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道消息

@56hqd5q | 互联网冷知识、故事会

革命尚未成功,雷军仍需努力

1995年对中国互联网来说有好几个大日子。对于今天 99% 的中文互联网的用户来说,1995年之前的科技生活是一片空白,很难想象的。<p>就像我们无法想象1995年5月1日之前,我们这个工人阶级领导的社会主义国家,是不执行双休日的。<p>1995年,大三的刘强东写一晚上代码就能挣到五万块钱。周鸿祎毕业加盟的方正年底在香港上市。雷军1995年2月出版的《软件世界》上写了一篇文章《WPS新篇章,盘古办公系统》。<p>从1984年“两通”、“两海”享受处级行政级别开始,和动辄几十年上百年差距的传统行业相比,中国的科技公司和大洋彼岸并没有那么大。1986年还是大型机的时代,小平同志在人民大会堂接见王安,握着他的手说,<p>“ …

出四川记

尤袤曾在《全唐诗话》中记载过一个故事:<p>陈子昂年轻时到长安闯荡,才学出众,却无人赏识。有天他在街上闲逛,看到一个人卖胡琴,要价千金。陈子昂一听,扔下钱,这琴我买了。众人问,能不能现场给我们演奏一曲。陈子昂一口答应。<p>第二天,城中的权贵名士纷纷慕名到陈子昂家。陈子昂先是拿出胡琴,自我介绍,“我是蜀中人,叫陈子昂,写了几百卷文章,但在长安没混出啥名堂。至于这胡琴,是低贱乐工所弹奏的,哪值得费心钻研?”<p>说完,陈子昂举起胡琴,往地上一摔。众人还没反应过来,陈子昂就拿出自己印刷的诗集文章分发给众人,满座争相传阅。一天之内,陈子昂就名动长安。<p>陈子昂借琴营销,实在是逼不得已。四川这个地方,西有青藏高原,北有秦岭 …

鹿晗当然没法留下作品

崔永元发了那条微博——“猜猜看,一个人演一出戏,为什么要签两份合同?”“还有,拿下六千万元以后,这哥们儿只在片场演了……4天”——的两天之后,《南方周末》发了一篇鹿晗的专访。<p>文章里,记者问他希望留下流传千古的作品还是只把做艺人当成挣钱的生计,鹿晗意外地坦诚,“我没有想过要留下什么,因为太难了,尤其像音乐作品,很难留下一个让大家都记住的。”<p>聊到演戏,他又说,现阶段很忙的小鲜肉、流量明星根本不可能去真正塑造一个角色,“我敢发誓那是不可能的,哪有时间啊!除非我们真的,把其他工作抛开,给我半年时间什么都不干。”<p>两件事情遥相呼应:中国影视行业的资本化程度确实太高了,甚至可以用“畸形”来形容。<p>这些年来演员 …

该内容已被发布者删除

又是一年嘻哈季,“有嘻哈”的第二季《中国新说唱》上周开始海选了。这档现象级网综并没有被拍死,改了名,火爆依旧,北京赛区三天就去了七八百人以上。<p>从“有嘻哈”开始,网综好像进入了一个新时代,各平台出现了大量围绕年轻人定做,而不是做电视机前的家庭观众看的大型综艺。从爱奇艺的《中国有嘻哈》,《偶像练习生》,到爱奇艺和优酷打擂台的街舞节目《这!就是街舞》和《热血街舞团》,再到最近腾讯的《创造101》,紧接着还有篮球类和机器人格斗类节目。<p>但仔细看看这一批工业化、类型化特程度很高的网生综艺,背后操盘的其实还是以 SMG 和湖南台为代表的广电系统走出来的人才。《创造101》的主创是湖南台出来的,而《这!就是街 …

1990年夏天,刚上大学没多久的高晓松接到海南一个歌厅的演出邀请,同一个乐队的其他人打听了去海南的交通情况就放弃了,只有高晓松满腔热血,拉着老狼踏上了旅途。<p>可惜当时的海南,虽然已经启动过两轮开发,“改革”的种子却还没有真的扎根,他和老狼的靡靡之音,只有歌厅老板欣赏,更多只习惯闽南系语言的海南人对他们嫌弃的不行,没几天两个人就失了业。<p>老狼打道回了北京,而高晓松因为路费不够,滞留在南方,并就此从清华辍学,走上了一条艺术大道。<p>其实早在1979年,就有一位高晓松的学长,清华大学化工系大四的学生,来到了海南参加社会实践。这位学长虽然长期生活在北方,水土不服。但是早年的知青经历和亲民朴素的家风,让他一到广 …

奥格威有用的话,还要鸿茅药酒干什么

之前我们写过一篇关于 4A 广告公司的文章;但是在中国,最魔幻的营销故事是往往出自一个更本土的生态。<p>这个生态里的角色有蒙派保健品帮、晋江商帮为代表的本土国产大厂,砸起广告毫不手软;有央视、湖南台那样对常年把控着三四五六线城市和农村人民的注意力资源的媒介;还有像这次鸿茅药酒的鲍洪升这样,嗅觉极度灵敏的营销推手。<p>从前几年 CCTV2 的总监、央视广告经济信息中心主任郭振玺出事,湖南台的欧阳常林被实名举报以及他底下主抓广告的副台长罗毅落马,再到今天出事的鸿茅药酒鲍洪升,这些事儿都向我们揭露了在我们本土,真正的广告“狂”人是什么样的。<p>这个选题拓周正在写文章,发文章之前先把做个小漫画给大家看着玩儿。预祝 …

黑人拍部“战狼”不容易

刚刚过去的 4 月 15 号,是“杰基·罗宾逊日”。<p>这是一个纪念黑人棒球员杰基·罗宾逊的节日。1947年,离发生在那辆白人司机驾驶的公交车上“黑人女性拒绝让座”事件还有 8 年,美国很多地方还在施行种族隔离制度。那年的 4 月 15 日,罗宾森穿着 42 号球衣,代表布鲁克林道奇队作为先发一垒手登上职棒大联盟的舞台,成为历史上第一个踏上大联盟的黑人。<p>就像美国民权运动史上的其他众多故事,罗宾逊的事迹也不能免俗地被好莱坞改编成了电影,片名叫《42号传奇》。主演这部电影的黑人男演员名叫 Chadwick Boseman——同时也是《黑豹》里主角特查拉的扮演者。<p>这位黑豹哥看着年轻,其实今年已经 40了 …

币圈不嘻哈

昨天中国有嘻哈的第二季《中国新说唱》官宣启动了。趁着这个机会,我们也发首新歌,好有作品报名参加海选。请欣赏——<p><b>币圈不嘻哈</b><p><b>(向上滑动查看完整歌词)</b><p>VERSE 1<p>我也曾经好奇他是谁 他藏在电脑后<p>是硅谷钢铁侠 还是你远房的小舅<p>他用新世界的构想 来诱惑和挑逗<p>结果大多数的人只是把他当做个导购<p>他叫做中本聪 持续地吸粉中<p>卖了房子跟随只算是基本功<p>但学费要支付 钱财身外之物<p>我带你抄近路 财富自由之路<p>第一步你需要份白皮书 想法随便提出<p>然后请个大佬帮你站台 哪怕one night 一起奔走疾呼<p>再拨笔钱打点交易所 把所有关系都交际妥<p>都是猫腻 但 别太娇气 站 道德高地 看 的话时代都会抛弃我<p>所以他们都叫我薛定谔<p>击鼓传 …

海海人生舵位去

90年代,陈映真跑到大陆参加一个作家座谈会。那个座谈会的内容是环境与文化。张贤亮先发言,一上来就调侃,我呼吁全世界的投资商赶快上我们宁夏污染,你们来污染我们才能脱贫哇!会后陈映真找张贤亮交流探讨,可是张贤亮说,哎呀,两个男人到一起不谈女人,谈什么国家命运民族前途,多晦气啊!<p>这不是陈映真第一次接触大陆作家。<p>八十年代,陈映真在美国跟王安忆见面。见面前,陈映真特地看了王安忆在报告会上的发言稿。王安忆在稿子中讲,希望从自己的个人经验中脱出,将命运和更广大的人民联系起来。见面后,陈映真问她以后打算如何,王安忆说,写中国。陈映真听了很高兴,夸她:<p>“好样的!知道大陆的年轻人在想什么,感到中国有希望。”<p>后来王 …

我们地方没钱

1989年末,财政部长王丙乾在全国财政工作会议上第一次给分税制试点吹风:<p>“现行的财政包干体制执行多年,今后应兴利除弊,逐步完善。比较理想的改革方案是实行分税制的包干办法,以有助于调动中央和地方两个积极性,明年准备选几个地方进行试点”。<p>早在1986年,包税制的弊端隐现,无论横向的沿海开放省份还是纵向的石油、钢铁,在大包干的政策下,诸侯们的日子都过得不错。<p>十三大报告中提到,“在合理划分中央和地方财政收支范围的前提下实行分税制”。奈何地方要分权,1988年,决策层还是决定完善“划分税种 、核定收支 、分级包干”的财政包干体制。<p>1990年,国务院总理李鹏再次接力,提出妥协的过渡方案,一边继续完善包干体 …

旋风又九日

99年朱镕基访美,本来是带着“达成中国入世协议”的希望去的,结果却在华盛顿遭遇了“最黑暗的一天”,协议没签成不说,还因为美国提前公布了一份谈判清单,引发中美两国一波更强烈的反对,双方好不容易积累起来的谈判信任,眼看就要付诸流水。<p>在所有感到惋惜的美国人里面,情绪最激动的还是那些在中国有生意的大公司。朱镕基前脚离开华盛顿,这些人后脚就在白宫闹翻了天。参加白宫会议的20多个大公司的高级经理和驻华代表,把所有的怒气都撒到了美国经济委员会的Spurling身上,美国工商会会长敲着白宫的桌子向Spurling甩话:<p>你们在一个能给美国带来上亿美元的交易上退缩,不过是害怕与国会山的一场恶战。<p>国会山阻挠协议达成 …

朋友难当

1967年,费正清60大寿那天,他写了首打油诗总结人生经历。其中有两句是这么写的:<p>“取智东方时,华夏正罹难。尽取其精粹,宜于美利坚。”<p>1932年,原本在牛津大学学中国史的费正清来到中国,一边学中文,一边跟着清华大学蒋廷黻教授做研究。在北京,他认识了梁思成跟林徽因。费正清这个中文名字,还是梁思成取的,意思是费氏正直清白,用梁思成的话说,用这样一个中文名字,就算是一个真正的中国人了。<p>十年后,费正清以驻华大使特别助理的身份第二次来华。当时珍珠港事件爆发,他被美国情报局派到重庆,负责搜集日本在华情报。途经昆明时,费正清再次见到了梁思成夫妇以及西南联大的老朋友们。<p>老朋友过得不大好。前方节节败退,后方通货 …

<b>01</b><p>“乘东风,展红旗,造出高级轿车送给毛主席”的大跃进中,第一辆红旗车诞生了。<p>当时造车用的是赶庙会的方式。一汽从吉林工业大学借来一辆克莱斯勒,整个大卸八块,零件摊一地,全厂各车间过来认领,谁能做出哪个领走哪个。因为给主席造车是光荣的事儿,全厂都争先恐后抢任务。<p>那会儿一汽动力处有一个从上海来的,带黑框眼镜的年轻工程师,觉得动力处虽然是后勤单位,也不能在轿车生产上成为空白点,于是鼓动处里抢了一个点火开关的任务。<p>东拼西凑做出来第一辆红旗,开报捷大会那天就出了问题。一汽职工们兴高采烈,从早上8点多等到下午1点多,都没有看到轿车的影子。等的百无聊赖,厂长饶斌只好上去讲讲话,讲完话车子还没来,又组织文艺演 …

<b>01</b><p>1900年前后,上海市面上就出现了一批“官商快览”的书,在那时官商二字就可以并称。 1919年,上海小说家许指严,就写过《政商十大密案》,抨击官商勾结,贪污腐败,谋求暴力,道德败坏,实乃国家之不幸。<p>不过,政商一词最早一次应该是日本人发明的,是被日本人用来特指在明治维新时期,与政府有密切瓜葛的特权商人。后来,日本学者将政商的概念移植到中国,用来描述的与政府关系密切的商人。他们最感兴趣的便是跟南京政府联系密切的虞洽卿。<p>1929年,南满洲铁道株式会社的志村悦郎撰写《浙江财阀论》时,就称虞为“著名政商“,更认为他所代表的“江浙财阀”和蒋介石关系密切,认为虞为国民革命军苦心筹得关键的军费,“虞所率领 …

年关难过

A股上周大跌,几天跌没了去年大半年的“慢牛”。<p>到了昨天最后一个交易日,大股东增持,证监会窗口指导,人民日报、证券日报、央行先后表态,所有在2015年股灾中出现过的东西,除了公安部的铁腕执法,都重新出现了。<p>效果很明显,节前的最后三个交易日,大盘拉回到3200点附近。<p>去年年初,证监会对匹凸匹公司实际控制人鲜言开出超过30亿元的罚单时,还有人幸灾乐祸,说前年证监会全年罚款金额不过40多亿,鲜言一个人帮证监会完成了将近一年的罚款任务。<p>谁知道一切才刚刚开始,一行三会的“严监管”、“金融去杠杆”从去年年初延续到现在,证监会说要抓金融大鳄,保监会讲了一年“监管要长牙齿”,银监会送给市场的开年大礼是广发和浦发 …

大海航行靠舵手,湾区建设靠核心

有一年胡应湘做了一个梦,他梦到自己开车一路往西,横跨一座大桥后满眼都是富饶,梦醒后他对着地图找,看到隔海相望的珠海,立马萌生了修建一座大桥连接珠港两地的想法。<p>胡应湘家族几代经商,胡父上市30年代已是有名的“的士大王”,后来生意越做越大了,的士多得没地方停,开始修车库,做地产基建。胡应湘提出修桥方案那会儿,胡家已经是全香港知名的基建投资商、货运商。胡家也是最早到大陆投资的爱国港商之一。<p>1978年,廖承志组织香港五大财团上北京,当时就有胡应湘。他连同郑、李、郭、冯等几大港商在广州投资建设的中国大酒店,跟霍英东的白天鹅酒店,利铭泽的花园酒店,都是78年在邓小平直接指示下、旅游部门和港商拟定的八大首批 …

老编辑要买房 | 编辑部的故事S01E02

再不更新怕你们都忘了我们还有一档《编辑部的故事》。<p>去年年底,有两个人没跨过17年的门槛。一个是34岁的青年编剧赵国燕王,因为熬夜赶稿不幸猝死;一个是43岁的中兴程序员,因为被裁员,跳楼自杀。一个是文艺圈的,一个是科技圈的,看起来毫无交集,但他们在“35岁创收,45岁减债”这个事情上,都遭遇了巨大的压力。<p>上一集老编辑说了,中年人就应该买房、开店、炒股。但别说学区房了,老破小都买不起。炒股吧,这两天全球股市血流成河。中年人的出路在哪儿?欢迎继续关注《编辑部的故事》第S01E02,在老道消息一起守候我们的中国梦。<p>● ● ● ●<p><b>编辑部的故事 历史更新</b><p><b>S01E01 中年人就应该买房开店炒股</b><p><b>3分钟系列往期</b> …

大明亡于《五年高考,三年模拟》

清朝有个文人叫钮琇,他记载过一个故事:<p>有一天,翰林院的几个文人聊天,谈起家乡的土特产。广东人说家乡产象牙犀角;陕西人说家乡产狐裘皮毡;山东人说家乡产山珍海味。只有汪琬一句话不说。有人调侃他,苏州自称天下名郡,你又是苏州人,怎么会不知道苏州的特产呢?<p>汪琬就说了,苏州只有两样特产。众人忙问哪两样,汪琬回答,一是梨园子弟。大家抚掌称妙,追问另一样是什么。汪琬慢吞吞地说,二是苏州状元。同僚听了,张口结舌。<p>汪琬没吹牛,清朝一共产生了114个状元,其中苏州就出了26个,占了快四分之一。<p>历史学家顾颉刚就是苏州人。辛亥革命后,他住在北京延寿寺街的苏州会馆,会馆里挂满了状元、榜眼、探花、进士的匾额,匾上的名字多 …

中国现实主义根在上海

90年确定浦东开发,上海开始“摸着石头”过河;92年“南巡讲话”后,解决了姓资姓社的路线斗争,没有后顾之忧的上海也从“裹足”阿婆变成了大脚姑娘,撒丫子跑了起来。<p>一夜之间,陆家嘴从低矮拥挤的棚户区变得高楼林立,东方明珠拔地而起,南浦大桥飞架黄浦江。从1991年到2003年,十年间,上海动迁,大批本地人从市中心向郊区迁移,迁了300多万人。原先的地界盖起了高档商住楼,住进了“精英人士”,有句话是这么说的,“未来的上海,内环讲英语,中环讲普通话,外环才讲上海话”。<p>这是上海人狂欢与压抑并存的十年。街上最时髦的姑娘也许像《孽债》里浓妆艳抹、穿露脐装的马玉敏;最落魄的也有,《上海一家人》里的沈川儿给自己和 …

80后会有下半场吗

<b>01</b><p>2014 年的时候我在老东家36氪工作。年底会办大会的时候,我们做了个社交领域的分论坛,把 NICE 的周首、same 的许旭恒和 Blink 的施凯文三个新晋社交领域创业者邀请了过来。<p>那个分论坛应该是整个大会里最受关注的一个。当时上半年智能硬件的热潮已经过去,下半年最热闹的赛道是社交。虽然微信已经统治了 IM,但眼看着陌陌马上要上市,人们觉得社交似乎还有机会。<p>三位创始人都是 85 后,年轻、睿智。而且在那前后,NICE 对外宣布了一年内的第三轮融资, 3600 万美金;Blink 上线不到两个月估值过亿美金;比较低调的 same 也拿到腾讯领投的里两千万美金 B 轮。<p>当时我坐在台下,心想 …

吃饭皇帝大

1975 年,王伟忠考上了中国文化大学新闻系,准备离开从小长大的台湾嘉义眷村,到台北读书。<p>考大学前,王伟忠本想读美术,母亲孙绍琴不同意,“你要饿死我们一家人?”孙绍琴当时喜欢看琼瑶小说,小说里面写记者这个工作不错,就让儿子考新闻系去。<p>现在王伟忠考上了,但孙绍琴还是不开心,说是嫌私立大学学费太高。最后还是父亲王志刚拍板,“让他去吧,他能考上大学已经不错了”。当时大学录取率是 10%,考上大学家里都要放鞭炮庆祝的。<p>家里给王伟忠拿了两万块新台币,“就这么多,读完了就是你的,读不完就算了”。<p>儿子出远门之前,孙绍琴在厨房闷头炒炸酱。王伟忠说,妈,要不我不去了。孙绍琴一边炒,一边摆手,“去吧去吧”。<p>那两罐 …

GAI不该

9 月份《中国有嘻哈》刚结束,微博名还叫“GAI爷只认钱”的 GAI 接了中信信用卡的一个广告,写了首广告歌叫《为梦打 Call》。<p>梁欢在某期《恶毒梁欢秀》里专门吐槽了这个事儿,“GAI 啊,我理解中国不能有真正的匪帮说唱,但这你从良的速度也太快了吧,直接从 gangster 晋升为‘为梦想打call’,你是有多想上春晚”。<p>现在春晚不知道还能不能上,《歌手》是暂时上不了了。昨晚最新一期,粉丝等了一晚,GAI 没出现,退赛的传言被证实了。<p>而 GAI 退赛的传言流出那天,也正好是《恶毒梁欢秀》全网下架、梁欢被禁言的那天。<p>PG ONE 被点名的时候,很多人出现了幻觉,觉得这是针对“一个人”而不是整个 …

张小龙是我们的柯洁

<b>01</b><p>昨天微信公开课,开场前张小龙躲在后台跟现场观众一起玩“跳一跳”。操作猛如虎,900 多分霸榜。<p>但产品之神对自己的分数很不满意,上台后连忙说自己没戴耳机所以没打好,上礼拜打到过 6000 多分,“大家多花一点时间也能像我这样”。<p>在他那一个小时演讲里,你经常能感受到和他身份不符的蜜汁任性。<p>微信最新版在主界面增加了一个小程序任务栏,很多人又高潮了,觉得这是提供了一个新的流量入口。昨天现场,张小龙引导观众在微信主界面不停下拉,直到露出“这不是入口”这几个字的彩蛋,“这不是入口,因为它不能吃”。<p>过去一年在头条的强压之下,关于订阅号要做成信息流形态的传言满天飞。张小龙昨天也现场回应了,他问了一下观众“ …

崔健也拍过一部《芳华》

<b>上</b><p>黄轩在《芳华》里演了一个文工团的活雷锋刘峰,爱上了团里的独唱女兵林丁丁。在崔健导演的《蓝色骨头》里,黄轩也演了一名文工团文艺兵,也爱上了团里唱歌的女兵。在那部电影里,黄轩叫陈东,喜欢上的人叫施堰萍。<p>《芳华》票房破10亿,豆瓣7.8分,《蓝色骨头》票房330万,豆瓣6.7分,本不应该相提并论,但是从内容看起来,两部电影有很多相似之处。<p>黄轩都爱上了并不爱自己的人,两部电影里都出现了一台只有高干弟子才有能力搞到的录音机,而黄轩两次都因为一首“大逆不道”的歌引发心灵震动,选择和盘托出自己埋藏的爱意。随之到来的,也是政工人员的严厉审查。<p>刘峰听的是邓丽君的《侬情万缕》,这首歌向刘峰描绘了爱情的美好图景“ …

2001 年,周渝民陪朋友去试镜《流星花园》,朋友没选上,柴智屏看中了周渝民,那时候周渝民稚嫩到不行,说话都发抖,“我不行啦,我不能上电视”。<p>柴智屏连哄带骗,周渝民被赶鸭子上架。<p>其实那时候周渝民甚至都不会演戏,经常念错台词,吃螺丝,拖慢拍摄进度,剧组很头痛,一度想要编剧删减花泽类的戏份。<p>《流星花园》那时候是边拍边播,第一集播出,观众反应热烈,仔仔的人气居高不下,柴智屏才吃下定心丸。<p>“我看一眼一个男孩子的眼神,就可以猜到他是一个什么样的类型”,柴智屏说。她看人很准,最钟爱清纯女和幼稚男。<p>2016 年 4 月,“杉菜”大S微博上 po 出和柴智屏的合照,柴智屏转发说,决定重新翻拍《流星花园》,然后 …

A Better Tomorrow | 英雄本色31年

很多港产片的英文名跟中文名看起来没什么关系。《甜蜜蜜》的英文名叫 Almost a Love Story,《玉蒲团》的英文名叫 Sex and Zen。可能是取中文片名时主要考虑市场因素,所以导演们喜欢在英文片名里埋梗。<p>而《英雄本色》的英文片名叫 A Better Tomorrow。<p>现在我们都知道了,1986 年上映的《英雄本色》,是一帮失意中年男子的最后一搏:刚被邵氏解约的狄龙,被封为票房毒药的周润发,好几年无戏可拍要经常靠姜大卫接济的吴宇森。<p>这一搏成功了,这几个大人物的命运于是被彻底改变,迎来了他们的 better tomorrow。<p>而许多当年在电影院、录像厅或在家通过盗版碟看完这套片子的 …

讲笑话这件小事

曾经,每一个 20 多岁一无所成的年轻人,都以为自己是个诗人。<p>今年《吐槽大会》播完之后,那帮人又以为自己是个脱口秀演员了。像李诞池子那样动动嘴皮子讲段子也能成名,看起来是一个门槛不高的事情。<p>老道消息关注小众文化的系列纪录片——《木村拓周和他的朋友们》第一期,我们和线下单口喜剧领域最优秀的家伙们聊了聊,所谓脱口秀(单口喜剧),内核到底是个啥?<p><b>《讲笑话这件小事》</b><p>(超清版请点击“阅读原文”观看)<p>今天发这个片子有点讽刺。因为美国最受欢迎的脱口秀演员之一路易CK,昨天刚刚承认了自己对多名女演员有过性骚扰举动(在女演员面前手淫),成为又一个人设崩塌的好莱坞大佬。<p>这么说也不对,这么多年来路易CK在舞台和荧幕 …

好莱坞最后一个恶棍

10 月初最先曝光哈维 · 韦恩斯坦性侵事件的是《纽约时报》,但实际上《纽约客》那篇稿子更早写完。只是那名供职于 NBC 的调查记者被领导要求放弃报道此事,稿子才辗转了一段时间,最后在《纽约客》发布。<p>这个记者叫 Ronan Farrow,虽然不随爸爸姓,但确实是 Woody Allen 的亲生儿子。<p>Woody Allen 在 90 年代初有一起著名“性侵养女”的传闻。跟哈维的事情性质不同,Woody 那事从来未被定性,因为没有证据,还有很多人怀疑是孩子她妈教唆孩子污蔑 Woody Allen 的。但 Ronan 一直相信他爸当年确实侵犯了年幼的姐姐。<p>巧合的是,在 Woody Allen 饱受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