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烟水墨

336 Flips | 18 Magazines | 17 Likes | 5 Following | 67 Followers | @45b50th | 系统论 大学之道

不用怕,这 30 多种职业已经被宣判过至少一次死刑,但你看现在还是好好的_商业_好奇心日报

大概从人类发明机器的那一刻起,就再没有什么“铁饭碗”了。不同科研或者学术机构也总像约好了似的,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发几篇“机器人替代人工”的预警报告,并引发一轮热议。<p>最近一次比较严厉的预警来自麦肯锡。它测算了 800 个工种、2000 多种工作行为的自动化风险指数,告诉人们又有一些职位将要被自动化取代了 …

怎样用心理学抓住一个连环杀手

We're In This Together Nine Inch Nails - The Fragile<p>利维坦按:如果你是一个犯罪推理小说或影视剧的拥趸,那么对犯罪心理侧写这个职业肯定不会陌生。犯罪心理侧写诞生于20世纪70年代的美国,侧写师们通过对作案手法、现场布置、犯罪特征等的分析,就能够勾画案 …

乔布斯和扎克伯格是这样偷懒的

我们曾在Quora上看到这样一个问题:<p>What are some uncommon ways to work smarter instead of harder?<p>一位回答者Nelson Wang引起了我们的注意。他曾就职于思科和其他顶尖互联网企业。<b>30岁就担任了Toptal副总裁,并拥有一家创业公司</b> …

你以为高情商就不是体力活吗?

首先我一定要破除一个极大的误区,那就是大多数人认为,情商是天生的,就算后天提高也要靠悟性,如果天生笨一点,再加上原生家庭情商都很低,基本没有希望。<p><b>错!其实,情商也是一种思维意识和思维习惯。</b>你以为那些高情商的人,都是无师自通,或者哪一天顿悟的结果吗?不,是因为他们养成了一个非常良好的与人连接的习惯和方 …

如果西游记是一个爱情故事

一言不合就毒舌,分享40条负能量语录

会有人有某种天赋却被埋没一生吗?

科技: 情迷黑客:那些恋上斯诺登的小妞们

多年以前,那位曾经的中央情报局(CIA)雇员爱德华·斯诺登(Edward Snowden)将联邦政府秘密监视大众的丑行公诸于众。而与此同时,世界各地的年轻女子也把自己对斯诺登的一片芳心表白给他本人,真可谓投桃报李。这些寂寞姑娘们纷纷上网,把深切的思念心意寄托在推特(Twitter)上,就好比古时候人 …

传说中 2016 年度最烧脑神书《S.》,你看了吗? - 数英

事儿: 在火葬场工作一种什么样的感觉?

<i>美国的火葬行业正在迎来春天。1958年,选择死后火葬的只有区区28人。到了今天,已有 超过四成 美国人在逝世后接受火化。我们采访了一位火葬场的焚尸炉操作员,看看他的生活在火葬行业的繁荣中发生了什么变化。</i><i>他出生在加州。在他的家乡,每年接受火化的死者比例达到了惊人的 58%。他已过而立之年,却还在努力学</i> …

一看就不靠谱的“钓鱼”研究,为什么骗倒了那么多人?

约翰•博安农(John Bohannon)又干了桩大件事。 (在你问他是谁之前),博安农是牛津大学的分子生物学博士,Science和Wired的撰稿人,也是个脑洞很大的奇葩。他的个人网站列出了他曾干过的一些大事——以“实验”和“结果”的形式。<b>实验</b> <b>结果</b>追着一个女生去了牛津。 和女生分手了。但拿到了牛津的博士学位。跟Science合作,举办每年一届的“跳出你的博士课题”( Dance Your Ph.D.)舞蹈大赛 …

怎么样的脸,才算高“颜值”?

生而为人,形形色色的人脸恐怕是我们最熟悉的东西之一了。我们的大脑在毫秒级时间内就能完成对面孔特征与结构的编码(现有研究证明平均在170ms左右)[1],由于对脸部特征特别敏感,我们甚至还能在各种奇怪的地方发现人脸。所谓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在看到一张人脸后,我们几乎能在一眨眼间判断出这一张是不是“美”的。近几年,“颜值”成为人们在网络上讨论面孔好看程度时的常用词汇。而早在20世纪70年代,西方心理学中就已经出现一种名为“面孔吸引力”(facial …

这个视错觉怎么回事?为啥方格在镜子里是圆的?

其实转的时候大家就能看出来这个既不是方也不是圆,每个边其实都是s形的。这个是明治大学的视错觉大神Kokichi Sugihara的作品,获得了2016年的年度视错觉奖的。模型是3D打印的,网上其实也能找到这个单元部件的解析图: 从下凹的一边看过去时,更容易看出来四个边都是曲线,并且因为弧度恰好合适,容易把它们脑补成一个圆柱的截面,而从凸起的一边看过去时更容易看成直线,另外从这个方向看,角的感觉也更强化,更容易感觉有四个直角。其实用纸筒就可以做一个简单的模拟,不过要想达到很好的效果还是需要更精确的。YouTube上也看到有其他网友打印了这个模型。我做的简易版: …

如果你的孩子 8-12 岁,那么带他去苹果零售店学习编程吧

在不久前的 WWDC 上,苹果发布了一款名为 Swift Playgrounds 的 iPad 应用,希望能帮助 12 岁以上的孩子们来学习基于 Swift 语言的编程知识。<p>(图自:apple)<p>现在,苹果又把慈爱的目光投射到了 8 到 12 岁的小朋友身上。在即将启动的 2016 年度暑期夏令营项目上,苹果将会专门为这个年龄段的孩子们提供编程课程。目前,苹果已经在官网上开放了这个夏令营项目的注册。<p>(图自:apple)<p>在今年的夏令营项目中,苹果将为孩子们提供三种课程,分别是:<p>游戏编码和机器人编码;<br>• 用 iMovie 创作生动故事;<br>• 用 iBooks 以互动方式讲故事。<p>其中,这是苹果第一次在夏令营中为 …

不存在的爱人

别太吃惊:7个行业已经与VR产生化学反应 - 移动应用 - 亿邦动力网

让我们害怕的食物(1)“自体中毒”与酸奶

本文节选自《让我们害怕的食物——美国食品恐慌小史》一书,译者徐漪,科学松鼠会成员,同时也是小红猪小分队的一员,他的ID是山寨盲流科学松鼠会将会节选本书的内容做连载,如果你愿意持续跟读,由衷的对本书内容感兴趣,确信自己有耐心读完全书,那么,通过以下步骤,将有机会获得译者的签名版赠书一本:• 阅读连载的内容,将你的读后感发表在本书的豆瓣链接内<br>• 将你的点评链接,发给山寨,他的邮箱:craigxy@hotmail.com<br>• 补充一点儿说明,这是一本有趣的书,科学松鼠会希望借助自己的平台,为山寨找到真正喜欢这本书的读者,赠书只是为了达成这一目的的方法,期待大家有感而发的文字,我们将选出足够精彩的整理出来再发布一次 …

比记忆力更重要的脑力是什么?

你大脑的巅峰时刻,应在何时?人们总以为自己大脑的巅峰,是在自己记忆力最强的时刻——比如十几二十岁时。我们那时上知古文下背单词,能在一周内(有时甚至是一天内)学完一学期的课程,还能拿到及格……然而,十几二十岁,也是我们不忍回顾的“黑历史”最多的日子——说真的,如果我们的大脑那时最棒 ,为什么它把我们一次次领到沟里去呢?德克萨斯大学达拉斯分校“大脑健康中心”(Center for BrainHealth)的主任,桑德拉•邦德•查普曼 (Sandra Bond Chapman)就认为,记忆力远不能代表大脑功能。用记忆力来衡量大脑功能,就像用外表来挑选终身伴侣——外表美丑很容易被注意到,记忆力好坏也很 …

因病逝世、转向幕后,30年过去《西游记》的演员都怎么样了?_橘子娱乐

高考动图:化学篇

我在隔壁MIT真的做成了这个实验,还拍了照,不信你看!

Mobile-无标题文档

Mobile-无标题文档

Mobile-无标题文档

一个人连羞耻都看不上

人工智能会是最棒的女朋友吗?

爱上人工智能,不止出现在电影《Her》里。<p>美国记者 Emily Shire 的自闭症孩子爱上了 Siri,甚至和 Siri 聊自己喜欢的音乐。爱上人工智能已经不算是什么大新闻,在一份 1200 人的调查中,接近一半的人觉得人有可能会爱上 Siri 。<p>亚马逊 Echo (亚马逊智能音箱)的评价页,一位全职作家评论说爱上语音助手 Alexa,并发了一张在床上抱着 Echo 的照片。已经有三千人点击此条评价有用。<p>日本宅男 Sal 9000 娶了任天堂恋爱养成游戏 Love Plus+ 中的姑娘,并带着游戏机去度蜜月,在日本 Atami 还有一家特殊的酒店,专门为爱上 Love Plus+ 中姑娘的男 …

如何运用心理学知识撰写高考作文——2016版

本文作者:沉默的马大爷<p>不知道高考作文题目到底要说啥?往里塞点心理学总没错。我们的宗旨是:所有的高考作文题都是心理学选题!<p>北京卷<p>《白鹿原上奏响一支老腔》记述老腔的演出每每“撼人肺腑”,令人有一种“酣畅淋漓”的感觉。某种意义上,老腔已超越了其艺术形式本身,成为了一种象征。请以“‘老腔’何以令人震撼”为题,写一篇议论文。要求:从老腔的魅力说开去,不局限于陈忠实散文的内容,观点明确,论据充分,论证合理。<p><b>心理学解读</b>:“老腔”是一种典型的文化符号(cultural icon),即某个文化的成员所共同接受的,被认为能够代表该文化的事物。这种文化符号已经超越了其本身,成为了文化认同的一部分。文化启动研究发现, …

学了三年的东西,为什么高考完就忘了?

本文作者:影歌<p>已故的著名神经生物学家奥利弗•萨克斯(Oliver Sacks)曾在他的畅销书《错把妻子当帽子》中提到过一个永远19岁的水手:因为年轻时过度酗酒导致大脑海马体萎缩,这个水手患上了遗忘症(amnesia)。他大脑的时间因此“凝固”了:任何新的知识都只能保存数秒或几分钟,随即就消失无踪。对于新认识的人,他很可能在对方刚做完自我介绍的时候就忘记了对方是谁。虽然他的实际年龄已过知天命之年,他还以为自己只有19岁——他每天都会被镜子里的自己吓到,不明白面前这个白发苍苍的老人到底是谁。<p>即便是没有这种疾病的人,也无法躲过遗忘之手对记忆的掠夺。比如刚刚经历过高考的小伙伴们中,有很多人很快就会发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