物种日历

@5kpunq2 | 全世界的萌物,都在这里啦

餐桌上的物种观察:你见过河蚌的心跳吗?

大家的假期都是怎么过的?日历娘邀请江南蝶衣大大记录了她新年第一次<b>带回家的物种考察</b>,趁着假期还没结束,你也可以模仿一下。<p>年初偶遇两处水产养殖池塘在进行冬季清塘作业。排空的鱼塘底,除了常见的养殖鱼虾外,还有<b>大量的河蚌</b>藏身淤泥。其中一处池塘已挖出两桶巨大的褶纹冠蚌<i>Cristaria plicata</i>,而另一处的村民正用钉耙翻挖淤泥中的<b>背角无齿蚌</b><i>Sinanodonta woodiana</i>,出于好奇,我买了多只背角无齿蚌带回观察。<p>藏身水潭中的背角无齿蚌。图片:Hirase / wiki commons<p><b>无齿蚌是什么</b><p>民间通常将它们称为“河蚌”,<b>“河蚌”是蚌科软体动物的统称</b>,而不只是某一种蚌。它们生活在淡水湖泊、 …

默默无闻的棕榈,却无私地照顾着我们的起居

大年初四,雨水,首先送上迟到的拜年。这个节气,南方已有不少植物在春雨里快速生长。其中就有<b>默默无闻</b>的今日主角:棕榈(<i>Trachycarpus fortunei</i>)。<p>位于柳州融水苗族自治县山区的一棵棕榈,也许是野生的。它们是南方常见的易被忽略植物。图片:张金龙<p><b>“普通”的棕榈</b><p>棕榈,或者一个字,棕,真的是<b>特别普通</b>。虽然现代汉语里,它提领着植物界一个近2500种之众的大科,但科长本人却如路边杂草一样,<b>常见于生活方方面面,却存在感全无</b>。过年说了那么多吉利话,一时兴起想找下吟咏棕榈的诗,结果寥寥,上次我们的主角被大诗人点名,还是杜甫的《枯棕》绝句:<p>蜀门多棕榈,高者十八九。<p>其皮割剥甚,虽众亦易朽。<p>呃……这听起来 …

瓢虫说:“请神容易送神难,出来混迟早都要还。”

在战争史上,不管是灭寇、造反,“借兵打仗”并不少见,但大部分下场都不那么好,借力者往往缺乏预评估与掌控,最后<b>被借来的力量反噬</b>。<p>“<b>生物防治</b>”也是如此。这一理念提出不过百年,但具体实践已有千年历史——引进外来天敌,或大量繁殖本土天敌,以抑制有害动物。其中不乏相当成功的案例,但大多还是<b>缺乏对引入地生态系统的整体预评估,以及对引入物种的长期监控</b>,以失败告终——轻则抑制无效,重则破坏本土环境和生物多样化。<p>北美地区从事葡萄酒工业的人就表示:“<b>This ‘lady’ can do a lot damage.</b>”<p>明尼苏达黑斯廷斯附近葡萄园里的“lady”。图片:TL Galvan <i>et al.</i> / <i>Plant He</i> …

蓝星调查手记:每一刻,都是全新的自己

<b>猛犸</b><p><b>的</b><p><b>新</b><p><b>故</b><p><b>事</b><p>2018年,叶猛犸老师给我们带来了崭新的故事。<p>在银河系猎户臂偏远的那颗小小的蓝色行星上,<p>动植物们,都是如何思考、如何生存的?<p>每个周末的午夜,带你一同巡游。<p><b>蓝星调查手记</b><p><b>奇怪的飞行方式</b><p>每一刻都是全新的自己<p><b>思维活动记录片段 0051239</b><p>(已翻译为本地语言)<p>生物的运动形态多种多样,其中不乏怪异和有趣。刚开始的时候,观察到奇怪的运动方式时我也不大习惯,不过渐渐也习以为常了。<p>一般来说,动物们总是向着头部指向的方向运动;不过总有几个家伙另辟蹊径。有些动物把自己固定在某处,只是狂乱地扭来扭去;在这些运动中完全看不到有意识的作用。<b>即使是那些自主运动的动物,也不总是遵守普遍规则</b>。我曾经在沙漠中看到一 …

于成长和旅行间酿造的麦香传奇

又轮到我来讲微生物啦。这些微生物和别的宏观物种不一样,它们从我们还看不着、摸不到、也不认识的年代,就默默地陪伴着我们渡过了漫长的人类文明,有的时候,还真是没它们不行呢。上一次我们说到了做酸奶和奶酪的菌,而除了细菌以外,还有一些真菌界的小伙伴们,也和我们有着分不开的关系。<p><b>酿酒酵母与艾尔啤酒</b><p>今天要讲的这个真菌,大名叫“<b>酿酒酵母</b>”。顾名思义,确实是用来酿酒的酵母:拉丁名 <i>Saccharomyces cerevisiae</i>中,<i>saccharo-</i> 是希腊语“<b>糖</b>”的意思,而 <i>myces</i> 则来自希腊语的“<b>菌/蘑菇</b>”;<i>Cerevisiae</i> 则取自拉丁语的“<b>啤酒</b>”之意(西班牙语中的啤酒现在还叫 Cerveza 呢)。 …

警惕!坚果盘上的夏威夷果,可不能给狗狗吃

昨天我们带大家盘点了各种<b>酒的来历和八卦</b><戳这复习>,今天再来聊聊春节必备的坚果盘上,那些<b>名字古怪的坚果</b>吧。<p><b>夏威夷果</b><p>文:进击的多肉<p>带着奶油味和热带气息的夏威夷果,近几年大受欢迎。不过,你知道吗?夏威夷果可<b>不是夏威夷岛</b>的原住民,人家是正儿八经的<b>澳洲土著</b>!<p>夏威夷果。图片:static1.squarespace.com<p>19世纪中叶,它被植物学家发现,并命名为<b>澳洲坚果树</b><i>Macadamia integrifolia</i>。到了19世纪末,这种澳洲坚果树被引进到夏威夷。在夏威夷,澳洲坚果树一开始被当甘蔗防风林用,后来人们发现,这树根系不深,没啥用,倒是种仁味道还不错。正好夏威夷阳光充足,雨水丰沛,非常适合这种果树 …

这世上本没有狗,养的人多了,便成了狗

今天是农历戊戌年正月初一,狗年的第一天,今天日历的主角是狗,祝大家狗年吉祥。正片开始之前,我们先来个冷笑话暖一下场:为什么两条相熟的狗,在发家致富之后,就再也不打招呼了?答案会在文末揭晓。<p>“你是不是对<b>暖</b>场存在什么误解?”默默站在旁边的日历娘面无表情地吐槽道。<p><b>世上本没有狗</b><p><b>养的人多了,便成了狗</b><p>虽然是物种日历的一篇,但是直至目前为止,分类学当中,<b>并没有“狗”这个物种</b>。我们所认识的狗,无论是大麦町大丹圣伯纳这种一人多高的超大型犬,又或者是吉娃娃西施约克夏梗这种超小型犬,都是狼(<i>Canis lupus</i>)的一个<b>家养亚种</b>。<p>“你问我狼是什么?请参考月夜下的卢平老师和去掉翅膀之后的我。”正在努力讲解狗的飞狗翼狼 …

酒桌上不知道聊些什么?不如聊聊酒

每逢佳节,亲朋好友相聚自然免不了喝上一杯。若有谈资,酒喝得当是更加尽兴。这里有一份酒桌科(zhuāng)普(bī)指南,有了它,每当谈起酒的来历或八卦,你也能信手拈来了。<p>白酒<p><b>文:史军</b><p>白酒是中国人最常饮用的<b>蒸馏酒</b>,其主要原料便是<b>高粱</b>。在深刻理解“民以食为天”至理的华夏大地,高粱一直在粮食圈占有重要地位。我国多处考古遗址都曾发现类似高粱籽粒的物件,其中1972年在仰韶文化遗址中发现的碳化高粱籽粒被证实历史已经超过了5000年。因而有人认为,高粱就是中国原产的作物。<p>这么看高粱和玉米有几分相像。图片:Michel Gunther / Biosphoto<p>不过目前公认的观点是,栽培高粱的老家在今天东非的<b>埃</b> …

大吉大利,今晚辞鸡!

《韩诗外传》中记载,田饶因不受重用,就对自己侍奉的鲁哀公说:“君独不见夫鸡乎?首戴冠者,<b>文</b>也;足搏距者,<b>武</b>也;敌在前敢斗者,<b>勇</b>也;得食相告,<b>仁</b>也;守夜不失时,<b>信</b>也。鸡有此五德,君犹日瀹(yuè,烹煮)而食之,何也?则以其所从来者近也。”是说鸡有这么多好的品质,只因为和人近在咫尺而不被重视。<p>今日主角的头部特写,近在咫尺却不受重视。图片:Böhringer friedrich / wiki commons<p>炖汤美味大概也是鸡的一“德”,而鸡对我们的意义还远不止如此。<p><b>鸡的老家在中南</b><p><b>家鸡</b>是红原鸡(red junglefowl,<i>Gallus gallus</i>)的驯化种。在演化史中,鸡形目和雁形目形成了现代鸟类 …

想让情人节玫瑰保持漂亮​水灵儿?简单!

刚刚过去的情人节,你是不是收到或者送出了鲜花?鲜切花虽美,如果不设法保鲜,可是会很快枯萎失去观赏价值的。<p>不同物种的鲜切花寿命差别很大,<b>月季、玫瑰、蔷薇等一般在2周左右</b>。希望它们多保持几天美艳?下面五步是关键:<p>要把收到的鲜花冰冻起来么?当然不。图片:Clix-und-klex / wiki commons<p><b>1.整枝</b><p>收到鲜切花的第一步,是要摘去浸泡在水中过久或包扎磨损的叶片,剪去已萎蔫的花、已发粘的末端等。这是为了减少花枝的消耗,防止可能的感染和进一步损伤。<p>注意:尽量不要去除花枝的刺儿,避免创造新伤口,给细菌以可乘之机。图片:pxhere<p><b>2.切口消毒</b><p>常用的方法包括热水浸烫、火烧、盐涂、醋浸、酸或碱涂 …

小心,你的巧克力里可能有虫!

今天是西方的<b>情人节</b>,无论你是打算送人巧克力还是会收到巧克力,亦或者<b>给自己买巧克力吃</b>——似乎这个节日和巧克力绑定在了一起。<p>但是日历娘需要<b>郑重提醒</b>大家:对于单身狗来说,巧克力是有毒的,足以致命。<p>在情人节,这种甜腻的花式巧克力似乎分外流行。图片:fanpop.com<p>当你拆开巧克力包装,打算大快朵颐的时候,请一定先<b>冷静下来</b>,想想它的成分。<p>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发布的《食品瑕疵干预水准》的规定中写道,巧克力或巧克力浆中,在收获和加工中混入的<b>虫类或啮齿类污物</b>的含量限制为:<p>送检6份样品(每份100克),如果平均每份样品含有<b>虫类残骸</b>超过60块,或者在任何一份中超过90块,则不合格;<p>送检6份样品(每份 …

“玫瑰”的香气,大都来源于我

当我们谈起玫瑰时,我们在谈论什么?<p>在这个特殊的日子,我们也许是在谈论爱情,也许是在谈论狗粮(划掉)。可能看过2015年的今天顾有容老师写的物种日历的你已经知道,在情人节这天花市卖的火热的切花其实是“现代月季(当代月季)”而不是“玫瑰”,但是就像刘夙老师在《植物名字的故事》书内文章《送人月季,手有余香》中所说——“既然语言是大众创造的,不是某几个专家学者的专利,或许我们也不必非得说日常用语中的‘玫瑰’一词是误用”,实际上现在<b>“玫瑰”这个词在不同的语境中指代了多重的意义</b>。<p>突厥蔷薇的其中一个品种 <i>Rosa × damascena</i> 'Rose de Rescht'。图片:Sony Mavica/Wiki …

正月放生,选择本地有的动物总可以了吧?错!

近年来,放生活动在部分人群中日渐流行。在放生者的思维中,买下将被食用的动物放归自然,是挽救了生命,积攒功德,必有福报。然而事实真的如此吗?年关将至,<b>又一个放生小高潮即将到来</b>,这一期的“远离不科学”,我们带您走近放生的真相。<p>“这是施主放生的鲤鱼吗?算着他在此为害,待我运神功织个竹篮儿擒它。”图片:张大千临敦煌石窟<p>且不说“上游放生下游捞,水里打个滚变黄河鲤鱼”、“放生鱼籽”这些个闹剧无法达到放生者挽救生命的初衷;实际上,<b>即使放生“成功”,被放生的动物在当地环境中存活下来,恐怕也十有八九是一场生灵涂炭的惨剧</b>。<p><b>为害一方的“灵感大王”</b><p>今年年初,山水自然保护中心赵翔老师的一条微博引起了不少关注——<b>三江源保</b> …

喝完红酒记得留下软木塞,还能用来——种多肉!

当你想喝红酒,却正好找不到开瓶器,这不得不说是人生尬事之一了。当用尽各种办法——牙咬手拔刀削,找(并不存在的)男(女)友……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取出<b>软木塞</b>之时,你会不会重新审视这种默默守护葡萄酒的存在?软木塞从何而来,又为何会成为葡萄酒的最佳拍档?<p>今天的主角是——软木塞?图片:d-infinity.net<p><b>守护的不止葡萄酒</b><p>小小的软木塞的前生,是一种叫<b>欧洲栓皮栎</b>的大树,学名是<i>Quercus suber</i>,为山毛榉科栎属下面的一种乔木,一般可长到15~20米,树冠繁茂,枝干粗犷,是葡萄牙的国树,也是一种影响全人类的重要经济林木。因为常被用于制作软木塞,所以又被称为“<b>软木塞橡树</b>”。<p>软木塞橡树。图片:i …

你知道越靠近尖儿,海带越老吗?

我们当年上本科时,海带(<i>Saccharina japonica</i>)还是作为褐藻门的一员归植物课讲,在采纳了分子生物学证据的最新分类系统中,<b>褐藻不再是植物</b>,而是隶属于不等鞭毛总门(Heterokonta),同样分出来的还有金藻、硅藻、黄藻等过去植物学教材上的常客。不等鞭毛总门还有另外一个名字Stramenopiles,它和囊泡虫(Alveolates)、有孔虫(Rhizaria)一起组成了真核生物中的一个大分支——SAR超类群。<p>海带。图片:soruipc2.bio.mie-u.ac.jp<p><b>对水温挑剔</b><p>正如种加词所显示的那样,海带<b>原产日本</b>,原生分布地是本州岛北部到北海道以及附近的朝鲜、俄罗斯海域。海带<b>喜</b> …

动物园里应该有什么?

月初,杭州动物园的亚洲金猫去世了。<p>从此,中国圈养的金猫<b>仅剩5只</b>,分别居住在成都、重庆、遂宁、自贡这4个动物园。5只金猫4雄1雌,即便是建立良好合作也难称种群。可以预见的是,<b>中国圈养金猫的历史大概快结束了</b>。<p>杭州动物园金猫生前的样子。图片:中新网<p>对于动物园爱好者来说,这件事非常痛心,但在反对动物园的人看来,灾难仿佛要结束了。<p>关于动物园,我尽量保持中立客观的态度来看待——它确实发挥着让人们了解、喜爱动物和自然的功能,而且具备有待开发的巨大潜力。<p>但同时,我也看到很多我们的本土动物在动物园中不受重视,它们的生活条件真的就是灾难。作为一名普通的游客,谁会对一个<b>糟糕到只能等待死亡的个体</b>产生什么喜爱之情呢?<p><b>国</b> …

蓝星调查手记:闷葫芦的打开方式

<b>猛犸的新故事</b><p>2018年,<p>叶猛犸老师给我们带来了崭新的故事。<p>在银河系猎户臂偏远的那颗小小的蓝色行星上,<p>动植物们,都是如何思考、如何生存的?<p>每个周末的午夜,带你一同巡游。<p><b>蓝星调查手记</b><p><b>闷葫芦的打开方式</b><p>还是直接砸开吧<p><b>思维活动记录片段 0043587</b><p>(已翻译为本地语言)<p>蓝星的物种数量到底有多少,这一直是个有争论的话题。从保守估计的五百万种到乐观的三千万种,都是有可能的。也许最终数字在这两者之间,可能,一千万种?<p>植物的种类远远少于动物。普遍的观点认为,植物只有几十万种,比动物种类少了一个数量级。但是有趣的是,因为个体数量优势,我在这颗蓝色星球上经常能看到植物。<p>虽然和植物的沟通并不太顺利,但是我已经对这些生 …

女娲、盘古、伏羲,本意都是……葫芦?

一提起葫芦,估计很多人首先想到的就是葫芦娃,事实上,不只葫芦七兄弟,在上古传说中,华夏民族都是从葫芦中孕育出来的。<p><b>华夏祖先竟是“葫芦”</b><p>我国广泛流传着洪水造人的故事,母题基本都是<b>伏羲和女娲兄妹</b>在仇家发动的大洪水中依靠葫芦成为人类最后的幸存者,然后结为夫妇再<b>利用葫芦造人</b>。根据闻一多先生的考证:<b>伏=包=匏[páo],羲=㰕[xī],是“瓢”的意思</b>,“伏羲”在上古汉语中就是“葫芦瓢”;女娲也作“女希”,娲古音“瓜”,“女娲”可以等同于“女伏羲”,二者都是<b>葫芦化身</b>。而苗族等少数民族传说中的人类始祖盘瓠[hù],也就是开天辟地的盘古,和伏羲也只是一音之转,还是葫芦。<p>葫芦。 图片:Hyunjung Kim …

柑橘家的往事,可能比你听说的还要不堪

2012年初,网上突然流传起一个段子,只有一句话:“原来橙子是橘子和柚子的杂交”。尽管很多这种听上去就很离奇的段子的确都是杜撰的,但这条段子恰恰是真的。<p>很快,果壳网就请对食用植物颇有研究的史军博士撰写了一篇文章叫《柑橘家的不堪往事》,运用当时已经发表的一些研究成果,为大家梳理出了柑橘类水果的家谱草图。<p>简单来说,庞大的柑橘类水果家族中,除了少数边缘成员,绝大多数品种都是3个野生种的后代,它们是<b>宽皮橘</b>(<i>Citrus reticulata</i>)、<b>柚</b>(<i>C. maxima</i>)和<b>香橼</b>(也叫枸橼,<i>C. medica</i>)。<p>首先,宽皮橘和柚杂交形成酸橙和甜橙,而香橼和柚(可能还有其他种)杂交形成来檬(也叫青柠);接着, …

把无危物种吃到极危,只需要十几年

10个月前,我在河北唐山附近的大清河救助站,参与了一次救助野鸟的放飞活动。在被放飞的野鸟中,有一只不起眼的黄色小鸟,乍一看就像一只小麻雀,然而这只相貌无奇的小鸟,却吸引了众多参加活动的志愿者的目光,甚至还有当地的媒体前来采访报道。<p>在救助员手中即将被放飞的黄胸鹀。 摄影:鸟人宇哥<p>这只小黄鸟叫黄胸鹀[wú],之所以能吸引诸多的目光,和这个物种近年来悲惨的境遇有关。请听我慢慢道来。<p><b>本是普通的小鸟</b><p>黄胸鹀(<i>Emberiza aureola</i>)隶属于<b>雀形目鹀科鹀属</b>,是众多叫“鹀”的小鸟中的一员。不熟悉鸟类的朋友可能会把它误认成“小麻雀”,实际上黄胸鹀要比我们熟知的麻雀大一些,体长约在15厘米。<b>繁殖期</b><b>雄鸟</b>的羽 …

在理财这件事上,你可能还不如一只松鼠……

年关将至,拿到年终奖的大家开始思量新年的理财计划,小松鼠可能会给你一点启发。对松鼠而言,理财<b>储备粮食绝对不是刨个坑埋点土那么简单</b>。为了防止好不容易收集来的食物被偷走,有的松鼠会把所有的坚果存在同一个地方集中看管;有的则选择分散风险,将坚果藏到众多不同的地点。<p>那么问题来了:埋了这么多地方,小松鼠们真的能记住吗?<p>一只掩埋食物的松鼠,它用周围的枯叶将痕迹盖住。录制者:Stefan Kruijt<p>答案是肯定的。是的,<b>松鼠们拥有相当出色的食物管理技巧</b>。它们是理性的决策者,能记住纷杂的储备粮埋藏位置,而且还有专门对付坚果小偷的小花招。<p><b>松鼠的记忆怎么样?</b><p>有一些线索能帮助松鼠找到储备粮的埋藏地,譬如土壤被翻过的 …

菩提本无树,菩提子亦非菩提树的种子

庞大的身躯和长久的生命,是每一株巨树留给我们的最为直观的印象。尽管大树们自己没有记忆,但这并不妨碍人们将它们视为悠久历史的标记。<p>之前我们领略过美洲西海岸那壮美的北美红杉,那是北美广阔而丰饶的丛林记忆;今天的主角,则是位于地球另一端,承载着数千年悠久文明和亿万人精神寄托的植物,它就是——<b>菩提树</b>(<i>Ficus religiosa</i>)。<p>辰山植物园温室中的菩提树。图片:飞雪<p><b>菩提本非树</b><p>在讲述菩提树之前,先来解“菩提”之名。说到“菩提”之名,最为人所熟知的,莫过于唐朝时佛教禅宗六祖惠能大师的偈[jì]语:“<b>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b>”。<p>其实,惠能大师的话没有错,<b>菩提本就不是树木之名</b>。“菩提 …

骑着不会飞的小虫,灶王爷是怎么上天的?

“蛛丝马迹”这个词,大家常常能在有推理情节的小说电视里见着,词中的“蛛丝”当然就是蜘蛛吐的丝,但“马迹”究竟是什么“马”的痕迹,朋友们知道吗?<p>《现代汉语词典》(第六版,2012年)中有关于这个词的解释,是“比喻与事情根源有联系的不明显的线索”。<p>《现代汉语大词典》(2000版)中写道“蜘蛛的细丝,<b>马蹄的痕迹</b>”。虽然这个解释也看似合理,但要用以比喻隐约之物的话,与细若无物的蛛丝相比,马蹄印未免过于明显了一些。并且,古人用词讲究对应,比如“招蜂引蝶”“龙马精神”“鸡犬不宁”“虎头蛇尾”等词语中的两个动物,都同属昆虫、生肖、家禽家畜、猛兽等同一类别的。<p>在这词里用蜘蛛与马匹来对应,显得略有牵强,另一种解 …

侧耳倾听 | 当植物们谈论植物时……

前段时间,我们旁征博引古典诗词,向大家介绍了蜡梅。今天,作者霜天蛾将换个角度,以植物的口吻,为大家讲述冬日静谧下鲜为人知的生命故事。<p>闹<p>市中央有个街心公园,面积不过一公顷,但绿化做得不错,树木高低错落,疏密有致,环境幽雅,是市民们散步的好去处。但一月初下了场大雪,跟着气温骤降,街心公园冷清了许多,只有几个小孩子不怕冷,常来公园里玩雪。<p>这天傍晚,街心公园里只剩一个小孩,还在堆雪人,眼看再插上鼻子就成了,小孩便想去折根树枝,却听到那棵百年银杏的树根处发出“咯咯声”。小孩慢慢走近,突然整棵银杏树猛地一抖,树上的雪簌簌掉落,砸了一头,还惊飞了一群麻雀。小孩吓得一屁股坐在地上,接着一个后滚翻爬起来,一步三 …

当蚂蚁成了它身体的囚徒

<b>有一种热带真菌会寄生在蚂蚁体内,吃蚂蚁的身体来获取营养。</b>等它生长到一定程度,会<b>操纵蚂蚁离开蚁巢</b>,寻找一片草叶,爬到正好25厘米高度,并挂在那里。真菌的孢子将从这里散落,感染其他蚂蚁。<p>这就是<b>偏侧蛇虫草菌</b>(<i>Ophiocordyceps unilateralis</i>)。它的生活史是自然界最可怕的恐怖故事之一。它还是 The Last of Us 里感染人类毁灭世界的那种真菌的由来。<p>因感染而死亡的蚂蚁。图片: David P. Hughes / PLOS (2009)<p>然而一篇新的PNAS论文让这个故事变得更加可怕了:研究者发现了这些真菌操纵蚂蚁的可能方式。<p><b>简而言之,跳过大脑,直接控制肌肉。</b><p>很多寄生者都会以 …

这是一头神奇的黇[tiān]鹿,哟喂

当提到“生物入侵”的时候,我们脑中首先联想到的,难免是那些人们有意或无意间引入的,引发了一些列的生态灾难的例子。其实,人工引进生物的例子古已有之,而一些生物已经与当地生态环境相互适应,成为了当地生态系统中非常和谐的一分子。今天我们的主人公黇[tiān]鹿(<i>Dama dama</i>)就是这样的典型代表。<p>图片:Johann-Nikolaus Andreae / wiki commons<p><b>重新占领欧洲的黇鹿</b><p>现在,黇鹿是<b>欧洲最为常见</b>的鹿种之一,然而在漫长的历史时代里,黇鹿一度并不在此生活——虽然有化石证据表明,黇鹿曾广泛地分布在欧洲各地,但在末次冰期时代,因为环境的变化,黇鹿的分布区域便退缩到了美索不达米亚, …

自从玩了这个游戏,我把蛙儿子都扔了

听说大家最近不是在埋头养蛙,就是在埋头玩答题?<p>玩答题游戏的时候,你也有<b>碰不到自己拿手的题目</b>,深深怨念的时候?<p>我一个青春少女,你问我飞机大炮?<p>我一个钢铁直男,你问我口红色号?<p>敢不敢问点我在行的?<p><b>幸好,有人懂你!</b><p>我们为你开发了<b>「我最在行」知识对战小程序</b>,你可以<b>任选自己最擅长的知识领域</b>血战到底,尽情蹂躏你的对手。每个人的兴趣都值得尊重,应该在自己擅长的领域PK才公平。点击下面小程序可直接上手。<p>△点击选你所长,赢奖金<p><b>先划个重点</b><p>你可以<b>选择自己最擅长的知识擂台</b>,比如“科普”、“电影”、“动漫”,甚至“吃货”、“美妆”、“火影忍者”等等。<p>有手机<b>有微信就能参加</b>,不用下载任何App。<p>△游戏首页,类型丰富吧?<p><b>规则</b> …

记得告诉票圈好友,TA见到的薰衣草田,未必都是薰衣草

再过一个多星期,就到了情人节,各地花店又将人满为患。氛围浓烈的月季(商品名玫瑰)自然配得上那些关系稳定、如胶似漆的情侣;对于还在发展期、朦胧期、beta期的“嫩情侣”来说,色彩清新、香气淡雅的薰衣草是不错的选择。薰衣草花语为“等待爱情”,emm……或许可以就此打动对方,更进一步呢。<p>市售薰衣草。图片:gde-fon.com<p>不过,如果对方是莎士比亚迷,那可能就麻烦了。<p>《冬天的故事》一剧中,波西米亚国王担心王子正在跟牧羊女发展感情,便和仆人微服私访。牧羊女见了他们便送上冬天开花的迷迭香和芸香,表明两位大叔年纪已老,跟冬天的花更加相配。<p><b>国王:</b> 呵呵呵,还真是很适合呢。<p><b>牧羊女:</b> 这个季节(仲夏)最好看的 …

上野动物园,动物迷宫中的奇幻旅行

文内会出现很多可以左右滑动的图,展现动物笼舍的全貌以及上野动物园的其它秘密,记得滑动图片来探索哦<p>“上野的樱花烂熳的时节,望去确也像绯红的轻云……”说到东京上野,可能很多人立刻会想到那里的樱花,不过上野公园不是只能赏樱,<b>西北侧还有更不容错过的上野动物园</b>。<p>上野动物园其实占地面积只有约14万平方米,可想而知,这么小的动物园里动物的种类也不会丰富到眼花缭乱,那上野动物园的“好”从何而来呢?我们先看看进去看看再说。<p><b>萌物要有管道钻</b><p>上野动物园的<b>黑尾草原犬鼠</b>绝对不容错过(关于它的文章点这里:脸盲大作战之咆哮的艾力?长得像,但它真不是!),笼舍内一大群毛茸茸圆滚滚的草原犬鼠用前爪抓着草往嘴里送,真是让人大呼可爱 …

就是毫不起眼的它,喂饱了蓝鲸

巨兽的食物,有时并不也是巨大的。<p>在面积广袤,少有大陆阻挡的南大洋,猛烈的西风吹拂着海面,使得海流变得湍急而变幻莫测。这里是南蓝鲸(<i>Balaenoptera musculus intermedia</i>)的故乡。作为世界上<b>体积和重量最大</b>的动物物种的一个亚种,南蓝鲸以它近30米的体长和超过180吨的体重,荣登地球第一巨兽的宝座。<p>南大洋中游弋的蓝鲸,我们这颗星球上的奇迹。图片:NOAA / wiki commons<p>然而,食物链的传递规律似乎失效一般,这种巨兽的食物,并非巨大的鱼类,而是一种微小的动物。与南蓝鲸组成这条<b>极简食物链</b>的,是今天的主角——南极磷虾(<i>Euphausia superba</i>)。<p><b>不是虾的磷虾</b><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