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stin Chung

1,314 Flips | 7 Magazines | 7 Likes | 8 Following | 16 Followers | @JustinChung1 | Keep up with Justin Chung on Flipboard, a place to see the stories, photos, and updates that matter to you. Flipboard creates a personalized magazine full of everything, from world news to life’s great moments. Download Flipboard for free and search for “Justin Chung”

人物 | 大数据背后 是谁在监视我们的生活? – 中国数字时代

【旧文重读】刘军宁:纳税“光荣”吗? – 中国数字时代

傅志彬 | 29年后的回忆

今天是2018年的6月3日。记得29年前的今天我正在天津南开大学,和两个同学喝酒,这两个同学现在一个在美国,一个在瑞士,而我现在南太平洋的岛国上敲键盘。那天喝酒是因为我刚从北京回来,他们也想问我北京的境况。酒喝大了,倒头就睡,第二天很晚才起床,起来后才知道北京终于开枪了。当时各种消息满天飞,南开的学 …

端传媒 | 人脸识别 + 社会信用系统,一场重塑人类行为的社会实验?

无处不在的监控摄像头、强大的人脸识别系统和先进的人工智能技术,正在将“权力是可见但又无法确知的”这种统治术发挥到极致。商汤科技开发的软件扫描城市人行横道,行人和车辆信息会以表格形式显示。 摄:The Wall Street Journal几天前,一则关于三名逃犯在张学友演唱会上先后落网的新闻,在中文 …

回形针PaperClip | 吴松磊:如何科学地消灭敏感内容

中国网民第一次发现敏感词的存在,是在 2000 年的 qq 聊天室。用于结交陌生朋友的聊天室功能,让敏感内容第一次有了大规模传播的可能,因此,禁词表出现了。禁词表的规则相当粗暴——只要文本内容包含禁用词,则无法发送,或发送后仅自己可见。直到今天,微信也仍然沿用这一规则。好在微信环境相对封闭,审查级别 …

蔡慎坤:财政收入猛增意味着什么?-墙外楼

钱钢德国笔记丨参与刺杀希特勒的斯蒂夫将军

我在柏林的住处塞贝尔街,有134块“绊脚石”,纪念遭纳粹迫害的人。其中有一位是特别的,这就是66号的赫尔穆特·斯蒂夫(Hellmuth Stieff)。他不是犹太人,而是德军少将。“绊脚石”上写的是:这里曾住过<br>赫尔穆特·斯蒂夫<br>生于1901年<br>参与了刺杀希特勒的反抗运动<br>1944年7月20日被捕<br>1944年 …

近现代史论 | 大数据揭示中国意识形态地图

<b>最近,哈佛大学生珍妮弗•潘(Jennifer Pan)和麻省理工大学博士生Yiqing Xu联合发表了论文《中国的意识形态光谱》(《China’s Ideological Spectrum》),采用数据分析的方法,描绘出中国各省市的“意识形态性格”。</b>两位作者一共分析了171830个调查样本,样本来源 …

晒爱思PsyEyes | 中兴教训:遵守规则才是长治久安的保障

作者:唐映红近日,中国知名国际企业中兴因为违反美国禁令并违反承诺、虚假供述被美国实施禁止供货的处罚引发了社会的热议。关于这件事的是非曲直以及背后的政经意义不论,作为一名教育工作者,我关注的是中兴企业事发后迅即在公司展开了全员学习欧美法律、法规、反贿赂等知识,并要求参加合规考试做到100分(满分)才算 …

秦晖:21世纪的全球化危机-墙外楼

【旧闻】南方都市报 | 政府反低俗 首先要承认大众标准

发布时间:2008-01-06 09:54:06社论近日,国家新闻出版总署决定自2007年12月下旬至2008年3月中旬,用三个月时间在全国范围内对音像制品“低俗之风”进行一次集中整治。照例,在专项治理活动的通知中,政府不加定义地使用趣味低级、庸俗和低俗这些词汇。而具体列举出来的打击对象大体可以分为 …

江雪:微信個人帳號被封記|端傳媒 Initium Media

黎蝸藤:心平氣和看中美貿易戰,超越民粹與民族主義|端傳媒 Initium Media

大象公会 | 它们曾想尽了办法 可人们还是不愿生孩子

罚款、征税、月经警察,一切能想到的手段他们都用过。文|史律上世纪 80 年代末,苏东国家为何急速解体?这个问题可能招来了史上最多的马后炮——经济学者看见计划经济的弊病,政治学者看见全能体制的不可行,技术决定论者看见的是石油-钢铁帝国输给了电子帝国,军事决定论者看见的是阿富汗战争的持续失血和美国「星球 …

李晋:从多重任务道德风险角度看校园性侵(王敖代发)

从多重任务道德风险角度看校园性侵作者:李晋2012年,包括我在内的七位同窗在毕业多年后实名举报了时任华东师范大学第二附属中学物理老师张大同有违师德的行为。最近,未成年人和在校学生受性侵犯事件再次被频频曝光。其中一些案例更是涉及众多受害人,而施害人往往得以长期逍遥法外,作案时间之久令人瞠目结舌。究竟是 …

奇客资讯 | 翻墙须知:WebRTC bug泄漏了VPN用户的真实IP

安全研究员 Paolo Stagno 测试显示,23% 的 VPN 方案仍然会受到 2015 年 1 月披露的一个 WebRTC bug 的影响,泄漏客户的真实 IP。WebRTC 是一个为浏览器和移动应用提供实时通信功能的开源方案,被现代浏览器如 Brave、Firefox、Chrome、Oper …

当 “不作恶” 成为空谈,“定制人”将终结民主

(泡泡特约)多年前,某大牌华文媒体主编曾在私下兴致勃勃地赞赏社交媒体的“内容定制”,称其为“精准投放、精彩和便捷”。我只记得当时自己的不寒而栗。其程度完全不亚于2016年开始的不断听到 Facebook 关注者称看不到我的消息更新。Facebook 的问题不仅仅是你的隐私损失、以及它可以用作数字极权 …

【再一看】穿战时日军服装伤害中国人民感情,怎么办?

文\和气猫 前不久我在拙文《容忍与不容忍—文明与野蛮的方向》中提及中国青年穿当年日军服装在公众场合拍照等行为,此文第三天就被感叹号了。而网友们的留言大部分表示:这些青年的行为确实伤害中国人民感情! 和气猫非常理解这种感情。和气猫认识好几个小留学生朋友,他们刚来日本最别扭的就是看到日本的国旗。按说,来 …

王久良:一边是烂尾的城市,一边是破碎的山河

来源 | 一席(yixiclub)作者 | 王久良王久良,自由摄影师。2008年-2011年创作《垃圾围城》。2011年-2016年创作《塑料王国》,获得阿姆斯特丹纪录片电影节(IDFA)新人单元评委会大奖。我的作品值得一提的有两个,一个是2008年到2011年创作的《垃圾围城》;另一个就是大家刚才 …

短史记 | 不该被遗忘的董时进

图:董时进<b>文 | 黄家杨</b>董时进1900年出生于重庆,1924年赴美留学,获农学博士学位。曾到欧洲考察农业和土地制度。1947年创建中国农民党。1949年后赴美定居,于80年代辞世。由于各种原因,董时进一直被深埋于历史尘埃,未被国人所熟知。<b>对中国土地问题的“非主流看法”</b>1950年前后,董时进发表了一系 …

陆贽:揭露黑产反卖淫可以,别趁机污名化女权 – 中国数字时代

德国之声 | 贸易保护:中国是这么干的

<b>针对美国总统特朗普发起的贸易冲突, 中国和欧洲一样,都表达了强烈抗议。可是与欧洲不同的是,中国的监管机构对外企的经营管制更为严格,虽热部分监管近几年出现了松动的迹象。</b>(德国之声中文网)中国已经成为美国总统特朗普向全世界发起贸易冲突的下一个目标。据知情人士透露,他目前正在考虑向总价值高达600亿美金的 …

林三土:半吊子自由主义样本分析(一)

<b>即便自由主义预设了道德本体维度上的个体主义,其在道德现象维度上的考察不能不是集体主义的。</b>半吊子自由主义样本分析(一) <b>1.“我对集体概念毫无兴趣,因此也没什么强烈的性别意识”</b> <b>相关阅读:</b><b>北大飞|众网友:我对集体概念毫无兴趣</b> 通常认为,自由主义预设了某种意义上的个体主义;中国自由派由于文革等惨痛的历史经验 …

GFW Blog | 为了响应工信部要求,我们整理了这些网络账户注销指南

​来源:https://sspai.com/post/43381作者:Eric_hong今年 1 月份,工信部在 回应网民问手机 App 销户的问题 时,明确表示用户有权删除在平台服务商注册的账户服务,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网络安全法》第四十三条规定:个人发现网络运营者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规定或者双方 …

端传媒 | 专访政治学家韩博天:数字列宁主义下,中国将如何重塑全球秩序?

<b>CDT编辑注:本文为端传媒付费深度报道,请订阅端传媒阅读全文。</b>灵活坚韧的党国体制,加上大数据与人工智能的高效工具,中国犹如一只突然出现的“红天鹅”,对全球秩序提出了前所未有的挑战。特约撰稿人 于渊 发自香港在访谈中,韩博天谈到了他对中国未来的最大担忧——“数字列宁主义” 。 摄:Stanley Le …

一个人的独立媒体——对话虚无主义时代的理想主义狂人

(泡泡特约)Tim Marlowe 或许这也不是他的真实姓名,但基本无关紧要了,因为根本没有人知道这个名字,就如同他使用过的其他名字那样。“名字真的很重要吗?”他说。当每个人都在为自我营销而拼命时,Tim 仍然信任<b>思想本身的光彩比一个特定的标示更加可贵</b>。Tim 使用过上百个完全不同的笔名,发表过他自 …

芦信韵 | 给党中央的建议:为理论家们扫盲的任务刻不容缓

近年来国内一个怪现状,就是党国理论家们频频在网上搞笑出丑,专闹文盲笑话,“释放负能量”(能量似乎是标量而非矢量吧?有正负么?),给中国的国际声望造成了难以估量的损失,令我这忠党爱国的老同志无比痛心,不得不出来向敬爱的党中央建言,提请中央重视这个问题。文盲理论家们最先引起我的注意,乃是世界历史上独一无 …

卡纳 | 2017:谁的盛世

这一年的北京街头,我发现一个非常大的变化:人们不戴口罩了。同样的重污染天。同样让人喘不过气的阴霾。但走在街上,目之所及,戴口罩的人却寥寥无几。是因为我们都习惯了?习惯于沉默和忍耐,习惯这污浊的空气。还是我们更擅于忽视?不再去看见,也不必再在意。岁月静好,盛世安稳。我们生活在这盛世。Nothing 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