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樂

5 Flips | 1 Magazine | 4 Likes | 2 Following | @4609db0 | Keep up with 劉樂 on Flipboard, a place to see the stories, photos, and updates that matter to you. Flipboard creates a personalized magazine full of everything, from world news to life’s great moments. Download Flipboard for free and search for “劉樂”

#電影 #接線員 #採訪後記(無劇透) ⠀⠀ 「我覺得跟導演還有演員們說完話,我更喜歡這部電影了。」走出採訪室,我忍不住跟在外面等我的朋友說。 ⠀⠀ 朋友還沒看過這部片,我簡單的跟她介紹,這部片是導演想獻給她的好朋友安娜,一個在異地生活、為了溫飽而進入私人妓院的女孩。 ⠀⠀ 「老實說,看的當下我坐不住,有好幾次我都想逃離影廳。」幾乎是開口的第一句,我忍不住向導演表明了自己當時觀影的感受:「幾年前我也有一個機會去到英國,當時覺得走在街上的自己像是被一個玻璃罩子罩著,走到哪裡都因為這不是自己習慣的地方而顯得格格不入,語言和甚至只是示好的方式都讓我感到過份陌生。而這部電影讓我覺得,那個玻璃罩子是硬生生被別人敲碎、衝進來,是讓人喘不過氣的。」 ⠀⠀ 「就是⋯⋯這些人能夠進來,不是被自己邀請的。」紀培慧坐在我的左側,順著把我的話接下去。我轉過頭看了她一眼,輕輕的點點頭。她有一種很特別的氣質,聲音很好聽,說起話來彷彿腦子都沒有停止轉動,會讓人忍不住靜下心來聽她說話。 ⠀⠀ 然後,她說起了為這部電影做準備時,盧謹明導演和她一起去執行的田野調查。 ⠀⠀ 「我們真的到了一家倫敦的私人妓院,導演在外面等我,我走進去跟負責的女人說我要應徵接線員(接線員是負責接電話、安排客人與女人們的買賣事宜),她只從櫃檯露出眼睛,看了我一眼,問我外面跟我一起來的是誰,我才知道他們有裝攝影機。當時很緊張,她聽到是我朋友才露出整個臉,要我進去,她背對著我坐下,要我幫她按一按她的肩膀。她的頭髮捲捲濕濕的,就像那種喜歡把自己打扮漂亮的阿姨,然後她緩緩的說,我們這裡不缺接線員,接線員就是我,除了這個以外,其他的妳做不做。」我很認真的看著她,示意要她繼續說下去。 ⠀⠀ 「我其實很驚訝,我以為這件事應該要面對面談,就像面試,或是她應該要像電視上演的,會用盡話術把我拉近去。但她當時的語氣聽起來是,妳要做或不做都不會勉強妳,選擇是妳的。」 ⠀⠀ 紀培慧說,這和她原本想的很不一樣,甚至她在進去之前認為自己對這樣的行業是沒有成見的,但在她幫那個負責人按摩的時候,剛好有一個女人剛做完一個客人走過來。 ⠀⠀ 「她經過我的時候,我看到她手上的衛生紙,那一刻我很想彈開,想彈開的念頭一跑出來我才知道,我其實和我飾演的角色Tina一樣,原本我覺得Tina太自命清高了,但其實我和她一樣,是有著成見的。」 ⠀⠀ 而成見往往來自不了解吧,看著紀培慧我想到導演在描述這個角色的時候說道的:「其實Tina是從理解到不理解的過程,當她接上了Sasa這個角色,她才開始理解。」 ⠀⠀ 很有趣的是,紀培慧在親身與實際的私人妓院負責人談話後的發現,和一開始我詢問導演關於這個故事裡的性別和權利的關係有很微妙的關聯。妓院最黑暗的地方普遍被想像到的是男人對女人的羞辱,對我而言那像是男人對於女人的權利展現。 ⠀⠀ 「但是男人付錢了,所以在這件事情上,我覺得其實女人也同時有擁有自己身體的掌控權,是我允許你對我這麼做的。」 ⠀⠀ 導演說完話後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氣。想到,是啊,雖然是迫於生計所逼,但在這間房子裡的女人,確實是以此給予了別人短暫擁有自己身體的權利,是她們選擇的。 ⠀⠀ 「但其實,為了活下去,如果你擺過地攤、大大小小的東西你都賣過,你要求的不是多遠大的目標,只求溫飽,在無路可走的時候、在承受過生活的壓力的之後,我是相信的,這樣的人們會覺得出賣自己的身體其實沒有差,他只是用他擁有的去換錢而已。」坐在紀培慧旁邊的范時軒接著說。范時軒有一雙大大的眼睛,笑起來很像天不怕地不怕的大姐姐,說話時很認真,時不時也會在紙上寫些東西。 ⠀⠀ 「所以⋯⋯」我吞了吞口水,有點不好意思的提出我的困惑:「在求溫飽的最低標準裡,道德是需要被考量的嗎?」 ⠀⠀ 「可是我覺得道德這件事是他人加諸的,跟自己好像不全然有關係。你覺得一件事情超過了道德的線,但是是誰畫了這條線,可能他覺得這沒有道德、可能他覺得有,這要怎麼衡量呢?所以我覺得,重點是自己可不可以接受,而這個前提是我們夠不夠認識自己,如果知道自己做的事情,是自己可以接受的,那就好了。」紀培慧順著把話接下去,我一邊快速的把她說的話寫在我的筆記本裡。 ⠀⠀ 「其實就是每天都在挑戰社會給自己的價值觀。」范時軒接著說。我一併把這句話寫進了我的筆記本。 ⠀⠀ 一直以為范時軒會和她演的角色Mei很像,總是樂觀的大姐姐,和她對話後才知道,不同於Mei的「活的非常當下」,她是一個務實並且會想的比較遠的人。我沒有跟她說,其實我覺得Mei是很多人的加強版。 ⠀⠀ 「Mei過份樂觀、過份自在,但我覺得這些都是她假裝的,因為她必須要這樣,才不會被別人看穿她的自卑。」范時軒這麼形容Mei。 ⠀⠀ 「所以妳覺得Mei對這份工作也是有著偏見的嗎?」我接著問。 ⠀⠀ 「有。所以我覺得她能這麼勇敢的面對這份工作,有一部分是來自她的自卑,自卑在她身上產生了力量。」Mei其實都知道,人們會如何的看不起自己,但她仍要活下去,所以她把自己佯裝的自在樂觀。這些話我沒有說,范時軒也沒有說,但我相信我們都知道。不一定是Mei,在越趨長大的人生裡,我們彷彿也為了能讓自己好好活下去,而用一個自己可以掌握的方式,說服自己,生活這樣就好了。這樣就好了。 ⠀⠀ 「我們的每一天、每一天,都在掙扎啊。」盧謹明導演說:「好好活著,真的比死還難。」 ⠀⠀ 「但我們還是會想辦法活下去、想辦法更認識自己,用自己可以接受的方式活著。」紀培慧接著說。 ⠀⠀ 我吸了一口氣,在筆記本上持續做著紀錄。 ⠀⠀ 「我反而覺得自己跟Sasa這個角色有一樣的地方也有不一樣的地方。」陳湘琪看著我,圓圓的大眼睛和纖細的身材,俐落的短髮讓她看起來很有精神。我示意要她繼續說下去。 ⠀⠀ 「我本身不像Sasa那麼愛爭奪,但我覺得我跟這個角色一起share了失根感。」share,共享。我在筆記本上這樣寫著,暗自倒抽一口氣。 ⠀⠀ 「從我的父母離開後,我有一段時間覺得哪裡都不是家,就算待在曾經和他們一起生活的房子裡,也不覺得有家的感覺。」陳湘琪在說話的時候我想到了Sasa在泰晤士河上的那一幕。在所有的角色裡,我覺得Sasa是最多秘密的人,那也是我在看完這部電影時第一個念頭,我們每一個人都是由秘密組成,越多秘密難免越害怕被發現,進而對生活沒有安全感,甚至是沒有歸屬感。 ⠀⠀ 我想到我先前問紀培慧的:「如果是妳,在外地生活一陣子後,妳會回家嗎?」 ⠀⠀ 紀培慧幾乎沒有猶豫地說:「會。」 ⠀⠀ 「為什麼?」我問。 ⠀⠀ 「因為回家需要更大的勇氣。」她說:「你背著家人的期待、所有支持妳的人的期待,但卻不是光榮的回來,需要很大、很大的勇氣。」 ⠀⠀ 記得當時我是瞪大眼睛看著她的。然後忽然才發現,之於自己,也有著很深的失根感,於是回家對我來說,變成很後面很後面才會考慮的排序。 ⠀⠀ 那天走出採訪室後,有好一陣子腦袋無法思考其他的事情,無論是導演、演員們的應答和想法,都讓我一有空就會反覆思考。 ⠀⠀ 「所以才說,真的,我跟她們說完話,就覺得自己更喜歡這部電影了。」我跟朋友說:「我覺得這不只是導演送給安娜的禮物,也是給我們的,可能我還太年輕,但我已經有秘密了、已經逐漸感受的到生活裡很多的斷裂、已經開始用自己習得的價值觀去平衡自己的生活,或像是范時軒說的,有時候已經會去挑戰社會給自己的價值觀了。」 ⠀⠀ 當很多人說國片不能相比好萊塢的電影的時候,其實仍有很多人在努力的製作、拍攝和我們的生活更相近的作品,甚至是很細膩的(比如前陣子的《白蟻》也是)。寫到這裡,再一次的覺得自己很幸運,謝謝盧謹明導演,演員紀培慧、范時軒和陳湘琪那天的撥空,讓我一個業餘的小女生進行採訪,更謝謝她們那麼認真的完成了這個作品。比起商業大片們,我私心覺得《接線員》也非常適合進影廳欣賞(這不是業配文我沒有收錢這是真心話)。 ⠀⠀ 最後,想用范時軒在採訪最後說的一段話作結。 ⠀⠀ 「對我來說長大是覺得妥協的時候不再那麼痛苦了,意思不是我放棄了自己原有的原則或價值觀,而是我可以自己消化逆境和矛盾了。」 ⠀⠀ 當天剛好是我二十五歲生日前夕,她們好像成了我長大的接線員,幫我接通了一些關於長大的樣態和路途,而我要一步步走去了。 ⠀⠀ 再一次謝謝這一次的採訪經驗,謝謝《接線員》的發行助理給我這個機會,就像做夢一樣,謝謝、謝謝。 ⠀⠀

R0005451

憲光二村

「慢辦公」的空間詩學 by 目心設計研究室 » ㄇㄞˋ點子

MAISON & OBJET 巴黎時尚家居設計展─寧謐世界 » ㄇㄞˋ點子

寧靜,對於無止境的嘈雜與繁忙的社會來說,就像是一份解藥,它能使這激情亢奮、喧鬧紛擾的世界冷靜下來。而「家」,就是個能找到我們所期盼的寧靜,可以滿足我們對寧靜的渴望的地方。生活風格與趨勢導向也都在推廣寧靜治療的重要性。<p>M&O 居家潮流觀察室的三位成員,在即將到來的新年度,發表 MAISON&OBJ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