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与财富

@au088bn | 艺术与财富

奥拉维尔·埃利亚松<p>奥拉维尔·埃利亚松迄今为止在中国最大规模的个展“道隐无名”(The Unspeakable Openness of Things)在红砖美术馆开幕。<p>埃利亚松于1967年出生于丹麦首都哥本哈根的一个普通家庭,他的父亲是一位厨师,同时也是一位业余艺术家,他的母亲是一位裁缝。在父母离异后,埃利亚松跟随热爱艺术的父亲搬到冰岛生活。那里的星辰、极光和无尽漫长的黑夜,都成为他创作灵感的底色,同时,与自然的亲近也让埃利亚松在今后的艺术创作道路上获得诸多灵感。风、光、水、雾、冰、气等一系列现象,都成为他创作的材料。气象学、物理学、光学和建筑学也成为他艺术表现的基石。<p>1989到1995年,他曾 …

当策展人鲁明军在傅饶的工作室素材中一眼认出年轻的马克思和恩格斯两家人的合影时,他立刻将傅饶的创作框定在自己研究的体系之中——<b>世纪</b>——在马克思诞辰200周年的日子里,这个时间的跨度被用做傅饶个展的标题。<p>1864年,马克思、恩格斯和家人的合影<p><b>1869年3月,曾创造“丝绸之路”这个词汇的德国地质学家李希霍芬踏上了中国齐鲁大地,开始了为期三个月的实地勘测和调查。1897年,“巨野教案”的发生成了德国出兵占领胶州湾的借口。没过多久,在清军毫无防备的情况下,德国军舰从栈桥登陆,迫使清政府签订了《胶澳租借条约》,建置不久的青岛(时称胶澳)从此沦为德国的殖民地。1914年,一战爆发,日本取代德国占领了青岛,直</b> …

所谓“红了樱桃绿了芭蕉”,五月是一年中最好的季节。<p>5月15日下午,来自南京北京两地12位女画家带来了她们各自精彩的作品。<p>由人民美术出版社、南京市文化投资控股集团共同指导,南京文物公司、人美美术馆、《中国美术》杂志、十竹斋画院共同主办的“惊鹊鸣蝉·自颜自语——第四届当代女画家邀请展”在北京精彩开幕。<p>此次展览,共有参展作品60件,包括书法、山水、人物、静物,以不同的媒材、不同的题材呈现了12位艺术家各自不同的心灵景观。<p>每个人都是一幅独立的画面。<p>姚媛的画但见传统的花鸟山川,但格调气象已然是今时气象,是从今向古人望去的追忆。有着淡淡的旧旧的明快隽永。<p>姚媛 燕语双飞 50X50cm<p>王晖的画是一个纯然女生 …

艺术与财富

说刘海辰的画里有肉色的火焰听起来有点可笑。但是他画里的肉色既不色情也不激动,而是一种理性控制下的奔放。当原作摆在面前,我们不得不赞叹他技艺的高超——谁能想到用肉色来画火?<p>无忌 纸本油画棒 36×48cm 2015<p>星空间的个展<b>“此时漫长”</b>中,展示了刘海辰最新的纸上作品。他用油画棒、银色等材料在纸上涂抹、刮擦,可能是因为版画系的严格训练使他对材料的感受更加细腻,才得以将变化控制得如此精妙。<p>蒸汽 纸本油画棒 36×48cm 2015<p>绘画的技巧<p>21世纪的第一个十年,中国经济的腾飞受到全世界的瞩目,此时,互联网的普及让中国艺术家得以用更开放的视角介入当代艺术。而经济上的腾飞并没有同时带来相应的文化信心, …

打造企业集团美术馆的好样本

<b>知美术馆外景</b><p>2018年3月13日,国务院机构改革方案提请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审议。根据方案,改革后国家旅游局将和文化部合并,成立文化和旅游部。原来的文化部、国家旅游局将不再保留。<p>旅游业在我国最早被看作是外事接待为目标的一种外交使命,现今中国人的国内外旅游踪迹遍布全球。随着需求的变化,早期的山水旅游已经开始转向深度旅游,对于文化的需求成为深度旅游的特点,文旅融合成为现实发展方向。旅游的文化功能得到关注。对美好生活的需要里,有很重要的一点就是文化需要。<p><b>知美术馆内景</b><p>2014年由日本建筑师隈研吾设计的知美术馆建成,总建筑面积2353平米,建筑设计运用流水、瓦片等元素,使建筑与道教圣地老君山的自然环境 …

“光临”不可不去的展览

“光临”展作为大宝堂第十四回的朋友微聚类型的活动,因迎来朱佩鸿和高振鹏这两位艺术家朋友的作品展而显露出大宝堂逐渐清晰的展览方向,即“是我”。在作品的媒介、风格、内容上大宝堂成为艺术家和策展人在对展厅空间、当代作品与古代收藏之间发生联系以及对展览途径的努力的自我确认之场所,小爱好和乐趣在大量的专业劳动付出的背后完成“内在光”的发射。进而,一个鲜活的形象变得更为明确、立体。<p>《超级明星》视频图片 图片来源:南街8号美术社<p>“人无癖不可与交,以其无深情也;人无痴不可与交,以其无真气也。”<p>朱佩鸿的抽象作品汲取了城市霓虹的灵感,高振鹏的纸雕塑会发光。所以两人的展览定名为<b>“光临”</b>,一说作品中都有光的元素,另一 …

毛焰自述:真正的天才就是信念

毛 焰<p>毛焰,1968年出生于湖南,是中国当代最优秀的肖像画家之一。受其父亲影响,毛焰自幼学画,十几岁时已经掌握了极其娴熟的技法,以至于在考入美院之前就被称为天才。著名批评家栗宪庭曾在《写实主义的探险》一文中将毛焰列为中国新写实主义的代表,称其刻画了“一个个表情正在消失的时代肖像”。灰色调、敏感的造型以及斑驳的笔触,使毛焰的作品无论在自然光下还是展厅灯光下都不会丢失画面的细节和生动性。毛焰探讨的不是“肖像”的意义而是“肖像画”的意义,是借用人物的轮廓和动作来完成线条、颜色、构图的实体化,是在写实主义的框架下探讨深幽微妙的人类精神世界。<p>毛焰作品<p>真正的天才就是信念<p>毛 焰<p>《我的诗人》最早1997年在中 …

2018博鳌国际雕塑展于海南成功举办

丝路新语·2018博鳌国际雕塑展于4月3日至5月8日在海南省琼海市博鳌融创金湾举行。本次活动借助多元的艺术表达和生动的展览形式推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文化交流,积极呼应2018博鳌亚洲论坛“开放创新的亚洲、繁荣发展的世界”主题。<p>琼海市人民政府 潘艳红副市长致辞<p>中国城市雕塑家协会副秘书长尚荣先生宣读吴为山教授贺词<p>公共雕塑部分策展人 著名艺术家 卢征远介绍策展思路<p>展览由琼海市人民政府、中国城市雕塑家协会共同主办,ART72、柒拾贰变商务咨询有限公司承办。全国政协常委、中国美术馆馆长吴为山先生担任此次展览学术总主持,中国城市雕塑家协会为展览提供学术支持。<p>吴为山 问道——孔子问道老子 青铜 230cm<p>…

有趣的人,大都有真性情

<b>老顽童黄永玉</b><p>文字丨『誰最中國』<p>圖片 | 來自網絡<p>12岁外出谋生<p>14岁发表作品<p>32岁享誉全国<p>50岁考驾照<p>80岁上时尚杂志封面<p>91岁把一代女神林青霞变成野孩子<p>93岁还开着法拉利飙车玩<p>这位叼着烟斗的老顽童<p>似乎永远不会老<p>无怪乎白岩松都要为他打电话:<p>在我的人生目标中<p>最大的一个就是<p>将来成为一个好玩的老头<p>比如黄永玉<p>没错<p>他,就是白岩松老后要成为的黄永玉<p><b>黄永玉与林青霞</b><p><b>黄永玉</b><p>讲黄永玉之前,我们不妨先回忆一个金庸笔下的武侠人物。这位仁兄须发皆白,却童心未泯,高兴时手舞足蹈,伤心时痛哭流涕,处世如同孩童,总是一副“老不正经”的模样。他,正是可爱的老顽童周伯通。<p>如果说,周伯通是虚构的老顽童,那黄永玉就是现实版的老顽童。<p>…

【四方沙龙】《中国当代艺术的现状和问题》

<b>主题</b><b>:</b>《中国当代艺术的现状和问题》<p><b>时间</b>:2018年4月28日(星期六下午3点至5点)<p><b>地点</b>:关山月美术馆二楼报告厅<p><b>主讲人</b>:朱青生<p><b>讲座主要内容:</b><p>本次讲座主要包括两个方面的内容,第一是艺术史上当代艺术是怎么从美术一步步发展过来;第二部分将以2017年《中国当代艺术年鉴》为例,评述中国当代艺术的整体情况。<p>在中国,当代艺术的概念与“改革开放”同步,但在80年代曾用“现代艺术”加以描述,到2000年后又转变用“当代艺术”继续描述和讨论同一现象,这是中国艺术史上的特别现象。<p>葛宇路作品,中央美术学院2017研究生毕业作品<p>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2017年<p>如今,在图像时代和互联网技术迅速发展的背景下,中国当代艺术也 …

行为艺术之母:为隔空熄灭蜡烛给身体充电100万伏

你记忆里的玛丽娜·阿布拉莫维奇是什么样子的?<p>一袭红裙、泪眼婆娑,浑身写满了爱情的模样吗?<p>看看她接下来的创作计划,<p>这个形象恐怕要彻底颠覆了。<p>2020年,位于伦敦的皇家艺术学院将举办一场阿布拉莫维奇的大型回顾展,到时她会放一个大招——用100万伏电压给自己充电,只为了能让指尖的电荷隔空熄灭一根蜡烛。<p>  <p>据说,这位今年已经71岁的行为艺术“教母”正在与一家名为“Factum Arte”的艺术科技工作室进行合作,努力让这场行为艺术成为现实。<p>  <p>阿布拉莫维奇的名字太长了,以下简称阿布。<p>  <p>据《泰晤士报》的报道,阿布的这个行为艺术的想法,其实灵感来源于19世纪的“Kirlian”摄影技术。<p>  <p>“Kirli …

​莫笑人生易头白,白头看花人亦少

白荷华发秋正好,凉露催花花不小,<p>莫笑人生易头白,白头看花人亦少。<p>崔如琢与刘海粟合作 《清秋》 140x359cm 1983年<p>1987年中秋,90岁的刘海粟与崔如琢在香港碰面,两人相谈甚欢,不仅在艺术理念上达成共识,更在开拓创新的精神上得到共鸣。刘海粟提议在崔如琢画上题诗一首以纪念两人的友情,于是有了这幅丈二匹的《清秋》。2018年4月15日,“太璞如琢——崔如琢艺术上海大展暨所藏《石涛罗汉百开册页》展”于上海刘海粟美术馆展出。继中国国家博物馆、故宫博物院、俄罗斯马涅士国家展览中心之后,这次展览以精选作品呈现崔如琢在豪迈气势之外的另一条艺术线索。<p>“如切如磋,如琢如磨”,《诗经》中将打磨美玉的过程 …

村上隆:如何俘获富二代的心?

他是艺术市场的宠儿<p>作品打破了日本当代艺术的拍卖记录<p>很多中国富人来买他的画<p>其中近30%都是二十多岁的富二代<p>但讨厌他的人好像比喜欢他的人还要多<p>特别是在日本<p>许多人甚至视他为国家耻辱<p>村上隆用日本独有的<p>御宅文化、cosplay、动漫<p>创造了属于自己的“超扁平” 卡通风格<p>夸张的配色<p>重复出现的简单造型<p>融可爱、性幻想与暴力于一体<p>村上隆认为<p>最幼稚最简单是最有效的方式<p>他的关键词是<p><b>“幼稚”、“通俗”、“商业”</b><p>村上隆是安迪·沃霍尔的忠实信徒<p>性格则比他的偶像更加张扬狂妄<p>他公开宣称<p>成功就是金钱<p>我做艺术就是为了赚钱<p>他打破了艺术家不屑与商业为伍的观念<p>在很多同行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p>用做生意的方式把艺术做得风生水起<p>他对成功的饥渴和 …

太璞如琢上海展,彰显文化责任的时代共通

4月15日下午,<b>“太璞如琢——崔如琢艺术上海大展暨所藏《石涛罗汉百开册页》展”</b>在上海市刘海粟美术馆开幕,此次展览是“太璞如琢”继中国国家博物馆、故宫博物院、俄罗斯马涅士国家展览中心之后的又一次重磅呈现。上世纪80年代,刘海粟、崔如琢两位艺术家在香港相遇,两人合作大幅作品《清秋》,成就一段艺坛佳话。受刘海粟美术馆之邀,此次“太璞如琢——崔如琢艺术上海大展”以这段故事开始,集中呈现崔如琢近年来具有代表性的重要作品百余件,并同时展出他收藏的《石涛罗汉百开册页》以飨观众,为文化生态多元的上海带来博物馆级别的艺术盛宴。<p>20世纪上半叶,在刘海粟对艺术理念的坚守下,中国新美术运动得以从观念的探讨落实到新一代 …

远距离的美:梵高与日本艺术的结合

即使文森特·梵高(Vincent van Gogh)从未去过日本,但在巴黎生活的时期,他却深受日本艺术的影响。早在梵高美术馆(Van Gogh Museum)轰动一时的新展之前,威廉·库克(William Cook)就揭示了日本艺术中变幻的笔触是如何渗入这位伟大画家的晚期作品之中的。<p>梵高,日本情趣:花魁 Courtesan,1887,阿姆斯特丹梵高美术馆馆藏<p>  <p>阿姆斯特丹的梵高美术馆,是世界上最大规模梵高作品的收集地,其馆长尼恩科·巴克(Nienke Bakker)正在完成美术馆最新展出的收尾工作。展览中琳琅满目的风景和肖像画令人为之迷醉,带来比起其他任何艺术家更为强烈的感受,它们会让你止步赞 …

崔如琢追忆刘海粟先生

“如切如磋,如琢如磨”。崔如琢艺术大展“太璞如琢”相继在中国国家博物馆、故宫博物院、俄罗斯马涅士国家艺术展览中心展出后,巡展至上海刘海粟美术馆。与代表国家形象的大型展馆相比,此次上海展览于刘海粟美术馆举办还牵扯到刘海粟与崔如琢在上世纪80年代的一段艺坛佳话。从“如切如磋”的大线条梳理到“如琢如磨”的细节回顾,“太璞如琢”系列展览呈现出全新的样貌和文化诉求。<p>展览开幕前,我们采访了崔如琢先生,听他讲述30年前的艺坛往事和文化情怀。<p>从海老往事再谈文化担当<p><b>这次展览是在国家博物馆、故宫博物院,俄国的马涅士国家展览中心之后的又一次大展,为什么这次的展览的地点选在上海的刘海粟美术馆?</b><p><b>崔如琢</b>:上海是一个很重要 …

女子善画 众评文蔚

唐人诗意山水小品 46x35cm 2018年<p>看到文蔚的展览,我由衷的感到高兴,我感到我这个弟子慢慢地长大了,慢慢地壮大了。作为老师来讲,看到自己的学生每天在进步是最高兴的,在我的学生里,文蔚有几点和其他的基本不同。<p>第一,她悟性最好。就是老师讲过的话她默默地记在心里,默默地去实践,这一点是非常难得的。十几年前,她大学毕业的时候,她是画工笔的,那时候她画的画很认真,但是也很拘谨。我就平常不经意给她讲,但是我没有想到,她在默默地记住我讲的话。今天朋友们可能很吃惊,她画了很多丈二批,在中国美术史上,女画家画这么大的画应该讲我的弟子文蔚是第一人,没有一个女画家敢拿起笔来,面对丈二大纸一点都不畏惧,而且入 …

刘海粟:北方的大写意,我只欣赏齐白石和崔如琢两家

4月15日刘海粟美术馆开幕<p>4月15日,“太璞如琢——崔如琢艺术上海大展暨所藏《石涛罗汉百开册页》展”将于上海市刘海粟美术馆开幕,此次展览是“太璞如琢”继中国国家博物馆、故宫博物院、俄罗斯马涅士国家展览中心之后的又一次重磅呈现。上世纪80年代,刘海粟、崔如琢两位艺术家在香港相遇,两人合作大幅作品《清秋》,成就一段艺坛佳话。受刘海粟美术馆之邀,此次“太璞如琢——崔如琢艺术上海大展”将以这段故事开始,集中呈现崔如琢近年来具有代表性的重要作品百余件,并同时展出他收藏的《石涛罗汉百开册页》以飨观众,为文化生态多元的上海带来博物馆级别的艺术盛宴。<p>听声 2013年 143×524cm<p>大视野,开放视角中的文化 …

文心蔚然上海展 呈现女性艺术家的文化思考

展览海报<p>2018年4月14日,“文心蔚然——文蔚书画展巡回展”将于上海朵云轩开幕。一直以继承和发扬传统文化为核心,文蔚的作品以传统女性的视角展开,此次展览是继2017年杭州浙江展览馆展览之后的又一次集中呈现。展览将展出新作及精选作品40余件,呈现文蔚在文化上的严肃思考,观众可以欣赏到她在艺术上大跨度的转型。在上海这座文化开放的城市展出,作品与环境的碰撞具有时代性的意义。展览由故宫学院中国画研究院与上海朵云轩主办,展至4月19日。<p><b>融诗情于画境,合众小以现大观</b><p>在文蔚的创作当中,丈二匹的《马可波罗中国行》一反历来文人墨客对小情趣的追求,震撼了观众。在这幅大型的主题创作中,文蔚以巧妙的构图将孤山放大, …

打造文旅产业的地利与人和

嘉善新西塘越里<p>口述:吴艳芬 华夏幸福产业新城集团商业事业部总经理<p>采访、编辑/岳岩<p>2018年3月13日,国务院机构改革方案提请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审议。根据方案,改革后国家旅游局将和文化部合并,成立文化和旅游部。原来的文化部、国家旅游局将不再保留。近年来,文化与旅游的重合度越来越高,“文旅”成为热词,而这两者如何更好地结合以达到互相推动,成为操盘手们所面对的问题。华夏幸福产业新城集团商业事业部总经理吴艳芬是此领域的早期试水者。她作为发起者之一的嘉善新西塘越里项目,打造出“长三角”地区的文旅特色,以“膺·未来”为主题的“中国当代艺术名家邀请展”正在新西塘越里展出,从美术馆到街区,随处可见来自鲁迅 …

青春心印 第5届关山月美术馆青年工笔画展今日启幕

研讨会现场<p>4月10日下午三点,“青春心印——2018第5届关山月美术馆青年工笔画展”在深圳市关山月美术馆开幕。<p>此展是关山月美术馆多年重点打造的品牌展览项目。自2014年首届关山月美术馆青年工笔画展举行以来,一直得到了全国美术界的关注和良好反馈,从历届的“青春心印”工笔画展览到现在,越来越多的年轻工笔画家积极参与,越来越多的佳作为这一系列展览提供了活力,也使多元的工笔画艺术生态增添丰富变化。<p>深圳市关山月美术馆馆长 陈湘波致辞<p>策展人之一朱小钧致辞<p>艺术家代表邱逸曼发言<p>今年是第5届的青年工笔画展,关山月美术馆对这一学术专题展加强了策划力度,在操作方式上采取:名家特邀、学科专家提名和投稿评审三种形式相结 …

刘礼宾:会与会之间的画

《大地温度计》 水彩纸、中性笔 20.9×29.7cm 2018<p>起因于外物引起的感受的真实而产生表达的欲望与想法,经由技能的输出,在众多的方案中把包含立场的想法实现出来,而成为一种创作行为。单就美术创作而言,创作将感受的真实实现为视觉的真实,过程中个体经验和观念主导着创作的始终,也成为判断的标准,在古代画论中可以概括为“心源”。会不会存在另一种创作关系,佐证创作根源的另一方向?<p>《鸡首山》 纸上中性笔 30×20.5厘米 2017<p>《鱼妖》 纸上中性笔 18×23.5厘米 2017<p>应该是存在两种意义上的神箭手,一,指哪打哪,百发百中,应对苦练所得技能和天赋异禀顶礼膜拜;二,打哪指哪,一指一准,这就 …

展览 | 隐匿的真实

展览名:<b>隐匿的真实</b><p>展览时间:2018年4月7日——2018年6月10日<p>展览地点:武汉市洪山区野芷湖西路创意天地03创意工坊101号<p>郑江-《影不移(部分)》-亚克力上玻璃彩-120cmX55cm-2016<p>“白盒子”如同当代艺术的一个矛盾空间,一方面给予作品在展呈上的自由度,一方面又在某种程度上制约了艺术家更多样表现的可能性。因此,我一直思考并努力让特定物理空间的展览更具有观念和想象力上的延展。<p>赵路-《0128394》-布面丙烯-210cmX140cm-2018<p>赵路-《8797655432》-布面丙烯-210cmX140cm-2018<p>本次展览为大家呈现了7位年轻艺术家的作品,涵盖了绘画、装置和影像 …

我所知道的格林伯格

<b>只要人们在看图片本身之前试图去了解一位古代大师的内在想法,</b><p><b>人们总是首先看到一个作为图片的现代主义的图片。</b><p>—— 格林伯格(Clement Greenberg)<p>他被说成是美国“抽象表现主义”的主要发言人,正是他,使得波洛克(Pollock)、罗斯科(Rothko)等美国本土或移民画家的名声登上了世界舞台。由于他的主要观点代表了现代主义艺术理论的法典化,他便成了现代主义与后现代主义的分水岭。几乎所有同情或支持现代主义的人都为他辩护,与此同时,几乎所有的后现代主义者都首先将批评的矛头指向他。著有《艺术与文化》、《朴素的美学》、《格林伯格艺术批评文集》(1-4卷)等。<p>——沈语冰<p>引用以下文章,或许可以帮助 …

INK | 德国视角的中国当代水墨

德国南部的格平根(Göppingen)春天似乎晚到。复活节假期将至,聚集了城里的人气。市中心的道旗挂起"INK"展览的招贴,更为节庆添彩。德国当地时间3月25日,INK. Zeitgenössische Tuschemalerei aus China(“INK:中国当代水墨展”)在格平根美术馆(Kunsthalle Göppingen)隆重开幕。<p>格平根(Göppingen)位于德国西南部的巴登符腾堡州,距离首府斯图加特约40公里。作为官方艺术机构,格平根美术馆以严谨的学术态度和专业的行业水准闻名。此次展览是由成都麓山美术馆与德国格平根美术馆联合主办,由格平根美术馆馆长Werner Meye …

究竟有几个艺术家能养活得了自己?

自古以来,艺术家到底是以自己的作品为生,还是靠他人供养,还是另谋职业来养自己的艺术梦,文艺青年梦想的那种波西米亚式的生活究竟是不是艺术家的真实状态?那么,我们就来仔细探究一下史上最重要的艺术家们的经济来源,大概可以更真实的了解艺术是如何介入现实社会,并在社会当中起着什么作用。<p>30岁时放弃法律和经济老师生涯,开始画画的康定斯基<p>论经济来源,所有艺术家大致可以分为职业、官养、私养以及业余(以其他职业谋生)。史上大多数载入史册的艺术家都是职业艺术家。在他们活着的当世以出售自己的作品为生,养家糊口。<p>在照相机发明以前,一个老人要让自己未出世的曾孙知道自己的长相,唯有请一个画家为自己画一幅像,该画家不必有多 …

观点 | 艺术+资本的未来

2018年3月17日,“清华大学艺术与资本论坛”于清华大学主楼一层报告厅举行,论坛围绕着<b>“艺术金融政策与艺术品投资”</b>和<b>“艺术机构的市场化运营”</b>两个主题展开,来自艺术界、金融界、学术界的重要嘉宾就各自领域中的时间进行发言。<p><b>2018清华大学艺术与资本论坛总策划</b><p><b>苏丹</b><p><b>主题一:艺术品交易模式创新</b><p><b>学术主持 清华大学文化经济研究院副院长</b><p><b>薛镭教授</b><p>我们在跟财政部讨论做艺术品和文化产品方面的评估定价机制,因为过去没有,过去通常以交易价格来定价。交易价格定价看起来好像很公平,但是市场上的猫腻太多了,怎么玩儿都可以,很多人通过交易价格定价套取银行资金等等的情况有很多。比如说国有机构拥有大量的珍贵的艺术品,是国有资产, …

伊夫·克莱因:表达这种感觉,不用解释,也无需语言

伊夫·克莱因<p>Yves Klein<p>(1928.4.28 ~1962.6.6)<p>法国艺术家,新现实主义的推动者<p>被视为波普艺术最重要的代表人物之一<p>或许这世上再无另一种单色,如“克莱因蓝”这般纯粹,个性十足。除了蓝,什么也没有,酷得绝对彻底。据说他在少年时代就迷恋蓝色。他爱海的不同种蓝,为了这些蓝他甚至去学习航海——“蓝色代表的是天空、水和空气,是深度和无限,是自由和生命,蓝色是宇宙最本质的颜色。”在他离世后的几十年时间里,人们一直都在用各种方式,延续他的蓝。伊夫·克莱因(Yves Klein),克莱因蓝,明净单纯让人如此心生向往......<p>“表达这种感觉,不用解释,也无需语言,就能让心灵感知——我相信 …

钟曦:火热城市里一股沉静的力量

《岸边》 钟曦 60X90cm 2014年 纸本版画<p>从1988到2018年,三十年转瞬即逝。三十年,艺术人生的积累与沉淀对于艺术家钟曦而言意味着一个艺术家的成功与个性生成、艺术递进与循回的全部历程。钟曦的艺术不仅带给我们沉静与思考,也带给我们激情与燃烧。也正如展览的学术主持孙振华撰文所言:“钟曦是这个火热城市里一股沉静的力量。他骨子里是学者和知识分子,甚至更像一名朴素的修道者,他的所有作品照见出了他儒雅外表下深藏的魅力和激情。他对艺术的挑剔、主见和自信都伴着一种冷峻,但同时他又是那么自由自在,始终愉快地接受着对艺术的沉溺。”<p>《草木生》 钟曦60×85cm 2013年 纸本版画<p>《旧城往事》 钟曦 …

四方沙龙 | 文学就是艺术

<b>主题</b><b>:</b>《文学就是艺术》<p><b>时间</b>:2018年3月31日(星期六下午3点至5点)<p><b>地点</b>:关山月美术馆二楼报告厅<p><b>主讲人</b>:陈 侗<p>从二十世纪开始,文学所发生的观念变化被总称为“现代主义”,与此同时,发生在艺术中的变化也被叫做“现代主义”,人们甚至还会讨论文学和艺术在现代主义观念和表现上的互相吸收。但是,“新小说”作家们的实践证明,既然文学不再是“人学”,叙事的结构也可以打乱,那么文学就成了艺术,而不仅仅限于它原有的“艺术手法”。因此,在反对变化的批评家眼里,那些在艺术中根本不存在的问题——例如主体的消失——却成了文学的罪责。<p><i>阿兰·罗伯-格里耶</i><p><i>诗人萧开愚(右)在他的画展上</i><p>当作家们也在写作的同时从事某些艺术创作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