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鹰飞

5 Added | 1 Magazine | 1 Following | @5i0rpsr | Keep up with 齐鹰飞 on Flipboard, a place to see the stories, photos, and updates that matter to you. Flipboard creates a personalized magazine full of everything, from world news to life’s great moments. Download Flipboard for free and search for “齐鹰飞”

如何甄选真正有用的好知识?

谢邀。<p>描述性统计是非常重要但是又经常被一些人忽视的一个统计手段,往往在实证的文章中,描述性统计是我们论文的第一张表。<p>实际上,描述性统计不仅仅应该是我们论文的第一张表,在我们实际做实证的过程中,在实际做出分析之前,做变量的描述性统计也是必须要做的。<p>在做实证的过程中,做描述性统计包括且不仅限于以下方面的作用:<p>发现数据中的异常(比如本该为正的出现负数,本该为比例的超过了1等等)<br>• 通过分布图发现离群值点<br>• 检查数据满足分析所需要的假设(比如是否有censored情况,以及模型本该需要的分布、support、对称等各种假设)<br>• 检查数据缺失情况<br>• 检查数据是否符合直觉<br>• 在某些情况下,检查数据是否符合分析的要求(比如做L …

来凑个热闹。<p>看了半天大家的回复,好像有一点被忽略了。如果凯恩斯主义明摆着就是政府抢劫老百姓,那么至少在民主国家中凯恩斯主义的政府不可能赢得选举,而事实上,世界上最知名的民主国家某帝的央行行长耶伦,恰恰就是一个地道的凯恩斯主义者。所以,若非大多数民众处处被抢而不自知(铅笔社圣母们就是这么想的),否则这不能成为一种解释。<p>凯恩斯主义之所以在某种意义上是“政治正确”的,实际上是一个代际公平的问题。凯恩斯先生最著名的一句话就是:“长期内我们都死了”。<p>科普经济学家们(尤其是郎咸平)很喜欢用这样一个比喻,把经济比作人体,而把凯恩斯主义政策比作强心针。那么,反对凯恩斯主义的理由就非常充分:不能总在人生病的时候 …

优秀回答者 · 已认证的个人

<b>这是本专栏的第 24 篇日记</b><p>标题“The most predictable thing ever”来自于我最近读到的一篇文章:<p>这篇文章介绍了新西兰2004年通过的一项法案,法案的内容包括这样两条:<p>其一是,捐精者只能获得最低限度的补偿,比如最多只能报销到诊所的车费,而不能获得误工费等因为耽搁时间而造成的损失,即使捐精所需的医学测试和询问过程非常耗时。<p>其二是,捐精者必须同意,其生理子女在达到18岁时可以要求获知自己的生理父母是谁。<p>在这个法案通过之后,捐精者人数显著下降,同时同性恋人群和单身女性申请精子的数目大幅上升,造成了严重的精子短缺,这就是作者所谓的“The most predictable …

CORE

CORE’s The Economy 1.0<p>“Studying CORE helped me to see a much bigger picture of what is happening in the economy than I expected. And the bigges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