一年本港居民到中國內地作私人旅行的消費開支》中的數字,港人在內地的旅遊消費只有11%用作購物(FA7);反 …

一個集體無恥的鬥爭民族 | 輔仁文誌

《拉丁美洲:被切開的血管》:「自由貿易」 | 輔仁文誌

【新手桌遊】人狼遊戲 (The Werewolves of Miller's Hollow) | 輔仁文誌

當一大班朋友去到boardgame cafe好多時都要面對人數太多,但大部份遊戲都只限四至五人玩的問題。這個時候大部份朋友都會選擇玩一些party game如「猜猜畫畫」之類,但玩得太多都會想來點有新鮮感的,今次為大家介紹一個越多人玩越好玩,集刺激、歡樂、推理、口術於一身的人狼遊戲—The Werewolves of Miller’s Hollow,保證百玩不厭。<p>人狼系列的遊戲其實有很多版本,除了最出名的The Werewolves of Miller’s Hollow 外,還有Lupus in Tabula、Ultimate Werewolves 及日本推出的《一夜人狼》,這些玩法跟香港人所 …

《ノーゲーム・ノーライフ》總評 | 輔仁文誌

中國金融風險的由來 | 輔仁文誌

魯迅先生在《故鄉》裡面有這個金句「地上本來沒有路,走的人多了,也就成了路」。我對中國金融風險的評語是「本來沒有風險,亂搞一通的人多了,也就成了風險」。<p>自己的問題都搞不了,請不要來搞香港。<p>何謂亂搞一通?下文詳細說明。<p>而很多謝任志剛先生7月20日在《香港書展》所作出的「澄清」。(見《信報》今早7月21 日的引述),重點包括:<p>1. 香港金融體系不只[止]為700萬人服務、也為內地13億人服務,為內地與海外的資金融通去服務…<br>2. …

後篩選時代 | 輔仁文誌

那些年,路易十六說要分組點票…… | 輔仁文誌

不知道是誰,再一次一錘定音:功能組別依舊、分組點票依然。毋可否認,香港的議會制度是一種創舉:可以將一套民主成份非常高的制度運用得如此專制,三個字:歎為觀止。<p>等等,民主成份高?明明現在就是因為功能組別和分組點票令香港人無法在議會發聲,這種制度算有民主成份嗎?有,不過在外國,功能組別和分組點票叫「兩院制」。兩院制裡的「功能組別」叫「上議院」,上院議員與香港功能組別一樣,都是由看來不太公平的制度產生(美國參議院),甚至有直接委任的(德國聯邦參議院)。但是,兩院制與功能組別的分別,是在兩院制下「功能組別」的議員不會與其他議員一起開會,而且他們自己會有自己的主席。<p>兩院制的議會制度,在大部分的歐美民主國家 …

音樂大國的地下鐵 | 輔仁文誌

香港資訊科技業的怪異 | 輔仁文誌

數碼港背後的真身其實只是一個大型地產項目——貝沙灣(照片由維基百科用戶Wing1990hk拍攝)<p>筆者淌了資訊科技這渾水多年,眼看著香港白白浪費了多年時光,流失人材,近年更鬧人材荒,公司紛紛挖角,情況罕見。明明香港有發展資訊科技的條件,卻偏偏抓到鹿不懂如何脫角。香港再只顧搞金融、地產、旅遊的話,根本只有死路一條,問題是香港人何時才會醒覺。正所謂針不扎到肉人不會知道痛,也許只有香港經濟崩潰時才會明白。<p>香港人是世界仔人所共知,跟紅頂白是其民族特性,這也反映在大學收生上。九十年代末期,當時全世界都吹起科網泡沫,正值顛峰癲瘋時期,香港以貪多金上市和壹壹捌陸收購捌號仔為標記1。就連資訊科技相關大學本科收生 …

印象模糊的香港經濟 | 輔仁文誌

《誰說人是誠實的》 | 輔仁文誌

(原載於:方潤日記)<p>Dan Ariely《誰說人是誠實的》(The (honest) truth about dishonesty: How we lie to everyone especially ourselves),齊若蘭譯,台北﹕天下,2013<p>Dan Ariely 本身就是個奇人,因為他有奇遇﹕少年時曾經嚴重燒傷,有幾年時間都在醫院與痛苦為伍。這段經歷令他對人類的痛苦和行為心理都很有興趣,結果,他成為一個行為經濟學家(一門心理學和經濟學的跨學科研究)。<p>傳統經濟學家的理論基礎是「理性人」(rational man)假設,認為人和機構的行為都是基於理性地分析損益後的行動,據此建立起各種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