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贝壳

9 Flips | 1 Magazine | 2 Likes | @201a3c3 | Keep up with 小贝壳 on Flipboard, a place to see the stories, photos, and updates that matter to you. Flipboard creates a personalized magazine full of everything, from world news to life’s great moments. Download Flipboard for free and search for “小贝壳”

军迷快速伪装指南

五个“第一次”,宝宝肠道菌群这样长成

本文作者:热心肠先生<p>(小黑/文)<p>从满地乱爬到蹒跚学步,从叼着奶嘴到坐上餐桌,隐藏在这些肉眼看得到的改变下,宝宝肠道中的细菌,也在发生着不可思议的变化,这些变化与他们的成长发育息息相关。<p>外表的改变,可以被影像记录,而肠道菌群的变化,可以怎样记录呢?<p>答案是:测便便。<p>图片来源:Shutterstock友情提供<p>科学家们通常是这么做的:<p>• 长时间追踪一位或多位宝宝,从出生开始,每隔一段时间采集便便,并记录饮食、身体状态等数据;<p>• 通过DNA测序技术,对便便中的细菌组成进行分析,从而得出宝宝的肠道菌群变化过程。<p>通过这样的研究,科学家不仅掌握了细菌的变化规律,更重要的是能与宝宝成长规律结合起来,发现宝宝成长 …

巧克力分子学: 丝滑口感,卵磷脂造

本文作者:邮菜菜<p>过去在生产巧克力的时候,瑞士人无意中发现了“精磨”(Conche)过程,这让巧克力的丝滑口感和香浓风味上升到了“艺术”的高度。这个过程其实就是不断地混合、碾磨与搅拌巧克力液,让可可脂均匀分布在巧克力里。不过,通过搅拌和摩擦生热,这其中也许促进了一些物质的挥发以及酸类物质的释放与氧化,最终产生了巧克力的奇妙口感与风味。然而科学家们至今还没完全弄明白这其中到底发生了什么。<p>目前,科学家们还没彻底搞明白巧克力生产过程里发生了怎样的物理与化学反应。图片来源:nipic.com<p>而卵磷脂呢,就可以在这个过程里通过降低熔融状态的巧克力粘度来影响巧克力最后的口感。<p>也许你从来没有听说过,但卵磷脂在 …

怯于说出来的话,用外语吧

知道了谁穷谁富,还能不能一起赚钱了?

本文作者:性感的小脚脖<p>在一次闲聊中,小壳从某个网友口中得知有一个游戏:他和网友可以分别往其中投入任意金额,一天后,他俩在游戏中的投入总额就会升值50%,游戏主办方会将升值后的资金平均分给小壳和网友(而不按他们的投资比例分配)。这个游戏听起来非常有诱惑力,连平日里用钱谨慎的小壳都禁不住在心里打起了算盘。<p>游戏中,他的网友投入了50元本金。“如果我选择‘合作’,和网友投入相同的金额,那么明天我们不仅可以收回50元本金,每人还能再获益25元。”小壳抖了一下小机灵,“如果选择‘欺骗’,谎称自己投入了50元,而实际上一分钱也不出,那么明天我既可以坐享网友投入的增值收入,又骗走他一半的本金,总共37.5元。 …

为什么《部落冲突》如此成功?

本文作者:Arash Fekri<p>(侯江燚、Bronzite/编译)<p>在经历了一段排名的短暂下滑后,免费下载的MMO(大型多人在线)策略游戏《部落冲突》(Clash of Clans)在8月23号又回到了苹果商店最畅销的游戏榜首。直到现在,它仍然主导着安卓(Android)和iOS的应用程序商店,而且它在智能手机和其他移动设备上的下载量丝毫没有衰退的趋势。并且受益于已经登上日程的“部落冲突嘉年华”(ClashCon)——史上第一届《部落冲突》世界大会,《部落冲突》这次很有可能在相当长的时间内一直占据榜首。<p>就在这时,Supercell公司,这些来自芬兰的游戏开发者似乎又在另一款免费下载的手机策略游戏 …

母鸡下蛋后为什么咯咯叫?

本文作者:游识猷<p>9月4日,任志强发了条微博说,“母鸡是最聪明的动物,因为她在下完蛋以后从不高声炫耀。亚伯拉罕·林肯”。<p>这条与常识相悖的微博迅速引来了许多嘲讽。后续发现,这话其实出自一本书里的翻译错误,林肯原话应是“母鸡是最聪明的动物,因为她只在下完蛋后才高声炫耀。”(The hen is the wisest of all the animal creation because she never cackles until after the egg has been laid.)<p>正如常识和林肯所知,母鸡在下完蛋后的确是会咯咯叫的。然而从演化角度,周围捕食者环伺,一只身处黑暗森林里的鸡,下完 …

热奶茶,暖人心

盛夏与朋友相约一同登山,一座海拔超过三千米的山峰是此行中令人最记忆犹新的部分。同路的伙伴显然比我的出游经验丰富,不走修的平整的公路,硬是生生的从草甸之间的陡坡上进行艰难的爬升,理由是“这样走距离近,到达山顶的时间比较短”。此刻的我背着沉重的行囊汗流浃背,估计自己的体力不能支撑如此困难的路线,只得独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