及尔文艺

@3ju3hfi | 推介近现代艺术

偏旁部首——王占峰个展

叶浅予的“舞步”

“艺术道路如大江大海,经百川汇流,才能达到深广博大。假如只有一泓积水,想养活一条大鱼,岂不是做梦?”<p>——叶浅予<p><b>| 展览推介 |</b><p>叶浅予的“民族学”<p>策展人:曹庆晖<p>展览时间:2018年5月18--8月19日<p>展览地点:上海宝龙美术馆<p>1999年,叶浅予的家属根据叶浅予的意愿向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捐赠了6000余件作品。近年来,随着整理研究工作的推进,关于叶浅予不同维度、不同层面的展览也逐渐增多。<p>这一次由曹庆晖老师策划的“叶浅予的‘民族学’”没有着意强调“速写”、“舞蹈”等这些关于叶浅予大家最为熟悉的视点,而是由“民族学”切入,将叶浅予的作品与艺术推演出了新的角度。展览一共分为三个单元,分别是“宝库”、“赞 …

把劳苦妇女变成小仙女的这位,520有啥礼物收?

“<p><b>先开早具冲天志</b><p><b>后放犹存傲雪心</b><p><b>独向天涯寻画本</b><p><b>不知人世几升沉</b><p>”<p>先开早具冲天志 1950年代<p>何香凝咏梅花的诗句<p>读来竟有几分似在说她自己。<p>这位早具冲天志,犹存傲雪心的女性<p>以其热情和斗志在20世纪的历史中<p>留下了颇具分量的一页<p>我们梳理过若干艺术家的生平<p>几乎没有一个像何香凝这样<p>具有如此传奇而丰富的身份和经历<p>女性、民主革命者、政治家、女权运动先驱<p>国民党元老、留学生、画家……<p>诸多关键词加持于20世纪动荡的时局中<p>勾连了何香凝不平凡的一生<p><b>○</b><p><b>○</b><p><b>何香凝</b><p><b>何香凝</b>是孙中山先生的亲密战友、廖仲恺先生的革命伴侣。她是一位杰出的革命家和政治活动家,也是早年留学日本的著名画家。<p><b></b> <b>东渡日本:学画</b><p>作为赴日本留学的艺术家之一<p>何香凝1903 …

山家除夕无他事,插了梅花便过年

“岁朝清供图”是我国传统节令画里很有代表性的一类。岁朝,即岁旦,也就是大年初一的早晨。《后汉书·周磐传》中有“岁朝会集诸生,讲论终日”的记载,可见早在汉代就有岁朝的活动。<p>  于新春早晨作画,祈福纳祥,讨个好彩头,谓之“岁朝图”。画“岁朝图”始于唐代,但并无作品留存,今天能看到最早的《岁朝图》,一般认为是北宋赵昌所作,所画为太湖奇石、艳丽花卉。画上有乾隆题跋,将其归为岁朝题材,然主题到底为何,还难以确定。虽然唐宋遗作难觅,但到明清时期这一题材已经广泛流行,且有大量作品出现。<p>清 陈书 岁朝清供图<p>“岁朝图”大致可分为三类:一是以钟馗形象为主,常与蝙蝠等一同入画,取驱邪纳吉、福在眼前之意,明宪宗朱见深 …

此画怎讲?

| 此画怎讲· 及屋独立展第二回 |<p>展览地点:宽窄及屋<p>(成都市长顺上街116号·宽窄巷子景区内)<p>展览时间:2018年1月20日—5月20日<p>(预约或入住参观)<p>参展艺术家:杨甜/蚁倮<p>策展人 :曹筝琪娜/何禹珩<p>一个窝在民房里的展览,在新年伊始,开始了第二回。这样一个小型而看似随意的展览,做起来却有不少与普通展览不一样的困难。好在真的有不少人都进入了这个展览,与作品、与艺术在起居之间达成了一种朝夕相处的默契进而心意相通。其实对于艺术家和策展人来说,大概观者多少,流量大小,都不过是数据的体面,真正期待的,还是那些能进入,能读懂的人。这是及屋想要做的,在琐碎的生活缝隙,填塞艺术的美好感知。<p>第二回的展览,我 …

真教科书级名媛,绝不止会PO照那么简单

细数一下,你知道的那些如过眼云烟网红、贵妇、名媛是不是已经多到手指加脚趾数不清了?某宝上,名媛风、XX同款是不是始终都在首页?“网红脸”“名媛范”,说起来好像都已经不是什么纯粹的“好词”了。<p>出生名门,有才有貌,经常出入社交场,多对社会有所贡献。但现在的“名媛”好像不讲出身,不讲才华,不讲贡献,只讲够不够“貌”,够不够“作”。今天我们要说的这位民国真名媛,却是无论什么都真正够格,堪称教科书级真名媛。<p>关紫兰<p>民国时期的美人“是从静中养出来的。临花照水,自有一种风韵。即使艳丽,亦是锦缎上开出的牡丹,底子里还是一团静气。”(胡兰成)<p>论出身。她的家庭是来自广东南海的富商,她是家中独女,从小锦衣玉食,生活在 …

【及SPACE·活动】今天,我们是否还能有黄金时代?

那个传说中的80年代,那个一根棍子从天而落,砸到的全是诗人和艺术家的时候,青年们穷得只剩下诗与艺术,慌乱而充满豪情。那本不是个好的时代,但却是最美好的理想主义时代。“那时我们有梦,关于文学,关于爱情,关于穿越世界的旅行。如今我们深夜饮酒,杯子碰到一起,都是梦破碎的声音”。今天,我们是否还能有那样的黄金时代?<p>在美术界,那样一个年代同样让人神往。何多苓的《春风已经苏醒》、程丛林的《1968年X月X日》、高小华的《为什么》、周春芽的《剪羊毛》等等,经历时间的沉淀,这些西南地区艺术家的作品已成为美术史上无可辩争的经典。今天的艺术青年们,还能缔造这样的辉煌吗?<p>及屋(及space)邀请青年艺术家孙晓伟以及 …

王占峰 | 沥沥徽州

一年多以前,及尔文艺的青年艺术家推介项目的第一位艺术家,是做雕塑的王占峰。一年多以后,“及屋独立展第一回/夏日绵绵冰”王占峰又是首先支持我们的艺术家之一,这一次是作为一名画家。<p>王占峰参展作品 《井》 纸本水彩 2017<p>及屋独立展第一回/夏日绵绵冰<p>一年多以前,他刚从中央美院雕塑系毕业半年。那时他在一所中学当老师,在北京东五环不到二十平的教师宿舍里,有他的雕塑台、泥稿、新旧作品和用雕塑台DIY的凳子。<p>2016年冬,我们在王占峰北京的宿舍里。<p>当时王占峰说,他不觉得自己是一个艺术家,只是一个以艺术为职业的匠人。做好自己喜爱的这门手艺,一点也不磕碜,也不辛苦。在央美学雕塑八年,他没放下过画笔也没放下过刻 …

一场不正经的正经展览

这段时间我们较为集中的在介绍我们所想要做的【及屋】这件事。这件事简单说来,就是我们搞了一个房子,在这个房子里搞了一个展览,这个房子可以预定入住,是一间有展览在展出的民宿,因为我们想要营造一种“住在画廊里LIVE IN THE GALLERY ”的全新体验。<p>发了不少关于【及屋】关于参展艺术家等等,还没来得及正经的说说关于【及屋】的第一回展览。<p><b>【及屋独立展第一回|夏日绵绵冰】</b><p>虽然夏天快要过去了,但那种燥热之中对凉爽渴求的记忆还是新鲜如初。<p>一个在民宿里的展览难道不就是挂挂画而已?一看就不正经。<p>不,它非常正经。请你耐心读完下面这些。<p><b>- 前言 -</b><p>何禹珩|邹佳睿<p>艺术在我们的生活中意味着什么?我们为什么要欣 …

孙晓伟|小天地和大时空

东北人孙晓伟<p>在成都南边的一间小画室里<p>勤奋的画着他的小画<p>用作品揣度着难以把控的时间<p>精雕细琢<p>一点不像他的口音和身材<p>小世界系列 纸本综合材料 25X25cm 2009年<p><b>- 画面 -</b><p>微妙的气氛<p>让人体验永恒的运动<p>他约我去他的画室,小小的墙上挂满了作品,我没有料到从川美到西南民大,再到成都画院,他的作品居然一直都是这么小的尺幅。孙晓伟研究生阶段师从高小华老师,高老师令人称著的作品都是巨大的尺幅和场景,偏偏他的这个弟子,却醉心于在小尺幅里营造天地。<p>仔细翻看晓伟的作品,他一直都是一个用画面表达理性精神的人,但他严谨的画面里包裹着的是他肆意的感性,就像他的性格一样。他的画一眼看过去虽然规矩,但这规矩的皮囊下也有 …

我可以睡一间画廊吗?

我们想和你一起<p>更艺术的生活<p>可艺术的生活究竟是个什么样子?<p><b>“艺术的生活”</b><p>可以吃吗?可以睡吗?<p><b>可以!</b><p><b>来【及屋 JI SPACE】试试吧</b><p>哈哈<p><b>LIVE IN THE GALLERY</b><p>白<p>1<p>JI SPACE<p><b>什么是及屋JI SPACE?</b><p>【及屋 JI SPACE】是一间可以住的<b>画廊+民宿</b>。目前【及屋JI SPACE】第一家【宽窄及屋】历经一年筹备在成都市内最繁华文艺的宽窄巷子景区内开始运营,其余【及屋 JI SPACE】也正在筹备之中。<p><b>【及屋】可以干什么?</b><p>我们以最专业认真的态度做展览,以最贴心温暖的角度做民宿。<b>你可以来住</b>,浸入式的体验一场只属于你的最专业用心的展览,感受“live in the gallery” …

美术留学的日漂时代

<b>在前几期的推送里</b><p><b>我们陆续介绍了</b><p><b>民国赴法留学的数位艺术家</b><p><b>事实上</b><p><b>在民国留学去往异国学习美术的潮流里</b><p><b>赴法国是一支主流</b><p><b>另一支则是赴日本</b><p><b>作为西方文化传播的中转地</b><p><b>留学成本相对较低</b><p><b>且离中国更近的日本</b><p><b>成为不少留学生更青睐的选择</b><p>黄二南<p>黄二南舌画<p>留日学习美术以1905年<p>入读东京美术学校的黄二南为标志<p>从1905—1937年间<p>日本以东京美术学校为核心的学校<p>接纳了约<b>600</b>名中国留学生<p>他们大多选择学习<p>西画、图案、日本画、美术史等<p>回国之后<p>他们中的大部分人<p>仍从事美术创作和教育工作<p>并培养了许多后继者<p>东京美术学校教室<p>东京美术学校西洋画科人体写生课,着西装者为藤岛武二<p>1905年9月<p>黄二南入读东京美术学校油画系<p>成为近代赴日本学习美术 …

刘开渠 | 人生是可以雕塑的

个体体现一般,在雕塑上不要有过多的说明性的东西,实际上也说明不了。让观者从‘个别’去联想,自己去体会,这就如同一首小诗一样,让读者去吟诵,去联想,去幻想,百读不厌。<p>——刘开渠<p>”<p>身为中国现代雕塑发展中<p>最为重要的一员大将<p>刘开渠并非出生于书香门第<p>也没有什么艺术家学<p>亦不是什么豪门大富之子<p>全凭着个人的努力、际遇与天赋<p>走出了一条举足轻重的路<p>刘开渠(1904年~1993年),男,江苏徐州府萧县人(今安徽)。雕塑家,早年毕业于北平美术学校,毕业后任杭州艺术院图书馆馆长。后赴法国,入巴黎国立高等美术学院雕塑系学习。归国后任杭州艺术专科学校教授。解放后先后任杭州艺术专科学校校长、杭州市副市长、中央美院华东分院院长 …

王子云丨托钵艺海苦行僧

中国历经数千载灿烂文明<p>文物古迹众多<p>但在20世纪中期以前<p>几乎没有人去做正式的规模化的考察研究<p>霍去病墓前的石刻<p>唐陵的石马<p>敦煌千佛洞<p>......<p>这些文化遗产静静躺在尘土扬沙中<p>直到1940年秋<p>国民政府教育部艺术文物考察团一路向西<p>历经五年时间<p>近十万公里<p>在陕、甘、青、豫、川五省进行了艺术文物考察<p>由此翻开了中国田野考古的篇章<p>这次考察的带头人<p>便是我们今天要介绍的对象<p>王子云(1897-1990),原名青路,字子云。出生于江苏省徐州府萧县,早年毕业于国立北京美术学校,后考入法国巴黎国立高等美术学院。是中国现代美术运动先驱,中国新美术运动最早的倡导者和参加者,中国美术考古的拓荒者,现代美术教育学派和美术考古学派的先 …

滑田友:我学雕刻的经过(下)

1947年,滑田友撰写了<p>《我学雕刻的经过》一文<p>载于《世界月刊》第2卷第12期<p>他用平凡的语句<p>叙述着或机缘、或苦痛、或欢欣的过往<p>就是这一点点经过<p>雕刻了他,雕刻了他的雕刻<p>1901-1986,原名庭友,字舜卿,雕塑家,江苏淮阴人。1924年毕业于江苏省立第六师范学校美术科,1933年留学法国,在巴黎美术学校毕业后又向布夏学习雕塑。多次参加法国春季沙龙展览,曾获得铜、银、金质各种奖章及法国工艺美术展览银质奖。1947年毕业于巴黎晓米尔美术学院。同年应徐悲鸿之邀回国。1948年后在北平艺术专科学校任教。建国后,任中央美术学院雕塑系主任、教授。北京雕塑工厂顾问。作品有《沉思》(获得了1936年巴黎春季艺术沙 …

滑田友:我学雕刻的经过(上)

<b>引</b><p>1947年,滑田友撰写了<p>《我学雕刻的经过》一文<p>载于《世界月刊》第2卷第12期<p>他用平凡的语句<p>叙述着或机缘、或苦痛、或欢欣的过往<p>就是这一点点经过<p>雕刻了他,雕刻了他的雕刻<p>1901-1986,原名庭友,字舜卿,雕塑家,江苏淮阴人。1924年毕业于江苏省立第六师范学校美术科,1933年留学法国,在巴黎美术学校毕业后又向布夏学习雕塑。多次参加法国春季沙龙展览,曾获得铜、银、金质各种奖章及法国工艺美术展览银质奖。1947年毕业于巴黎晓米尔美术学院。同年应徐悲鸿之邀回国。1948年后在北平艺术专科学校任教。建国后,任中央美术学院雕塑系主任、教授。北京雕塑工厂顾问。作品有《沉思》(获得了1936年巴黎春季艺术 …

秦宣夫丨抱住人生,搂定自然

<b>大踏步,独具只眼</b><p><b>从俗中寻雅,人物里取诗</b><p><b>……</b><p><b>抱住人生,搂定自然</b><p><b>拼一个你死我活</b><p><b>——秦宣夫</b><p>2016年10月<p>中央美院美术馆举办了一场<p>题为“快乐的旋转”的展览<p>为的是纪念一位<p>留法学生、美术家、美术教育家<p>110周年诞辰<p>这位先生便是我们今天要介绍的<p><b>秦宣夫</b><p>秦宣夫(1906—1998),原名秦善鋆,广西桂林人,画家、美术史家与美术教育家。1929 年毕业于国立清华大学。1930 年至1934 年间在巴黎国立高等美术学院吕西安• 西蒙教授工作室、卢浮宫学校和巴黎大学艺术考古研究所学习绘画与美术史。回国后在国立北平艺术专科学校教授绘画与西洋美术史,并兼任国立清华大学外语系讲师及《大公报》编辑。1944 年,任职于国立 …

吴作人 | 不离现实,入情入世

他被称为徐悲鸿的<p>“左膀右臂”之一<p>他尽其全力的推动了<p>中国现代美术的发展<p>而今天,我们不说功名<p>只和你来看看他的创作<p>吴作人(1908年11月3日-1997年4月9日)生于江苏苏州,1926年入苏州工业专科学校建筑系,1927年至1930年初先后就读于上海艺术大学、南国艺术学院美术系及南京南京中央艺术系,从师徐悲鸿先生,并参加南国革新运动。早年攻素描、油画,晚年后专攻国画。<p>1908年,吴作人出生在苏州的<p>一个知识分子家庭<p>家道的中落,让他早早辍学<p>吴作人的祖父在传统文人画上颇有修为<p>这些家学传统,让他对绘画自小便有了兴趣<p>这种与徐悲鸿相近的家庭出身,<p>大概也是他自从报上见到徐悲鸿作品<p>便感相投萌生拜师念头的原因之一<p>吴 …

潘玉良 | 总是玉关情

不是爱风尘,似被前缘误。<p>花落花开自有时,总赖东君主。<p>去也终须去,住也如何住?<p>若得山花插满头,莫问奴归去。<p>“画魂、妓女、旅法、高价……”<p>噱头太多,真相不真<p>身世传奇固然无疑<p>但是作品才让这种传奇有了意义<p>不看“标签”<p>我们和你再来看看<p>潘玉良<p>——主页君<p>潘玉良(1895-1977)女画家、雕塑家。1921年考得官费赴法留学,先后进了里昂中法大学和国立美专,与徐悲鸿同学,1923年又进入巴黎国立美术学院。1929年,潘玉良归国后,曾任上海美专及上海艺大西洋画系主任,后任中央大学艺术系教授。1937年旅居巴黎,潘为东方考入意大利罗马皇家画院之第一人。<p>用陈丹青的话来说<p>潘玉良长的是<p>“一种古人像,让人心生尊敬”<p>那她是 …

勘误

上回推送的《常书鸿丨我一定要战斗到最后》一文中,引用下图照片,照片下的图注有误,特此更正。<p>此图1933年拍摄于巴黎,是常书鸿、陈芝秀与同在法国留学的同学合影。左起依次为常书鸿、陈芝秀、王临乙、陈士文、曾竹韶、吕斯百、韩乐然<p>我们的推送中如有其它错误,还请不吝赐教。

常书鸿丨我一定要战斗到最后

<b>人生是战斗的连接,每当一个困难被克服,另一个困难便会出现。人生也是困难的反复,但我决不后退,我的青春不会再来,不论有多大的困难,我一定要战斗到最后。</b><p><b>——常书鸿</b><p>中国美术馆近日举办<p>“花开敦煌——艺术研究与应用展”<p>常沙娜是我国著名的艺术设计家、教育家<p>她承载父亲常书鸿的遗志<p>致力于敦煌艺术的保护、研究与教育<p>常沙娜,出生于1931年。1948年赴美国留学。曾任中央工艺美院院长,是我国著名的艺术设计教育家和艺术设计家。<p>今天我们介绍的这位<p>正是她的父亲<p>常书鸿<p>他一生之大半奉献给了敦煌<p>被称为“敦煌的保护神”<p>而在此之外<p>也许很多人忽略了<p>他也曾是留学法国十年的艺术家<p><b>常书鸿</b><p>常书鸿,1904年4月生于浙江杭州,1923年毕业 …

吕斯百 | 和悦近人的意味

在徐悲鸿身边有两位<p>被称为他“左膀右臂”的得力干将<p>一位是时常被提及的吴作人<p>而另一位则是今天我们和你一起看的<p><b>吕斯百</b><p>他也是我们早期<p>赴法学美术的学子之一<p>归国后同样选择了<p>投身美育事业<p>近几期断断续续的推送后<p>一些朋友问主页君<p>这些近代艺术家的作品<p>到底好在哪里<p>看起来似乎不够惊艳<p>但,天生的艺术天才不多<p>能真正最用心的<p>为艺术奉献一生的人也真的不多<p>这些历经艰辛学成归来的学子<p>用他们的一生<p>奠定了我们今日所有的基础<p>这就是我们需要记住的原因<p>吕斯百1905年10月15日生于江苏江阴,1973年1月14日卒于南京。初入东南大学艺术系,得徐悲鸿赏识,并于1928年被推荐赴法国留学,初在里昂高等美术专科学校,1931年入巴黎高等美术专 …

林风眠丨东西艺术之前途

<b>他是享有盛誉的艺术家</b><p><b>是年轻的艺术学院校长</b><p><b>是中国现代美术教育的奠基者</b><p><b>在20世纪的中国绘画史上</b><p><b>他以中西融合的艺术追求和创作成就</b><p><b>挥洒出一片广阔天地</b><p>▼<p><b>林风眠</b><p>林风眠(1900-1991),原名林凤鸣,广东梅县人。曾赴法国留学,学习西洋画。回国后任北平艺专校长、杭州国立艺术院校长。是20世纪著名的美术家和美术教育家。<p>1919年<p>中学刚毕业的林风眠<p>收到好友林文铮从上海发来的信函<p>获知了留法勤工俭学的消息<p>遂与林文铮一同前往法国留学<p>在法国第戎美术学校和巴黎高等美术学校<p>林风眠度过他在法国的留学岁月<p>法国画坛古典与现代的交融气氛<p>给了林风眠极大的养分<p>林风眠曾就读的梅州中学<p>1923年,林风眠(中)、林文铮(右)、李金发(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