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燕

10 Added | 4 Magazines | 7 Likes | 9 Following | @817607 | Keep up with 王燕 on Flipboard, a place to see the stories, photos, and updates that matter to you. Flipboard creates a personalized magazine full of everything, from world news to life’s great moments. Download Flipboard for free and search for “王燕”

爱淘宝-淘宝网购物分享平台

<i>H</i> 父亲新年装特惠最高返利42%<p><i>H</i> 好孩子小恶魔水杯返利36%<p><i>H</i> Marc Jacobs 雏菊十周年限量礼盒仅610元<p><i>热卖</i> 回力运动满50减30返利42%• <i><br>疯抢</i> 家电年货风暴,大牌直降1000元• <i><br>活动</i> 天猫童装潮童馆-萌宝新年换新衣• <i><br>活动</i> 过年住全球,领150元国际酒店红包>>

许多时候,我们早已不去回想,当每一个人来到地球上时,只是一个赤裸的婴儿,除了躯体和灵魂,上苍没有让人类带来什么身外之物。 等到有一天,人去了,去的仍是来的样子,空空如也。这只是样子而已。事实上,死去的人,在世上总也留下了一些东西,有形的,无形的,充斥着这本来已是拥挤的空间。 曾几何时,我们不再是婴儿,那份记忆也遥远得如同前生。回首看一看,我们普普通通的活了半生,周围已引出了多少牵绊,伸手所及,又有多少带不去的东西成了生活的一部分,缺了它们,日子便不完整。 许多人说,身体形式都不重要,境由心造,一念之间可以一花一世界,一沙一天堂。 这是不错的,可是在我们那么复杂拥挤的环境里,你的心灵看见过花吗?只一朵,你看见过吗?我问你的,只是一朵简单的非洲菊,你看见过吗?我甚而不问你玫瑰。 不了,我们不再谈沙和花朵,简单的东西是最不易看见的,那么我们只看看复杂的吧! 唉,连这个,我也不想提笔写了。 在这样的时代里,人们崇拜神童,没有童年的儿童,才进得了那窄门。 人类往往少年老成,青年迷茫,中年喜欢将别人的成就与自己相比较,因而觉得受挫,好不容易活到老年仍是一个没有成长的笨孩子。我们一直粗糙的活着,而人的一生,便也这样过去了。 我们一生复杂,一生追求,总觉得幸福的遥不可企及。不知那朵花啊,那粒小小的沙子,便在你的窗台上。你那么无事忙,当然看不见了。 对于复杂的生活,人们怨天怨地,却不肯简化。心为形役也是自然,哪一种形又使人的心被役得更自由呢? 我们不肯放弃,我们忙了自己,还去忙别人。过分的关心,便是多管闲事,当别人拒绝我们的时候,我们受了伤害,却不知这份没趣,实在是自找的。 对于这样的生活,我们往往找到一个美丽的代名词,叫做“深刻”。 简单的人,社会也有一个形容词,说他们是笨的。一切单纯的东西,都成了不好的。 恰好我又远离了家国。到大西洋的海岛上来过一个笨人的日子,就如过去许多年的日子一样。 在这儿,没有大鱼大肉,没有争名夺利,没有过分的情,没有载不动的愁,没有口舌是非,更没有解不开的结。 也许有其他的笨人,比我笨得复杂的,会说:你是幸运的,不是每个人都有一片大西洋的岛屿。唉,你要来吗?你忘了自己窗台上的那朵花了。怎么老是看不见呢? 你不带花来,这儿仍是什么也没有的。你又何必来?你的花不在这里,你的窗,在你心里,不在大西洋啊!一个生命,不止是有了太阳、空气、水便能安然的生存,那只是最基本的。求生的欲望其实单纯,可是我们是人类,是一种贪得无厌的生物,在解决了饥饿之后,我们要求进步,有了进步之后,要求更进步,有了物质的享受之后,又要求精神的提升,我们追求幸福、快乐、和谐、富有、健康,甚而永生。 最初的人类如同地球上漫游野地的其他动物,在大自然的环境里辛苦挣扎,只求存活。而后因为自然现象的发展,使他们组成了部落,成立了家庭。多少万年之后,国与国之间划清了界限,民与民之间,忘了彼此都只不过是人类。 邻居和自己之间,筑起了高墙,我们居住在他人看不见的屋顶和墙内,才感到安全自在。 人又耐不住寂寞,不可能离群索居,于是我们需要社会,需要其他的人和物来建立自己的生命。我们不肯节制,不懂收敛,泛滥情感,复杂生活起居。到头来,“成功”只是“拥有”的代名词。我们变得沉重,因为担负得太多,不敢放下。 当婴儿离开母体时,象征着一个躯体的成熟。可是婴儿不知道,他因着脱离了温暖潮湿的子宫觉得惧怕,接着在哭。人与人的分离,是自然现象,可是我们不愿。 我们由人而来,便喜欢再回到人群里去。明知生是个体,死是个体,但是我们不肯探索自己本身的价值,我们过分看重他人在自己生命里的参与。于是,孤独不再美好,失去了他人,我们惶惑不安。 其实,这也是自然。 于是,人类顺其自然的受捆绑,衣食住行永无宁日的复杂,人际关系日复一日的纠缠,头脑越变越大,四肢越来越退化,健康丧失,心灵蒙尘。快乐,只是国王的新衣,只有聪明的人才看得见。 童话里,不是每个人都看见了那件新衣,只除了一个说真话的小孩子。 我们不再怀念稻米单纯的丰美,也不认识蔬菜的清香。我们不知四肢是用来活动的,也不明白,穿衣服只是使我们免于受冻。 灵魂,在这一切的拘束下,不再明净。感官,退化到只有五种。如果有一个人,能够感应到其他的人已经麻木的自然现象,其他的人不但不信,而且好笑。 每一个人都说,在这个时代里,我们不再自然。每一个人又说,我们要求的只是那一点心灵的舒服,对于生命,要求的并不高。 这是,我们同时想摘星。我们不肯舍下那么重的负担,那么多柔软又坚韧的纲,却抱怨人生的劳苦愁烦。不知自己便是住在一颗星球上,为何看不见它的光芒呢? 这里,对于一个简单的笨人,是合适的。对不简单的笨人,就不好了。 我只是返璞归真,感到的,也只是早晨醒来时没有那么深的计算和迷茫。 我不吃油腻的东西,我不过饱,这使我的身体清洁。我不做不可及的梦,这使我的睡眠安恬。我不穿高跟鞋折磨我的脚,这使我的步子更加悠闲安稳。我不跟潮流走,这使我的衣服永远长新,我不耻于活动四肢,这使我健康敏捷。我避开无事时过分热络的友谊,这使我少些负担和承诺。我不多说无谓的闲言,这使我觉得清畅。我尽可能不去缅怀往事,因为来时的路不可能回头。我当心的去爱别人,因为比较不会泛滥。我爱哭的时候便哭,想笑的时候便笑,只要这一切出于自然。 我不求深刻,只求简单。

finder

今天是母亲节,别忘了对妈妈说一句 “我爱你”。散文家张晓风曾说过:一蔬一饭里的天长地久原是如此难言啊。深有同感。你呢?是否也在母亲亲手为我们准备的一日三餐里,吃出了一种幸福的滋味,吃出了一片感恩的情怀?是否也领悟到已欠下母亲太多太多,想着,总得做些什么?<p><b>生活:</b><p>青春是面对现实去想象的能力,而不是按着别 …

辛夷坞:致我们终将腐朽的青春(下)

花瓣

花瓣

耐不住毕业前的躁动与无聊,我前段时间养成了半夜在走廊和人抽烟聊天的习惯。有一次我偶然发现隔壁寝室的四个男生一人买了个zippo打火机,我虽然偶尔也抽烟,但用的都是一块钱一个偶尔死活打不着偶尔却能烧到头发的便宜货,因此对这种高端霸气上档次的东西心存敬畏与好奇,便借来把玩了一番。 我打着了后弱弱问一哥们道:“这玩意防风么?” 他点点头道:“嗯,zippo打火机都是防风的。” 然后我“呼”的一声就把火给吹灭了,然后得意洋洋地把打火机在他前面晃了晃道:“你看,不防风吧。” 他淡淡地说了句道:“防风,但不防傻逼。” 当时虽然被周围一票人给笑了半天,但我自己也忍不住跟着笑了很久,倒不是我缺心眼听不懂好歹话或者是喜欢被人称作傻逼,而是我觉得这个说法真心很赞,光从这句回答本身的机智程度来看就足够给好评了,无论这个所指的对象是不是我,我都觉得很享受。 后来有天我和一个朋友聊天的时候,他跟我说起他之前的一个经历。他之前在学校的学生会里工作,因为权利问题还有一些个人的矛盾和其中的一个同学搞得很僵,但他一直都处处让着那个同学,反倒是那个同学处处刁难他,还想方设法排挤孤立他。终于有一天他觉得呆不下去了,选择主动退出学生会,临走前他特意约了那个同学出来,给他道歉说之前都是自己的不对,希望他能够原谅自己。 我听完后忍不住骂他实在是怂,整件事情他并没有做错什么,到头来不仅是你退出,还去给那个伤害你的人道歉,究竟是不是脑子搭错了。他只是淡淡的告诉我,有些事情冤冤相报何时了,他本来也没想争个啥,既然一山不容二虎不如就我退一步呗,我给他道歉其实是想告诉他,我不是一个喜欢认输的人,但对于没品的对手以及没意义的争斗,我就把这种满足感施舍给你可怜的虚荣心好了。 他的这个回答让我再次想起了前些天在走廊里听到的那句话,作为zippo打火机,既然你标榜你是防风的,那就难免会有人用各种奇怪的方式来验证你究竟是不是能防风,能防什么样的风,也肯定会有人在弄灭你以后耀武扬威地向旁人得意地炫耀他的胜利以及你的无能。然而这时候的你,是满腔怒火要和那个人争一个高下,给他灌输所谓的防风的标准是什么,还是徒劳地努力改变自己,让自己变得不仅能防各种阴风台风龙卷风,还能防水防盗防学长呢。我觉得与其去和傻逼较劲,不如放自己一条生路,告诉他对不起这个打火机让你失望了,希望他能够找到更适合自己的点烟方式,无论是用火柴煤气灶还是氧气切割机。 我越发觉得这是一个累心的年代,记得之前有人因为我转载的一张图片,声称要发微博让广大网民一起声讨我,我当时还可傻逼地写了一条很长的状态来解释缘由声明自己的立场,生怕自己被狂热的粉丝们人肉出来挂在城楼上晒成腊肉条。现在想想,无论是在网上和人吵个面红耳赤,还是急于在各种流言蜚语前证明自己的清白,都是一种自寻烦恼而自讨没趣的行为,还容易把自己的情商与智商拉到地平线以下。 既然你愿意站得高,愿意把自己的想法拿出来分享,那么难免就会被人看到你的弱点,被不同居心的揣测或是针对,就像你说你是个防风的打火机,还是个颇有些出名的牌子,那么就避免不了有秀下限的人来试试你究竟是不是真的防风。然而当有人用极端手段或是错误的手段成功地挑战了你时,你究竟是怒不可遏地反过来挑战他的智商,维护自己那飘渺的尊严,还是一笑而过,让傻逼飞一会儿呢。 我想绝大多数人都咽不下这一口气,也受不了这个委屈,然而为了变得更强大,很多时候我们需要这样的修炼,直到所有的质疑和否定相比起你的强大都变得微不足道的那一天。 好吧,我终于还是用我最讨厌的文体写完了这篇文章,就为了这句最初用来形容我却让我爱得不行的一句话。 “防风,但不防傻逼。”愿各位共勉。(文/陈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