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天一件艺术品

1 Magazine | 9,642 Followers | @OneArtEveryday | 用艺术点亮人生

格列柯:一位搞批发的现代绘画先驱

克拉克爵士的书《观看绘画》中一共有16幅画的解读,今天发布完埃尔·格列柯《脱掉基督的外衣》第三部分,整本书就剩下7幅画了。嗯,就酱。<p>※ ※<p>1577年,格列柯收到了这幅画的部分酬金。该记录是现存的第一笔记录,表明他来到西班牙,定居托莱多,而他在得到这个城市最重要的委托之前,应该已经住了一段时间。两年后,他发起一场诉讼,控告教会当局,要得到剩余的酬金。专家证人是一位托莱多的金匠,名为阿莱霍·德蒙托亚,他说《脱掉基督的外衣》是自己所见过的最好的绘画之一,认为此画价值不菲,很明显,余款此后付讫了。看起来,托莱多人接受了年轻的希腊人,将他视为大师,也构成了这个城市的荣耀。格列柯可能希望做上自己师父提香的 …

他的画中人都没有表情

书接上回,克拉克爵士的书《观看绘画》,埃尔·格列柯《脱掉基督的外衣》第二部分。<p>※ ※<p>在某一方面,罗马的样式主义于格列柯一定还不够好,因为他们的用色。这些艺术家相信,正如他们的大师米开朗基罗表现的那样,颜色只是用来让构成变得更艳丽,是为感官让步,让感官无法注意艺术的庄严肃穆。我们也许可以假定,正因如此,格列柯才对米开朗基罗横加贬抑,因为即便他没有这么讲(有人这么说),说自己可以将《最后的审判》画得更典雅,同时又不失艺术效果,他也毫无疑问地跟帕切科说过:米开朗基罗是个好人,但是不知道怎么用颜料画画。不过,他无法摆脱英国画家布莱克口中那“该死的、米开朗基罗的精灵”。格列柯的裸体人物,有的在地下爬,有 …

维米尔,既不简约,也不简单

继续翻译克拉克爵士的书《观看绘画》,今天介绍维米尔《绘画的艺术》。<p>※ ※<p>不管是谁,只要是第一次欣赏这幅《绘画的艺术》,我想他一定会欣悦于画中白昼的光线,那光打在耐心的模特身上,掠过墙上的荷兰地图,仿佛一波覆在沙上的浪。我们享受这感知力得到强化的时刻,享受眼睛得到的简单愉悦。维米尔早期的仰慕者们因之迷惑,认为维米尔是个简单的艺术家。<p>不过,从一开始,各种各样复杂的细节就已经逐渐涌现出来。手拿黄色书籍的蓝衣女子安详平静,而在我的眼光落在她身上之前,我得先越过一些奇特的障碍,垂下的大布帘,画家本人奇怪的轮廓,还有桌上的东西,前缩法让它们几乎认不出来了。<p>慢慢意识到这些细节后,我开始注意到它们看上去多么奇 …

你现在看到的那幅画,不是她本来的样子

看到一个gif,是艺术史学者Philip Mould在清洁一幅17世纪人物肖像油画,覆盖在油画颜料的清漆上面,沉淀了两个半世纪的灰尘。学者用棉签蘸上自制的溶剂,轻轻抹去那些灰尘,一个三十六岁的神秘女子,露出了她本来的面容。对于观众,仿佛被做了一次白内障手术。<p>艺术君不由得开始遐想:世界各大艺术馆里面的画如果都能这样清洗一下,而且特别是中国那些彩色的山水和花鸟,原本会是何种面容?<p>很遗憾,那个gif 太大,不支持上传到微信,不过这当然难不倒艺术君,找个了将gif转成静态图片的工具,接下来敬请观赏。<p>最后,学者给了这样一幅图,希望它能带给你与艺术君一样的感动。。。<p>※ ※ ※<p>以上中文文字内容,版权归郑柯所 …

聪明的局外人(艺术家)观察时怀着钦佩,又抱有厌恶;所有优秀的艺术都是如此

《现代艺术150年》摘录下半部分。<p><b>12 包豪斯:校园重聚,1919—1933</b><p>建筑师沙利文设计出了简洁的高层建筑“三段论”,包括轮廓分明的底部、拉长的柱身和平顶的山花。基本上他就是将一根古希腊柱子转化成了一座极为现代的建筑。<p>沙利文设计的芝加哥温莱特大厦<p><b>13 达达主义:混乱的秩序,1916—1923</b><p>莫瑞吉奥·卡特兰就这么做着,但他们不再对人类冲突的种种恐怖后果做出激烈的回应,而是站在事物之外进行评论。<p><b>14 超现实主义:以梦为生,1924—1945</b><p>依照现代艺术运动的经典模式,超现实主义运动以对整个社会彻头彻尾的抨击拉开了帷幕。左派的布勒东希望通过唤起中产阶级的危机感,使整个文明匍匐于他的脚下。他的新 …

读完《现代艺术150年》,重新思考现当代艺术

几年前,有人问艺术君:怎么现在的这些当代艺术我都看不懂?艺术君当时的回答是:其实,艺术君自己也有很多看不懂……不过没关系,那就先从能看懂的开始,先从古典艺术开始,然后让时间慢慢淘汰出现当代艺术中的经典。那时,对于现当代艺术,艺术君真是了解得非常粗浅。<p>这两天读完了《现代艺术150年:一个未完成的故事》。150年的时间,足以让现代艺术大浪淘沙,而这本书的梳理也让艺术君有了更多认知,生发出更多兴趣。<p>艺术的本质之一,是表现人类的境况,并对其加以思考、质疑,甚至是打破。<p>古典和近代的伟大艺术家们,在这方面常常是自发的,发自于潜意识。当然,也有伟大的戈雅这样的艺术家,他在晚年创作的黑暗系列绘画,会让观者坠入 …

那不是劣质的ppt,是意味深长的后现代艺术海报

艺术君前两天发了下面这张图:<p>如果你不控制你的心灵,别人会。<p>它来自一位后现代艺术家芭芭拉·克鲁格(Barbara Kruger,1945年出生)。这位女士曾在康泰纳仕出版集团担任平面设计师,该集团是全世界最高端的时尚杂志出版商,旗下有《Vogue》、《GQ》、《New Yorker》、《Vanity Fair》等众多杂志。<p>十年前,有人这么说时尚杂志编辑:每月挣着5000块,给挣3000的人介绍着每月挣1万的人的生活。(到了2018年,考虑到跑得比飞毛腿还快的CPI,请自行替换这句话里面的三个数字。)芭芭拉·克鲁格一定深切领会了这句话背后的含义:诸如《Vogue》这样的时尚杂志,是消费主义的圣殿, …

“理性不容讨价还价。”——《现在启蒙》摘译

上篇关于信仰的文章中,艺术君提到史蒂芬·平克的新书《现在启蒙》。考虑到世界的风云变幻,还有国内现在的形势,这本书似乎生逢其时。不过估计很难看到简体中文版问世了,即便出了,大概也是阉割版。艺术君很有心将其翻译为中文版,艺友中有哪位出版社的朋友感兴趣的,可以留言联系。<p>今天摘译的这部分,是首先发表在《卫报》的。<p>题图为雅克-大卫·卢梭的《苏格拉底之死》,理性、真理,让苏格拉底愿意为其放弃生命。<p>※ ※<p>什么是启蒙?1784年有一篇文章,就以这个问题作为标题。艾曼努尔·康德的回答是:“人类从自身产生的不成熟、从自身对宗教或政治威权的教条和陈规陋习的”臣服中摆脱、“逐步进化出来”。他宣称:启蒙的信条是——“敢 …

当我们在谈论信仰时,我们在谈论什么?

前两天,有个朋友问我一个问题:对信仰怎么看?<p>我说,这个问题很复杂,很难说清楚。今天这篇小文算是斗胆说一两句。<p>文章略长,如果想看结论的,可以直接跳到结尾,这是认知科学家、哈佛大学心理系教授史蒂芬·平克(Steven Pinker)在新书《现在启蒙:关于理性、科学、人道主义和进步的讨论》(Enlightenment Now: The Case for Reason, Science, Humanism, and Progress)中的一段话。<p>对信仰怎么看,先要说清楚什么是信仰,它的定义是什么。<p>几万年下来,人类不同地域、不同族群之间形成了不同的语言。像信仰这样的抽象词汇,很难在两种语言中找到完全同义 …

译文:美国仍旧代表未来——一封情书,给我的新国家

在一段吴京接受《纽约客》杂志采访的视频中,吴京说:“中国,想建设成为一个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爱国、敬业、友善的国家。“采访结束时,他说:”我们生活在一个和平的国家,人们应该为生活在这样一个和平的国家而感到高兴,而不要去想那么多不高兴的事情。珍惜现在。”他在说最后这几句话的时候,表情很复杂,语气中可以听出来:此前用轻松掩饰起来的紧张似乎都消失了;但仍然尽力做出想要说服别人的、十分用力的表情,特别是在说“珍惜现在”这四个字的时候。也许他是想要努力说服自己吧。<p>跟《战狼2》这样一部“爱国巨制”形成对比的是,艺术君刚翻译完的一篇长文《美国仍旧代表未来——一封情书,给我的新国家》,作者是安德鲁·苏利文 …

一幅宝石一般的画

继续翻译克拉克爵士的书《观看绘画》,今天介绍的是埃尔·格列柯的《脱掉基督的外衣》。<p>※ ※<p>它就像一颗巨大的宝石,光彩照人。西班牙的大教堂总是珠光宝气,王冠、圣杯、镶满珠宝的祭坛,但是它们的富丽堂皇会变得无聊,就像一首懒洋洋的、单调的赞美诗。埃尔·格列柯的宝石,却像一声激情四射的呼喊。这颗巨大的红宝石,置于黄宝石、海蓝宝石和烟水晶之中,它正是我们的主身上无缝的衣袍,而且正要从他身上扯去。这幅《脱掉基督的外衣》位于托雷多大教堂的圣器收藏室之中,我站在它前面,目瞪口呆,我的感受融合了敬畏、怜惜和感官的兴奋,这样的感受在我读到诗人柯礼修(Crashaw)和杰拉德·曼雷·霍普金斯(Gerard Manle …

他再次继续了哥特的伟大传统,把意大利人甩在身后

克拉克爵士介绍的雷吉尔·范德韦登《基督下十字架》最后一部分。<p>※ ※ ※<p>构图的主要线条十分简单,一个椭圆形的长方形,里面的人物以直立为主,封闭在两个括号状曲线中。在这个长方形里流动着造型,这种流动不是平滑的,而是痛苦的,他们彼此的节奏被弯曲的肘部线条打破——首先是基督的左肘,然后是圣母更急剧弯转的肘部曲线,最后是抹大拉,她的姿势极度扭曲,是整个画面构图中张力的顶点。整个戏剧场景的中心是基督,他的身体似乎漂浮在空中,没有重量,如同一轮新月。他的身体有种脆弱而宁静的美,从中我感受到雷吉尔和他的师傅之间的区别。从弗莱马尔的盗贼那幅画判断,在康平而言,他热爱突起和扭曲的关节,几乎达到费拉拉画派的程度。心 …

作为上帝独特而疏离的创造而存在的人,演出了一幕索福克勒斯式的悲剧

克拉克爵士介绍的雷吉尔·范德韦登《基督下十字架》第二部分。<p>※ ※<p>雷吉尔·范德韦登的一生,我们知之甚少,但足以说明他是一个让人敬仰的正人君子。1399年,他生于比利时的图尔奈,父亲是刀具师傅。1427年,尽管这时他已经是有所成就的画家,还是拜图尔奈声名远播的画家罗伯特·康平为师。这些早年间相关的档案特别让人迷惑,但我想,几乎可以确定,康平就是称为“弗莱马尔大师”(Master of Flemalle)的画家,这位大师的作品有强烈的雕塑风格,尤其体现在雷吉尔早期的作品里,有些历史学家试图证明——雷吉尔就是“弗莱马尔大师”,但无法令人信服。<p>“弗莱马尔大师”作品,现已认定为罗伯特·康平的作品<p>雷吉尔的学 …

将诚恳老实与瞒哄欺诈区分开的,是什么?

先跟大家通报一下:在朋友的帮助下(鸣谢三姐和尧哥),“一天一件艺术品”完成了支付认证,但不知道为什么,还是“未认证”状态。应该说:“被冻结”的危机得到了缓解,但是还没有解除。<p>感谢众多朋友在后台留言表示关心和支持,看到好几位朋友说:这是大家第一个或者唯一一个置顶的公众号,艺术君的心里暖暖的,谢谢你们赋予艺术君的信任——这世界上最宝贵的东西。<p>再回答一些问题:<p>问:为什么不能搬迁到个人号?<p>答:公众号一旦认证为企业类型之后,就再也无法转回个人号了。就像张信哲唱的:我们再也回不去了,对不对……<p>问:为什么不能搬迁到另一个企业号?<p>答:按照微信官方规定,企业号之间来回搬迁,不光需要企业董事会的决议,还需要到注册 …

如何打破创造力的死胡同,走上艺术巅峰?华托有办法

克拉克爵士的《观看绘画》书中,关于华托的《吉尔桑的招牌》最后一部分。<p>※ ※<p>然而,从《招牌》中可以看出,当华托的手指在伦敦浓雾中开始麻木时,他正在经历创造力危机。无论原因何在,这场危机表现为两个方面:需要新的主题,寻找新的构图基础。华托是营造幻觉的是人,龚古尔兄弟第一个这么说,自那之后,所有作家也都这样讲。他的主题是白日梦,他的人物泰半都穿着华美的衣服,他最写实的作品,画的都是演员。精湛的技艺,让他可以描绘真实可信的细节——手、头和丝绸质地,这些幻象变得可信,从龚古尔的时代开始,它们就让人可以逃离现实生活,享受无尽愉悦;从他展出的第一幅作品开始,他的图像就开始流行,而且持续了一个世纪。当你想到弗 …

几件以狗为主题的艺术品

马上是狗年了,分享几件以狗为主题的艺术品吧,祝大家春节快乐。<p>The Dog, Goya, circa 1819–1823<p>The Dog, Odilon Redon, 1896<p>Tama, the Japanese Dog, Édouard Manet, circa 1875<p>Still Life with Three Puppies, Paul Gauguin, 1888<p>Dynamism of a Dog on a Leash, Giacomo Balla, 1912<p>Cape Cod Evening, Edward Hopper, 1939<p>Girl with a White Dog, Lucian …

在颠倒黑白的社会,只有记录,才有可能避免遗忘

这篇千字文来自国内看不到的端媒体,标红的话,是艺术君一直想说却没有说出来的。大家共勉。<p>文章标题:《在颠倒黑白的社会,我们如何能活得清醒?》,导语:即便我们对自己的要求因为外力一降再降,有一件事却是不那么难但必不可少的,那就是记录。<p>勃鲁盖尔的《前往各各他》、杰里科的《梅杜莎之筏》、戈雅的《1808年5月3日》、毕加索的《格尔尼卡》,这些伟大的艺术家和伟大的艺术作品,忠实记录了现实中的残忍和冷酷。当然中国也有,尤其是蒋兆和的《流民图》,今天来看,尤其有意义。<p>《在颠倒黑白的社会,我们如何能活得清醒?》全文。<p>※ ※ ※<p>14年的时候就在想,为什么发生在眼下、波及那么多人、涉及那么多公开信息的事,都能如此 …

华托:完美的唯美主义艺术家

克拉克爵士的《观看绘画》书中,关于华托的《吉尔桑的招牌》第二部分。<p>※ ※<p>站在《吉尔桑的招牌》前,这些关于色调和色彩的思考最先映上心头,然而,我想,如果以前看过其他任何华托的画作,就不会先有这些想法了。站在华托的人物面前,毫无疑问,我在思考他们的优雅和凄美,华托尤其善于创造一个让人身临其境的动人世界。即便是罗杰·弗莱,他更容易想起与《La Finette》这幅画的相遇,而不是《L’Indifferent》的造型特点。当然,《招牌》中有诗意元素,有人物之间微妙的互动关系,但这些在其次,绘画的特质才是第一位。就此而言,正如华托作品其他很多特质一样,是独一无二的,我们必须询问,到底发生了什么。<p>L’In …

我们内心的兽性、动物性怎么办?用恐怖的艺术释放!

尽管人人都说我是一个食尸鬼,但我却有一颗孩子般的心。那颗心就搁在我桌上的罐子里。<p>僵尸是 20 世纪末理想的怪物。僵尸是我们无法对付的一种东西,比任何东西都长命。弗兰肯斯坦的怪兽和德古拉可以用多种方式打倒,然而,僵尸与它们都不同。你无法与之争论。它们只会不断向你扑来。<p>当伯爵向我靠过来用手触碰我时,我忍不住打了个寒颤。他呼出的气息有一股难闻的味道,我产生了一种难以掩饰的厌恶感。<p>人们喜欢恐怖小说和电影,是因为内心深植的莫名恐惧。这种恐惧的对象,也许是别人,甚至跟更有可能是自己:<p>人类是知识与本能、先进与原始的结合体。我们永远都要试图否定我们内在的兽性、动物性——我们应该用一种积极的方式把这些能量释放出 …

《吉尔桑的招牌》,如一曲巴赫的赋格

很久没有翻译克拉克爵士的《观看绘画》了,一方面是在准备Eric Gill的介绍,另一方面,也是因为一直想翻译这幅华托的《吉尔桑的招牌》,但苦于没有找到合适的图片,今天发现了一张,聊胜于无,希望能让更多人了解华托的这幅杰作。<p>即便有图片,正如克拉克爵士所说:<p>各个颜色无法一一列名,想用彩色复制品把它们展现出来,就会失去整体效果。<p>有些细部的图片,可能色彩跟全画的不太一样,也是因为出处不同,望见谅。<p>有机会的话,去看原作吧,在德国柏林的夏洛腾堡宫里,画很大,高163公分,308公分宽。在前面坐倆个小时也不会闷吧。<p>※ ※<p>纯粹的享受!一幅画应该激发这样的反应,此种想法似乎不太正确,而且过于老套。它把我们带回到 …

踢门

前两天看了纪录片《50年的争论》(The 50 Year Argument),讲述了《纽约书评》(The New York Review of Books)的发展,如果你没看过,建议找来看看。<p>文中提到一篇哈维尔的文章《踢门》,发表在1979年3月22日的杂志上。找来看了一下,发现好像就是给今天写的。<p>列几条新闻:<p>某某发文吐槽医院食堂被拘留。<p>某某在微信群中骂了几句交警被拘留。<p>国家网信办:互联网群组建立者、管理者应当履行群组管理责任。<p>不说太多了,我猜这篇文章可能活不过三天,你觉得呢?<p>那是一个周日午夜,两个朋友和我——我们想找个地方喝一杯,竟然给我们找到一家,不仅开着门,它还会再开一个小时。门是锁着的 …

“这部分我就不懂了”,“那其他的你都懂?”

艺术君介绍过2015年的年度歌曲《微物之神》,在那篇文章里,艺术君提到这首歌改编自小说《微物之神》,作者是印度裔作家阿兰达蒂·洛伊。二十年之后,洛依的第二部小说终于出版了,名为: The Ministry of Utmost Happiness ,中文也许可以译成《极度幸福部》?艺术君还没有看完全书,所以不敢妄译。<p>这是一本讲述边缘人的小说,时代背景是现代印度最黑暗的一段历史。书中有一段谈到当代艺术,很有意思。虽然很多人觉得印度的基础设施远远不如中国,但实际上两个国家都有很多同样境况的人,比如下面这段节选中的保安。翻译出来,供大家评判。<p>艺术展的展品是用不锈钢制成的日常用品,钢制水箱,钢制摩托车, …

他的东西怎么看起来怪怪的?

之前发过一幅版画:<p>这幅画来自英国人埃里克·基尔(Eril Gill,1882-1940),雕塑家、字体设计师、版画家,跟艺术君很喜欢的新艺术运动颇有渊源。<p>再看几幅他的版画:<p>怎么样,是不是觉得有点……<p>雕塑:<p>Windows里面有种字体:Gill Sans就是基尔的作品。看看他设计的字体和明信片、书籍装帧:<p>上面这幅的细部:<p>很复拜占庭,很复凯尔经。<p>Eric Gill 极具复杂性,极富争议。今天主要是先给大家看看他的东西,感受一下,回头艺术君再给大家讲他的故事。<p>※ ※ ※<br>以上中文文字内容,版权归郑柯所有,转载请标明出处。<br>如果你想购买艺术书籍,点击【阅读原文】,前往“一天一件艺术品”微店。<br>如果你想向艺术君 …

如果修拉能够活到20世纪,我们就能知道这个世界错过了什么

翻译肯尼思·克拉克爵士《观看绘画》赏析修拉《阿尼埃尔的浴场》的第三部分。<p>※ ※ ※<p>我首先想到的是,1870年以后的任何绘画,如果只看黑白复制品,真是看不出多少东西。《浴场》是用颜色完成的,比如,衣服和靴子,在照片里,看上去都像黑色的松露一样,实际上,它们是马栗色,而且造型十分饱满。<p>当然,我们也无法想到,戴着巴拿马草帽的男孩,他的用色就像一个透镜。<p>就像欣赏德拉克洛瓦的画一样,要想看清楚《浴场》的用色有多特别,必须凑得很近。而且,我们知道,修拉自己很仔细地看过德拉克洛瓦在巴黎圣稣尔比斯教堂的装饰,从中学到了很多如何联合运用补色,增强彼此的效果。<p>巴黎圣稣尔比斯教堂<p>《雅各与天使搏斗》by 德拉克洛瓦<p>《 …

修拉的天才之笔从何而来?

翻译肯尼思·克拉克爵士《观看绘画》书中修拉《阿尼埃尔的浴场》赏析。<p>第二部分。<p>※ ※<p>从关于修拉的书里,我们可以了解到上面这些,它们让人们更理解这幅《浴场》。但是,当我们思考这些庞大的形状,在一个平面中安排得如此庄严,我们一定会想起15世纪的意大利湿壁画。我就曾经花了很多时间想搞清楚,从未去过意大利的修拉,如何做到和皮埃罗·德拉弗朗切斯科有奇异的类似之处。当然,艺术史中存在巧合,但是历史学家不喜欢巧合。后来我读到一本书中的脚注,就感到释然了。那是隆吉教授关于皮埃罗的书,他说,在1874年,阿雷佐湿壁画的复制品被放在了巴黎美院的小礼拜堂中,这命令来自智慧超人的教授查尔斯·布兰克(Charles Bl …

有人觉得人生的路越来越窄,有人无法行走却对生命充满激情

一个以画画为人生志业的单亲母亲,白天要抚养6岁的女儿,晚上要工作养家,但就在40岁生日那天,被蚊子叮了一口,罹患西尼罗河病,导致下半身瘫痪,右手也失去了正常功能。TA 会怎么办?<p>Emil Ferris 就是那个“不幸”的人,右手不能用了,她就学着用左手,此后还在芝加哥艺术学院读完了创意写作专业,获得艺术硕士学位。然后,在她55岁的时候,自己的第一本严肃绘本终于得以付梓:<p>看看里面的画:<p>了解艺术的一定很熟悉最后这张画,它就是这本怪兽形式漫画从头至尾的感觉。<p>艺术君已经看过上百本严肃绘本了,Emil Ferris 的My Favorite Thing Is Monsters,不光有细致入微又情感丰富的 …

万物终结时的宇宙之音,由修拉演奏

翻译肯尼思·克拉克爵士《观看绘画》书中修拉《阿尼埃尔的浴场》赏析。<p>第一部分。<p>※ ※<p>炎炎夏日的某些时候,我们会等着发生奇迹。万物寂静,薄雾摇动,让人产生终结之感,我们一边等待,一边聆听某种嗡嗡的宇宙之音,为之着迷,就像《魔笛》中巴巴吉诺的铃铛,笨拙的形状和颜色环绕着我们,慢慢就会随着同一曲起舞,最终在和谐的秩序中停歇。生活中,奇迹不会出现,艺术中也很少见,因为伟大的画家已经创作出了想象世界,超出我们日常的视觉体验。但在修拉的《阿尼埃尔的浴场》中,奇迹出现了。我第一眼看到这幅巨大的作品,它在画廊尽头,视野中被框在一扇门内,又增加了现实的幻觉感,我感到:夏日的薄雾和寂静终于达成了它们的目的。时间停止 …

此内容因违规无法查看<p>由用户投诉并经平台审核,涉嫌违反相关法律法规和政策,查看对应规则

马蒂斯:物之喜

发布一篇展览的介绍文章,来自最近一期的《纽约书评》,作者Claire Messud。展览名为“画室中的马蒂斯”,在美国波士顿美术馆,遗憾的是刚刚结束……为什么艺术君再次充当了马后炮……<p>顺便推介BBC系列纪录片《现代艺术大师》中有关马蒂斯的一集,年老的他虽因为关节炎无法拿起画笔,那就用剪刀做出了一系列精彩的剪纸作品。他对艺术的激情和热爱,看得让人眼眶发湿。B站有。<p>Anyway,进入正题。<p>※ ※<p>《花瓶》,1924<p>每天,我会用外婆的面包刀把面包切片。它不好看,也不值钱,把手上有白色塑料,宽宽的锯齿依旧锋利,它联系着我和我母亲的手(用过这把刀),还有我外婆的手(比我母亲的小,我生下来的时候已经得了关节 …

关于一本书和它的终结

因为下面这段引文:<p>时间,首先令我们变得踏实,然后令我们困惑。我们自以为变得成熟,其实只是懂得令自己安全。我们以为自己变得有责任感,其实只是懦弱。我们所谓面对现实,其实只是避免麻烦而不是面对问题。时间⋯⋯只要给我们足够的时间,我们自以为有理有节的抉择,都会变得摇摆不定,自以为确定不移的事,不过是霎时冲动。<p>艺术君读了朱利安·巴恩斯(Julian Barnes) 的 The Sense of An Ending 。<p>没想到的是:这本得了英国图书大奖布克奖的书,竟然那么薄。原书163页,页码、标题、附带信息什么的全部加在一起,不过43869个单词,翻译成中文,也就7万多字。当然,书的价值绝对不能按字数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