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鉴逻

8 Flips | 1 Magazine | 2 Likes | @40phnoq | Keep up with 何鉴逻 on Flipboard, a place to see the stories, photos, and updates that matter to you. Flipboard creates a personalized magazine full of everything, from world news to life’s great moments. Download Flipboard for free and search for “何鉴逻”

你丧够了吗?差不多得了 | 44个能把你从小确丧里惊醒的故事

一年前的 7 月,我向很多人介绍了“小确丧”这个词。<p>那之后,大家知道,人们迎来了一个丧文化流行的年份:葛优瘫、感觉身体被掏空、丧茶、马男波杰克……<p>一年后的这个 7 月,我很想跳出来提醒大家不要“以丧为美”,不要再做丧营销了。<b>丧已经不太酷了。</b><p>丧是一种你正在经历的事实,过去我们掩饰它,后来我们正视它,这是好的。但现在,它开始被美化,被当成避难所,当成可以坦然继续颓下去的借口。<p>每个人都不只有丧的选择。不如想想自己有过的激情燃烧的岁月:说真的,你不想念那个直白、呐喊、目标坚定的你吗?<p>丧有价值,所以小确丧戳中人心。但这不是说我们要心满意足地做一个丧人。其实我们都很清楚:长期在丧的状态里,我们并不快乐。<p>所 …

不要在还可以抬头看天的城市里害怕失败

这是 新世相 的 定制广告<p>电影《爱在日落黄昏时》主题曲,by Julie Delpy。<p>最近,总有人和我谈论公平这个话题。他们想向我说明,同样活在城市里,有没有房子、汽车,有没有有钱的父母……面对的挑战是不同的。<p>我同意。但很多年前我在北京当一个穷苦青年时,你跟我说这些并不会让我变得开心起来。<p>相反,当我感到穷苦、不公、疲惫的时候,我需要靠自己找到一些重新鼓劲的方法。<p>我最常用的方法,是等到日落之前去街上看看。<p>忙了一天,工作到濒临崩溃的时候,我会下楼看看黄昏的城市。我在北京租过差不多 10 个住处,有的在中关村的旧小区,有的在巨大高速路边。在很多人看来,它们都是破旧或嘈杂的,会让人沮丧。<p>但不管住在哪里 …

“别像那些怂包一样抱怨环境对自己不公” | 为什么我不想附和寒门的悲歌

这是 新世相 的第 397 篇文章<p>当奋斗的人都开始担心奋斗没有用的时候,我们得认真聊聊寒门这个话题了。<p>一<p>不想再空谈“寒门再难出贵子”。刚好有两个互相映衬的例子,一个在中国,一个在美国。<p>先聊中国的例子,“一个贫困生的十年”。<p>很简单的一个自述,昨天在我的朋友圈小范围刷了屏,作者是“振乾同学”,复旦大学的一个博士生。<p>开头第一句话写的是:昨天往银行存入400人民币,还清了本科时的助学贷款。所以你知道,这是一个寒门故事。<p>供不起大学的云南农村家庭;靠助学贷款读完大学;因为金钱的差距遭遇打击;因为两万块钱倍感压力。<p>结果是好的,或者说目前看来会是好的:读很好的大学;没有选择更容易的路;面对开阔的未来。<p>让我印象 …

我们梦想的城市,可以给每个人命名道路的权利

一<p>首先,北京终于下雨了,这是我的朋友 @非文 昨天晚上爬起来拍的电闪雷鸣。<p>这意味着在持续一周的全国比比谁热得更惨大赛中输了。本来北京赢定了:因为据说连从来不怕热的南非人都在北京中暑了。<p>图片来源于网络<p>简单秀下理科知识:大面积水泥道路和广场,让我们的城市变成“热岛”,平均气温会比郊区高两度。<p>我想说的是,这下你们会理解为什么我们想建一座“永远下雨的城市”了吧,因为这个项目的背后,是我们看起来很正经的城市理念:用科技和人文之美,让城市变成湿的。<p>当然,这是一个很严肃的社会学理论,他不(只)是指你可以和喜欢的人一起在雨里淋个痛快。这是美国社会学家克莱·舍基在《未来是湿的》里提出的。<p>简单来说,我们的生活是在 …

新世相的后路没了

这是 新世相 的第 401 篇文章<p>新世相的后路没了。<p><b>一</b><p>7 月 10 号傍晚,有人在工作群里转了《怎样在北京拥有一条以自己名字命名的道路》这篇报道。刚离开办公室的远骋说:<p>之后几天,这个新闻刷屏了:中央美术学院一位名叫“葛宇路”的硕士生,在 4 年里坚持把自己的名字做成路牌,挂在北京一条本来没有名字的路上。<p>慢慢地,这个本来不存在的路名被收录进各种地图。出租车、外卖小哥和附近的居民们都采用了这个名字。<p>这是百度地图里的葛宇路<p><b>葛宇路就在新世相办公室后边。</b>走出办公室后门,穿过一个小小的内部花园,就会站在葛宇路上。过去一年里,我们早习惯了叫车叫到葛宇路,它是我们的“后路”。<p>别人眼里的一条轰动新闻,在我和 4 …

在单身的黄金年代我们如何面对爱情 | 梁永安 一席第494位讲者

梁永安,复旦大学中文系副教授。<p>我们敢不敢和A女比翼齐飞?能不能克服爱情肌无力? 相不相信一见钟情?杀不杀死回头的浪子?堕落是不是一种生活方式?能不能生活到别处?<p>在单身的黄金年代我们如何面对爱情<p>梁永安<p>大家好。我来自上海,是复旦大学的老师,我平时主要教小说和电影。今天来到这里和大家分享一个话题:<b>在单身的黄金年代我们如何面对爱情</b>。<p>为什么现在是一个单身的黄金时代?一方面这是一个历史的趋势。几年前,美国纽约大学的社会学教授克里南伯格(Eric Klinenberg)写了本书,叫《单身社会》。这本书里面描述的美国社会出现了一个现象,就是独居的成年人占了50%多,超过了传统的那种父母和孩子在一起的核心家庭, …

这些漂亮女孩的头上,可以说是公开的情书 | 邓启耀 一席第486位讲者

邓启耀,中山大学社会学与人类学学院教授。<p>在一个统一思想、统一行动、统一什么什么的世界里边,我们从年轻时候的文化震撼看到了文化多样性的重要性,就是饭可以有多种吃法,话可以有多种说法,衣服可以有多种穿法,人也可以有多种活法。<p>统裙上织着天下的事<p>邓启耀<p>大家好。我是做人类学的,人类学一个重要的因素就是去了解他人、他文化。其实所谓人类学不是说凡人类都研究,有些人类我们是不大关心的。我们更关心的是基层的、土地上的一些人类和他们的文化。<p>我最早是画画那一类的,我受到人类学的教育是当知青的时候。我们不像你们那么幸运,能读书的时候就读书,我们正是读书的年龄跑去下乡当知青。这一幅就是我当年当知青的那一家人。<p>我们下去的 …

就像在海边开了一个很有意思的大排档 | 7月15日 一席杭州

时间:7月15日 13:00-20:30;<p>地点:杭州西溪天堂艺术中心;<p>购票:<b>7月10日(周一)下午14:00</b>,请至“一个礼物”微店购买,详见文末【购票指引】。<p><b>【讲者介绍】</b><p><b>吴俊勇</b> 艺术家<p>记忆的部分会不断冒出,渗透进作品的每个细胞中。<p>吴俊勇的作品包括但远不限于:俚语词典,将日常生活中许多约定俗成的俚语用生动的图像表现;千月,如果有一千个月亮在江面漂浮,他把这种只存在于想象中的场景变成了装置艺术和动画作品;微表情,那些“辣眼睛”的小人里包含了他对网络传播的理解,他会想象这些表情有一天从一个青海牧民的手机里重新传给他……<p>吴俊勇的普通话不好,他说一席的邀请对他是个挑战,但想象站在舞台上的讲述,这个事件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