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经现实

@NEUREALITY | 大脑,心智,认知。

比喻能以我们意想不到的方式改变思维?

<b>有哪些东西能影响你的观念,甚至在某些情况下,它对你观念的影响比你所支持的政党对你的影响更大?答案就是,比喻。</b><p>STEVE RATHJE<p>发表于 QUARTZ<p>当我们想到比喻时,我们可能会想到在学校中学到的那种比喻:作为一种诗歌技巧或一种修辞手法。但比喻不仅仅局限于诗歌的世界——它们无处不在。我们把时间比作金钱(“花时间”),把争论比作战争(“你攻击了我的论点”,“我捍卫了我的论点”),把爱比作旅程(“他们的关系走到了尽头”),把情绪状态比作方向(“他感到情绪低落”,“兴奋得像是上了天”)。<b>有人曾经测算过,我们每说出25个词语,就会用到一个比喻。</b>然而,因为比喻根植于我们的语言之中,人们常常忽视了它的存 …

该内容已被发布者删除

意识是一种本能吗?

<b>把意识当作是进化的本能,我们就能去研究它如何从冰冷而了无生机的世界中产生。</b><p>MICHAEL GAZZANIGA<p>发表于 NAUTILUS<p>封面:Olena Shmahalo<p>125年前,威廉·詹姆斯(William James)写了一篇标志性的文章《什么是本能?》,他不失时机地下了定义:<p>本能就是在没有预见的情况下能够产生某种结果,并且也不需提前训练就能完成的行动能力。(本能)是功能相关的结构。有人会说,随着某种器官的出现,对它的使用几乎是一种天然能力。“鸟有分泌油脂的腺体吗?是本能地知道如何从腺体中分泌油脂然后涂到羽毛上。”<p>这个定义似乎很直接,但却有二元性的嫌疑——本能既是行为,也是物理结构。运用这种 …

安迪·克拉克的意识延展论

<b>用于帮助我们思考的工具,从语言到手机,也许都是心智本身的一部分。</b><p>LARISSA MACFARQUHAR<p>发表于 THE NEW YORKER<p>意识的终点是否就是世界的起点?意识是否位于脑壳之中、隐藏于皮肤之下,还是说可以向外辐射,从而与它所指涉的事物、空间和其他心智混为一体?要是外部世界的物体,例如一支笔、一张纸和一部手机,也能作为大脑的一部分,发挥与大脑一样的功能,帮助大脑计算或记忆,我们又该如何看待意识呢?你可能会说,那些物体显然不属于意识的一部分,因为它们不位于大脑之中,但那又会产生另一个问题:它们到底在不在大脑中?<p>设想一个名叫因加的女孩,想去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她“询问”自己的记忆,想起博 …

自闭症的根源在感官系统吗?

<b>预测性编码理论认为,当感官输入推翻大脑期望的时候,患有自闭症的人便会出现标志性的症状。</b><p>GEORGE MUSSER<p>发表于 SPECTRUM<p>封面:CAMILLE CHEW<p>绫屋纱月(Satsuki Ayaya)还记得她小时候和其他孩子们玩起来有多难,就好像有一道屏幕把她和别人隔开。有时她觉得迟钝,有时变得太敏感;有时声音消失了,有时又太尖锐。作为一个绝望地想努力理解自己的青春期少女,她开始记录自己的生活。“我开始把我的想法写进笔记本里,例如:我身上发生了什么?或者:我哪里出了错?或者:我是谁?我写啊,写啊,写满了40本笔记本。”她说。<p>如今43岁的绫屋对自己有了更好的理解:她在30岁出头时被诊断为自闭 …

达马西奥最新力作《The Strange Order of Things》:为什么感觉是不可阻挡的力量?

<b>神经科学家达马西奥认为,身体的感受和头脑的想法一样重要。我们也许可以转向情绪来解释人类的意识和文化。</b><p>JOHN BANVILLE<p>封面:CHAD HAGEN<p>尼采会为这本错综复杂的书《事物的奇怪秩序》(The Strange Order of Things)而掩卷欢呼,本书既科学严谨,又兼具人道关怀,而且就尼采可以评判的范围而言,本书是革命性的。作为神经科学、心理学和哲学教授的安东尼奥·达马西奥(Antonio Damasio),着手研究<b>“我们为何以及如何感受万物、表达感受、使用感受来构建我们的自我……以及大脑如何与身体相互作用来支持这些功能”</b>。他提醒我们,我们不是无形无体的炽天使,而是有思想的肉体 …

微生物感染导致阿尔茨海默病?

<b>一个认为感染导致阿尔茨海默病的大胆猜想,试图解释为何数十年来对这一疾病的治疗效果甚微。</b><p>MELINDA WENNER MOYER<p>发表于AEON<p>封面:DAVIDE BONAZZI<p>每周五下午,波士顿麻省总医院的神经科医生罗伯特·莫尔(Robert Moir)都会沉迷于他的“玩耍时间”。但他既不是去健身房,也不是去酒吧,而是拿着一瓶啤酒在电脑前坐下,浏览PubMed(美国国家医学图书馆的生命科学期刊研究摘要数据库)。莫尔在PubMed上四处寻找隐藏的杰作:那些为他提供新视角的研究,或者引导他走向新方向的研究。2007年5月11日,喝着啤酒的莫尔,偶然发现了一组即将改变他职业生涯的研究报告。<p>莫尔研究阿尔 …

我们为什么需要睡眠?

<b>在日本一个崭新的实验室里,一支国际化的科研团队正在探究睡眠之谜。</b><p>VERONIQUE GREENWOOD<p>发表于THE ATLANTIC<p>封面:DAVIDE BONAZZI<p>在日本筑波大学国际综合睡眠医科学研究机构(International Institute for Integrative Sleep Medicine)外,浓郁的桂花香飘荡在空气中,金色的大蜘蛛在灌木丛中织网。两个头戴安全帽的男士在大门边一边咕哝,一边将粘合剂粘到石板色墙上。可以看出这栋大楼刚刚竣工,以致于他们还在张贴指示标志。<p>研究所成立已有五年时间,楼还很新,却吸引了约120名从瑞士到中国的研究者来到这里,他们的研究涵盖从肺病学 …

赛博时期的爱情

<b>当机器人拥有越来越接近人类的外观,人类被唤起的会是恐惧,还是对亲密关系的渴望?</b><p>ALEX MAR<p>发表于 WIRED和EPIC MAGAZINE<p>封面:ELASTIC STUDIO<p>····<p>本文已被提名为2018年国家杂志奖(National Magazine Awards)的“最佳特稿写作奖”。<p>那是2002年夏天的一个早晨。在日本大阪市郊的一间大学研究室里,两个小女孩面对面地坐在荧光灯下。她们都身着淡黄色衣服,脸颊微鼓,刘海乌黑,短发齐肩——其中一个是五岁的小女孩,另一个是她的机器“克隆”人。<p>今天是小女孩第一次见到这个和她一样高的“克隆”。 小女孩只顾一个劲地盯着她的同伴;而在另一边,这个同伴仿佛也 …

对卷土重来的“种族科学”翻个白眼

<b>种族科学不会很快消失。其主张只能靠着科学和教育,缓慢然而刻意地予以消除。</b><p>GAVIN EVANS<p>发表于 THE GUARDIAN<p>在我们这个时代有许多荒诞的事情。最有反讽意味的现象之一,就是一部分声称捍卫真理、对抗无知的人士,正在复兴某些已被彻底扒皮的伪科学。一小拨人类学家、智商研究人员、心理学家和自诩为高格调异见人士的学者,如今出面力挺所谓“逆耳的事实”,鼓吹某些种族天生比其他种族更聪明的观点。此类观点经数量惊人的主流媒体和边缘媒体合力传播,影响着新的受众群体,被他们引为自身种族优越感的理论依据。<p><b>种族和智力之间存在关联,是所谓“种族科学”(racescience)或曰“科学种族主义(scient</b> …

躁郁症被过度诊断了吗?

<b>诊断的不确定性和“蠕变”会导致严重的误诊</b><p>JAMES MYHRE & DENNIS SIFRIS, MD<p>发表于 VERYVELL HEALTH<p>根据美国国立精神卫生研究院(NIMH)的研究,每年美国约有570万成年人受到躁狂与抑郁双相情感障碍(躁郁症)的影响。 其中高达82.9%被诊断为该疾病的重症患者。多达75万名儿童和青少年符合I型或II型双相情感障碍的确诊标准。<p>多年来,这些惊人的数字似乎有增无减。<p>从1994年到2003年,美国成年人被确诊为双相情感障碍的数量翻了一倍,而儿童和青少年的数量则整整增加了四十倍。<p>虽然病患增加的主要原因是公众和治疗社区医疗意识的提高,但并不能解释为什么如此多的美国人 …

孤独如冰山,其中有我们目不能及的深渊 | 知名社会神经科学家约翰·卡乔波去世

<b>2018年3月5日,在与疾病的长期斗争中,知名社会神经科学家、芝加哥大学心理学、精神病学和行为神经科学教授约翰·卡乔波(John Cacioppo)去世。</b><p>上世纪70年代,卡乔波和Richard E. Petty合作发展了详尽可能性模型(elaboration likelihood model, ELM),在1992年和Gary Berntsen提出了“社会神经科学” ,因对孤独的系统性研究而闻名。<p>在社会神经科学领域,他致力于研究社会关系(social connections)的神经机制,探索社会影响和人际关系对情绪和认知的作用。他聚焦于驱动人类互动的神经、激素和遗传学机制,以及它们如何影响大脑 …

手术麻醉时仍然有意识是怎样一种体验?

<b>我们往往认为麻醉状态与睡眠一样。但事实远比我们想的要匪夷所思——它更像是先拆散你的意识,再拼凑起来。</b><p><b>JOSHUA ROTHMAN</b><p><b>发表于 THE NEW YORKER</b><p><b>封面:Hélène HUGON</b><p>20世纪80年代的一天,一名妇女去医院接受癌症手术,手术很成功,所有的癌灶都被切除了。然而几个星期后,她感到有些不对劲。她回到外科医生那里,外科医生让她放心癌症已经消失了;她又去咨询了心理医生,心理医生给她开了抗抑郁药。<p>然而这一切无济于事——她越来越确信自己命不久矣。她重新见了外科医生,医生再次安慰她“一切都很好”时,她忽然脱口而出:“黑色的东西!你没有得到黑色的东西!”<p>医生目瞪口呆,因为他还记得在手术 …

马斯克和霍金错了吗?平克犀利驳斥AI威胁论

<b>平克从技术角度驳斥了AI威胁论,也简单提到了人类有能力约束AI带来的潜在威胁,但他并未就此问题展开详尽论述,而这正是比尔·盖茨所担心的问题:如何正当地使用AI?</b><p><b>STEVEN PINKER</b><p><b>发表于 POPULAR SCIENCE</b><p><b>封面:ANA KOVA</b><p>尽管新闻标题很惊悚,但客观数据显示,平均而言,全球各地的人们寿命更长了,生病更少了,吃得更好了,受教育更多了,接触的文化更丰富了,并且死于战争、谋杀或意外的可能性也越来越小了。<p>然而,失望似乎是永恒的人性。即便悲观主义者不得不承认,对于越来越多的人来说,生活正变得越来越好,但他们还是随时都能拿出辩驳的理由。他们认为,我们正在狂欢中奔向末日,就好比一个人从 …

在鸟的歌声、大脑和基因里,如何寻找语言的线索?

<b>神经学家埃里希·贾维斯发现,鸣禽的发声技巧和人类的语言都源于控制运动学习的神经通路。</b><p><b>QUANTA MAGAZINE</b><p>当洛克菲勒大学的神经科学家埃里希·贾维斯(Erich Jarvis)在2015年荣获美国细胞生物学学会颁发的Ernest Everett Just奖时,他发表了一篇讲述引领他走上生物学之路的文章《生存在大环境下的少数族裔科学家》。文中提到“我相信,有证据显示文化经验会影响科学研究和科学发现”,而一切从这个信念开始。<p>贾维斯在纽约的哈莱姆区长大。他最初是一名舞者,在表演艺术高中学习芭蕾舞,获得了多个奖学金以支持他继续深造。在亨特学院读本科时,在父母的鼓舞下,他决定转而学习生物学。他的母 …

《意识之河》:奥利弗·萨克斯对注意力、记忆和生命最后的思考

<b>一份离别礼物,来自一位神经学家——同时也是过去半个世纪内最有影响力的作家之一。</b><p>—<p>DAN FALK<p>发表于 <b>UNDARK</b><p>封面:SIMON PRADES<p>2015年冬季,奥利弗·萨克斯在去世前六个月,给《纽约时报》写了一份类似于讣告的文章。他表达了对自己的一生、对相识的朋友以及对所追求的学术生涯的感激之情。 他写道:<b>“在过去的几天里,我从全局角度俯瞰了自己的人生,对于它各个局部相互之间的联系有了深刻的认识。”</b><p>从广角镜头看待事物,将看起来不相关的细节连接起来,这种能力极大地辅助了萨克斯,也使他拥有诸多头衔——内科医生、神经学家、作家,甚至是过去半个世纪最有名的非虚构类作家。他很擅长书写大脑和心智领域的奇闻 …

《集异璧》作者侯世达疯狂吐槽谷歌翻译,AI让译者失业?还早着呢!

<b>机器能在完全不理解语言的情况下拿出高品质的翻译作品吗?</b><p>—<p>DOUGLAS HOFSTADTER<p>发表于 <b>THE ATLANTIC</b><p>封面:DAN PAGE<p>语言学 LINGUISTICS 机器学习 MACHINE LEARNING<p>某个周日,在我们每周一次的莎莎舞会上(salsa sessions),我的朋友弗兰克带了一个丹麦朋友来。我知道弗兰克的丹麦语讲得很好,因为他的母亲是丹麦人,他小时候曾在丹麦生活过。而他带来的那个朋友,跟所有斯堪的纳维亚人一样,能讲一口流利的英语。然而,令我惊讶的是,在晚上闲聊的过程中,他们居然习惯性地用“谷歌翻译”交换信息。弗兰克用英文写下文字,然后用“谷歌翻译”转译成丹麦语;而 …

神经现实2017年度回顾

- 2017年度回顾 -<p>作为一个公益的科普翻译项目,神经现实即将走完第二年的路程。在项目的伊始,我们将目光放在神经科学和认知科学领域,致力于促进公众理解脑科学的基础知识和研究进展,以专业的态度和前沿视角普及神经科学、认知科学、心理学、语言学、心灵哲学和精神病学等。<p>在过去的23个月里,共有70余名志愿者参与了我们的翻译工作,仅2017年就翻译了57万余字,其中包括多篇深度文章。随着更多译者的加入,以及神经现实跨学科团队日益丰富的专业背景,我们逐渐有能力翻译和审校各个领域的文章,无论是神经科学还是精神病学,医学还是生物学,都力求让译文达到专业水准。<p>在志愿者的通力合作下,去年我们的微信阅读总次数达4 …

肠道菌群和抑郁症什么关系?自闭症诊断可以更早了?| 神经系统疾病治疗的五大进展

<b>近年来,针对神经系统疾病方面的研究发展迅速,其中抑郁症、帕金森病和读写困难症的诊断和治疗的进展尤为显著。</b><p>—<p>编译自 <b>SCIENCE FOCUS</b><p>封面:JENSINE ECKWALL<p>神经科学 NEUROSCIENCE 神经病学 NEUROLOGY<p>通常情况下,神经系统疾病方面的研究进展通常较为缓慢,这是由于大脑对于人体极为重要,且解剖结构复杂,因此研究进展大多局限于理论假设,而在实际临床中却举步维艰。<p>但是近年来,随着心理健康研究的发展,我们在一部分常见的心理疾病研究中取得了突破性进展,并且发现了一些有趣的东西。<p><b>精神分裂症</b><p><b>精神分裂症是一种由多种因素引起的阻碍正常髓鞘生长发育的神经系统疾病。</b><p>髓鞘是神经元(大 …

构建一个没有自杀的世界,可能吗?

<b>儿子18岁那年自杀后,一位父亲改变了对世界的看法。在越来越多的精神卫生专家的帮助下,他试图降低全世界的自杀率,最终实现零自杀的目标。</b><p>—<p>SIMON USBORNE<p>发表于 <b>MOSAIC</b><p>封面:ANTHONY GERACE<p>精神卫生 MENTAL HEALTH 精神病学 PSYCHIATRY<p><b>史蒂夫·马龙(Steve Mallen)认为,</b>他的儿子不再弹钢琴时,就已经出现自杀征兆了。18岁的爱德华(马龙的儿子)是个音乐天才,很小的时候就通过了钢琴八级,生活中的大部分时间热衷于练琴。然而,随着成长,爱德华变得异常繁忙。他获得了剑桥大学地理专业的录取通知,并为英国高中课程考试努力复习。在学校,爱德华是学生代表,深 …

阅后即哭:当我们哭泣时我们在哭什么

<b>悲伤的泪水、喜悦的泪水、控制不住的泪水、欣喜若狂的泪水……哭泣一定包含着某种含义,但是这含义究竟是什么呢?</b><p>—<p>THOMAS DIXON<p>发表于 <b>AEON</b><p>封面:LA JOHNSON<p>心理学 PSYCHOLOGY 神经科学 NEUROSCIENCE<p>眼泪是世界通用的符号。自古以来,哲学家和科学家们便试图将哭泣解释为人类情绪表达的通用语言之一。可是,泪水本身没有任何含义——当它们充盈眼眶、滑落脸颊时,只有结合着我们那时的心境、社会环境和叙事语境,他人才能粗略猜测这些盐水滴的真正内涵。<p>我们在感到悲伤、不幸、哀痛时痛哭,但也会喜极而泣。有的人会因人间疾苦而哭,有的人则因受到压迫而哭。泪流满面,又或许只是因为一个哈 …

该内容已被发布者删除

就算基因能够影响智力,我们也无法制造聪颖

JIM KOZUBEK<p>发表于 <b>AEON</b><p>封面:PETER RYAN<p>首先,让我告诉你我有多么聪明。非常聪明。我的五年级老师说我在数学方面很有天赋,回想一下,我不得不承认她说的没错。我能够正确理解形而上学作为蕴相殊唯名论(trope nominalism)的特质,我能告诉你时间是存在的、可是不能被写入一个基本方程式。我也懂得生存之道。别人讲的大部分事情都只有一部分是真的,我能看得出来。<p>一篇在2017年发表于《自然·遗传学》杂志的文章指出,科学家们在分析成千上万的基因组后,<b>将52个基因与人类智力联系起来,尽管每条只能单独对智力做出一个百分点都不到的贡献</b>。<p>作为这项研究的资深作家,阿姆斯特丹自由大学及其医学 …

Stephen Wolfram:《一种新科学》15周年回顾

<b>STEPHEN WOLFRAM</b><p>发表于 <b>WIRED</b><p>封面:RUNE FISKER<p>《一种新科学》这本书出版15年了,距离我开始写它已有超过25年,开始与它相关的工作更是超过35年。每过一年,我都感觉自己更加理解这本书到底是关于什么的,以及它的重要性。正如书名所暗示的,我写这本书是想为科学进步添砖加瓦。但随着岁月流逝,我意识到这本书的核心已经超出了科学领域,蔓延到决定我们整个未来的许多重要领域。<p>那么,站在15年后来看,这本书到底在讲什么?它的核心是讲一些非常抽象的东西:元理论(the theory of all possible theories)或者元宇宙(the universe of all po …

从曾经轰动一时的幼儿园邪教性侵系列事件,到如今的《银翼杀手2049》,我们真的能够植入虚假记忆?

<b>我们的记忆是身份的基础,因此虚假的记忆可以真实地改变我们的身份认知。</b><p>—<p>JAMES HOWE<p>发表于 <b>NEUWRITE SAN DIEGO</b><p>封面:HAL HEFNER<p>心理学 PSYCHOLOGY<p>在《银翼杀手2049》的世界里,地球已经不再是2017年那样了。美国的圣迭戈市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垃圾场,农作物无法在户外生长,一家独大的企业垄断着所有的农业和工业。洛杉矶的天空布满了烟雾,街道上满是喋喋不休的流浪汉和伺机而动的帮派(好吧,也许有些事情没有改变)。<p>然而,最大的变化有点难以窥见。2049年的世界是由人类和复制人组成的,这是一种与人类几乎没有区别的生物机器人,被人类当作奴隶种族。它们出生的时候是发育完全 …

Psychology

你会雇佣自闭症员工吗?微软和安永已经这么做了

<b>增加"神经多样性"能为企业带来实际利益吗?</b><p>—<p>发表于 <b>ENTREPRENEUR</b><p>封面:LEANDRO CASTELAO<p>本文系<p>神经现实联合自闭症儿童摄影计划<p>推出的第<b>1</b>篇译文<p>Chargeback是一家位于犹他州的信用卡纠纷处理公司,他们钟情于雇佣那些有点强迫症倾向的员工。每当有人声称信用卡未经授权被他人挪用,Chargeback的公司分析员就必须睁大眼睛不断寻找,找出一般人发现不了的问题。<p>这也是为什么他们的总裁最近招入了36岁的分析员卡丽·蒂尔尼。她只花了平常人一半的时间就轻松通过了训练,并能胜任技术数据处理、电脑操作、以及重复单调的工作。"我们完完全全被她的表现折服了",总裁哈立德·阿瓦迪说道。这样的 …

神经美学:发生在大脑和艺术之间的化学反应

<b>当我们邂逅艺术,我们会感觉触碰了更强大的存在。这是什么道理?</b><p>—<p>编译自 <b>THE WASHINGTON POST</b><p>封面:GIORDANO POLONI<p>神经美学 NEUROAESTHETICS<p>如果仔细斟酌,会发现在剧院能够度过美好而惬意的时光其实在很多方面都不符合逻辑。我们被陌生人包围,被非同寻常的场景轰炸,捕捉来自演员无声的肢体语言和讯息。<p>然而,在这样美好的夜晚,相比坐在家里看电视,我们通常更享受现场的表演,我们大哭,大笑,融入周围的环境。 我们甚至会进入忘我的状态,感觉连接到了更强大的存在。这一切是怎么回事呢?<p>关于艺术的奥秘,我们可以在科学领域找到一些线索。艺术由心灵感知,但它的运输效应从大脑开始, …

酒杯里的神经科学

<b>关于葡萄酒的味道,为什么我们的大脑可能误入歧途?</b><p>—<p>IAN TATTERSALL & ROB DESALLE<p>发表于 <b>NAUTILUS</b><p>封面:IKER AYESTARAN<p>神经经济学 NEUROECONOMICS 生物学 BIOLOGY<p>伽利略以他观察太阳系中地球位置的新颖方式,以及他与梵蒂冈由此结下的矛盾而闻名。但在他的宇宙学名声大噪之前,伽利略告诉世人,虽然地球的物理特性是存在的,但这些特性在感官上不存在,直到我们用感官解读它们。这个理论同样适用于对葡萄酒和其他事物的认知,把葡萄酒描述为“被水聚在一起的阳光”的伽利略并未忘记这一事实。他说,“葡萄酒的美味往往不是因为它的客观属性甚至说外表,而是因为品尝 …

细菌能够像神经元一样交流信息,还能通过交流影响其他生物?

<b>细菌利用电信号的传递,编织出复杂的社会结构,并与其它个体交流。</b><p>—<p>GABRIEL POPKIN<p>发表于 <b>QUANTA MAGAZINE</b><p>封面:OLENA SHMAHALO<p>生物物理学 BIOPHYSICS<p>大众印象中的细菌,是显微镜下星星点点的细胞样生物。随着研究深入,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人们对这种“隐士”一般的生物存在着很多错误的认识。如同抛开文化、法律、语言去了解人类一样,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的生物物理学家Gürol Süel说:“人们将细菌看作一种孤独的生物,彼此独立地生活着,但事实上,<b>自然界中的细菌有着极为庞大的‘社会群落’</b>。”<p><b>细菌最为理想的群落形式是菌膜,它是由成百上千万的细菌通过自身分泌出的有</b> …

植物人能够重获意识吗?

<b>处于植物人状态的男子获得部分意识,这将意味着什么?</b><p>—<p>编译自 <b>NATIONAL GEOGRAPHIC</b><p>封面:DADU SHIN<p>医学 MEDICINE 神经科学 NEUROSCIENCE<p>当一个人在处在植物状态一年后,这就意味着不再有人居住在这个大脑中了。然而一位因车祸沉睡十五年的植物人的意识,却被法国的研究人员增强了。<p>研究人员在患者胸腔中植入设备,刺激这位三十五岁男子的迷走神经。迷走神经从人的头部贯通至腹部,同时与人的清醒度和注意力有关。<p>研究团队在《当代生物学》(Current Biology)期刊中报告称,经历一个月的日常迷走神经刺激后,这位男子状况明显改善,打破了所有人的预期。<p>○ 这幅图片显示了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