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LUSHU 阿帕樹

35 Flips | 1 Magazine | 9 Likes | @Aplushu | Keep up with APLUSHU 阿帕樹 on Flipboard, a place to see the stories, photos, and updates that matter to you. Flipboard creates a personalized magazine full of everything, from world news to life’s great moments. Download Flipboard for free and search for “APLUSHU 阿帕樹”

《搭巴士後感》 人的生活源於溝通,而人與人之間的銜接是需要互相感染,一個人下車說『Thankyou』,可以帶起另一個人說,一個人面帶笑容,可以帶動另一個人微笑,一群人歡樂,可以帶動整架車廂的人歡樂,澳洲很多地方看起來跟內地沒分別,關鍵的不是規則明確,而是人民的自身質素,這是人的唯一分別,一句『Thankyou』,其實可以帶出很多意義層面上的價值。 在繁忙的香港鬧市,於人多擠逼的車廂,除了迫於無奈的身體碰撞,就是欠缺了噓寒問暖的語言交流,或許正如朋友所說,香港就是一種『你有你的生活,我有我的忙碌』的生活模式,不打擾,是最好的關懷,少一點磨擦,煩躁的日子會多一點平靜,搭車的時間短,說聲『早晨』似是有點多餘,搭車的時間長,打個小盹或許還來得及,最重要的是,互不相識,何須費舌? 我記得以前很喜歡看香港的舊電影,因為很真,沒有多餘的修飾,人物刻畫得很立體,很鮮明,很反映出現實生活中的人,但又時常在想,到底當時構思電影情節的人,是借助了生活的所見所聞,還是憑空想像的寄予假設?畢竟今時今日,很難令人想像香港曾經是一個這樣的社會。 可能我們需要的是一份契機,哪怕只是幫人撿起掉下地的手機,哪怕只是幫人按下車的提示鐘,哪怕只是為一個有需要的人讓座,都能成為打開話匣子的契機,若然老麥的早餐廣告成為現實,我們處在的社會就不會被忙碌圍堵,成為我們辛勞的借口,忙碌曾是象徵追求生活的褒義詞,不知從何時開始,已成為生活不能自主的貶義詞,而一句『早晨』不會因為車程的長短,而影響所要表達的溫暖程度。

自製奶茶,茶香奶滑,必屬佳品。

回到露營地,看來大家都很累,擦拭身上的汗水,沐浴一番又繼續睡了,不過我習慣了,雖然有點累,但也不想多睡了,難得來到這裡,難得那麼早起,難得現在的天氣不錯,當然要好好逛逛這個營地,這裡其實還挺多人的,一個個帳篷擠滿了整個場地,不過有點好奇的是,這裡有很多枯樹,凌亂而有序,是人刻意地擺設,還是大自然的手作?滿有美感的。 這裡有一種氛圍,就是誰也不會鳥誰,你有你的一圈,我有我的一團,走過的人就如吹過的風,哪裡來,哪裡去,中間沒有轉折,或許來這裡露營的家庭,就是想找一份市區缺少的安寧,把所有的時間都留給家人朋友。 儘管我們互不相識,也沒有點頭之交,但同處一地的我們,似是能感受彼此,有人會在洗臉盆上留下一小支牙膏,也有人會在洗碗槽上放著一大支洗碗液,因為總會有一些冒失鬼忘了帶這些那些,閃亮的星光下,來回擦身而過的人,如果太黑,就舉起手機燈,照亮同路人,默默地幫助,感受至深,無聲的交流,讓這個露營充滿了人情味。

1個多小時過去,大家開始感到疲憊,一來沒吃早餐就行動了,二來這樣的天氣加重了步行的負擔,本來想說大家停下來吃個方包再繼續,但霧水實在太大,個個頭髮都沾濕了,唯有喝口水,提起勇氣繼續往前,眼看就到山頂了,突然陸續有人從上而下,難道是放棄折返了?經一問,原來這些人是從昨晚就扎守於頂,一心等待日出,但他們說天氣實在太差了,如果繼續等下去,還沒看到日出就已經凍死在山頂了,不過到頂也算成功了,能不能看到日出還要看運數。 皇天不負有心人,踏破鐵鞋無覓處,終於被我們攻到頂了,整個山頂景色其實不錯,如果霧氣散去,相信腳下的景色會是迷人的,上到頂的人都非常愉悅,確實也是,行了近2小時的辛苦路,上到來自然如飲甘露般舒爽,不管那麼多,先來個方包,抑制肚子的怨氣,在澳洲這麼高這麼美的山頂嘆方包,比在香港的山頂餐廳吃牛排更有格調,居然還有人連香檳都帶了,杯子也準備了,登山就是要喝香檳,不然要幹嘛?不愧是澳洲人,豪爽。 雖然沒有看到日出,但攻頂成功,這汗水也流得值了。

這裡的天空美就不在話下了,藍得猶如宮崎駿的動畫,風起雲湧邂逅幾段佳話,沿途穿梭,車廂裹響起的音樂,像極穿州過省的情節,我在想,這一路上會蹦出哪些珍奇異獸嗎?聽朋友說,馬路常常會蹦出些袋鼠,遊客或會覺得稀奇,但對於本地人未見得是趣事,因為袋鼠突然蹦出來很容易釀成意外,這也的確發生過,但驟眼看來,這荒野山地,甚麼鳥動物也沒看見,除了鳥。 另外,老闆娘說,在澳洲很多地方都會吃袋鼠肉,沒有聽錯,澳洲人會吃自己的國寶,而且是合法的,這早有一段時間了,打從心底覺得自己孤陋寡聞,立即想到我們家的熊寶寶,替牠們捏了把冷汗,澳洲政府之所以頒發捕殺令,原來是出於袋鼠的數量日與俱增,不但造成生態失衡,甚至影響了居民的日常生活,雖然理由很明顯,不過吃袋鼠肉的人是甚麼心情呢?畢竟這隻是澳洲國徽上的象徵,我想很多人和我一樣,提到澳洲第一時間便想到袋鼠,幾乎都是Mr.Australia的地位了,更好奇餐廳廚師怎麼介紹這道菜,還記得那隻跟你一齊在草原上奔跑的小伙伴嗎?牠已經在盤子上等你了。 想太多了,還是睡一睡,4個小時很快就過了。

簡單的早餐,我們就開始收拾行裝,準備出發。 出發前,老闆娘跟我說整個車程將近4個小時,我並沒有感到驚訝,來澳洲前,身邊就有朋友提到過說,在澳洲沒有車是件挺麻煩的事,出入很不方便,特別是住在郊區的人,要到市中心辦點事就要花上1個多小時,澳洲人在這方面還挺有能耐的,專程開那麼遠的路就為了露個營,其實對我來說也沒甚麼,幾乎每年回鄉下都要搭5個小時直通車,有時遇上塞車會更久,睡一睡就到了,也算是一早習慣了,況且沿途還可以欣賞美麗的風景。 跟我們同行的還有老闆娘的朋友,一對來自伊朗的夫婦,幸好有他們同行,因為我們一車有四個人,自個的食物和行裝有點多,一車裝不下,他們的車幫輕了我們不少,裝備完,大概9點就啟程了。 我總是有種感覺,這一車坐著四國人,雖然很平常,就像坐飛機,去餐廳,也常常會遇到的事,但這次是如此的靠近,老實說,剛來這幾天,我都還沒跟他們說過話,同住一屋子的人,同坐一架車會聊些甚麼呢?

題《靜夜》 蟬鳴樹枝邊, 蛙叫農田間, 吱吱鳴,呱呱叫, 夜裡蟲兒不睡覺, 伴了樂器搬花轎。 思思索索,暈暈陀陀, 燈光下,煙霧彌漫; 月光下,寥寥寂靜, 人已寂,夜未寂, 日曬三竿勤用功, 星月交輝尋周公。

題《與字對話》 竟沒有畫過天使,也沒有寫過魔鬼, 卻總以魔鬼的軀殼幻想天使的羽翼。 故事裹載滿的悽,是文字原有的體態; 照片裹呈現的美,是事物本質的反映, 把摸不著的回憶,寫成看的見的詩句。 嘗試和文字說話,用文字拼湊內心的世界, 但文字不會說話,心裹最簡單的都表達不了。

題《相遇是遲》 回憶似夢,沒有綠洲, 你我只是夢裹的風景, 再美的風景也會散去, 散在虛無縹緲的空氣裏, 留住空氣裡的對話, 留住對話裡的你我, 相遇是遲,還是恰時? 風裡的記掛仍是猶新, 對你的思念還在延伸。

珀斯的八達通,搭巴士,搭地鐵,搭船都得,好方便。 用卡比用現購票便宜,如果再綁定銀行帳戶自動增值,還可以更便宜,生活不可少。

今天只辦一件事,申請銀行戶口,我選的這間是nab,澳洲三大銀行之一,想在這裡工作就得申請這裡的戶口。 我去的時候已經快3點半,還有1小時就關門了,但職員哥哥人很好,很有耐性地幫我填完申請表,程序很簡單很快捷,差不多20分鐘就搞定了。 所需資料: 1)護照 2)身份證 3)當地住址 另外,還要申請個人稅號(TFN),用來工作繳稅的,直接在網上申請就行,很方便,申請完這兩樣,接下來就是等有關部門寄過來,大概兩個禮拜內就會收到,這段時間就準備好自己的工作履歷,收到之後就可以正式找工作了。

其實這裡跟大陸很像,一樣有曬死人的太陽,一樣有垃圾堆的街道,一樣有闖紅燈的行人,不過在這裡能看到中文餐廳,華人食客,還是挺感觸的,都忍不住想進去點個餐了。 從住宿走過來有點遠,路上還遇到一個小男孩主動向我打招呼,這種情況下,我就只好以大哥哥的身分向他問路啦,問畢,他的一個舉動把我嚇到了,他直接就跨欄爬向山坡往麥當勞去了,雖然不是很危險,也是一些草地,但肉眼看這高度有5米啊,你就真的那麼餓嗎? 其實在回去的路上,這裡的人都會主動打招呼,感覺還挺親切窩心的,畢竟在香港是很少看到這樣的情景,或許是因為我是外國人吧,又或許這本來就是很平常的事情,人與人之間很簡單的溝通。

炸魚薯條,附送一條蟹柳,承惠澳幣$9.50。 店鋪細小,只有3張小桌子加6張椅子,多數外賣,店員是一個16/17歲的小伙子,非常有禮貌。

珀斯的八達通,搭巴士,搭地鐵,搭船都得,好方便。 用卡比用現購票便宜,如果再綁定銀行帳戶自動增值,還可以更便宜,生活不可少。

於往住宿的路上,住宿老闆娘問了我很多很多問題,也講了很多很多她的故事,問我為甚麼會來澳洲,問我為甚麼選她家住,問我打算待多久,問我有甚麼計劃等等,我不太記得回答了些甚麼,但我很深刻老闆娘的故事。 她是泰國人,當初一個女孩子跑來這裡讀書,來到後就徹底愛上了,就想留在這邊發展,如今她已是兩個小孩的媽媽。 她說剛開始開這樣的住宿也沒有想到很遠,就是想找點事做,不想浪費自己的時光,而且人的生命很奇妙也很奇怪,說來就來,說走就走,永遠不知道明天會發生甚麼事,所以要懂得珍惜當下,想幹甚麼就去幹甚麼,生命是屬於你自己的。 開了這住宿不但認識到來自世界各地的人,跟她們交朋友,更重要是能幫到人生路不熟的人,為他們點一盞燈,老闆娘人真的很好。

題《插秧》 朝陽暖地照,微風起沙舞, 十幾萬丈,晴空萬里滿是藍; 幾十畝田,插秧撒苗滿是綠, 藍映綠,綠照藍,環環交會人前喃。 水管溜溜,水管溜溜,一片禾苗解水憂; 瀰瀰漫漫,瀰瀰漫漫,炊煙升起四圍周, 水源豐,禾苗潤,一播一豐收,人們開懷樂一週; 夜行人,行夜裡,一貓一狗嚷,吵著門戶都不讓。

題《蝸牛撲燈》 哪兒來的不知客, 在我燈下纏片刻, 緩緩兩觸一展開, 續續引人怨聲唉。

題《趕在日落前》 樹蔭乘涼,陰影交疊,呼嚕呼嚕,閉眼安歇; 萬里長空,雲雲相扣,啁啾啁啾,群鳥互鬥; 夕陽西下,餘暉賞目,踢踏踢踏,行人趕路; 皎潔明月,渡人安詳,呢喃呢喃,萬物作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