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

25 Flips | 5 Magazines | 2 Likes | 3 Following | @apiaos | 无论如何我只能是我

午间漫步,香港上环的怀旧和文艺细腻的融合,偶遇苏杭街唯一的花店倒是意料之中,反倒疑惑竟然仅此一家。不过话说回来,狭长而精致的空间也是满足了爱花者的期待。捧两束不知名的花朵回来工作台,心情似乎也丰富了起来。

垂涎绣球花好久了,满满当当的一簇,扑面而来,带着清新的粉色系,小雏菊就像是衣服的配饰,发髻的花环,一抹亮色的点缀,才更显生机。一大捧各色绣球花搭配异域风情的陶制花瓶,想必会更加复古别致。

問了三遍,終於確定並沒有聽錯!對,這就是臘梅。夏日梅?紅撲撲如少女充血的臉龐,一擺弄變機緣巧合呈現心形,濃郁的滿心歡喜。

相對厚實的質地呈現出來的竟然是如此的古典優雅,胭脂般的紅白交融像水彩像蠟畫。清新脫俗,美的好自然。

(二) 天微亮了。 “走啦?今天不echo了啊?”微微嘲弄的眼神溢着满满的笑意。 “不啦,天天echo掉价!”小女子我驻唱几年还是有点身价的。 浅笑男,嗯,浅笑帅哥自那次以后便会天天来捧场,曲不终,人不走。未曾说过话,却也习惯了这样的陪伴,挺好。平衡的状态最如死水,却也最平稳。 锁上晨曦吧的后门,夜还没完全褪去,忽然不想迈开步伐,不想打扰了这破晓前夕的夜色。顺势,我抱着双膝倚靠在铁门边,任由脑袋用力放空。 是不是你很用力的想一个人的时候,他就会出现呢? 可是他再也没出现过⋯⋯好似从来没曾出现过一样。 算了,晨曦,可是我还是在叫着你的名字的酒吧里迟迟不肯离去。 啊,第一缕阳光照来,脸上瞬间温暖起来,一缕小确幸,回家洗洗睡啦。 早安,我睡了。

(一) 天微亮了,此刻的晨曦吧是如此静谧,脱去黑夜的色彩,我也该下班了。酒吧是哥特式的装潢,昏暗是主色调,然而吧主却偏偏起了个“晨曦”如此朝气明亮的名字,不是双子便是天蝎吧。 “可不可以再唱一首?” 低沉然而沉稳的男声。 昏暗中终于看清一个约莫三十出头的男人坐在角落里。衣着整洁,微驼的背,放松的姿态,微醺,然而依旧维持着很体面的绅士气度。 “不好意思先生,我们已经打烊了。”微微是晨曦吧的管家,在我驻唱的几年来,从来没见过酒吧当家的,大事小事都是微微出面管理。 寂静。 然而在我向男人望去的那一刹那,我似乎捕捉到他温润却不愿离去的浅笑。 “微微,没事,再唱一首就走。” 不知为何,为了这一抹浅笑,我愿意为这个连模样都看不清的男人弹唱多一会儿,不打烊。” 后来回想起来,这不是一见钟情,倒有些许冥冥之中的意味。 没有唱,只是静静地弹着这六根弦,颤动的空气传递着神秘的气息,如此心动而情深。 感性的人是如此容易沉醉在自己编织的美梦里。或许音乐停止,便出戏了,然而谁都不愿离开,为这萍水相逢,短暂相汇。 但,永远也会有个最终,童话的唯美,长大的人,有多少会信呢? 就这样吧,拨完最后一个音,相见一时,相忘一世,不谈人间烟火,好似最浪漫的开头跟结尾。就这样,曲终,人散。 好了,收工,眼皮也不抬的回家!回味了一会儿,抓紧时间出戏,小睡几许,又要淹没在人流中赶着上班---小编才是我的主业。 早安,我睡了。

The collective wisdom of the 2015 graduation speeches

<b>(Real Simple) —</b><p>Trust yourself<p>"I want you all to stay true to the most real, most sincere, most authentic parts of yourselves. I want you to ask those basic questions: Who do you want to be? What inspires you? How do you want to give back? And then I want you to take a deep breath and trust …

College & University

成都去九寨的飞机上,从20多度秒变-8度,也是够了!看着太阳心终究是暖的。

黄龙五彩池,想变成那山,庄严矗立。想化作那水,守护着宁静。

禅主题酒店,棉麻生活,轻声细语。

行走在信片里的灯火阑珊。夜雨中的锦里,慢了的步伐,静了的人声。

钓鱼岛酒店的巧克力蛋糕。选它是因为其奇特的造型,然而味道并没有什么卵惊艳,好吧,就酱。

猫的天空之城,在HK待得已然不知道还有如此美好的角落。

欲滴欲滴,深陷其中!

烟雨下江南是没错的!三四月份的杭州,下着淅沥细雨,花都开了,草都青翠了,沾染上雨露,不想离去。

剪了一个花支,插进废弃的花杆中,忽然觉得还蛮好看,想点上一只熏香,看着烟雾在花、枝与叶间萦绕…不过这样的尝试似乎会有损花的生命,至少目前,它坚持了3天。

忘记询问店主花名了……不过是经常见到的花簇。颜色多,娇小可爱,随手拈来捆绑便很好看,不用担心手残弄毁,只是容易凋谢。

青西施,店家说是菊花的一种。一眼就被它轻翠如玉般置身事外的干净所吸引。在花店里众多大色调的热带花束中,它更像不起眼的枝叶,而非【花】,可是单独拿出来是那样的通透可人。不搭配勿忘我的时候更加纯净。

勿忘我跟乒乓菊。白色的新鲜勿忘我绝对是王牌陪衬,忍不住次次都要用!各式各样的菊花在香港的大小花店以及公园里随处可见,色彩也是惊人的多样跟美艳。

日本玫瑰为主花,搭配清新却不失自我魅力的石竹秋罗,最后,来两只亮黄色兰花提提色。妈妈说全身衣服搭配最好不要超过三种颜色,否则容易不伦不类。我想大体来讲,插花也是殊途同归吧。Btw,香港的花虚真是好地方,有机会真想每到一座城都能逛逛它的花市。

胡雪岩故居,处处都是堪比皇家的隐蔽奢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