物种日历

@5kpunq2 | 全世界的萌物,都在这里啦

威廉·华莱士涂在脸上的是什么奇怪的东西?

菘蓝(<i>Isatis tinctoria</i>)作为一种染料植物,已经让大部分当代人觉得很陌生了。<p><b>勇士的颜色</b><p>但如果你是帝国时代2的玩家,一定会对凯尔特人的<b>菘蓝武士</b>(Woad Raider)印象深刻。它曾是一种文化的符号,称作“凯尔特蓝”,色号#246bce,在世界历史上留下过浓墨重彩。这也是电影里的威廉·华莱士反抗长腿爱德华时带领的战士们身上涂着的蓝色。<p><b>这就是菘蓝染料的颜色</b><p>在人们的想象中,苏格兰战士的标志色彩即为凯尔特蓝。图片:电影《勇敢的心》<p>电影中刻画的威廉·华莱士与史实差别较大,但有关凯尔特民族各支系与这种颜色的浪漫传说已深入人心。虽然史料模棱两可,下面这些版本却最流行:当年罗马人就把不列颠岛北部 …

法国vs克罗地亚,另一个战场上的对决

这是一场不对等的较量。<p>一边是强盛的<b>法兰西第五共和国</b>,前世界杯冠军、欧洲冠军,拥有6700万人口,不论是政治、经济还是文化,都是全球最具影响力的国家之一。<p>一边是年轻的<b>克罗地亚共和国</b>,400万人口,直至上世纪末南斯拉夫解体,方在战争中浴火独立。虽然第一次参加世界杯就拿到了第三,但那已经是20年前的事情。<p>我们不知道谁这场比赛,谁能够笑到最后,因为此时,比赛刚刚进行到一半,法国2:1领先。而在另外一个“战场”上,胜负也还没有揭晓,这个战场的名字叫做——<p><b>谁家的松露才是最好吃的?</b><p><b>松露是什么?</b><p>松露是一种<b>蕈类</b>,但和蘑菇、银耳们关系甚远。大部分食用菌都属于担子菌门,而松露属于子囊菌门,疏远的亲缘关系,也让松露看 …

山丹丹的那个开花哟~红艳艳……的是啥?

观赏和食用可以兼得的百合,实在是人类的好朋友。百合不仅很好看,很多部位还可以吃——其<b>鳞茎富含淀粉,略带甜味和苦味</b>,还有一种百合特有的香气。<p>中国人食用百合的历史比观赏长得多。直到今天,在中国土地上种植的百合属植物,还有<b>一多半的最终命运是被我们吃掉</b>。<p>今天的主角<b>卷丹</b>是华北农村种植最多的百合。与其它食用百合相比较,卷丹比兰州百合(<i>Lilium davidii</i> var. <i>willmottiae</i>)更耐黏重土壤,比龙牙百合(即百合<i>Lilium brownii</i> var. <i>viridulum</i>)和麝香百合(<i>Lilium longiflorum</i>)更耐寒。在几种常见的食用百合中,卷丹对于不同生长环境的适应性最强。<p>卷丹,相 …

猩猩之间如何交流?你来比划我来猜?

想打招呼,却不会说当地人的语言?试着挥挥手吧!这些在人类中通用的肢体语言,在人类最亲密的猿类亲属黑猩猩和倭猩猩中也有非常相似的应用。<p><b>黑猩猩能和倭猩猩对话吗?</b><p>一项新研究确认,<b>黑猩猩和倭猩猩的很多肢体动作,表达的意义是一样的</b>。这表示这些动作具有生物学基础,可能是从黑猩猩、倭猩猩以及人类最后的共同祖先那里遗传的。<p>黑猩猩间的“摸嘴”动作。图片:sciencemag<p>肢体动作和手势通常用于<b>吸引注意力、询问或者制止某项行为</b>,它们并不算严格意义上的语言。它们没有特定的语法规则或者公认的词汇表。但是肢体语言还是有“含义”的:以黑猩猩为例,科学家已经记录了它们的很多动作,这些动作都是<b>为了获得其他黑猩猩的特定回应</b>。 …

一百年有多长

<b>猛犸的故事们</b><p>物种日历专属的治愈/致郁系短故事,来自暖男叶猛犸老师。在每个周末的午夜12点,给你的小心脏温柔一击。<p>2018年还有新系列连载《蓝星调查手记》,向物种日历后台回复新系列名直达。<p><b>《猛犸的故事》前情回顾</b><p>芳草紫连天,朝阳山外山<p>“树<p>林快到头啦!”小熊猫在树上喊。<p>“知道啦!”狐狸在树下回答。<p>夏天的树林总是凉丝丝的,带着好闻的树叶和青草味道。些许阳光透过树叶的缝隙落到地面,像是星星点点的宝藏。狐狸有点眷恋地叹了口气,看着小熊猫从树上轻轻松松滑下来,棕红色的毛皮闪闪发光。<p>“真羡慕你呀。”小熊猫说,“习惯在地上走。”<p>“在树上才好。”狐狸说,“我也想像你那样,能在树上睡觉呢。可是我连爬树都很困难。”<p>“ …

离开动画中的乡野,龙猫还能走多远?

今天故事的主角叫做<b>短尾毛丝鼠</b><i>Chinchilla chinchilla</i>。听到这个名字可能大部分人会一愣——某种大老鼠?我应该不熟悉吧!实际上,毛丝鼠是我们最常见的伴侣动物之一,对了,它们还有一个大家更耳熟能详的名字——<b>“龙猫”</b>。<p>这个名字来源于宫崎骏的电影《となりのトトロ》。人们发现片子中的龙猫形象和宠物毛丝鼠形神兼似,都是<b>又可爱又温暖的大绒球</b>,因此就索性用“龙猫”来称呼毛丝鼠了。<p>龙猫,可爱又温暖。图片:《となりのトトロ》<p><b>宠物龙猫的野外祖先是长尾毛丝鼠</b><i>Chinchilla lanigera</i>,是今天主人公短尾毛丝鼠的同属近亲。<b>短尾毛丝鼠没有变成宠物,它们尾巴短一点、耳朵小一些,身高体重却都大了不少</b> …

烧了巨量的钱,赚足了眼球,这就是阿波罗计划的遗产?

人类已经不再登月了<p>1972年12月14日,阿波罗17号指挥官尤金·瑟南和地质学家、航天员哈里森·舒密特登上登月舱上升级,点燃引擎离开月球,准备和绕月飞行的指挥舱对接,之后展开返回地球的旅程。当时的人们可能没想到,<b>直到46年后的今天,人类再也没有踏足月球。</b><p>阿波罗17号为J级任务,配备月球车,在月球上停留3天。图片:NASA<p>这倒不是因为人类失去了太空探索的热情。相反,全世界都在密集地进行着航天发射,只是像阿波罗计划这样的超级工程确实不见了。我们在2018年<b>翻开《阿波罗:一部看得见的航天史》这本书</b><b>,</b>自然会提出这个问题:<b>阿波罗计划的意义何在?</b><p>烧钱,是怎么开始的<p>1961年,肯尼迪总统宣布,要在十年内将一 …

香兰叶包鸡,用的是什么“兰”?

昨天给大家介绍了皮实好养活的<b>吊兰<戳这里回顾></b>——名字带“兰”,却与兰花几乎没有什么关系。其实这样的植物还有很多,甚至也会出现在我们的餐桌上,比如<b>香兰叶包鸡</b>中的香兰。<p>饿了。图片:popdg.com<p><b>香兰Pandanus amaryllifolius</b>也叫<b>七叶兰</b>、<b>香露兜</b>,是露兜树科露兜树属植物。“香兰”这个名字可能来源于印尼语音译的名字“斑兰”,为了避免把它和兰科植物混淆,下面都称呼它为<b>香露兜</b>。<p>至于为什么我第一次看见实物猜不到它的归属,大概因为那时是露兜树属的花期,而我并没有见到香露兜的花。实际上,香露兜确实极少开花,人们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只见到过它的营养植株,人工栽培的香露兜通过<b>无性(插枝)繁殖</b>。<p>香 …

佛系养花哪家强?来一盆吊兰吧

时下,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对植物感兴趣,踏入养花的巨坑。养花虽不是什么登天的难事,但每人的空闲时间、园艺知识和养花地点都不同,越是心仪的花儿可能越难伺候,最后陷入种啥死啥的深渊,令人灰心。今年又流行佛系,全民皆佛,于是<b>佛系养花</b>应运而生。<p>所谓佛系养花,皮相是次要,甚至不需要。<b>第一要好活</b>,不限容器,不限水土;<b>第二要低养护</b>甚至不养护;<b>第三不能贵</b>,即死即换,不心疼。<p>最常见的室内小型放置类观赏植物,如同家具一般,早已和室内环境融为一体,有时甚至都感觉不到它们的存在。十年前我刚接触单反时,选了家里的一盆植物作为首次拍摄对象,拍完后才想起,咦,这盆吊兰是什么时候出现的?<p>我的第一张单反作品,吊兰。图片:霜天蛾<p><b>吊兰</b> …

给动植物起名难?不妨到神话故事中找找灵感

生物学家们在发现了一个新物种或新分类单元的时候,都需要为它们找个合适的学名。这些学名可不仅仅都是充满书卷气的无聊单词,其中有不少都与神话故事相关。<p><b>蜘蛛:勤劳的“纺织工”</b><p><b>蜘蛛目(Araneae)</b>的名称来自希腊神话中的<b>阿剌克涅(Arachne)</b>。阿剌克涅是一个有着精湛纺织技艺的织匠,并且傲慢地认为自己的纺织技艺甚至超过了<b>雅典娜</b>。雅典娜是掌管<b>战争、纺织、智慧</b>的女神,她在得知这个消息后,告诫阿剌克涅不要与神灵比较,并与阿剌克涅进行了一场纺织比赛。<p>在比赛中,雅典娜编织出了四幅画面,内容都是人类因为自大而导致的<b>与神灵的战争</b>,结果都被神灵惩罚。阿剌克涅则编织了神灵以各种方式<b>误导和愚弄人类的画面</b>,特别是雅典娜 …

我的叔叔于勒,卖的到底是什么牡蛎?

<b>欧洲平牡蛎</b>(<i>Ostrea edulis</i>)已经不太容易吃到了,不论你是否身处欧洲。<p>遥想当年,生物分类祖师爷林奈用<b>“可以吃的”</b>这个种加词命名了家门口常见的海鲜(还有俗称“青口”的紫贻贝<i>Mytilus edulis</i>等),真是美好的旧时光。<p>我并没有吃过欧洲平牡蛎,如今的餐厅里它常以 <b>“贝隆生蚝”</b>的身份出现。为了写文章,原本打算去高级的蚝吧尝鲜,却被告知它只在以R字母结尾的月份(September~December,即九月至十二月)限量供应,只能作罢,错过了让日历娘报销吃喝费用的大好机会。<p>贝隆河畔贝隆蚝。这一餐许是价格不菲,几只蚝便可换得那瓶酒钱。图片:Peter Gugerell / wikimedia<p>…

为什么小丑鱼不会被海葵蛰?

海葵是珊瑚的近亲,它们不长钙质骨骼,只是把自己固定在海底,利用“口”周围长长的触须来捕食。海葵的活动能力不是特别强,它们“吃饭的家伙”是触须上的刺细胞——这些刺细胞能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将海葵毒素注射入猎物的身体。<p>海葵毒素对于鱼类与甲壳类都是剧毒,小鱼小虾一旦中招就会浑身瘫痪,葬身葵口。<p>但是……小丑鱼不是在海葵丛里活得好好的吗?<p>在巴布亚新几内亚拍摄到的眼斑双锯鱼(<i>Amphiprion ocellaris</i>),一种典型的小丑鱼。图片:Nick Hobgood / wiki commons<p>这是个问题。<p><b>互惠互利,一切的基础</b><p>之所以小丑鱼会平安无事,是因为它与海葵间存在着一种互利共生的关系——这是多年演 …

该内容已被发布者删除

原始人,真的茹毛饮血、野蛮无情吗?

我们都知道,无论是远在非洲的马赛人,还是金发碧眼的北欧居民,都和我们中国人一样同属于智人这一物种。从考古证据来说,最早期的古人类化石都是在非洲发现的,这说明,这片遥远大陆,正是全世界人类的共同故乡。现代研究也表明,<b>古人类曾三次走出非洲</b>,分别是在距今190万年前、42~84万年前,以及8~16万年前。<p>关于现代智人的起源,上世纪80年代崛起的一种理论认为:现代智人似乎与分布于全球各地的古老人类没什么关系,我们的祖先是先在非洲演化成了智人这个物种,然后才在8~16万年前走出非洲,并迅速替代了之前两次走出非洲的古老人类。这就是“非洲单一地区起源说”。<p>越来越多的证据倾向于这一理论。不过,它依旧需要解答一 …

寿司=鱼生+大米饭?太天真!

对于日本料理,“<b>江户前</b>”是一个特别的概念,代表着水产品牌,同时泛指料理流派。<p>在筑地市场,江户前专指<b>整个东京湾范围内所覆盖的所有渔场</b>。在餐厅后厨,江户前则代指一种选材方式和料理风格。其中以“<b>握寿司</b>”为主的“江户前寿司”就是最具代表性的寿司类型。<p><b>常见的江户前寿司类型</b><p><b>握寿司</b><p>握寿司是江户前寿司的主要种类。用<b>生切、醋泡、酱油腌渍、烧煮</b>等方式处理好的鱼类食材放到醋饭上,最后捏制出来。寿司职人会根据时节选择食材,春天用银鱼、文蛤;夏天用竹荚鱼、星鳗;秋天选择沙丁鱼、三文鱼籽;冬天选择旗鱼、冬鰤、螃蟹…<p>夏天,到了吃星鳗寿司的时节。图片:Wikipedia<p><b>军舰卷 & 卷寿司</b><p>除了上述中较容易捏成型的握寿司种类,像 …

道理我都懂,红树林哪里红啦?

全世界红树林的面积加起来有18万平方公里之多,相当于两个韩国国土大小,它们集中分布在赤道两侧至南北纬 25°之间的热带和亚热带地区,著名的红树林保护区有:日本西表岛的仲间川;1997年登录成为世界遗产、位于孟加拉国恒河三角洲的孙德尔本斯;中国的则有海南东寨港、福建漳江口等国家级自然保护区。<p>西表岛的红树林。图片:JANINE NAO<p>“可红树林根本不红啊。”第一次见到它们的你,肯定会这么好奇。这是因为红树林并非是单一树种形成的森林,而是由几十种甚至上百种不同科属的植物组成的群落。它们当中有矮小的灌木,也有可以长成几十米高的乔木,还有一些草本和藤本,这些植物统称为<b>“红树林植物”</b>。<p>一般来说,红树科 R …

小时候常养着玩儿的蛐蛐,现在还能养吗?

昨天,我们介绍了会唱歌的纺(dà)织(cháng)娘(tuǐ),相信它勾起了许多人关于<b>夏日鸣虫</b>的童年记忆。今天,日历娘邀请到资深鸣虫爱好者@二猪,为大家详细介绍下鸣虫的种类和饲养方法。<p>我是在北京长大的80后。记得小时候,左邻右舍的小伙伴都觉得我是个怪孩子,因为我就爱玩虫子。从甲虫到蜻蜓,从毛毛虫到蚂蚱,只要见到的,我都想养养看。当然所有虫子里,我觉得最有趣的,还是会叫唤的虫子。<b>这些能叫唤的虫子有个雅称——鸣虫。</b><p>每年立秋前后,天黑以后,路边的土堆里、花盆下、墙缝中就能穿出蟋蟀的叫声。以前,北京常见的蟋蟀有好几种,圆头圆脑好斗的蛐蛐儿、有一双黑溜溜大眼睛的油葫芦、一副大板牙的劳咪子、长着大平脸的棺 …

会唱歌的纺织娘,其实都是大长腿的男孩纸

在昆虫世界里,纺织娘应是伴随很多人长大的童年记忆,也是人们熟知的昆虫。在盛夏之夜,我们常能听到纺织娘<b>高亢的鸣声</b>,有时候它们还会误打误撞地飞入家门。<p>可是,你真的认识纺织娘吗?<p><b>纺织娘到底是谁?</b><p>从分类学上来说,纺织娘指的是直翅目螽[zhōng]斯科<b>纺织娘亚科</b>的一类昆虫。直翅目是一个大家族,螽斯是其中的一类,和长得类似的蝗虫、蚱、蜢比起来,螽斯的体型更大,<b>成虫的触角一般长过身体</b>,这个特征最容易把它们和其他类群区分开来。<p>叶子上的纺织娘。图片:Patrick Randall<p>纺织娘就是一类螽斯,全世界的纺织娘有150种以上。在纺织娘亚科里,在中国最常见的就是纺织娘这个种了。<p>我们今天要介绍的纺织娘,学名<i>Mec</i> …

有一种“刚烈”的杏,你不赶快吃它,就会吊死在树上……

吃货研究所里有很多小姐姐,其中有位西北“钢铁直男”小姐姐,素喜吃甜,嘴还刁得要死,大部分瓜果都没法入她法眼,不是嫌弃不够甜,就是嫌弃味道不够浓郁,尤其像葡萄、杏这类水果,更是难得能让她说一句好吃。没什么别的原因,只因为她从小吃的水果都是来自瓜果圣地——新疆,那里的水果个个滋味浓厚香甜,把口味养刁了。她总说自从离开家乡后,就再没吃到过好吃的杏,市面上的杏普遍很酸,能酸倒牙的那种,难得遇到个不酸的吧,还没什么杏子味儿。<p>但最近有一个例外,所长拿着一盒不起眼的杏去找这位西北“钢铁直男”小姐姐,她刚见到杏子就跳起来:“诶,这个长很像我小时候吃的杏子!”然后迫不及待地没顾上洗就咬了一口,然后只见小姐姐疯魔 …

暹罗斗鱼:我狠起来连自己都打!

自幼便喜欢鱼,总喜欢蹲在卖小鱼的地摊前看个不停。小鱼摊除了金鱼、锦鲤、孔雀鱼这些常见的观赏鱼外,水盆里偶尔还会有两个透明的小氧气包,各自装有一条霓虹色拖着长尾巴的小鱼儿。卖鱼的老爷爷说这叫斗鱼,因为好斗而得名,关在小袋子里就是怕两条鱼打架受伤。<p>长大后,小鱼摊早己不见踪影,但斗鱼依旧摆在各大观赏鱼店的柜台上,还有了个洋气名字:泰国斗鱼,也就是今天日历的主角——<i>Betta splendens</i>,中文名可译作暹罗搏鱼、五彩搏鱼、暹罗斗鱼等,我更倾向于暹罗搏鱼这一译法。<p>色彩绚烂,身姿轻盈。图片:da nokkaew / Flickr<p><b>人类选育出的色彩斑斓</b><p>暹罗搏鱼是鲈形目攀鲈亚目丝足鲈科斗鱼亚科搏鱼属下的一 …

面对苏门犀的窘境,人们采取了激进的策略

苏门答腊犀牛有3个亚种。<p><b>北方亚种</b>大概已经完蛋了。这个亚种有着较大的体型、毛茸茸的耳朵,曾生活在中国、印度、孟加拉、缅甸、老挝、泰国和马来西亚。然而,除了缅甸,其他几个国家早已没有苏门答腊犀的踪影。而缅甸嘛,形势所迫,国际科学家没法去确认有或者没有,而已。<p><b>婆罗洲亚种</b>也很惨。这个亚种仅剩2个种群。其中的1个野生种群在印尼,发现没多久,具体数量不明;另外那个是人工种群,2017年年中刚死了一头雌性,仅剩的另一头雌性“信仰”又在年底因子宫肌瘤而大出血,折腾了三、四个月,应该是被救回来了,但显然是<b>失去了繁殖能力</b>。<p>苦撑的“信仰”。图片:borneotoday.com<p>有科学家推测:“信仰”的子宫肌瘤,大概是 …

蓝星调查手记:不停地战斗

<b>猛犸的蓝星调查手记</b><p>2018年,<p>叶猛犸老师给我们带来了崭新的故事。<p>在银河系猎户臂偏远的那颗小小的蓝色行星上,<p>动植物们,都是如何思考、如何生存的?<p>每个周末的午夜,带你一同巡游。<p><b>蓝星调查手记</b><p><b>不停地战斗</b><p>是勇敢还是愚蠢<p><b>【思维活动记录片段</b> <b>0101072</b><b>】</b><p>(已翻译为本地语言)<p>培训时讨论过资源的话题,现在还记得很清楚。资源之所以被叫做资源,是因为它是有限的;不过,这种有限只是相对的。<p>在许多文明发展的过程中,都经历过漫长的<b>资源匮乏</b>时代,这是宇宙普遍存在的现象。这并不是因为真的缺乏资源,而只是因为能力有限,文明无法真正有效地利用资源。<p>随着文明的发展,资源会变得越来越不稀缺。之前认为是有限的资源会得到更有效的利用, …

做一把大大的蒲扇,总共需要几张树叶?

2018年的夏天特别热,少了台风的肆虐,同时荔枝还好得不得了,又多又甜又便宜,吃着冰镇的荔枝就想钻进空调房。<p>在空调出现之前,电风扇就是家常,而在电风扇出现之前,<b>蒲扇</b>就是制霸夏天的消暑利器。繁星之下,昏黄路灯在努力用自己的光晕驱走黑暗,胡同口乘凉的老爷爷,帮臂弯里的孩子赶走蚊子的老奶奶,一个个淡淡的、凉凉的夏日夜晚,就在摇蒲扇的轻轻的嘎吱声中度过了。<p>很多年后我才发现,蒲扇原来是一片叶子,一片能给人带来清凉的<b>蒲葵</b>叶子。<p>你还能找到,那把记忆中的蒲扇吗?图片:xiawu.com<p><b>天生就是好扇子</b><p>第一次见到蒲葵树,我的第一反应是,这不就是一树扇子吗?<p>没错,这就是蒲葵。图片:BetacommandBot / …

勤俭持家的“捕鱼达人”,了解一下

鸬鹚科(Phalacrocoracidae)一共有40种左右的鸬鹚,是体型较大的一类水鸟。<b>普通鸬鹚</b>(<i>Phalacrocorax carbo</i>)又是其中体型偏大的一种,体长70~102厘米。<p>全身黑色的普通鸬鹚,连脚都是黑的。图片:JJ Harrison / wikimedia<p>普通鸬鹚也叫<b>鱼鹰</b>,它全身黑色具有光泽,嘴基部有裸露的黄色皮肤,脸颊到喉部白色,<b>繁殖期时头颈部会多出一些白色丝状饰羽</b>,很容易辨识。我最喜欢的是它<b>宝石一样的蓝绿色眼睛</b>,美得令人移不开眼。<p>普通鸬鹚漂亮的蓝绿色眼睛,在阳光下像宝石一样熠熠生辉。图片:鹰之舞<p><b>名字的误会</b><p>普通鸬鹚分布广泛,各大洲都有。我和红嘴蓝鹊在新西兰看见它们时,觉得简直 …

拉肚子都怪大肠杆菌?其实你错怪它了!

拉丁文离大众实在有些遥远,即使是生物学爱好者和研究者,在学习初期也都会被林奈先生发明的<b>双名法</b>为难一下:酿酒酵母brewer’s yeast明明通俗易懂,但每次拼写<i>Saccharomyces cerevisiae</i>却都得检查是不是缺了哪个字母;好不容易记住了自己研究物种的拉丁名,面对研究其他类群的同行吐出的一串咒语,搞不好还是会两眼一抹黑。有些物种的拉丁名还会让人引发奇怪的联想,比如:<p>再也无法直视喜鹊(<i>Pica pica</i>)。图片:antares<p>除了皮卡鹊,还有一种生物的拉丁文学名,仿佛开启密洞的“芝麻开门”,在脱口而出时总能让<b>所(shēng)有(wù)人(gǒu)</b>心领神会。这,就是<i>Escheric</i> …

什么!科学家竟然不给登月舱加满燃料?

<b>“Huston, we have a problem.”</b><p>一句熟悉的台词,但这,可能不是你熟悉的“那个”阿波罗计划。<p><b>氧气仓爆炸,飞船严重损毁,氧气与电力供应不足,</b>NASA不得不放弃登陆计划,转向营救宇航员——这不是《火星救援》的情节改编,而是真实的故事。<p>爆炸后飞船破损的服务舱。图片:NASA<p>1970年4月,土星5号再次发射,搭载着<b>阿波罗13号宇宙飞船</b>。这是NASA的第三次载人登月尝试——第一次是鼎鼎大名的<b>阿波罗11号</b>计划,阿姆斯特朗迈出了人类的那一小步,第二次是四个月之后发射的<b>阿波罗12号</b>,这次尝试中,火箭被闪电两次击中,但依然完美地完成了任务。<p>阿波罗11号留下的标志性照片,这是人类第一次登月。 …

生物狗请回答:你还在从事生物相关的工作吗?

在某搜索引擎上搜索“学生物”,出来的第一个联想问题就是:学生物专业能找什么工作?<p>每年高考报志愿时,这个问题就会进入一年一度的高发期,每个想报生物类专业的孩子都会惶恐又带着点期待地在全网搜索。<p>学生物就是每天穿着实验服,对着显微镜做实验吗?图片:Pixabay<p>而这样的问题,往往会得到两种回答。<p>一种人会这样回答:“<b>当然要学生物啦!</b>生物是国家大力扶持的朝阳行业,前景一片大好,生物类工作遍地都是!”<p>另一种人则会这样回答:“<b>千万别学!</b>生物就是坑,坑里躺着无数人。学生物的基本没人从事本专业工作!”<p>事实到底如何呢?不如<b>请广大生物狗们来回答吧</b>!<p><b>生物狗,请回答!</b><p><b>生物狗们,请留言告诉日历娘:</b><p>(1)你所学的生物类<b>专业</b> …

多功能四合一“羊型除草机”,你值得拥有

虽然古希腊人有给自己养的绵羊起名字的传统(比如希腊神话中长着金羊毛会飞的克律索马罗斯),然而全球范围内,最有名的一只绵羊恐怕还是克隆羊“多利”了。你想过,多利羊是怎么叫的吗?看完本文你就会知道了。<p>由“多利”克隆而来的“四姐妹”。图片:The University of Nottingham / npr.org<p><b>初识绵羊</b><p>虽然在书上读过不少绵羊的知识,但是因为没有长在牧区,我第一次近距离接触绵羊已经是大二的时候。当时学校农学院举办了一年一度的“农业日”,展示了一些大型农用机械、一只可以让你伸手进去摸它胃部的奶牛、各种玉米牧草南瓜等等。<p>不过我最好奇的,还是同专业的Emma带来的几只绵羊,她把它们放在一 …

火锅里有“罂粟壳”?草果:这锅我不背!

对那些嗜火锅如命的食客和经常在家做饭的大厨来说,<b>草果</b>(<i>Amomum tsao-ko</i>)应该是很重要的一种调味料了。但长时间以来,坊间都流传着火锅店老板会在汤里加“罂粟壳”让食客上瘾的传言。这真是草果背的一口大锅了。<p>你见过的果子是这种吗?别担心,这不是罂粟壳。图片:shutterstock.com<p><b>只看外形惹的祸</b><p>草果的果实呈两头稍尖的椭球形,<b>截面略呈三棱形</b>,而且身上也具有很多<b>凸凹不平的沟槽</b>。草果里面含有几十粒聚在一团、有棱有角<b>小黑石子</b>一般的种子。<p>草果及其结构。图片来源:hkbu.edu.hk<p>而罂粟(<i>Papaver somniferum</i>)在外形上和草果有着很多的不同。罂粟的<b>果实圆而光滑,好似一个瓦罐,</b> …

【活动】来!一起迈出38万公里的一小步

<b>点击“阅读原文”报名(名额有限,手慢无)</b><p>“阿波罗”计划是历史上第一次使人类离开我们的星球,去探索另一个世界的征程。<p>它的成就令人震惊,时至今日依然鼓舞着人们将目光对准月空,畅想着终有一日我们能冲出人类的摇篮,拥抱整个宇宙。<p>本周六,Steed和陈朝将会带大家一起迈出长达38万公里的一小步,开启一次奔向月球与星空的探索之旅。<p><b>活动详情</b><p><b>迈出38万公里的一小步,《阿波罗:一部看得见的太空史》新书分享会</b><p><b>嘉宾主持:</b>Steed | 果壳网主笔、星空摄影师<p><b>嘉宾:</b>陈朝 | 本书译者<p><b>主办:</b>果壳商店 | 博集天卷<p><b>时间:</b>2018年7月7日 | 周六 | 18:30<p><b>地点:</b>北京市东城区美术馆后街77号 | 77文创园 | 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