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飞燕

8 Flips | 2 Magazines | @2nhs8qo | Keep up with 双飞燕 on Flipboard, a place to see the stories, photos, and updates that matter to you. Flipboard creates a personalized magazine full of everything, from world news to life’s great moments. Download Flipboard for free and search for “双飞燕”

人是天生自私的吗|大象公会

<b>利己主义还是利他主义,到底哪个才是被进化论所支持的?</b><p>文|姚广孝<p>在中文互联网上,进化论已成为显学。人们表达观点时,往往都会以「从进化的角度看」「根据进化论」起头,以增强说服力,比如下面这些:<p>公共话题中,婚恋类话题尤其容易被引入进化论观点。这可能与进化论的分支——演化心理学有关,由于大量涉及诸如择偶策略、亲代投资等内容,演化心理学已经成为当代互联网情感咨询界的重要理论基础。<p><b>▍「依附」「统治」「压迫」等用词都暗示了丛林法则。</b><p>另一方面,有些人将进化论等同于弱肉强食,进而推导出「人不为己天诛地灭」。根据这种理论,道德与利他主义都是虚伪和反人性的。<p>这种版本的进化论,很容易使人们得出社会达尔文主义的结论,部 …

北京的建筑为什么总有个大屋顶|大象公会

<b>梁思成如何从「大屋顶」仿古建筑的激烈反对者,一跃成为其最大的拥趸?</b><p>文|姚白莞<p>走在北京老城区的街头,即便没有踏足深宫大宅或胡同小院,也不难感受到古都的气息正扑面而来——许多重要的近现代建筑,无论高矮胖瘦,都顶着个中式「大屋顶」。<p>比如这个:<p>这个:<p>还有这个:<p>数千年的中国建筑史,都被北京的钢筋混凝土楼房顶在了头上。<p>这并非古老城市的普遍现象,在同为东亚古都的日本京都,新式建筑就很少会戴上仿古帽子,大屋顶属于真正的古建筑。<p><b>▍日本京都鸟瞰</b><p>在国内,北京的「大屋顶」建筑也颇受诟病,如知名建筑学家童嶲说:「……以宫殿的瓦顶,罩一座几层钢骨水泥铁窗的墙壁,无异穿西装戴红顶花翔,后垂发辫,其不伦不类,殊可发噱。」<p>毛泽 …

为什么中国人爱玉,印度人爱宝石|混乱博物馆

一个文明喜欢使用怎样的器物,又给器物赋予怎样的符号地位,绝不仅仅是精神世界的主观意愿,而是对客观世界种种影响的反馈结果。<p>在这些影响中,地理因素的影响往往来得最剧烈最不可抗拒,除了现时作用的地形和气候,地质史上数亿年来的板块运动也能在文化中留下不可磨灭的印迹。今天的案例只是其中最小的一个缩影。<p><i>「混乱博物馆」由大象公会的主笔刘大可老师创立,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混乱博物馆」订阅号。</i><p>▼ 点击<b>阅读原文</b>,查看「混乱博物馆」视频文字稿。

我们已经把什么是美的决定权交给别人太久了 | 新世相图书馆·艺术版,重夺你的美

这是 新世相·图书馆 的 7 月号<p>社交媒体造就了数不清的意见领袖。每天都有很多人试图告诉你:这本书不读不行、这个新理论你必须知道、这个款式是新潮流、你要活得美得买这个牌子的电器……<p>想来想去,不如我们自己重新收拾一下自己的审美。尽量不再因为“审美不自信”而受挫,也不用非得跟随别人去过“美的生活”。<p>不知道你还记得不记得这个定义:<b>品位就是分辨好坏的能力,以及对坏东西说不的勇气和能力。</b><p>我们可以做些什么,确认自己的能力,找回自己的勇气?<p>恶补了这么久成功、职场法则等硬知识之后,我们需要反思一下:我们可能是太轻视“美”的力量了。最关键的是,<b>我们已经把决定“什么是美”的权力交给别人太久了。</b><p>新世相图书馆 7 月 …

就连鸡汤也是唐诗里好

这是 新世相 的第 393 篇文章<p>一<p>六神磊磊写了一本书,叫《六神磊磊读唐诗》。他跟我说:“就连鸡汤也是唐诗里好”。<p>我试着想了想,竟然没办法反驳。<p>今天想说的是,为什么每个人都应该读一点唐诗。<p>这不是为了“古意”。简单来说,它让一个现代中国人只要花很少时间,就能大大提升自己理解这个世界人和事的感受力,还有表达的能力。<p>我自己印象最深的例子发生在差不多十年前。我在一份经常写批评报道的报纸工作,我老板常陷入两难,既要保护我们的生存,又希望报道被发表。他年纪不大,但头发白了很多。<p>有一次我们一起读到一句诗,他沉吟着念了几句:“江东弟子多才俊,卷土重来未可知。”<p>我之后这些年所有对他的记忆,都可以凝结为他念“江东 …

我自己不幸从事了艺术,所以这个问题我也要去面对 | 邱黯雄 一席第485位讲者

邱黯雄,艺术家。<p>这是美国艺术家布鲁斯·瑙曼用霓虹灯做的一个作品,其实它很简单,就是把一句话放在这边。这句话说的是一个真正的艺术家是帮助这个世界去呈现它神秘的未知。<p>以艺术之名<p>邱黯雄<p>大家好。一般碰到陌生人时,他会问我你是干什么的,我的回答是,我是艺术家。如果他对艺术还有点兴趣的话,他接下来会问,你是画油画的?我可能就有点迟疑。他说那你是画国画的?我说也不是。我想了一下,我觉得解释这个问题有点复杂。<p>我说简单地讲,我是做动画的。他们会讲,哦,是不是做喜羊羊那种的?我说也不是。所以对我来说,这是个有点难以回答的问题。<p>艺术家这个身份,在今天看起来好像是一个比较大的词,但是我们如果追溯它的源头的话,比如希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