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金属

17 Flips | 1 Magazine | 2 Likes | @17tb7v0 | Keep up with 蓝金属 on Flipboard, a place to see the stories, photos, and updates that matter to you. Flipboard creates a personalized magazine full of everything, from world news to life’s great moments. Download Flipboard for free and search for “蓝金属”

嘿,你知道不会独立思考的自己有多蠢吗?

“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别多”……这句俚语通常用来吐槽身边看不过眼的怪事发生,但别忘了,这是一个太阳底下无新事的世界,从人类建设文明以来,人们就不断地在犯着同样的蠢事,要想蠢出花来,也是很不容易的。 …

语不惊人死不休(206)当看不到前路时,我们可以从过去的历史中寻找答案

<b>生活:</b><br>“大圣,此去欲何?”“踏南天,碎凌霄”“若一去不回……”“便一去不回!”有时候,微笑并不说明你是很快乐的,它只说明你是很坚强的。最为贤明的生活方式是蔑视时代的习惯,同时又一点也不违反它地生活着。——芥川龙之介<br>我发誓,以我的生命及爱之名,我绝不会为他人而活,也绝不要求他人为我而活。——《阿特拉斯 …

1958 年中华田园奇幻集|大象特供

文|鹤洲<p>怎样让公鸡孵小鸡?对这一鲜有人思考过的千古难题,我最近读到的一本旧书给出了相当惊人的答案:<p>……割去公鸡的生殖器,用两杯酒把它灌醉,在醉酒期间,让醉鸡去孵小鸡……可以一直把小鸡孵出,养护到大。也有少数公鸡在酒醒后不愿孵蛋,需要再灌上两杯酒。<p>这本 1959 年由农业资料编辑委员会编发的《农业大跃进中的珍闻》,主要内容是中国各地在 1958 年“大跃进”运动中上报的农业生产奇迹。相比于中国读者耳熟能详的“亩产万斤粮”,本书提到的各项农业奇迹远远超出了数量造假的边界,进入了科幻和奇幻的领域。<p>如果本书落在一个完全不了解“大跃进”运动的读者手中,他也许会以为这是一本类似《塞拉菲尼抄本》的荒诞百科全 …

过敏,因为我是上等人|大象公会

<b>上帝保佑吃饱了没事干的外国人,所以赐给他们一把鼻涕一把泪。</b><p>文|蓝军<p>在拿破仑战争结束不久后的英国,一位名叫约翰·波斯托克的医生发现自己每到夏天就得一种怪病——眼睛奇痒、不停咳嗽、打喷嚏。<p>出于职业敏感以及对未知领域的兴趣,波斯托克在致伦敦医学外科协会的一篇论文中,将这一奇怪病症命名为“夏季黏膜炎”。<p>这个古怪的病名,如今鲜为人知,替代它的词则家喻户晓:花粉过敏。<p><b>贵族病的不列颠入侵</b><p>“夏季黏膜炎”患者非常罕见。从 1819 到 1828 年,波斯托克只找到 28 名病友。有趣的是病人无一例外出身英国上层阶级。<p><b>▍约翰·波斯托克饱受花粉过敏之苦。为缓解症状,他尝试过放血、催吐、冷水浴、服鸦片,无一奏效</b><p>半个世 …

日军为何爱找“花姑娘”|真问真答

这看上去是个伪问题,因为“花姑娘”一词通常被理解为协和语,抗战影视中,“花姑娘”的出现频率不低于“太君”和“大大的有”,而协和语作为汉语和日语的混合体,本身就是日军侵华的产物(参见大象公会往期文章《日军为什么爱说“大大的有”》)。在影视作品里,讲出“花姑娘”一词的通常是饥渴的日本兵,他们新占领一个地方,总要四处搜刮好看的“花姑娘”来发泄兽欲。<p>2015 年,浙江温岭一场婚礼中的花式闹洞房中,一名男子扮作日本皇军,调戏由新娘扮演的“花姑娘”<p>把“花姑娘”理解为协和语的,并不仅限于普通的电影电视观众,连《汉语称谓大词典》,也只为“花姑娘”提供了一个义项:侵华日军称中国年轻妇女而生造的汉语词。<p>但这样的理 …

为什么柯洁一局都赢不了|大象公会

<b>“这是柯洁一人的不幸,世人之万幸。”</b><p>文|李李 南戈<p>5 月 23 至 27 日,曾战胜围棋世界冠军李世石的谷歌人工智能 AlphaGo,在浙江乌镇挑战目前世界排名第一的人类棋手柯洁九段。<p>今天下午,柯洁首战告负,输四分之一子。<p>在人类棋手之间,这种结果说明双方棋艺基本旗鼓相当。所以有人据此认为,柯洁只是惜败。<p>事实上,柯洁远非惜败,而是 AlphaGo 完全掌控了棋局,在确保胜利的同时,不冒无谓的风险。<p>在这场人机大战开赛前,前谷歌大中华区总裁李开复就公开表示:柯洁必败毫无悬念。<p>不仅科技界人士这么认为,概率也显示柯洁几无胜算。根据国际职业围棋 Elo 等级分制度排名,可算出 AlphaGo 每盘的获胜概 …

中国老男人为什么爱穿白背心|大象公会

<b>勤劳勇敢的中国老男人,引领内衣外穿的新潮流。</b><p>文|吴余<p>随着夏日到来,中国各地的街头再次出现了老人们身着白背心乘凉散步的身影。<p><b>▍2012 年四川宜宾街头乘凉的老人们</b><p>白背心是中国中老年男性的必备配饰,势力遍及全国,每位大爷、老汉、叔爷、阿公的衣柜里,都有好几件泛黄的背心。<p>在不同的地方,它还有不同的叫法:跨栏背心、二股筋背心。除了出现在夏季街头,它的身影还常常隐没在各级官员的衬衣里。<p>不过,今天的白背心只能占领中老年市场,已不复当年光景。十几年前,街头的背心要比今天多得多。它一度是中国大陆男性居民的典型夏装,甚至男女老幼皆着背心。<p><b>▍电视剧《我爱我家》中出现的背心</b><p>这种白背心到底是怎样一种服装?它为何会在中 …

怎样创建你自己的国家|大象公会

<b>在这个拥挤的世界上,怎样无中生有地创建一个新国家,又怎样让它坚持存在下去?</b><p>文|韩是子<p>你是否曾梦想成为帝王或贵族,享有华丽的封号和纹章?<p>你是否梦想过建立自己的国家,在历史和地图上留下你个人的印记?<p>在当今世界,这样的梦想并不容易实现。全球受到普遍承认的主权国家约有 194 个,其中几乎没有哪个国家完全是“无中生有”的产物。即使是东帝汶、南苏丹等新生国家,也是长期争议后从原属国家“诞生”而来。<p>然而,确实有那么一群人,真的实现了他们的“建国”梦,为其他有建国梦的后人留下了丰富经验。<p>想要建立一个国家却没有一块固定的“国土”,实在是一件很令人尴尬的事情。<p>因此,建国指南的第一步,就是找到一片可以建国的土地。<p>…

高考作文:意林体已死|大象公会

<b>意林体统治高考作文的时代走到了尽头,今后的考生要学习更顺应时代精神的写作方式。</b><p>文|文在演<p>2049 年,我们的共和国将迎来百年华诞。届时假如请你拍摄一幅或几幅照片来显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辉煌成就,你将选择怎样的画面?请展开想象,以“共和国,我为你拍照”为题,写一篇记叙文。<p>这是 2017 年高考北京卷作文题目之一,另一选项是“说纽带”,因为“人心需要纽带凝聚,力量需要纽带汇集”,立意与前一个相差不远。<p>全国卷的作文题目也表现出类似的特点,河南、湖南、广东等九个省份的考生面临的题目是“帮外国青年读懂中国”。与专注辉煌成就的北京卷不同,全国卷预留的关键词还包括空气污染和食品安全,以保证中国的青年学生做好 …

乾隆的诗为什么烂|大象公会

<b>乾隆的诗有多烂?为什么会烂成这样?怎样以正确的姿势把他批判一番?</b><p>文|吴余<p>中国历代国家领袖中,最热爱舞文弄墨的,莫过于清代乾隆皇帝。<p>乾隆不仅是小吃题名专业户,还是中国历史上写诗数量最多的人。据统计,现存乾隆诗作共计 43584 首,几乎抵得上一部《全唐诗》。<p><b>▍乾隆晚年朝服像</b><p>对于这样的成就,乾隆自己颇为得意。在生命的最后一年,他骄傲的宣称:「余以望九之年,所积篇什几与全唐一代诗人篇什相埒(相等),可不谓艺林佳话乎?」<p>只可惜,乾隆的「艺林佳话」在当代彻底破产。今天谈起乾隆,无论谈论者是否真的具有文学鉴别能力,其诗作与品味都已沦为笑柄。<p>乾隆的诗到底有多烂?主要问题出在哪?怎样以正确的姿势把他批判一番?<p>…

古代西方人也从不喝热水吗|真问真答

认为古代西方人从不喝热水的人,一般都声称在细菌致病学说问世以前,人们根本无法认识到“喝生水”的危害,只有中国人歪打正着地喝起开水,西方人则为饮水不洁而惨遭种种瘟疫蹂躏。<p>这个说法完全是错误的,即使不知道细菌的存在,古人也很容易意识到自己的饮水可能有卫生问题:他们取水的水源可能是浑浊的,或闻上去有异味的,水里的藻类和虫子也往往是肉眼可见的,即使这些情况都不存在,也很可能喝起来感觉不对劲。<p>因此,无论在东方还是西方,古人都并非毫无顾忌地饮下生水,他们会寻找清澈的水源,如果附近的水源都不尽人意,他们也掌握了多种处理手段来洁净饮用水。把水煮沸后再喝便是其中一种,在西方医学史上举足轻重的希波克拉底就提到过它 …

观音菩萨的生日到底是哪天|真问真答

在大乘佛教的佛经中,观音菩萨是一个突然出现在读者眼前的人物形象。对于这位菩萨「生平」,佛经中并没有一个完整而确切的描述。而在任何源自印度或中亚地区的佛教经典中,也都找不到观菩萨的具体生日。我们唯一能够知道的,就是这位菩萨在「过去无量劫中」就已经成佛。<p>在佛教的观念中,作为时间单位的「劫」分为「小劫」「中劫」以及「大劫」三种,换算成我们凡人可以理解的时间,分别是 16798000 年、335960000 年和 1343840000 …

三个女学生做出100根史上最“污”冰棒,185万人围观,斩获设计大奖,博物馆也争相收藏【赞那度分享】

越美丽的东西,<p>越危险。<p><b>“污污”的冰棒</b><p>每到夏季,<p>小美最爱吃的除了西瓜,<p>恐怕就是棒冰。<p>粉、黄、蓝、绿各色不一,<p>看着就可口喜人。<p>但如果远看可口迷人的棒冰,<p>近看那晶莹剔透的颗粒,<p>却是福寿螺的虫卵,<p>你还下得去嘴?<p>别担心,<p>这不是我们现实中吃的棒冰,<p>而是台湾艺术大学<p>洪亦辰、郭怡慧、郑毓迪<p>三人的毕业作品:<p><b>100%纯污水制冰所。</b><p>“像水污染、环保这样<p>沉重又宏大的议题,<p>如果不是切实对人们生活<p>造成触目惊心的伤害,<p>恐怕很难触动现代人麻木冷漠的心灵。”<p><b>“我为什么要关心苗家老寨</b><p><b>被污染小河旁哭泣的浣衣少女?</b><p>但当你看到污水冰棒,<p>并联想到吞咽和生病的场景,<p>你就能切身感受了。”<p>正是怀着这样的初心,<p>三个台湾的女大学生,<p>花了整整一年时 …