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心稻草人

11 Flips | 2 Magazines | @1ii1cml | Keep up with 无心稻草人 on Flipboard, a place to see the stories, photos, and updates that matter to you. Flipboard creates a personalized magazine full of everything, from world news to life’s great moments. Download Flipboard for free and search for “无心稻草人”

怎样为爸妈装修一个家 | 周燕珉 一席第484位讲者

周燕珉,清华大学建筑学院教授、博导,老年建筑与住宅建筑专家。<p>可以说,就是从这些点滴的细节当中流露出我们对老人的关爱。你们是不是能够这么用心地去了解、观察父母,去为他们做这种设计呢?哪怕你不是建筑师,别人给你们家做装修,你能不能提出这样的细节要求,把家装做得更人性化一点呢?<p>怎样为爸妈装修一个家<p>周燕珉<p>大家好,刚才我在这儿听着前面的科学家讲恐龙蛋,真是特别有意思。但我们现在必须从很古远的地方回到现实,回到我们自己的生活当中来。<p>我是专门研究住宅的,现在重点研究老年居住建筑。我自己在日本生活了很多年,因为日本比我们国家更早地老龄化了,所以在日本学到了很多东西,现在希望在中国开展这方面的研究。<p>今天要讲的一 …

那个用AK47顶着我脑门的反政府军人,只要他没扣动扳机,我还是想说,感谢遇见你 | 李颀拯 一席第475位讲者

李颀拯,摄影师。<p>这是安塞尔·亚当斯的一句话:我们不只是用相机去拍照,我们带到摄影中去的是所有我们读过的书,看过的电影,听过的音乐和爱过的人。如果我去理解这句话,可能还会再加上一句:你和你经历过的事。<p>感谢遇见你<p>李颀拯<p>大家好,我是摄影师李颀拯,从事摄影报道有17年了。聚光灯这么一照,我觉得从来没这么紧张过。<p>我工作的地方在北京,新浪网,生活的城市就在杭州。新浪有个栏目叫《看见》,如果用一句话去理解这个栏目,就是借助摄影师的眼睛,去看见那些你看不见或者是假装没看见的现实。<p>我19岁那一年,我父亲当时说过一句话,他觉得以后有两种职业特别适合我,第一个是去做警察,第二个是去做记者。我也不知道他为什么会这么说 …

这一轮技术革命,我们“完全未经抵抗,几乎未经讨论”| 戴锦华 一席第472位讲者

戴锦华,北京大学教授,文化研究学者。<p>大家可能说,在技术革命面前,所有的抵抗都是螳臂当车,我们为什么要抵抗呢?抵抗的意义也许不在于真正阻止这个过程。抵抗,事实上是我们给了自己一点空间,一点时间,一点机会,让我们去想一想:当我们享有文明进步的馈赠,享有技术革命带来的越来越多的巨大便利,我们付出了什么?我们因此失去了什么?<p>宅内宅外<p>戴锦华<p>有一点慌。因为前面的演讲,我被真的吸引和感动。在这样的一个状态之下,我开始觉得是自作孽不可活。但是已经站在这儿了,就别无选择,那我就进入我的讨论。<p>刚才大家看的片段来自2013年的一部好莱坞电影,叫<i>Her</i>,导演是Spike Jonze,并不是非常著名的一个导演。他的作品 …

走进去之后是人心的森林 | 6月10日 一席深圳

时间:6月10日 11:00-19:00;<p>地点:深圳华侨城华夏艺术中心;<p>购票:6月5日(周一)下午14:00,请至“一个礼物”微店购买,详见文末【购票指引】。<p>提示:本场活动中场休息时间不提供茶点。<p><b>【讲者介绍】</b><p><b>张力</b> 苔藓植物研究者<p>对卑微的审美。<p>“苔藓就长成这样,体型小、易被忽略,但它们的结构、色彩其实很美。”张力博士与苔藓打交道近30年,探”藓”路线遍布全球,从热带雨林到近极地沼泽,再到喜马拉雅山海拔5000米以上的高山……发现过新种,也发现过已被宣布灭绝的苔藓;采集过两万多号苔藓标本;写过多本苔藓植物专业及科普读物,包括广受欢迎的《植物王国的小矮人》;在仙湖植物园建立国内第一个苔藓植物引种苗圃 …

要做就做浑身是戏的机械风筝 | 张天伟 一席第488位讲者

张天伟,机械风筝设计师。<p>怎样把车轮的动力传到人身上,传到马匹身上,这个结构我想了好多天,白天想夜里想,后来有一天在梦里边把这个问题解决了,比之前想的解决办法都好。<p>下一个做什么,我也不知道<p>张天伟<p>大家晚上好,我来自西安,我叫张天伟,今年79岁了,我是陕西省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也是陕西省一级的工艺美术师。下边占用大家一点时间,给大家介绍一下我的动态风筝。<p>可能大家会问我你是怎么能想起做动态风筝的。实际上我做动态风筝是从1986年开始的,到现在已经30多年了。大家知道,传统的风筝在空中只能随风摆动,风筝上没有其他会变化活动地方。而我在传统风筝的基础上增加了风力传动机械装备,让风筝的某些部位会变化活动。<p>…

每次演到这段的时候,我都觉得太自由了,每一句话我都爱说 | 黄湘丽 一席第476位讲者

黄湘丽,话剧演员。<p>我希望能够一直在这个舞台上演戏,演死在这个舞台上。<p>独角戏<p>黄湘丽<p>大家好,我是黄湘丽。<p>在进入孟京辉戏剧工作室的九年多时间里,我演出了各种各样的戏,话剧、肢体剧、音乐剧。今天我想跟大家分享的是最近这三年我一直在做的一件最来劲的事情——独角戏。<p>2013年夏天,孟京辉导演把我拉到了一个角落。他跟我说,在接下来的两个月的时间里,你们组的其他三个成员家里有事要去处理,我知道你没有事,但是你不能闲着,要不你就开始自己排戏吧。<p>我跟导演说:“导演,我一个人怎么排戏呢?”导演说你应该尝试着一个人进行创作。我说我没有剧本。导演想了想,说:“要不你先试一下奥地利德语作家斯蒂芬·茨威格的短篇小说《一个陌 …

去触摸人生的凹凸裂隙 | 6月10日 一席深圳

6月10日,一席第55期深圳场,11位讲者。<p><b>冉浩「蚂蚁的战争」</b><p>山大齿猛蚁关闭上颚的攻击时间可以达到万分之一秒,转化成人的尺寸可以达到拳速每秒20多公里,超越了火箭的速度,跟它们同等体量的苍蝇内脏会被打出来。<p><b>梁永安「在单身的黄金时代如何面对爱情」</b><p>爱上一个人意味着什么呢?意味着从一个得失的心理、得失的惯性,转换到真假。我们从小就习惯于得失,在幼儿园里面如果老师表扬你,你就表现得更好,都是这样的一种激励。但是一旦进入真假就不同了,哪怕人人说我不好,我也要坚持,因为这是我的真。我只有一次生命,我不可能放弃我的生命,这个真是我的生命。爱情本身也是这样,它是一个真假范畴,不是一个得失范畴,不是靠打分来计算 …

修路,我们取了一个名字 ,叫“让乡长亮瞎眼的路” | 于晓刚 一席第479位讲者

于晓刚,环保NGO组织“绿色流域”主任。<p>人类学就在两个极端中摸索,能不能有一个人类学能够帮助原住民发展得更好,而且在发展中又能够很好地保护原住民的文化和他们的尊严?拉市海项目我们也在这样地探索。<p>拉市海的选择<p>于晓刚<p>大家好,我是于晓刚。过去我在社科院民族学所工作,后来我离开了民族学所,自己创立了一个民间组织,叫作绿色流域。绿色流域一直致力于关注少数民族的生态和文化。<p>大学毕业以后我到了民族学所,非常喜欢上山下乡去做调查,对少数民族的一些文化、生态知识特别钦佩。比如说云南元阳的哈尼梯田,它被列为世界文化遗产,这是中国唯一一个以少数民族名称命名的世界遗产。哈尼梯田从上到下,层层叠叠,犹如天梯。在春季灌水 …

伤齿龙下蛋这个下法,真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 张蜀康 一席第483位讲者

张蜀康,中科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博士。<p>也许我们通过骨头只能看出这个恐龙是什么样子的,它怎么走路的。但是通过恐龙蛋就可以了解它的家庭生活,它们的亲戚朋友之间什么关系。所以对我们来说,恐龙蛋也确实是个宝贝。除了这些以外,还可以研究古环境:那个时候的环境究竟是怎么样的,天气如何。另外一个大家也许没想到,就是恐龙蛋还能反映出这个恐龙是怎么灭绝的,这个后面我们再说。<p>恐龙蛋里的不确定性<p>张蜀康<p>大家中午好。我在国内算为数不多的做恐龙蛋这个行业的,算是搞研究的吧。今天就跟大家谈一谈恐龙蛋的故事。<p>在讲正题之前,我想跟大家聊一点小花絮。也许大家觉得比较奇怪:你是怎么研究到恐龙蛋的?研究恐龙的人可能都不多吧,研 …

“断舍离”操作手册,你该丢掉这100样东西,让生活更美好!

来源:VisualThinking | VisualThinkingDC<p>断舍离,是一种生活姿态,是一种素养,也可以是《操作手册》,春天来了,"100种可以丢掉的东西"让你过更好的一年。<p>1<p>破洞、单只、失去松紧的袜子。<p>2<p>已经枯萎,快要死掉的盆栽。<p>3<p>廉价衣架。<p>4<p>旧数据线或充电器。<p>5<p>旧电脑、风扇或旧手机等家用电器。<p>6<p>旧款式的太阳镜,旧眼镜。<p>7<p>存钱罐,零钱尽快兑换。<p>8<p>旧玩具。<p>9<p>两季不戴的围巾。<p>10<p>两年都没用的老地毯。<p>11<p>过期食物过期药,定期清冰箱。<p>12<p>旧内裤和没有保护作用的胸衣。<p>13<p>过期的过多的优惠券。<p>14<p>廉价首饰和不会再带的首饰。<p>16<p>不会再看的DVD/VCD/CD。<p>16<p>用不着的扫帚和拖把。<p>17<p>过多囤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